Site Overlay

4858mgm胡思荣:温通并用疗胸痹

4858mgm胡思荣:温通并用疗胸痹。4858mgm胡思荣:温通并用疗胸痹。活血化瘀通痹止痛

4858mgm,心房颤动是常见的心律失常,其发病率仅次于窦性心律失常和期前收缩,为心律失常的第三位。房颤可见于多种心血管疾病,属中医心悸、怔忡等范畴。可出现心动悸、头晕甚至晕厥等症状,并能引起心脏结构和功能的变化,使血液动力学状态恶化,影响生活质量,甚至危及生命。房颤引起的血液动力学改变,易导致心房附壁血栓形成,因此,房颤患者脑栓塞发生率是窦性心律者的4~7倍,严重威胁着人们的健康。

《素问·金匮真言论》有云:“心阳,阳中之阳也。”谓心居上焦,属阳脏而主阳气。仲景论胸痹,着重于阳虚和痰湿,所列方剂大多以温通阳气、除痰宣痹为主。

冠心病因其发病率不断攀升、危险程度高,被称为“人类健康的第一杀手”,导师曹洪欣教授运用中医药治疗冠心病疗效显著,特别是开展中医治疗冠心病临床研究近二十年,对治疗冠状动脉狭窄70%以上,或不稳定性心绞痛,以及冠心病房颤、心功不全等学术见解独到,常有平中见奇之效,体现了中医治疗冠心病的优势。现将其经验结合验案介绍如下。

娄某,男,58岁,2008年1月7日初诊。患冠心病、高脂血症10余年、出现房颤3年余。现时心前刺痛、胸闷、偶有夜间憋醒、惊悸胆怯,睡眠不实,眩晕,盗汗。动态心电图示:房颤,频发室早伴成对。心脏超声示双心房扩大,主动脉瓣关闭不全。舌紫、苔薄白,脉结时促。

笔者在大量临床实践的基础上,运用温阳益心安神法治疗房颤取得良好疗效,主要体会简述如下。

湖北襄阳市4858mgm胡思荣:温通并用疗胸痹。中医4858mgm胡思荣:温通并用疗胸痹。医院主任医师,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胡思荣荟萃名家思想,以“温”“通”二法并用治疗心阳不振型胸痹,取得良好效果。

温阳益心宁心定悸

此为心脉痹阻,心神失养。治以活血化瘀通痹,养心安神定志。用血府逐瘀汤加减。

心阳不足是基本病机

病案举例

李某,女,51岁,2009年8月诊为“冠心病、房颤”,住院治疗半月余,症状缓解。9月28日初诊:现胸闷、心悸,背痛,少寐多梦,头晕,畏寒。心电图示频发室早,三联律。舌淡红稍紫胖、苔薄白,脉沉滑时结时促。此为心阳亏虚,痰瘀互结。治以温阳益心,化痰活血。用养心汤和瓜蒌薤白半夏汤化裁。

处方:生地15克,当归15克,桃仁15克,红花10克,枳壳15克,川芎15克,柴胡15克,赤芍15克,桔梗10克,川牛膝15克,党参20克,茯苓15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甘草10克。14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4858mgm胡思荣:温通并用疗胸痹。临床研究证实,心阳虚是房颤常见证候。房颤发作状态下,心房收缩功能丧失,心室收缩不规则,心排血量下降,这种病理状态与心阳气不足密切相关。

4858mgm胡思荣:温通并用疗胸痹。孙某,女,67岁,2010年10月因“胸闷,心前区刺痛2年余,加重3天”来诊。患者2年前经冠脉造影诊断为冠心病,平时口服硝酸异山梨酯片,阿司匹林肠溶片,阿托伐他汀等药,但疗效不佳,胸痛症状仍时有发作。近3日,因天气变化自觉心前区刺痛明显,心悸时作,手足不温,面色晦暗少泽,夜尿多,失眠多梦,夜间难以平卧,舌红,苔白腻,脉沉结代。查心电图示:ST-T改变,偶发室性期前收缩。

处方:黄芪20克,党参15克,茯苓15克,茯神15克,川芎15克,当归15克,柏子仁15克,清半夏10克,神曲10克,远志10克,桂枝10克,瓜蒌15克,薤白15克,甘草10g,生姜3片。21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2月4日二诊:心前刺痛未作,胆怯易惊、睡眠不实好转,盗汗减少,时心悸、眩晕、急躁、偶有夜间憋醒,舌淡紫、苔白,脉滑。未见房颤、室早。守法治疗,处方:西洋参10克,麦冬15克,茯苓15克,生地10克,当归15克,桃仁15克,红花15克,枳壳15克,川芎15克,柴胡15克,赤芍15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珍珠母30克,甘草10克。14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笔者曾对门诊30例房颤患者的证候进行分析:初诊属心阳虚弱、心气亏损与胸阳不振、心气不足这两证者19例,其主要表现为心悸、气短、胸闷、乏力、动则尤甚,肢冷、畏寒、舌淡胖、苔白,脉沉缓或结代等心阳不足的表现;或胸闷或憋闷疼痛,时有夜间憋醒、四肢不温等胸阳不振症状。

4858mgm胡思荣:温通并用疗胸痹。辨证:胸阳不振,痰浊内阻之胸痹。

12月20日复诊:症状明显好转。继服药60余剂,自觉早搏减少,心悸、胸闷每日发作4~5次,睡眠好转但睡不实,查心电图正常,舌淡紫胖、苔薄白,脉沉滑时促。上方加葛根20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继服21剂。服药后症状逐渐消失,随证化裁,守法治疗3月余,停服心律平,随访半年未复发。

2月25日三诊:心前刺痛、夜间憋醒未作,偶有心悸、气短,时易紧张、胆怯。继续随证调治,服药100余剂,诸症消失,查动态心电图正常。

4858mgm胡思荣:温通并用疗胸痹。心属火,位居于胸,胸为阳,火亦为阳,两阳相合,故心为“阳中之太阳”。故心脏能搏动不息,从生到死,阳气是维护心脏功能的基础。如感受风寒或寒邪等阴寒邪气,或过服苦寒之品,内伤阳气;或久病迁延而耗伤阳气;或因年老体虚,以及禀赋素弱等,皆可损伤心之阳气而发生心阳不足、温煦失职、运血无力的证候。

治法:通阳宣痹散结,祛痰通络。

按室性早搏临床较常见,临床辨证多为心阳不足,根据发病特点多选用养心汤、保元汤、附子汤、真武汤等。本例患者病程日久,心阳已虚,心脉失养,则悸动不安;心阳不振,故胸闷、背痛、头晕、畏寒;心中惕惕,神失所藏,则少寐多梦;阳虚不能运行气血,输布津液,故痰瘀内生,故见舌淡红稍紫胖、苔薄白,脉沉滑时结时促。治以温阳益心,化痰活血之法。方选“养心汤”补心气、养心血,安神定悸,合瓜蒌薤白半夏汤祛痰宽胸,通阳散结,方证相应,复诊症状悉减。药已奏效,守法施治,随证加减,调理治疗6月余,早搏消失,停服心律平,病情稳定。

按冠心病心绞痛发作,患者常自觉心前区刺痛或绞痛,多由痰浊、瘀血痹阻心脉所致,若病情进一步发展,可出现心胸猝然大痛,甚至引发真心痛。本病例因瘀血痹阻心脉,则心前刺痛;邪实闭阻气道,气血运行不畅,则胸闷夜间憋醒;心神失养则惊悸胆怯,睡眠不实;舌脉亦是瘀血内阻之象。属心脉痹阻、心神失养之证;当以活血化瘀通痹,养心安神定志为治。方选血府逐瘀汤加减,用桃红四物汤活血化瘀而养血,以通心脉;配柴胡、枳壳疏肝理气,气行则血行;加桔梗引药上行达于胸中;牛膝引瘀血下行;生龙骨、生牡蛎重镇安神定悸。全方共奏活血化瘀,通痹止痛之效。复诊心前刺痛未作,胆怯、睡眠不实、盗汗减轻,仍心悸、偶有夜间憋醒,可见药达病所,疗效已显,血脉痹阻得到缓解,但气血仍显不足,继守前法,加西洋参、麦冬取其养心阴,生脉之意。三诊心前刺痛,夜间憋醒消失,惟偶有心悸气短等症,随证施治,加减继服100余剂,随访3年,病情稳定。

虽然,心阳气不足是房颤的主要病机。但由于房颤的症状表现复杂,特别是房颤发作时,心阳不足的虚证常被掩盖。笔者临床观察体会到,部分房颤患者初诊时并无明显的阳气虚弱表现,而往往是痰热、痰瘀、气滞等表现比较突出,如胸憋闷、心前区刺痛,舌暗红或胖大等痰浊、瘀血症状。但经过治疗,房颤得以控制后,随着标实症状缓解,心悸、气短、畏寒、肢冷、舌淡苔白等阳气虚弱的病理本质就明显表现出来了。

处方:瓜蒌薤白桂枝汤加味。瓜蒌20克,薤白20克,桂枝6克,川厚朴12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川芎10克,熟地15克,酸枣仁15克,远志12克,生牡蛎30克,陈皮15克,茯苓12克,炙甘草10克。水煎服,日服1剂。连用15剂后,患者胸前区刺痛明显好转,睡眠改善。随症略加减,继服10剂,诸症消失,心电图ST段下移亦略有恢复。

滋阴降火养心安神

化痰益心理气宣痹

温阳益心安神为基本治则

按:胸痹之症,其根本病机在胸阳不振。本例患者,即胸阳不振,则鼓动血脉无力,阴寒内盛,阴乘阳位,痹阻心脉,故见胸部痞闷或胸膺部疼痛。胸阳不运,则津液不能输布,凝聚为痰,痰阻气机,心血运行不畅,以致心前区刺痛明显。故当用《金匮要略》瓜蒌薤白桂枝汤通阳开痹、行气祛痰。方中以瓜蒌、薤白、桂枝宣痹通阳开结,以厚朴泄浊降逆,以陈皮、茯苓健脾化痰,六药合用,既宣上焦之阳,又导中焦之滞,且能化下焦之阴,使三焦之气通畅。又加桃仁、红花、川芎活血化瘀止痛,加熟地滋阴,加酸枣仁、远志益气宁心安神,生牡蛎定悸,炙甘草调和诸药,使气行、浊降、结散、阳通,则胸痹自愈。

江某,女,59岁,2009年10月19日初诊。冠心病、脂肪肝、高脂血症20余年,1991年出现房颤,现每日发作3~4次,每次持续1~2小时,发作时心悸不宁,气短,心前及背痛,腰酸,时舌痛,目干涩而痒,大便不成形,每日1~2次,睡眠不实,醒后不易再睡。心脏超声示:心房增大,二尖瓣关闭不全。舌暗红,苔白干,脉促。

于某某,女,47岁,2007年9月17日初诊。主诉:心悸5年余,近1年加重。时心前痛、胸闷、腹胀、偶恶心、多梦。2007年9月15日心电图示频发室早。舌暗红、苔黄白,脉弱偶结。

通过临床对房颤患者证候演变过程的分析总结,笔者确立了治疗房颤的基本原则,即温心阳、益心气、重镇安神。结合心脏病理变化与房颤虚实并见的证候特点,组成温阳益心安神方。

此为阴虚火旺,心神内扰。治以滋阴降火,养心安神。用天王补心丹加减。

此为痰浊痹阻心脉,治以温阳化痰,理气宣痹。

方中人参大补元气、补脾益肺、安神益智,《神农本草经》有“补五脏、安精神、止惊悸”的功效。现代药理证实:人参具有强心、抗心律失常作用,桂枝温经通阳、助阳复脉。薤白理气宽胸、通阳散结;麦冬养阴润肺、清心除烦,《本草汇言》载“清心润肺之药也,主心气不足、惊悸怔忡、健忘恍惚。”

处方:柏子仁15克,酸枣仁15克,天冬15克,麦冬15克,生地10克,当归10克,西洋参10克,苦参10克,丹参15克,白茅根30克,茯苓15克,五味子10克,生山药30克,生薏米30克,甘草10克。14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处方:川黄连7克,竹茹15克,清半夏15克,瓜蒌15克,薤白15克,厚朴15克,枳实15克,桂枝10克,茯苓15克,赤芍15克,川芎15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甘草10克,生姜3片。7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半夏燥湿化痰、降逆止呕、消痞散结,瓜蒌润肺化痰,与半夏合奏开胸中痰结降逆之功,以宣畅心脉。厚朴温中下气、燥湿消痰,叶天士云:其多则破气,少用则通阳。黄连清热解毒、泻火燥湿,能清郁热,佐制诸药辛温之性,防劫阴之弊。

11月3日二诊:房颤发作次数减少,心悸、心前痛、背痛、舌痛、腰酸等症状明显减轻,目干涩、睡眠好转,但时醒后难以再睡,时头晕,舌淡红、苔白黄,脉沉滑偶促。守方略加减。

9月24日二诊:心悸、胸闷减轻,心前痛未作。略有腹胀,多梦,时善太息。舌淡红稍暗、苔白黄,脉沉滑偶结。处方:党参20克,麦冬15克,川黄连5克,清半夏10克,瓜蒌15克,薤白15克,厚朴15克,枳实15克,桂枝10克,茯苓15克,郁金15克,夜交藤30克,生龙骨30克,甘草10克,生姜3片。20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因心藏神,心房纤颤则心神不安,故常伴睡眠不实、入睡难、多梦等症状,故用生龙骨镇静安神,生牡蛎敛阴潜阳,珍珠母平肝潜阳定惊。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温心阳、益心气,理气化痰、重镇安神,标本兼顾,扶正以祛邪,邪气祛则心阳复。

2010年1月17日三诊:服药50余剂,心悸、心前背痛不显,病情逐渐好转,房颤消失,继服药30剂,巩固疗效,随访半年,房颤未作。

10月18日三诊:心悸、腹胀不显,惟略气短,舌淡红稍暗、苔白,脉沉滑,继守前法施治,调治4月余,诸症消失,查心电图大致正常,病情稳定。

房颤患者的症状轻重不一,临床表现纷繁复杂:若见心中灼热、胀痛、舌苔黄或黄腻、脉弦滑或滑数等症则为痰热壅盛的表现,加竹茹、知母等以清热化痰。若见脘腹拘急、冷痛则为脾胃虚寒,加吴茱萸、茴香等以温中散寒。

按心房颤动为常见的心律失常,病因包括高血压病、冠心病、风心病、心脏外科手术等,或与饮酒、精神紧张、水电解质或代谢失衡、严重感染等有关。对于冠心病快速心律失常患者属心阴虚者,曹洪欣教授多采用滋阴降火之法,临床常用天王补心丹、酸枣仁汤等加减。本案患者之房颤与其所患冠心病密切相关,属久病伤阴,虚火妄动,上扰心神而致,所谓“水衰火旺而扰火之动”,故心悸不宁每日发作数次,每次持续1~2小时,心前及背痛、心悸、气短,不得安寐;阴亏于下,则腰酸;目干涩,舌暗红、苔薄白干,脉促皆为阴虚火旺之征。遂以天王补心丹加减以滋阴清火,养心安神。方中生地,上养心血,下滋肾水;天冬、麦冬清热养阴;丹参、当归调养心血;西洋参、茯苓益气宁心;枣仁、五味子敛心气,安心神;柏子仁养心安神;白茅根配苦参利尿强心,调整心律;山药、薏米健脾利湿,诸药恰中病机,故疗效显著。

按宣痹通阳化痰法在冠心病治疗中广泛应用。诸阳受气于胸而转行于背,阳气不运,气机痹阻不通,故见心前痛;胸阳不振,痰浊阻闭,气血运行不畅,故见心悸、胸闷;痰浊上犯而不降,故见恶心、腹胀等症状;舌暗红、苔黄白,脉弱偶结均提示为阳虚痰浊血瘀之候,故尊仲圣宣痹通阳,活血化痰之治。本案中,以瓜蒌薤白半夏汤及枳实薤白桂枝汤为主,通阳化痰开闭,直指病机;合小陷胸汤治其痰浊蕴积化热之标;赤芍与川芎活血化瘀以行气血,竹茹合黄连化痰降浊止呕降逆;心气虚则神无所归,故用生龙骨、生牡蛎重镇安神,兼可定悸。服方7剂,心前痛未作,心悸、胸闷减轻,略有腹胀,多梦,善太息,可见药达病所,血脉已通,效不更方,去活血剂,稍加益气之辈。三诊即心悸、腹胀不显,惟略气短,继守前法施治,调治4月余,诸症消失,病情稳定。

若见腰背冷痛、四肢冷、自汗等症则为肾阳虚衰,加巴戟天、仙茅等以温肾散寒止痛。若见面虚浮、肢肿、小便不利、舌淡胖苔白滑则为水湿内阻的表现,加泽泻、大腹皮、益母草等以利水消肿。

健脾养心益气安神

清热化痰宽胸散结

若见自汗、盗汗、口干、手足心热、舌红苔少则为气阴两虚,加五味子、黄精等以益气生津。若见心烦易怒则为肝气不舒或肝火上炎,加郁金、柴胡等以舒肝气。若见头痛、头晕、血压升高等肝阳上亢者,加夏枯草、草决明等以平肝潜阳。

龚某,女,50岁,2011年8月24日初诊。冠心病史10年余,每于活动或劳累后胸闷、心前痛,近半月加重。稍活动后胸憋闷、心前痛,甚则咽痛,服硝酸甘油后缓解,心悸、气短、乏力、面色萎黄。月经量多,色淡,有血块,持续6~7日,时手麻,畏寒。舌淡、苔黄,脉弱。查心电图ST-T改变。

苑某某,女,65岁,2006年4月10日初诊。患冠心病10余年,近2个月胸中憋闷、气短加重,中午明显。现时心前痛、背痛,下肢肿、困倦、时有烘热感、恶心、四肢颤动,舌淡暗胖、苔黄白干,脉滑数。血压190/70毫米汞柱。

临床上,房颤患者常见促脉、结脉、代脉、疾脉、数脉等,或结、促交替,或如解索、雀啄。结脉多见于心室率较慢的房颤,促脉多见于心室率较快的房颤,特别是阵发性房颤,更须仔细观察脉象变化。常有心律失常与脉律异常表现不尽一致,也有同一种脉象可见于不同种类的心律失常,而一种心律失常又可出现不同脉象的状况,故应四诊合参,综合辨证。

此为心脾两虚,治以益气健脾,养心安神。用归脾汤加减。

此为痰热痹阻心脉,治以清热化痰,宽胸散结。处方:夏枯草30克,草决明20克,川黄连7克,清半夏10克,瓜蒌15克,薤白15克,太子参30克,麦冬15克,茯苓15克,泽泻20克,郁金15克,枳实15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甘草10克,生姜3片。14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房颤治疗应重在治心而不专于治心,应益心气、温心阳为主,对痰浊、瘀血、气滞的轻重则应综合施治。中医药治疗房颤的优势在于改善症状、提高生存质量、控制房颤发作,特别对阵发性房颤效果显著。

处方:白术15克,党参15克,黄芪20克,当归20克,茯苓15克,柏子仁15克,酸枣仁15克,木香5克,丹皮15克,茜草15克,桂枝10克,川芎15克,内金10克,甘草10g。14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4月24日二诊:心前痛不显,下肢肿好转,偶有心悸,手及下肢震颤、食后胸闷、腹胀、恶心,舌淡、苔白微腻,脉弦,血压165/80毫米汞柱。处方:夏枯草30克,益母草20克,黄精20克,豨莶草10克,清半夏15克,瓜蒌15克,薤白15克,厚朴15克,枳实15克,桂枝10克,茯苓15克,竹茹15克,生龙骨30克,甘草10克,生姜3片。14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典型病例

9月7日二诊:咽痛不显,活动后胸闷、心前痛减轻,自觉气力增加,舌淡红,苔白黄,脉弱。守上方,继服20剂。

5月8日三诊:夜间憋醒未作,仅偶有背痛,血压165/80毫米汞柱;舌淡红、苔黄白腻,脉弦滑。处方:夏枯草30克,草决明20克,川黄连7克,清半夏10克,瓜蒌15克,薤白15克,赤芍15克,川芎15克,葛根20克,茯苓15克,太子参30克,生牡蛎30克,生龙骨30克,甘草10克,生姜3片。14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徐某,男,71岁,2007年4月9日初诊。

9月27日三诊:胸闷不显,自觉力气增加,偶心前痛或心前拘急感,月经量、色正常,舌淡红、苔白黄,脉沉滑,守上方加减,加瓜蒌15克,薤白15克,清半夏15克,川黄连10克。服药月余,心前痛、拘急感未作,守法治疗,服药100余剂,诸症消失,心电图恢复正常,随访1年病情稳定。

5月22日四诊:诸症明显好转,血压150/80毫米汞柱,守上方加减,调治半年余,诸症基本消失,病情稳定。

患者动则心悸、胸闷、气短,近2月加重。每于凌晨3~4时睡中憋醒。有房性早搏反复发作史20余年,房颤史10余年。诊查:心前痛频作,服用硝酸甘油后可缓解。胸闷、气短,动则尤甚。肩背痛,腹胀,晨起睑肿,下肢微肿,畏寒。舌淡紫胖,苔白黄,脉微时促。

按劳累性心绞痛其特点是疼痛由体力劳累、情绪激动或其他足以增加心肌需氧量的情况所诱发,休息或舌下含用硝酸甘油后缓解。本例患者病程日久,心脾两虚,气血不足则胸闷、心前痛,甚则咽痛、心悸、气短、乏力;气血不能上荣于面,则面色萎黄;脾不统血则月经量多,色淡;手麻、畏寒为气血亏虚,濡养温煦不足而致;舌脉亦为心脾两虚之象。治以益气健脾,养心安神法,方选归脾汤补益心脾,并加桂枝温经通脉,助阳化气;丹皮、茜草、川芎活血化瘀;内金消积,使诸药补而不滞。方证相应,诸症好转,虑其兼有痰浊,加瓜蒌、薤白、清半夏祛痰宽胸,通阳散结,川黄连清心热,调理月余,心前痛、拘急等症基本不显,遂守法施治,以固其功,服药百余剂,诸症消失,病情稳定。

按胸阳不振导致痰浊内生,蕴积日久而痰热内生,尤其是随着人们饮食结构的变化,营养过剩而导致痰浊内停,久则蕴积化热,蒙蔽心窍,痹阻阳气,而至胸痹心痛。该患者胸中憋闷、气短、下肢肿、困倦由痰浊痹阻心脉、上干清窍、下困肢体;舌淡暗胖、苔黄白干,脉滑数乃痰热内蕴,脾气虚损所致。故治以化痰清热,益气养阴法。方选小陷胸汤合瓜蒌薤白半夏汤,化痰清热、通阳宣痹;太子参、麦冬益气养阴;夏枯草、草决明清泻肝火降压;茯苓、泽泻健脾利水而消肿;郁金、枳实开郁行气;生龙骨、生牡蛎重镇安神;生姜和胃止呕。服药后,心前痛未作,诸症均有好转,前方稍加变化,调理半年而愈。

2006年7月超声示:左心室、左心房、右心房增大,二尖瓣、三尖瓣、主动脉瓣关闭不全。EF:33%。2007年4月8日ECG示:ST下移、T波倒置、房颤。现日服用速尿40mg,地高辛0.25mg。

疏肝理气宣痹止痛

诊断:胸痹、房颤、心功能不全。辨证:阴阳两虚,痰瘀互阻。

张某,男,47岁,2009年7月13日初诊。反复阵发性胸闷、心前痛3年余,加重1周。曾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医大二院诊治,诊为“冠心病”,每因情绪波动或劳累等而发,经中西药治疗缓解,但症状逐年加重。1周前因情绪不畅而见胸闷、心前痛,遂来诊治。现自觉胸闷如窒,时心前及背痛、心悸、气短、烦躁易怒、时手麻。舌紫、苔薄白略干,脉滑。Holter示偶发房早、室早,短阵房速,ST-T改变。

治法:温阳益心,活血化痰。

此为气滞血瘀,痰浊壅塞,治以行气解郁,通阳化浊,豁痰开结。用越鞠丸和瓜蒌薤白半夏汤化裁。

处方:西洋参10克,麦冬15克,五味子10克,清半夏15克,瓜蒌15克,薤白15克,茯苓15克,白术15克,赤芍15克,川芎15克,桂枝10克,枳实15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甘草10克,生姜3片。水煎服,日1剂。

处方:川芎15克,苍术10克,香附15克,栀子15克,神曲15克,瓜蒌15克,薤白15克,清半夏10克,茯苓15克,郁金15克,赤芍15克,夜交藤30克,甘草10克,生姜3片。21剂,水煎服,日1剂,分3次服。

二诊:服上方14剂后,夜间憋醒仅发作1次,心前痛明显减轻,未服硝酸甘油即缓解;背痛、晨起睑肿不显,心悸、胸闷、下肢肿减轻,力气增加,睡眠好转。惟气短、略腹胀,舌淡暗胖苔白、脉沉偶促。嘱停服速尿,地高辛减半。

8月12日二诊:病人心前、背痛不显,胸闷、心悸明显减轻,情绪平稳,舌淡红稍紫、苔薄白,脉滑。继以上方化裁,服药3月余,心电图恢复正常,病情稳定,未复发。

处方:人参10克,麦冬15克,清半夏10克,瓜蒌15克,薤白15克,厚朴15克,枳实15克,赤芍15克,川芎15克,茯苓15克,葶苈子20克,生龙骨30克,甘草10克,生姜3片。水煎服,日1剂。

按心绞痛发作期或冠状动脉痉挛患者易出现心胸憋闷胀痛、心悸、气短,多因情志不畅而诱发或加重,曹洪欣教授多从肝论治。本案属气滞血瘀、痰浊壅塞,肝气郁则血行不畅,痰浊内壅,胸阳失展故胸闷如窒而痛,心悸;气机痹阻则气短;气血瘀滞则手麻。以越鞠丸合瓜蒌薤白半夏汤为基本方行气解郁,通阳开结,豁痰泄浊。方中加郁金活血行气解郁;赤芍活血化瘀;茯苓健脾祛湿以却生痰之源;夜交藤养心安神,全方标本同调,切中病机,奏效甚捷。肝之功能失调,多致情志异常,久而气滞、瘀血、痰浊诸症内生,故治以行气解郁,豁痰散结,通阳泄浊之法,此为从“肝”论治冠心病之例。

三诊:服上方21剂后,夜间憋醒未作。心悸、胸闷、下肢肿、腹胀基本消失。略气短。舌淡紫,苔白,脉沉滑。嘱停用西药。2007年6月3日ECG示:窦性心律,T波倒置。守上方加减,调治3月余,房颤未作,诸症消失,病情稳定。

按本例患者病已日久,本虚之象明显,阴阳两亏,无以养心则发心悸、心前痛。动则耗气,而晨时阳气内敛,阴血运行更缓,心失所养更甚。阳虚不振,痰浊内生则见胸闷,气短,畏寒;气机不畅则腹胀;影响津液代谢则睑肿,下肢肿。舌脉亦是阳虚不能行血、输布津液之象。治以益气养阴治其本,活血化痰治其标。

方选生脉饮补养心之气阴,合瓜蒌薤白半夏汤治其“阳微阴弦”,合枳实薤白桂枝汤温通心脉,行气化痰。方中加赤芍、川芎活血化瘀,白术、茯苓健脾宁神,生龙骨、生牡蛎镇惊安神,全方标本同治,共奏温阳益心之效。复诊时症状明显减轻,效不更法。以人参易西洋参增强温通心脉之功。前后加减续服3月余,停用西药,复查心电已恢复并维持窦性心律,至今病情稳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