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離奇因果談

離奇因果談

摘自:http://tripitaka.cbeta.org/ja/T02n0125_028

三人随喜射雀因缘果报

世尊曰:「三界、五道生死不絕,凡有五苦。何謂五苦?一曰諸天苦,二曰人道苦,三曰畜生苦,四曰餓鬼苦,五曰地獄苦。

先大父以總角之年,投效軍旅,時值前清同光之際,捻軍橫行於黃淮間,清軍連營數百里,以事剿阻,而以淮軍為中勁,先大父隸焉。初為弁目,屢建奇功,不數年洊升至千總。捻平,與教匪戰,每殲其渠魁,再晉守備,即戡回獲勝,遂專閫矣。先大父偉健雄猛,善擊技,尤能御狡卒,每得其死力,故戰輒捷,捷必奇,聲名震於敵我。
按先曾祖亦閫帥也,歿於太平天國之役,清廷錄其功,賜以世襲軍職。先祖本當承蔭,無須以弁目起也,緣其性豪爽,敢於作為,少時家居學書,兼從先曾祖母習武事,矯健冠於鄉里,每為人復仇,事後挺身認罪,不使人受繫縲,而地方吏亦以其正直,且係宦族,每曲縱之。會有其窗友,為里中巨豪毆辱,憤而自縊死。其新婚婦披孝服,抱其靈主,詣學中泣於先祖前,請為報仇,先祖走避,而心許之。年餘,人已淡忘,先祖挾洋槍,乘雨夜,掩人豪者家,盡殺之,戮二十餘口,遂奔他鄉逃逮,會捻匪竄至,城陷,當事者皆死難,案竟寢矣。後先祖變籍貫名字,投入行伍,以戰功而入仕途,終至專閫建纛,可謂壯矣。
清之末紀,先祖倦於干祿,轉心好善事,樂聞佛法,與先祖母設佛堂,朝夕禮念,殊虔謹。清社既覆,遂隱退,不復總綬。益事淨業,精進不怠。猶好施捨,每朔望,必捨食,冬日,則捨衣,災荒至,則捨糧。由是貧困者恆集於門,晨昏若市,先祖一一禮接之,家人偶或稍慢,輒予厲責,無敢辯者。
曾憶右鄰有一寡嫗,甚貧,子復不孝。一日詣先祖前痛哭,訴其子,乞教益之,先祖諾焉。翌日邀其子至,百方曉諭之,教以事親立身之道,子感泣而去。不數日,嫗又泣來,復訴其子。先祖乃至其家,再諭之,更約保甲,與之訂契,後不得逆其母。俄頃,嫗又泣至矣。先祖怒,偕保甲持契,入其室,拘之於通衢,數其罪而毆之,墜其齒,裂其臂,幾死,而後已,眾皆唾污之,辱罵之,乃至折挺以助先祖,子懼甚,創甚,哀泣求免,眾始散。由是遂不敢忤逆。久之,先祖查其已悔改,乃出資助之理生,未幾,竟至小康。
又,里中議建觀音廟,無人首其事,眾議戴先祖任之,數請不允,乃改推趙姓者焉,趙故好利,頗侵損廟資,久之,工不得竣。一夕,趙忽暴斃。眾再戴先祖,先祖曰:造寺善事也,我固不願後人,以有趙氏梗於中,我知其難成,故潔身自守,以俟來日,未料趙食報若是之速也。然而耗款過鉅,勸募無門奈何。眾聞先祖出,乃奮力損捨,聚集若干,終不足,先祖乃盡變其產以益之,或勸為兒孫想,稍留幾許,先祖答:兒孫自有兒孫福,不為兒孫作馬牛,我方欲為留一樂善好施之典型,使矜式之,留產實不必也。既廟成之日,先祖於聖像前三肅而退,由不復入焉。
自此之後,家計稍艱,先祖乃謀貿遷以給口,初至漢上,頗獲利潤,期年再往,適遇大水,災民數萬,喁喁待哺,先祖憐之,盡舉所有予之,徒步行返,家人聞,哭笑俱非。有故交程某,已顯貴,聞之,遣僕送千金,會邑中傳疫,多有死者,先祖又以其半購藥捨之。
先伯父卒業於保定軍校,未幾,任某部營長,參予桐柏荊紫剿匪之役,嘗率部襲入匪穴,至,匪已星散,無所得。忽一老者來,訊先伯鄉里事甚詳,並問先祖安,辭出,遺一簡於案上,折視之,匪首也,云曾受祖惠,故避三舍以報,非不能戰也。
先嚴嘗過襄陽北部,宿荒村中,主人瞽翁也,與交談,言及先祖,驚呼而去,俄頃間,村人扶老攜幼來觀,問先祖起居,有潸然下淚者。問之,十數年前,村傳疫,死者眾矣,先祖聞,偕醫至,遍藥之,活人頗多,村固脊貧,耕無牛,先祖復出資市三牛予之,今者繁育十數頭矣。村人感念,繪先祖像供於土地祠中。翌日往觀,固不若也。
家兄仕於白河,父老知是先祖胤,歡極,率之觀先祖德政碑及故居,能道嚮昔瑣事甚詳。是年,先祖忌日,集資延僧誦經追薦之。一老者哭拜甚哀,問之,云:少時為盜竊,不齒於鄉里,被拘獲,見先祖,先祖溫語勸勉力,且言相君面當以術致富也,奈何潦倒至此,我終當囚若,國法也。異日來我私所,當有以助之。老者竊喜,次日,先祖升堂,提至,責數百板,股肉盡脫,死而蘇再,釋之,乃不敢為非,亦不敢往見,久之,先祖親至其家,予數十金,命詣邑中名醫處習歧黃術,未幾果以醫名,今田連陌,而屋比櫛矣。
先祖還歷之年,親友為之慶,至者千數,率不相識,皆蒙其惠,展轉得知來而者。是夕,曾祖母忽夢三健者執刀杖入,狀凶鷙而意殊惡,執先祖出,疾追之,至戶外,則見先祖臥血沼中,撫之,項折矣。驚覺,以告家姊,家姊亦夢如斯,益驚。以訊於先祖,祖亦驚,細問所見,笑曰:我固知彼不懌於我也,今果至矣。再問,不復言。由是誦彌陀聖號甚勤,無他異。
未幾有瘡生頸上,先祖素健者,不以為意。數月,轉劇,終至不起,歿之日,頸裂數寸,無膿血,儼然刀創。病中,時叫兒孫輩誡之曰:勿謂無報應,因果可畏。我一生正直,無負己心,唯少時以睥睨怨,殺人,後悔之,終身憾焉,今感惡疾,非無由也。家祖母欲為禱於山寺,笑曰:業由己作,罪自心生,設禱可免,世無病苦矣。家姊皈信耶蘇教,先祖誡之曰:勿謂罪福由神,而肆己心,心肆神不能福之,行恭神不能罪之,苟迷信於神,限屆業滿而報至日,悔無及矣。由是家姊亦皈依正法。
因果之事,難說難信,苟能澄思深慮,捫心參之,則又因種果生,歷歷不爽。識其理者,謂禍福在我;昧其義者,言天道好還。實則天猶可欺,我心難負。一念之微,未必待及神知,心田之中,已播因種,萬世禍福,由斯決矣。百般遇合,不勞天定,誠可謂:自作自受,唯人自招。
先外祖母系出商城周氏,父仕至中堂,有政績。課子甚嚴,故周太君幼能詩畫,且通文牘制藝,釋老百家之學。復嫺女紅,猶精烹調,時有才女之稱。先外曾祖,方分茅陝甘,聞,為先外祖聘之。于歸之日,披綺紈,御脂粉,華年神儀,光被四室。婦工婦容,一時莫比。尤善伺翁姑意,喜怒不待言知,唯睥昵妯娌行,窘人不為犯己。事每甘其言而狠其行,侔其利而忽其德。以是之故,舉家百餘眾,莫不畏而遜之,猶難免於禍也,遂有王熙鳳之稱,可謂酷肖矣。
嘗畜一雛婢,姣慧能體人意,眾皆愛之,獨周太君惡之甚。初不予食,繼不予飲,不予寢臥便溺,非以教之,觀其窘困疲敝以自樂也。人或為言,輒轉激翁姑而罪之,故無敢勸解者。一夕有蛇入室,蛇蜒縱橫,不畏人,諸僕操挺欲擊之,太君不可,令婢為之生致,婢不敢進,笞之,亦不敢,復以火烙之,始首肯,而蛇已緣柱盤於樑上,命僕疊桌椅促婢登,婢泣而上,甫立,蛇昂首吐舌以示威,婢驚墜折肋。太君責以懦拙,錮於廁者累日。或竊告其姑,責之始令畀以就醫,已奄奄將斃矣。然太君自喜,每以告人:我治婢殆斃。又一日,婢誤碎一杯,太君怒極而笑,命捉一貓納婢褲內,鞭貓,貓懼,不得出,撕且嚙,腿肉為之盡裂,血透重衣,婢痛極而厥,復以火烙之,蘇而罷。
有姪納婦,婦淳謹,疏於禮,惡太君,人皆危之,婦固不知也。未幾太君以事激姪怒,摑辱其婦。復諷其嫂,咒噬其媳。又惑其姑,絕其定省。婦大憊,不知所以,人憐而告之,始悟,亟具珍玩以獻,太君笑而卻之,給役焉,勞而拒之,以他人陰事告,始喜。由是寵之若圭璧,而婦遂為虎倀,不叛不貳,終其一生。
太君久不妊,忽夢熊羆,喜甚,日禮送子菩薩,祈生兒。並以閫令,驅先外祖,遍禮邑中諸寺廟,祭必求豐,禮必期隆,稍有違誤,立怒,怒必搯夫,以是夫之兩臂胸腹,傷纍纍且遍。及臨蓐,招產婆伺之,痛苦終日,兒不下。招醫者藥之,無效。招巫者禱之,不靈。舉家遑遑,環伺而聽,入夕,產矣。初生一蛇,長尺許,其粗如臂,吐舌張口,蠕蠕而動,眾驚絕,亟斃而棄之。復生一男,三日而夭。由是威筲歛,人皆暗喜,謂菩薩有靈,祈有驗矣。未幾,為太君知,譏者遍獲遣責,皆太君以計唆他人為之,未嘗出一語動一指也。
後,太君晏坐恆顰其眉,眾懼,以為將窘辱人矣,或避之,或諂之,唯恐禍之及己。月餘,復攝己頰,眾益懼,而太君反無所為,由是堂以下,門以內,男婦百輩,喘喘不安矣。俄而,太君病臥矣,問疾者,侍藥者,承歡者,戶之為穿。頃之病遽,口斜矣,男為禱於廟,女為祈於室,家人無飽食而寧席者。又有時,目盲,呻吟之聲,聞於戶外,而眾侍之反怠。彌留之期,眾散矣,索湯水而不可得。驚呼囈語,終霄不絕,但聽之而已。及其卒,無人知,延至翌日,一炊事婦覺有異,往窺之,出語眾,眾皆忭然。其殯也,無為之戚者,唯所畜之婢哭之哀,或以問,曰:太君以虐為德,冥不畏因果報應,何其愚也,我憐而哭之耳。太君享年三十有一。遺有詩詞文稿盈夾,水墨刺繡多幀,余猶及見。

增壹阿含經 第28卷

一天,佛陀在祇洹精舍為天人、國王及大臣廣說妙法。當其時,舍衛國中有一位修行外道的長者,財富之多難以計數。他的兒子年屆二十,新婚未滿七日,彼此相敬如賓,恩愛非常。這一天,妻子想到後花園賞景,於是夫妻倆便相偕前往。

「何謂諸天苦?從第一天上至二十八天,除中阿那含天,皆是持五戒、守十善、行四禪者得生其上。無道慧意故,有生老病死,亦有不盡其天壽者,隨其先世所作故,壽命有長短。諸天有二大災:一曰命盡,二曰劫盡。劫盡有三因緣:一曰大火,二曰大風,三曰大水。命盡有七證:一曰項中光滅,二曰頭上華萎,三曰顏色為變,四曰衣上塵土,五曰腋下汗出,六曰身形損瘦,七曰蠅著自然,離於本座。遭水災時,大洪水起,齊十五天,其中所有無不盡者;遭風災時,隨藍大風四起,吹須彌山及諸名山,山山相摶,令如粉塵,無不盡者;遭火災時,七日竝出,凝住不行,燒滅天地,皆如融金,欲界所有其中皆盡。最上四天,雖壽八十億四千萬劫,要當皆死,屬八惡道,是謂一苦。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初春三月,百花盛開,芳香無比。行經一棵高大的奈樹時,妻子被盈盈綻放的花朵吸引。她對丈夫說:「你看,這花兒好美哦!」丈夫為討妻子歡心,便爬到樹上想要摘花送給妻子。由於樹上的高枝不夠粗壯,承受不了他的重量,結果便從高大的奈樹上摔了下來,當場重傷而亡。

「二曰人道苦。有百千種,人實為疲勞。從奴婢、下使、乞兒、賤人,中間富貴,上至帝王、轉輪聖王,皆有生老病死、飢渴寒熱、苦痛愁惱、憂患災變,或有兵賊、牢獄刑戮、火燒水溺、墜落堆廅、塼石刀杖、奔車逸馬、怨家劫盜,更相傷害。其死萬端,一切眾生,未脫三界,皆共有之,是謂二苦。

聽法品第三十六

全家人一聽到這個噩耗,都驚慌地來到後花園,結果看到的已是了無氣息的身軀,個個莫不悲傷痛哭。各地的親戚聽到消息,也都來到長者家慰問,對於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都同感哀慟!想到最親愛的兒子竟在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候離開世間,長者和妻子都感到憤憤不平,他們不斷地責怪老天無眼,竟然沒有保佑兒子平安順遂!

「三曰畜生苦。蜎蜚蠕動、蚑行喘息、飛鳥走獸、上至象、龍、金翅鳥王皆是畜生,亦有飢渴寒熱、憂患勤苦,強者伏弱、更相噉食,或有屠殺、田獵、網羅,以肉供人。其變萬端,不可具說,是謂三苦。

(五)

出殯的日子終於到來,全家人面對難以割捨的別離之苦,痛不欲生!佛陀知道長者一家正籠罩在悲苦中,便前往度化。長者全家見到佛陀親臨,感動不已,立即恭敬地頂禮佛陀,接著對佛陀訴說心中的哀愁憂惱。佛陀慈悲地說:「你們不要再悲傷了,要知道一切萬物都是生滅無常,不可能長久存在。每個人來到世間,有生就一定會死,所造的罪福,果報相隨,因此,現在一共有三個人正在為此亡者哭泣,痛苦非常,難可遏止!可以說,他實在是罪福果報之子啊!你們應該從中體會究竟何者才是吾人真實的至親!」佛陀又說:「生命有如樹木的成長,花開了會結果,果子熟了必當掉落。有生就有苦,沒有人能逃離死亡的逼迫。眾生由於欲愛的煩惱,而投胎有了身形,這個色身日日變化,終至衰頹的死亡終點。即使死而復生,罪福不亡,善惡業報終將自作自受。」

「四曰餓鬼苦。有九種餓鬼:第一輩者,身長一由旬,頸所咽處,如一鍼孔。行步之時,支節骨解,如五百車聲。咽火炎出,自相燒然。若見流水,往即枯竭,不得一咽。或得一咽,化為膿血,或為沸屎,或為銅銷。咽自然大,熱爛下過,無不洞徹。罪過未畢,身自然復如是。皆先時為人,治生暴逆,恐怛迫脅,不以道理,慳貪獨食,故受此殃,是謂四苦。

[0703b13] 聞如是:

長者聽聞佛所開示的妙法,心開意解,當下放下了憂傷。長者長跪請示:「世尊,我兒子過去曾造作什麼惡業,為何今生如此年輕就往生呢?」佛陀說:「過去,有一個少年手持弓箭,和三個朋友一起到樹林遊玩。小孩看見停在樹梢的麻雀,便想將牠射下,在旁的三個朋友不但不勸阻,反而鼓舞他:「如果你能一箭中的,那真可稱為人中健兒啊!」少年一聽,興高采烈地舉起弓箭往樹上瞄準,麻雀中箭墮地而亡。他驕傲地撿起雀屍,展示他的戰果,一旁的三人也興奮得拍手大笑。此後,他們四人經歷了無數劫的生死流轉,共同為他們殺鳥的罪業而受報。

「五曰地獄苦。鐵城鑊湯,劍樹刀山,鐵柱消銅,膿血寒氷,沸屎醎水,竹葉火車,爐炭火釘,十六毒刺,烏鵲、狡狗、鶉鳥、屈鳥,其鳥喙[口*(隹/乃)]純是剛鐵,飛入人口,表裏洞徹,食人五藏,東西南北,無有避處。苦毒罪獄,凡有十八。諸受罪者,不問尊卑,隨惡輕重,各自受之。或有一劫半劫畢者,不能不翅者。罪畢還生世間,受諸餘殃,是謂五苦。

[0703b13]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這三個見殺隨喜的人,一位因過去修福,現正在天上享福;一位投生至海中,化生為龍王;另一位就是你。而這名射箭的少年,先前投生至天上,是天人的兒子,命終後則投胎到人道,成為你的兒子。如今從樹上摔落死亡,立即化生作龍王的兒子,並在出生之際,就被金翅鳥王取走吃下。所以此時此刻分處天上、人間、海中三位父親,都在為兒子的死而悲慟哭泣。在這三處分別夭亡的兒子,就是以箭射殺麻雀的少年,由於造下殺業,所以世世短命,而在一旁隨喜讚歎殺業的三人,則同嚐失去兒子而悲泣的苦果。因果歷然,絲毫不爽,不可不慎!」於是佛陀為大眾說了一首偈語:

「八惡處者:一曰地獄,二曰餓鬼,三曰畜生,四曰邊地,五曰長壽天,六曰雖得人身,盲聾瘖瘂、手足殘跛,不能聽受,七曰雖得人身,六情完具,世智辯聰,學世經典,信邪倒見,祠祀鬼妖,或屠殺田獵,肆心放意,欺偽萬端,不信三尊。從是後身,還入地獄,從冥入冥,無有脫時。時得為人,復不信正,不奉三尊,誹謗聖道。八曰生佛故處,是謂八惡,亦謂八難。

[0703b14]
爾時,釋提桓因如屈申臂頃,來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釋提桓因白世尊言:「如來亦說:『夫如來出世必當為五事。云何為五?當轉法輪;當度父母;無信之人立於信地;未發菩薩心令發菩薩意;於其中間當受佛決。此五因緣如來出現必當為之。』今如來母在三十三天,欲得聞法,今如來在閻浮里內,四部圍遶,國王人民皆來運集。善哉!世尊!可至三十三天與母說法。」是時,世尊默然受之。

「識神造三界,善不善五處,陰行而默至,
所往如響應。色欲不色有,一切因宿行, 如種隨本像,自然報如影。」

「三惡道者,是一切眾生之家,暫得為人,暫得為天。譬如作客日少、歸家日多,學者思之,勤力精進,可得脫苦。人身難得,六情難具,口辯難中,才聰難致,壽命難獲,明人難遭,直信難有,大心難發,經法難聞,如來難值。世間有樹,名優曇鉢,但有實、無有華,如來出世乃有華耳!已得人身,六情完具,口辯才聰,壽命延長,遭值明人,發菩薩心,直信不還,具聞經法,遇如來世,此皆宿行。覆福德人,從明入明,尋如來迹,累行不止,會於道場,無毀其根,忘失前功,一失道意,動有劫數。慎之,慎之!一切眾生,常在長獄,有十二重城圍之,以三重棘籬籬之,常有六拔刀賊伺之,能於其中得脫出者,甚難,甚難!

[0703b24]
爾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便作是念:「此諸禿沙門在我上飛,當作方便,使不陵易。」是時,龍王便興瞋恚,放大火風,使閻浮里內洞然火燃。

世尊為了讓長者更徹底地了達因果的真理,運神通之力令長者一一看宿世之因,及見天人、龍王同為失去兒子而悲傷的情景。長者看過這一切後,心開意解,長跪合掌祈請佛陀:「請佛陀慈悲應允我們全家人成為佛弟子,受持五戒為優婆塞。」佛陀為他們傳授五戒,並開示無常的道理。一家人聽聞佛所開示的殊勝妙理,個個法喜充滿,當下即證得須陀洹果。

「何謂長獄?謂三界也。何謂十二重城?謂十二因緣也。何謂三重棘籬?謂三毒也。何謂六拔刀賊?謂六情也。已發道心,當具禁戒、四等大慈、六波羅蜜、安般守意、三十七品、諸禪三昧總持之門。等一切法,意無高無下,無想無願,出三脫門,得三治法,分別三向,曉三達智,無縛無解,不求諸天、人中之尊,轉輪王位不動其心,不畏罪苦,不計有勞,志在一切,無所榮兾,解三界空,不習三有,是謂得出十二長獄。知十二因緣,所起所滅,能斷癡本,是謂得出十二重城。知婬、怒、癡三垢無原,意不復著,是謂得拔三重棘籬。曉了六情,皆無本末,譬如芭蕉,意不縛愛,是謂得離六拔刀賊。

[0703b27] 是時,阿難白佛言:「此閻浮里內,何故有此烟火?」

「要當先解,無我無人,都無所作;無所不作,所作功德,億劫不惓。譬如鳥飛虛空,無有足迹,作無跡行,無能見者;不與罪事、諸惡因緣,大如毛髮,是謂發菩薩心者能度苦厄。居家為牢獄,妻色、兒息、財物、珍寶為下,為是銀鐺杻械,恩愛癡著,為是重擔。」

[0703b28]
世尊告曰:「此二龍王便生此念:『禿頭沙門恒在我上飛,我等當共制之,令不陵虛。』便興瞋恚,放此烟火,由此因緣,故致此變。」

佛告諸弟子:「一切善男子、善女人!汝已出家,為得離獄,棄捐妻子,為得脫械,如何不能放捨重擔?」

[0703c02] 是時,大迦葉即從坐起,白世尊言:「我今欲往,與彼共戰。」

諸沙門曰:「我無所擔!」

[0703c04] 世尊告曰:「此二龍王極為兇惡,難可受化,卿還就坐。」

佛言:「汝沙門著吾我人,貪身計壽,是汝重擔;專求供養,畜積所有,是汝重擔;同學不和,反親白衣,是汝重擔;自大種姓,貢高憍綺,是汝重擔;恃智慢愚,輕邈他人,是汝重擔;很戾自用,不受人諫,是汝重擔;食無節度,飲酒貪味,是汝重擔;法服不具,著俗衣裳,是汝重擔;外似如法,內懷諛諂,是汝重擔;不制六情,毀戒犯欲,是汝重擔;賦斂百姓,興起寺廟,是汝重擔;祠祀鬼母,祈請福願,是汝重擔;假託佛法,呪術治病,是汝重擔;違負眾祐,犯四重禁,是汝重擔;栖息無恒,不還廟房,是汝重擔。不捨擔者,後入地獄。」

[0703c05] 是時,尊者阿那律即從坐起,白世尊言:「我今欲往降彼惡龍。」

佛言:「有大白象,力壯移山,壞地成澗,拔樹碎石;象力無雙,有人以髮絆繫其脚,象為之躄,不能復動。」

[0703c06] 世尊告曰:「此二惡龍極為兇暴,難可受化,卿還就坐。」

佛告諸弟子:「當解此譬,當善思之!若有賢者,居家為道,厭世所有,苦空非身,常欲出身,為道辭家妻子,當就明師,受持法服。臨出之日,妻子戀泣,悲訴聲哀,其辭辛苦。賢者覩之,心為悵然,意即迴變,為妻子所惑,無復出家之志,是如髮繫象,不能復動,長受衰矣!」

[0703c08]
是時,離越、尊者迦旃延、尊者須菩提、尊者優陀夷、尊者婆竭,各從坐起,白世尊言:「我今欲往降伏惡龍。」

佛言:「一切壯無過心,心是怨家,常欺誤人,心取地獄,心取餓鬼,心取畜生,心取天人,作形貌者,皆心所為,能伏心為道者,其力最多。吾與心鬪,其劫無數,今乃得佛,獨步三界,皆心所為。一切眾香,莫過栴檀;其香無量,香價貴於閻浮提金。又療人病,人有中毒,頭痛體熱,磨栴檀屑,以塗其上,若以服之,病即除愈,一切眾生,莫不願得。有人大得栴檀香樹,束薪賣之,無買之者。佛在世時,所說經法,令人得道,無不度者。般泥洹後,十二部經留在世間,動有卷數,無人視者,亦如栴檀,束薪賣之,無有買之者也。一切臭木,莫過伊蘭,其臭毒惡,人見惡之,畏聞其氣。伊蘭栴檀生有四輩。何謂為四?一曰有栴檀樹,伊蘭遶之;二曰有伊蘭樹,栴檀圍之;三曰有栴檀,栴檀自為叢林;四曰有伊蘭,伊蘭以相圍遶。何謂栴檀伊蘭遶之?有家長者,直信為道,妻子室內不從其教,奉邪倒見,祠祀鬼妖,不從教令,是謂栴檀伊蘭繞之者也。何謂伊蘭栴檀圍之?有家長者,信邪倒見,祠祀鬼妖,妻子、兒婦、家內大小直信三尊,不失八齋,布施為德,六度不廢。長者呵止,不從其教,竊避為之,是謂伊蘭為主,栴檀圍之者也。何謂栴檀栴檀以為叢林?有家長者為道,室家眷屬,皆隨其教,不相違戾,直信三尊,心意和同,是謂栴檀栴檀以為叢林者也。何謂伊蘭伊蘭自相圍遶?有家長者,信邪倒見,具行十惡,祠祀鬼妖,闔門烹殺,意同歡喜,是謂伊蘭伊蘭自相圍繞者也。此四輩因緣,皆由宿命意行不同,故令不和。是以律經明曉因緣,獲罪福事,若祠祀家殺生,鬼飼不與從事,不食其飲食,若入山澤,見飛鳥走獸聚食,終不驚怛,斷其食味。若見屠殺猪羊、網獵、刑戮罪人,不得看視,當避捨之。縱不得避,當起大慈,誓願僧那:『我得佛時,使我剎中,飲食自然,無令有此諸惡因緣!』」

[0703c10] 世尊告曰:「此二龍王極為兇惡,難可受化,卿還就坐。」

曰:「昔者國王夫人付香不與屠者之妻,生死作對因緣,展轉相緣,或罪緣福,或福緣罪,罪福之會,有二栽果,心以生想,為行種栽,以有根孽,後受報果,此屠者之妻,為罪緣福,後相經歷,輒當過生,為種苦本,是以不與香也。

[0703c11]
爾時,尊者大目揵連即從坐起,偏露右肩,長跪叉手,白佛言:「欲往詣彼,降伏惡龍。」

「夫父子、夫婦、兄弟、家室、知識、奴婢有五因緣。何謂為五?一曰怨家,二曰債主,三曰償債,四曰本願,五曰真友。何謂怨家?父子、夫婦、兄弟、宗親、知識、奴婢相遇相殺,是謂怨家。何謂債主?父母致財,子散用之,是謂債主。何謂償債?子主致財,供給父母,是謂償債。何謂本願?先世發意,欲為家室善心歡喜,厚相敬從,是謂本願。何謂真友?先世宿命,以道法因緣共相承事,後相經過,生則明法,精進志和,是謂真友。

[0703c13] 世尊告曰:「此二龍王極為兇惡,難可降化,卿今云何化彼龍王?」

「昔者阿難邠邸家有五福德因緣。何謂為五?一曰時節,二曰身教,三曰口言,四曰一味,五曰和順。何謂時節?晝夜六時,不失禮敬,是謂時節。何謂身教?長者起時,室內大小無不隨者,是謂身教。何謂口言?長者欲有所作興福事時,先報家中,皆從其教,是謂口言。何謂一味?衣食平等,奴婢亦然,是謂一味。何謂和順?上下相從,不相違戾,是謂和順。以是五福,家中奴婢、牛馬六畜、蜎飛蠕動死皆生天。其有人家,宿止經歷,飛鳥走獸,過其居屋者,死皆亦生天。用長者家,合門之內,能言之屬,口誦法者,經聲不絕,其有聞音入耳中者,無不歡喜,心則是本,是故生天,亦是長者本願所致。從無數劫來,口言篤信,不欺慢人,不與諸惡,共作因緣,功德純淑大,僧那力故使其然。天地境界,遭三災時,其中所有一切皆盡,不及彼界。大劫盡時,一佛境界,其中凡有百億須彌山,百億鐵圍山,一切皆盡,不及彼佛國也。如是十方諸佛國,無極虛空,無極眾生,無極佛國,無邊虛空,無際眾生,無原大千國土,如來滿中,以億劫之壽,不說眾生有始有終,如來之智,了知一切眾生無底故,言般若波羅蜜無底,眾生無底。」

[0703c15]
目連白佛言:「我先至彼,化形極大,恐怯彼龍,後復化形極為微小,然後以常法則而降伏之。」

曰:「佛又說:『有四種生:一曰胎生,二曰卵生,三曰濕生,四曰化生。』此分別說耳,示語一切使知種類,三界五道眾生,一切所有皆是化生,故言一切如化、如夢、如影、如響、如水月形,無有作者。先了此意,乃可為道。道亦如化,一切無原、無造、無作、無始、無終,新學聞之,其意驚疑。諸驚疑者,有三因緣:一曰本功德少,二曰不得明師,三曰不勤於經學。自用意著於吾我,逐於名色,貪求利養,所行諛諂,無有至信,如是不能近深法忍。」

[0703c17]
世尊告曰:「善哉!目連!汝能堪任降伏惡龍。然今,目連!堅持心意,勿興亂想。所以然者,彼龍兇惡備觸嬈汝。」

曰:「空無所有、無相、無願是道之要。慧道以空為上,學以無為為先。此三句者,不可為新學人說之。聞無所有,便曠其意,不復修戒,無所罣礙;於六德中,事事懈廢,言一切空,當何所作?口但說空,行在有中,墮四顛倒故,言無功德。菩薩不應使聞無所從生法忍。夫善知識欲教新學,稍稍以漸教,語魔事,令護魔,因緣生死罪苦,五道分明,令信罪福,事事了了,乃可語道。

[0703c19]
是時,目連即禮佛足,屈申臂頃,於彼沒不現,往至須彌山上。爾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遶須彌山七匝,極興瞋恚,放大烟火。

「昔分和檀王與佛捔智。佛告王曰:『以海水磨墨,斫樹為筆,寫吾所知為經卷,海水竭盡,樹枝了索,吾經不盡。』所以爾者?佛有三達之智,來今往古靡不通焉!佛經眾多,以虛空為量;佛智弘深,以無造為原。經中所演,不可思議,或有反覆,難了難明。粗以六事,可知其要:一曰正道,二曰善權,三曰至教,四曰誘導,五曰福德,六曰禁戒。何謂正道?說無端緒,無造無作,虛無所有,無所從生,無行無得,自然如也,是謂正道。何謂善權?變化無方,或出或處,隨類而入,與為因緣,時宜而說,不合章句,趣化度之,是謂善權。何謂至教?指示罪福,作是得是,皆行所致,無橫與者,其事明白,是謂至教。何謂誘導?開童蒙人,有護有德,增壽益算,現世可獲,是謂誘導。何謂福德?六度無極,主治六情,制守根門,可得天人,轉輪聖王,長樂無極,是謂福德。何謂禁戒?守口攝意,身不殺、不盜、不婬、不欺,奉孝不醉,三惡趣苦,不可久處,是謂禁戒。先了此意,乃可為道。譬如捉網,先攝其綱,諸目皆正。不曉持綱,先理其目,顛倒錯亂,互相絆繞,無有解已。學亦如是,不達其要,聞經中說,不解權宜,不能分別,便相譏恃,遂執所守,興起恚意,失本忘義,毀正逐邪,學者雷同,追逐音響,不相匡正,識真者少,墮落滋多。如此之輩徒載學名!」

[0703c22]
是時,目連自隱本形,化作大龍王,有十四頭,遶須彌山十四匝,放大火烟,當在二龍王上住。

曰:「四諦者:一曰苦諦,二曰習諦,三曰盡諦,四曰道諦。一切眾生不覺此苦,以苦為樂,於罪苦中,求欲得安。賊醫偽說,迷惑人心,便言:『所作可現世得!』學者聞之,莫不喜隨,聞中至之言,逆耳不受,故言『正言似反,誰能受者?』復不知習,知習者死,死不敢復作;復不知盡,知盡者死,死不敢復作;復不知道,知道者聞道,便能為道。一切世間人,作罪事易,為福事難;一切學士,作福事易,為道事難。為道復易,解道者難;說道者易,行之者難。故言甚難,甚難!」

[0703c25]
是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見大龍王有十四頭,便懷恐怖,自相謂言:「我等今日當試此龍王威力,為審勝吾不乎?」

曰:「如來眾經禁戒律法,凡有八億四千萬卷,為一切之良藥,治人身、口、意,療人生、老、病、死耳。教眾生有二要。何謂為二?一者,作是得是;二者,不作是不得是。如佛所說:『三界五道,罪垢苦惱,不離於作。一切無橫,非天授與,亦非鬼神,亦非帝王,亦非父母,亦非沙門、梵志授與。所作罪福,如影隨形,如響應聲,不失如毛髮者也!』」

[0703c27]
爾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以尾擲大海中,以水灑三十三天,亦不著目連身。是時,尊者大目連復以尾著大海水中,水乃至到梵迦夷天,并復灑二龍王身上。

佛言:「昔者為鹽樓王,有弘普之慈。諸墮罪獄者,王盡現之。王曰:『汝等何為是間?』罪人對曰:『我等死時,不知如行,諸惡自然,追逐送我來到是間。願王哀我,赦除罪過!』王曰:『汝等皆作何惡?』罪人對曰:『我等生時,不孝父母,殺盜、婬欺、飲酒、鬪亂、持刀強勢,侵易善人,誹謗聖道。所作眾惡,不可具說!又信惡師,祠祀鬼神,謂當有福;烹殺三生,禱賽神靈。我今自首,悔所作惡!』王曰:『汝等在世間時,吾遣五使者,案行天下,告語汝曹。汝曹何以不受其教?』諸罪人曰:『我等生時,實不見聞!』

[0704a02]
是時,二龍王自相謂言:「我等盡其力勢,以水灑三十三天;然此大龍王復過我上去,我等正有七頭,今此龍王十四頭;我等遶須彌山七匝,今此龍王遶須彌山十四匝;我今二龍王當共并力與共戰鬪。」

「王曰:『諦聽,當為汝曹說!五使者:一曰世間母人,懷妊十月,身為之病,臨當產時曰,父母怖危,既得娩身,從死得生,乳哺懷抱,推燥居濕,遲得長大,憂慮萬端,汝見之不?』罪人曰:『見之!』王曰:『是吾一使者!二曰世間老人,顏色壞敗,頭白齒落,目冥耳聾,肉韁皮縮,傴僂而行。汝見之不?』罪人曰:『見之!』王曰:『是吾二使者。三曰世間病人,困劣著床,百痛普至,美食為惡,汝見之不?』罪人曰:『見之!』王曰:『是吾三使者。四曰世間死人,刀風斷脈,拔其命根,身體正直,不滿十日,肉壞血流,膖脹爛臭,無可取者,生時相愛,死皆相惡。汝見之不?』罪人曰:『見之!』王曰:『是吾四使者。五曰世間犯罪,縛束送獄,桁械鞭笞,五毒普至,戮之都市,或截手足,火燒鈇質,斬之梟拕五刑。汝見之不?』罪人曰:『見之!』王曰:『是吾五使者。』

[0704a07]
是時,二龍王極懷瞋恚,雷電霹靂放大火炎。是時,尊者大目連便作是念:「凡龍戰鬪以火霹靂,設我以火霹靂共戰鬪者,閻浮里內人民之類,及三十三天皆當被害。我今化形極小,當與戰鬪。」是時,目連即化形使小,便入龍口中,從鼻中出;或從鼻入,從耳中出;或入耳中,從眼中出;以出眼中,在眉上行。

「王復告罪人曰:『汝見是已,當自思惟,汝身亦更生、更老、更病、更死,汝犯逆罪,亦當如彼,現受其殃。汝何不孝順父母,謙敬長老,慈仁為首,心所不欲,亦勿施人。世有賢明,當從啟受;歸命三尊,迮心奉道;節情止欲,可得度苦。自汝所作,今當受之,吾不抂汝!』罪人白王:『我等生時,實作苦劇,不暇得為!』王告獄卒:『汝便將去,到其劇處。』

[0704a14]
爾時,二龍王極懷恐懼,即作是念:「此大龍王極有威力,乃能從口中入,鼻中出;從鼻入,眼中出。我等今日實為不如。我等龍種今有四生,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然無有出我等者,今此龍王威力乃爾,不堪共鬪,我等性命死在斯須。」皆懷恐懼,衣毛皆竪。

「獄卒名傍,牛頭人手,兩脚牛蹄;力壯排山,持鋼鐵叉。叉有三股,一叉罪人數百千萬,內著鑊中。其鑊縱廣等四十里,自然制持,令不墮落。罪過未畢,故令不死。從口至底百歲,乃至從底至上,亦復百歲,是名劇處。諸罪人受罪,更苦楚毒,遍十八處,中有罪畢,當得出者。王復現之曰:『汝等今去,或當為人家作子生,當念孝順,報父母恩。曼年盛時,當忍惡為善,篤信三尊,守戒奉道,修諸功德。莫復作惡,還來入此。夫地獄者,終不呼人,善自思之!』諸罪人歡喜,皆稱:『萬歲!』」

[0704a20]
是時,目連以見龍王心懷恐懼,還隱其形,作常形容,在眼睫上行。是時,二龍王見大目連,自相謂言:「此是目連沙門!亦非龍王。甚奇!甚特!有大威力,乃能與我等共鬪。」是時,二龍王白目連言:「尊者何為觸嬈我乃爾,欲何所誡勅?」

佛言:「諸有聞法乍信乍不信、狐疑進退還入邪者,皆從地獄來出。受閻王教者,信根淺少,故令其然。雖爾,所作功德,終不唐捐;佛之弘慈,亦不遺忘。但劫數彌之耳,久後亦當度世。」

[0704a25]
目連報曰:「汝等昨日而作是念:『云何禿頭沙門恒在我上飛,今當制御之。』」

爾時佛告阿難:「受是經典,持諷、誦讀、廣為人說,疾令時遠,普法澤流布來世。」

[0704a27] 龍王報曰:「如是,目連!」

阿難白佛言:「唯當受之!今斯經典所號?云何奉行?」

[0704a27] 目連告曰:「龍王當知,此須彌山者是諸天道路,非汝所居之處。」

佛言:「阿難!是經名『淨除罪蓋娛樂佛法』,一名『授無思議光菩薩道決』。當奉持之!族姓子及族姓女盡其形壽,供養如來,隨之宜,從其所安。若以天華,如須彌山,用散佛上,及以名香、澤香、雜香、繒蓋、幢幡,謙敬貢上,精進不懈,不如族姓女受是經法,奉持諷誦,廣為人說,遵修法行。如是所教,功德福祐,過彼供養巨億萬倍!」

[0704a29]
龍王報曰:「唯願恕之,不見重責,自今以後更不敢觸嬈,興惡亂想,唯願聽為弟子。」

佛言:「阿難!常當以法供養如來,若欲奉敬無上大聖,當受斯經,持諷誦為他人說,及應法卷。」

[0704b02] 目連報曰:「汝等莫自歸我身,我所自歸者,汝等便自歸之。」

佛說如是,無思議光菩薩、賢者阿難,一切眾會阿須倫、世間人民,聞佛所說,莫不歡喜,作禮而去。

[0704b03] 龍王白目連:「我等今日自歸如來。」

 天上福已盡,  墮為牛領蟲,

[0704b04]
目連告曰:「汝等不可依此須彌山,自歸世尊;今可共我至舍衛城,乃得自歸。」

 譬如大田家,  收入甚大豐。

[0704b06]
是時,目連將二龍王,如屈申臂頃,從須彌山上至舍衛城。爾時,世尊與無央數之眾而為說法。是時,目連告二龍王曰:「汝等當知,今日世尊與無央數之眾而為說法,不可作汝形至世尊所。」

 但食不復種,  穀盡亦飢窮;

[0704b10] 龍王報曰:「如是,目連!」

 食福亦如是,  福盡墮罪中。

[0704b11] 是時,龍王還隱龍形,化作人形,不長不短,容貌端正,如桃華色。

 人身甚難得,  根具亦甚難,

[0704b12]
是時,目連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是時,目連語龍王曰:「今正是時,宜可前進。」

 百劫復百劫,  時乃得為人。

[0704b14]
是時,龍王聞目連語,即從坐起,長跪叉手,白世尊言:「我等二族姓子,一名難陀,二名優槃難陀,自歸如來,受持五戒,唯願世尊聽為優婆塞,盡形壽不復殺生。」爾時,世尊彈指可之。時,二龍王還復故坐,欲得聞法。

 失戒離人本,  但坐著因緣,

[0704b19]
爾時,波斯匿王便作是念:「有何因緣,使此閻浮利內烟火乃爾?」是時,王波斯匿乘寶羽之車出舍衛城,至世尊所。爾時,人民之類遙見王來,咸共起迎:「善來,大王!可就此坐。」

 不知厭足故,  受苦如彌連。

[0704b23]
時,二龍王默然不起。是時,波斯匿王禮世尊足,在一面坐。是時,大王白世尊言:「我今欲有所問,唯願世尊事事敷演。」

 蜎飛蠕動類,  其神同一原,

[0704b26] 世尊告曰:「欲有所問,今正是時。」

4858mgm, 坐犯不與取,  借貸無還心,

[0704b27] 波斯匿王白佛言:「有何因緣,令此閻浮里內烟火乃爾?」

 受寄而拒抵,  持頭觸突人,

[0704b28]
世尊告曰:「難陀、優槃難陀龍王之所造。然今,大王!勿懷恐懼,今日更無烟火之變。」

 展轉畜生中,  其苦難縷陳。

[0704c01]
是時,波斯匿王便作是念:「我今是國之大王!人民宗敬,名聞四遠。今此二人為從何來?見吾至此,亦不起迎。設住吾境界者當取閉之;設他界來者當取殺之。」

 佛說餓鬼苦,  但有飢渴患,

[0704c05]
是時,龍王知波斯匿心中所念,便興瞋恚。爾時,龍王便作是念:「我等無過於此王所,更欲反害吾身;要當取此國王及迦夷國人,盡取殺之。」是時,龍王即從坐起,禮世尊足即便而去。離祇洹不遠,便不復現。

 東西求飲食,  不聞水穀聲。

[0704c10]
是時,波斯匿王見此人去,未久,白世尊言:「國事猥多,欲還宮中。」

 軀體一由旬,  裸形髮繞身,

[0704c11] 世尊告曰:「宜知是時。」

 但坐慳獨食,  故墮黑繩城。

[0704c12]
是時,波斯匿王即從坐起,便退而去。告群臣曰:「向者二人為從何道去?速捕取之。」是時,諸臣聞王教令,即馳走求之而不知處,便還宮中。

 鐵圍兩山間,  窈窈何冥冥,

[0704c15]
是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各生此念:「我等無過於彼王所,方欲取我等害之。我等當共害彼人民,使無遺餘。」是時,龍王復作是念:「國中人民有何過失?當取舍衛城人民害之。」復重作是念:「舍衛國人有何過失於我等?當取王宮官屬盡取殺之。」

 識神墮其中,  不覩日月精。

[0704c21]
爾時,世尊以知龍王心中所念,告目連曰:「汝今當救波斯匿王,無令為難陀、優槃難陀龍王所害。」

 展轉不相見,  但聞叫呼聲,

[0704c23]
目連對曰:「如是。世尊!」是時,目連受佛教誡,禮世尊足,便退而去;在王宮上,結加趺坐,令身不現。是時,二龍王雷吼霹靂,暴風疾雨,在王宮上,或雨瓦石,或雨刀劍,未墮地之頃,便為優鉢蓮華在虛空中。是時,龍王倍復瞋恚,雨大高山於宮殿上。是時,目連復化使作種種飲食。是時,龍王倍復瞋恚熾盛,雨諸刀劍。是時,目連復化使作極好衣裳。是時,龍王倍復瞋恚,復雨大沙礫石,在波斯匿宮上,未墮地之頃,便化作七寶。

 一切眾惡聲,  苦痛傷人情。

[0705a04]
是時,波斯匿王見宮殿中雨種種七寶,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便作是念:「閻浮里內有德之人,無復過我,唯除如來。所以然者,我家中種粳米一根上生,收拾得一斛米,飯以甘蔗之漿,極為香美,今復於宮殿上雨七寶,我便能作轉輪聖王乎!」是時,波斯匿王領諸婇女收攝七寶。

 既得生為人,  當受身諸殃,

[0705a11]
是時,二龍王自相謂言:「今將有何意?我等來時欲害波斯匿王,今日變化乃至於斯。所有力勢今日盡現。猶不能動波斯匿王毫氂之分。」

 盲聾瘖瘂痾,  跛躄不能行。

[0705a14]
是時,龍王見大目揵連在宮殿上結加趺坐,正身正意,形不傾斜。見已,便作是念:「此必是大目連之所為也。」是時,二龍王以見目連便退而去。是時,目連見龍去,還捨神足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雖有度世法,  不得聽受聞,

[0705a19]
時,波斯匿王便作是念:「今此種種飲食不應先食,當先奉上如來,然後自食。」是時,波斯匿王即車載珍寶,及種種飲食,往至世尊所:「昨日天雨七寶及此飲食,唯願納受。」

 長夜受是苦,  宛轉如車輪。

[0705a23]
爾時,大目揵連去如來不遠,佛告王曰:「汝今可持七寶飲食之具,與大目連。所以然者,蒙目連恩,得更生聖賢之地。」

 受身雖根具,  端政辯聰明,

[0705a26] 波斯匿王白佛言:「有何因緣,言我更生?」

 邪見墮顛倒,  不信有佛經;

[0705a27]
世尊告曰:「汝朝不至我所,欲得聽法乎?爾時,有二人亦來聽法。王生此念:『我於此國界,最為豪尊,眾人所敬,然此二人為從何來?見我不起承迎。』」

 或行屠網獵,  酒樂著情欲,

[0705b01] 時王白佛:「實然,世尊!」

 沒身見閻王,  罪至乃怖驚。

[0705b02]
世尊告曰:「此亦非人,乃是難陀、優槃難陀龍王。彼知王意,自相謂言:『我等無過於此人王,何故反來害我?要當方宜滅此國界。』我等尋知龍王心中所念,即勅目連:『今可救波斯匿王,無令為龍所害也。』即受我教,在宮殿上,隱形不現,作此變化。是時,龍王極懷瞋恚,雨沙礫石於宮殿上,未墮地之頃,化作七寶、衣裳、飲食之具。由此因緣,大王!今日便為更生。」

 邊地無義理,  父子相噬汝,

[0705b10]
是時,波斯匿王便懷恐怖,衣毛皆豎,前跪膝行至如來前,而白佛言:「唯願世尊恩垂過厚,得濟生命。」復禮目連足,頭面禮敬:「蒙尊之恩,得濟生命。」

 室家更相賣,  屬人為奴虜。

[0705b14] 爾時,國王便說此偈:

 恒畜給驅使,  動靜加杖楚,

「唯尊壽無窮,  長夜護其命,

 雖得為人形,  畜生共同侶。

 度脫苦窮厄,  蒙尊得脫難。」

 世間純淑善,  無有師法則,

[0705b17]
是時,波斯匿王以天香華散如來身,便作是說:「我今持此七寶奉上三尊,唯願納受。」頭面禮足,遶佛三匝,便退而去。

 當生長壽天,  無形但有識。

[0705b19]
是時,世尊便作是念:「此四部之眾多有懈怠,替不聽法;亦不求方便,使身作證,亦不復求未獲者獲,未得者得;我今宜可使四部之眾渴仰於法。」爾時,世尊不告四部之眾,復不將侍者,如屈申臂頃,從祇桓不現,往至三十三天。

 壽命雖延長,  三塗為隣側,

[0705b25]
爾時,釋提桓因遙見世尊來,將諸天眾,前迎世尊,頭面禮足,請令就坐,並作是說:「善來,世尊!久違覲省。」

 後作曲蟮蟲,  泥沙為飲食。

[0705b27]
是時,世尊便作是念:「我今當以神足之力自隱形體,使眾人不見我為所在。」爾時,世尊復作是念:「我今於三十三天,化身極使廣大。」

 以在八難處,  難得復為人,

[0705b30]
爾時,天上善法講堂有金石縱廣一由旬。爾時,世尊石上結加趺坐,遍滿石上。爾時,如來母摩耶將諸天女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並作是說:「違奉甚久,今來至此,實蒙大幸,渴仰思見,佛今日方來。」是時,母摩耶頭面禮足已,在一面坐;釋提桓因亦禮如來足,在一面坐。三十三天禮如來足,在一面坐。是時,諸天之眾見如來在彼增益天眾,減損阿須倫。

 譬如海盲鱉,  欲值浮木孔。

[0705c09]
爾時,世尊漸與彼諸天之眾說於妙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婬為穢惡,出要為樂。爾時,世尊以見諸來大眾及諸天人心開意解,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習、盡、道,普與諸天說之。各於坐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復有十八億天女之眾而見道跡,三萬六千天眾得法眼淨。是時,如來母即從坐起,禮如來足,還入宮中。

 先死墮須河,  甫來已過去,

[0705c17]
爾時,釋提桓因白佛言:「我今當以何食飯如來乎?為用人間之食,為用自然天食?」

 值法已沒盡,  輒生佛故處。

[0705c18]
世尊告曰:「可用人間之食用食如來。所以然者,我身生於人間,長於人間,於人間得佛。」

 為法船欲壞,  思惟入甘露,

[0705c21]
釋提桓因白佛言:「如是,世尊!」是時,釋提桓因復白佛言:「為用天上時節?為用人間時節?」

 精進諷為勉,  善知識為師,

[0705c23] 世尊告曰:「用人間時節。」

 精進為大力,  慧明踰日光,

[0705c23] 對曰:「如是。世尊!」

 甘露消諸毒,  亦能除五陰。

[0705c24] 是時,釋提桓因即以人間之食,復以人間時節飯食如來。

 若人已有信,  住在佛教戒,

[0705c25] 爾時,三十三天各各自相謂言:「我等今見如來竟日飯食。」

 便道通亦利,  以開甘露門,

[0705c26]
是時,世尊便作是念:「我今當入如是三昧,欲使諸天進便進,欲使諸天退便退。」是時,世尊以入此三昧,進却諸天,隨其時宜。

 甘露聲已出,  三界遍分明。

[0705c29]
是時,人間四部之眾不見如來久,往至阿難所,白阿難言:「如來今為所在?渴仰欲見。」

 已開大要道,  但當正意行,

[0706a01] 阿難報曰:「我等亦復不知如來所在。」

 一心向在在,  為道莫中止。

[0706a02]
是時,波斯匿王、優填王至阿難所,問阿難曰:「如來今日竟為所在?」

 人意譬如稱,  常當攝拘牽,

[0706a04] 阿難報曰:「大王!我亦不知如來所在。」

 思惟止與觀,  是為世間明。

[0706a05]
是時,二王思覩如來,遂得苦患。爾時,群臣至優填王所,白優填王曰:「今為所患?」

 叉手持頭腦,  三界皆禮佛。

[0706a07] 時王報曰:「我今以愁憂成患。」

五苦章句經

[0706a07] 群臣白王:「云何以愁憂成患?」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7 冊 No. 0741 五苦章句經

[0706a08] 其王報曰:「由不見如來故也。設我不見如來者,便當命終。」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0706a09]
是時,群臣便作是念:「當以何方便,使優填王不令命終?我等宜作如來形像。」是時,群臣白王言:「我等欲作形像,亦可恭敬承事作禮。」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0706a12]
時,王聞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告群臣曰:「善哉!卿等所說至妙。」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三寶弟子提供新式標點

[0706a14] 群臣白王:「當以何寶作如來形像?」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0706a15] 是時,王即勅國界之內諸奇巧師匠,而告之曰:「我今欲作形像。」

回上層

[0706a16] 巧匠對曰:「如是。大王!」

回首頁

[0706a17] 是時,優填王即以牛頭栴檀作如來形像高五尺。

目錄搜尋

[0706a18]
是時,波斯匿王聞優填王作如來形像高五尺而供養。是時,波斯匿王復召國中巧匠,而告之曰:「我今欲造如來形像,汝等當時辦之。」時,波斯匿王而生此念:「當用何寶,作如來形像耶?」斯須復作是念:「如來形體,黃如天金,今當以金作如來形像。」是時,波斯匿王純以紫磨金作如來像高五尺。爾時,閻浮里內始有此二如來形像。

[0706a26]
是時,四部之眾往至阿難所,白阿難曰:「我等渴仰於如來,所思欲覲尊,如來今日竟為所在?」

[0706a28]
阿難報曰:「我等亦復不知如來所在。但今共至阿那律所而問此義。所以然者,尊者阿那律天眼第一,清淨無瑕穢,彼以天眼見千世界、二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彼能知見。」

[0706b03]
是時,四部之眾共阿難往至阿那律所,白阿那律曰:「今此四部之眾來至我所,而問我曰:『今日如來竟為所在?』唯願尊者以天眼觀如來今為所在!」

[0706b06] 是時,尊者阿那律報曰:「汝等且止!吾今欲觀如來竟為所在。」

[0706b08]
是時,阿那律正身正意,繫念在前,以天眼觀閻浮里內而不見之,復以天眼觀拘耶尼、弗于逮、欝單曰而不見之,復觀四天王、三十三天、豔天、兜術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乃至觀梵天而不見之。復觀千閻浮地、千瞿耶尼、千欝單曰、千弗于逮、千四天王、千豔天、千兜術天、千化自在天、千他化自在天、千梵天,而不見如來。復觀三千大千剎土而復不見。即從坐起語阿難曰:「我今已觀三千大千剎土而不見之。」

[0706b18]
是時,阿難及四部之眾默然而止。阿難作是念:「如來將不般涅槃乎?」

[0706b19]
是時,三十三天各各自相謂言:「我等快得善利,唯願七佛常現於世,天及世人多所潤益。」或有天而作是語:「且置七佛,但使有六佛者,此亦甚善。」或有天子言:「但使有五佛。」或言:「四佛。」或言:「三佛。」或言:「二佛出現世者,多所潤益。」

[0706b25]
時,釋提桓因告諸天曰:「且置七佛,乃至二佛,但使今日釋迦文佛久住世者,則多所饒益。」

[0706b27]
爾時,如來意欲使諸天來,諸天便來,意欲使諸天去,諸天便去。是時,三十三天各各自相謂言:「如來何故竟日而食?」

[0706b29]
是時,釋提桓因告三十三天曰:「如來今日食,以人間時節,不用天上時節。」是時,世尊以經三月,便作是念:「閻浮里人四部之眾不見吾久,甚有虛渴之想。我今當捨神足,使諸聲聞知如來在三十三天。」是時,世尊即捨神足。

[0706c06]
時,阿難往阿那律所,白阿那律言:「今四部之眾甚有虛渴,欲見如來。然今如來不取滅度乎?」

[0706c08]
是時,阿那律語阿難曰:「昨夜有天來至我所,云:『如來在三十三天善法講堂。』汝今且止!吾今欲觀如來所在。」是時,尊者阿那律即結加趺坐,正身正意,心不移動,以天眼觀三十三天,見世尊在壁方一由旬石上坐。是時,阿那律即從三昧起,語阿難曰:「如來今在三十三天與母說法。」

[0706c15]
是時,阿難及四部之眾歡喜踊躍,不能自勝。是時,阿難問四部眾曰:「誰能堪任至三十三天問訊如來?」

[0706c17] 阿那律曰:「今尊者目連神足第一,願屈神力往問訊佛。」

[0706c18]
是時,四部之眾白目連曰:「今日如來在三十三天,唯願尊者持四部姓名,問訊如來!又持此義往白如來:『世尊在閻浮里內世間得道,唯屈威神還至世間!』」

[0706c22] 目連報曰:「甚善!諸賢!」

[0706c22]
是時,目連受四部之教,屈申臂頃,往至三十三天,到如來所。是時,釋提桓因及三十三天遙見目連來,諸天各生此念:「正是僧使?若當是諸王之使?」是時,諸天皆起往迎:「善來,尊者!」

[0706c26]
是時,目連遙見世尊與無央數之眾而為說法。見已,生此念:「世尊在此天中,亦復煩鬧。」目連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0706c29]
爾時,目連白佛言:「世尊!四部之眾問訊如來;起居輕利,遊步康強。」又白此事:「如來生長閻浮里內,於世間得道,唯願世尊還來至世間,四部虛渴,欲見世尊!」

[0707a04]
世尊告曰:「使四部之眾進業無惓。云何,目連!四部之眾遊化勞乎?無鬪訟耶?外道異學無觸嬈乎?」

[0707a07] 目連報曰:「四部之眾行道無惓。」

[0707a07]
「但,目連!汝向者作是念言:『如來在此亦煩閙。』此事不然。所以然者,我說法時亦不經久,設我作是念:『欲使諸天來,便來;欲使諸天不來,諸天則不來。』目連!汝還世間,却後七日,如來當往僧迦尸國大池水側。」

[0707a12]
是時,目連屈申臂頃,還詣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往詣四部眾,而告之曰:「諸賢當知,却後七日,如來當來下至閻浮里地僧迦尸大池水側。」

[0707a16]
爾時,四部眾聞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是時,波斯匿王、優填王、惡生王、優陀延王、頻毘娑羅王,聞如來却後七日,當至僧迦尸國大池水側,極懷歡喜,不能自勝。是時,毘舍離人民之眾,迦毘羅越釋種,拘夷羅越人民之眾,聞如來當來至閻浮里地,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

[0707a22]
爾時,波斯匿集四種之兵,詣池水側,欲見世尊。是時,五王皆集兵眾往世尊所,欲得覲省如來及人民之眾。迦毘羅越釋皆悉往世尊所,及四部之眾皆悉往世尊所,欲得見如來。

[0707a26]
爾時,臨七日頭,釋提桓因告自在天子曰:「汝今從須彌山頂至僧迦尸池水作三道路,觀如來不用神足至閻浮地。」

[0707a29]
自在天子報曰:「此事甚佳,正爾時辦。」爾時,自在天子即化作三道金、銀、水精。是時,金道當在中央,俠水精道側、銀道側,化作金樹。當於爾時,諸神妙尊天,七日之中皆來聽法。

[0707b04]
爾時,世尊與數千萬眾前後圍遶,而為說法,說:「五盛陰苦。云何為五?所謂色、痛、想、行、識。云何為色陰?所謂此四大身,是四大所造色,是謂名為色陰也。

[0707b08] 「彼云何名為痛陰?所謂苦痛、樂痛、不苦不樂痛,是謂名為痛陰。

[0707b09] 「彼云何名想陰?所謂三世共會,是謂名為想陰。

[0707b10] 「彼云何名為行陰?所謂身行、口行、意行,此名行陰。

[0707b11] 「彼云何名為識陰?所謂眼、耳、鼻、口、身、意,此名識陰。

[0707b13]
「彼云何名為色?所謂色者,寒亦是色,熱亦是色,飢亦是色,渴亦是色。

[0707b14]
「云何名為痛?所謂痛者,痛者名覺。為覺何物?覺苦、覺樂、覺不苦不樂,故名為覺也。

[0707b16]
「云何名為想?所謂想者,想亦是知。知青、黃、白、黑,知苦樂,故名為知。

[0707b18]
「云何名為行?所謂行者,能有所成,故名為行。為成何等?或成惡行,或成善行,故名為行。

[0707b20] 「云何名為識?所謂識,識別是非,亦識諸味,此名為識也。

[0707b21]
「諸天子當知,此五盛陰,知三惡道、天道、人道;此五盛陰滅,便知有涅槃之道。」爾時,說此法時,有六萬天人得法眼淨。

[0707b24] 爾時,世尊與諸天人說法已,即從坐起,詣須彌山頂,說此偈:

「汝等當勤學,  於佛法聖眾,

 當滅死逕路,  如人鈎調象。

 若能於此法,  而無懈怠者,

 便當盡生死,  無有苦原本。」

[0707c01]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便詣中道。是時,梵天在如來右處銀道側,釋提桓因在水精道側,及諸天人在虛空中散華燒香,作倡伎樂,娛樂如來。

[0707c04]
是時,優鉢華色比丘尼聞如來今日當至閻浮提僧迦尸池水側,聞已,便生此念:「四部之眾、國王、大臣、國中人民,靡不往者。設我當以常法往者,此非其宜。我今當作轉輪聖王形容,往見世尊。」是時,優鉢華色比丘尼還隱其形,作轉輪聖王形,七寶具足。所謂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玉女寶、典兵寶、典藏寶,是謂七寶。

[0707c11]
爾時,尊者須菩提在羅閱城耆闍崛山中,在一山側縫衣裳。是時,須菩提聞世尊今日當來至閻浮里地,四部之眾靡不見者,我今者宜可時往問訊禮拜如來。爾時,尊者須菩提便捨縫衣之業,從坐起,右脚著地。是時,彼復作是念:「此如來形,何者是世尊?為是眼、耳、鼻、口、身、意乎?往見者復是地、水、火、風種乎?一切諸法皆悉空寂,無造、無作,如世尊所說偈言:

「『若欲禮佛者,  及諸最勝者,

  陰持入諸種,  皆悉觀無常。

  曩昔過去佛,  及以當來者,

  如今現在佛,  此皆悉無常。

  若欲禮佛者,  過去及當來,

  說於現在中,  當觀於空法。

  若欲禮佛者,  過去及當來,

  現在及諸佛,  當計於無我。』

[0707c28]
「此中無我、無命、無人、無造作,亦無形容,有教、有授者,諸法皆悉空寂。何者是我?我者無主。我今歸命真法之聚。」爾時,尊者須菩提還坐縫衣。

[0708a02]
是時,優鉢華色比丘尼作轉輪聖王形,七寶導從至世尊所。是時,五國王遙見轉輪聖王來,歡喜踊躍,不能自勝,自相謂言:「甚奇!甚特!世間出二珍寶,如來、轉輪聖王。」

[0708a06]
爾時,世尊將數萬天人從須彌山頂來,至池水側。是時,世尊舉足蹈地,此三千大千世界六變震動。是時,化轉輪聖王漸漸至世尊所,諸小國王及人民之類各各避之。是時,化聖王覺知以近世尊,還復本形,作比丘尼禮世尊足。五王見已,各自稱怨,自相謂言:「我等今日極有所失,我等先應見如來,然今此比丘尼先見之。」

[0708a13]
是時,比丘尼至世尊所,頭面禮足,而白佛言:「我今禮最勝尊,今日先得覲省,我優鉢花色比丘尼是如來弟子。」

[0708a16] 爾時,世尊與彼比丘尼而說偈言:

「善業以先禮,  最初無過者,

 空無解脫門,  此是禮佛義。

 若欲禮佛者,  當來及過去,

 當觀空無法,  此名禮佛義。」

[0708a21]
是時,五王及人民之眾不可稱計,往至世尊所,各自稱名。「我是迦尸國王波斯匿。」「我是拔嗟國王,名曰優填。」「我是五都人民之主,名曰惡生。」「我是南海之主,名優陀延。」「我是摩竭國頻毘娑羅王。」爾時,十一那術人民運集,及四部之眾,最尊長者,千二百五十人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0708a27] 爾時,優填王手執牛頭栴檀像,并以偈向如來說:

「我今欲所問,  慈悲護一切,

 作佛形像者,  為得何等福?」

[0708b02] 爾時,世尊復以偈報曰:

「大王今聽之,  少多演其義,

 作佛形像者,  今當粗說之。

 眼根初不壞,  後得天眼視,

 白黑而分明,  作佛形像德。

 形體當完具,  意正不迷惑,

 勢力倍常人,  造佛形像者。

 終不墮惡趣,  終輒生天上,

 於彼作天王,  造佛形像福。

 餘福不可計,  其福不思議,

 名聞遍四遠,  造佛形像福。

[0708b13] 「善哉!善哉!大王!多所饒益,天、人蒙祐。」

[0708b13] 爾時,優填王極懷歡悅,不能自勝。

[0708b14]
爾時,世尊與四部眾及與五王演說妙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漏為大患,出要為妙。爾時,世尊以知四部之眾心開意解,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習、盡、道,盡與彼說之。爾時,坐上天及人民六萬餘人,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0708b20]
爾時,五王白世尊言:「此處福妙最是神地,如來始從兜術天來下至此說法,今欲建立此處,使永存不朽。」

[0708b22] 世尊告曰:「汝等五王,於此處造立神寺,長夜受福,終不朽敗。」

[0708b24] 諸王報曰:「當云何造立神寺?」

[0708b24]
爾時,世尊申右手,從地中出迦葉如來寺,視五王而告之曰:「欲作神寺者,當以此為法。」

[0708b27] 爾時,五王即於彼處起大神寺。

[0708b27]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諸過去恒沙如來翼從多少,亦如今日而無有異。正使當來諸佛世尊翼從多少,亦如今日而無有異。今此經名遊天法本。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0708c02] 爾時,四部之眾及五國王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經卷第二十八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2 冊 No. 0125 增壹阿含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張文明大德二校,周金言大德輸入/妙雲蘭若校對,北美某大德提供,法雨道場提供新式標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