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不寐口干 难以入睡 选取经方论治

赵某,女,63岁。因心中悸动不安2年就诊。该患者于两年前受惊吓后出现心中悸动不安,时休时止,坐卧不宁。每于夜间、受惊吓后症状加重,夜寐差,易惊醒。平素胆气怯,易惊恐,不能独处。曾于多家医院心内科就诊,诊断为心律失常,频发房性早搏,曾口服心律平、心得安、稳心颗粒等药物,症状稍有好转,停药症状反复。刻诊:面色淡黄无华,神气虚馁不振,少气懒言。问之则曰心中空豁难以稳持,时感悸动,二便饮食尚调。舌质淡,苔白略腻,脉浮缓无力结代。诊为心胆虚怯,痰气扰心证。处以十味温胆汤加味。处方:竹茹10克,枳实12克,法半夏10克,橘红10克,茯神15克,茯苓10克,柏子仁10克,酸枣仁15克,远志10克,五味子6克,党参10克,甘松10克。上方5剂,水煎服,忌食辛辣、油腻、生冷食物。

运用“双心同治”理论治疗心悸心悸是指自觉心中悸动,惊剔不安,甚至不能
自主的一种病证,临床一般多呈发作性,每因情志
波动或劳累过度而发作。病情较轻者为惊悸,较重 者为怔忡,可呈持续性 [1 ]
。随着社会节奏的加快, 工作压力的增加,现代社会情志心理因素在心悸疾
病的发生发展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2 ] 。心
悸之病短期难愈,患者长期为其所苦,易产生焦
虑、抑郁、恐惧等不良心境,同时不良情绪也会加
重或诱发心悸的反复发作。现结合临床案例,将运 用 “双心同治”
理论治疗心悸的临床体会介绍如下。1
双心同治理论所谓双心同治,即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同时重视
患者心理精神问题,两者一并治之。随着生物- 心 理-
社会医学模式的确立,双心医学的发展逐渐被
广大临床医生所熟知,心理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也
渐被认可,在治疗心血管疾病时应关注患者精神心
理问题对疾病的影响,必要时加以干预。现代双心
医学是心身医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其双心同治思想
与中医学形神共治的思想有相通之处。中医学认 为,心有 “主血”和
“藏神”的功能 , 《灵枢》 记载 : “心伤则神去,神去则死矣” ; “心藏脉,脉
舍神 ” ; “血者,神气也” ; “血脉和利,精神乃 居”
,由此可见,古代医家早已认识到血脉之心和 神明之心可相互影响 [3 ] 。2
临床应用2. 1 形神合一,双心同治心悸病机固然复杂,然心悸患者往往都有心神
不宁的表现,或心烦不安、性情急躁、惊恐不安、
焦虑抑郁等。心中悸动不止,迁延不愈,长期反复
发作,或突发突止,难以控制,易于使患者忧思抑 郁,焦虑不安,或恐慌难眠
[4 ] 。心悸患者常伴见 烦躁、焦虑、失眠、善太息、胆怯易惊等心神不安
症状,临诊中必当详尽病史,精准辨证; 处方用药 往往 “草药
”“心药”一并予之。所谓草药,即辨 证处方所需之中药;
所谓心药,即情志开导,移情 易性,科普教育。中医 “形神合一”的理念在治
疗中具有显著优势,神灭则形灭,重其形而轻其神 乃愚医之所为;
养其形,调其神,智者所取也。 “双心同治”兼顾 “血脉之心”和 “神明之心” ,
在心悸疾病治疗中有重要意义。2. 2
注重安神,贯穿始终心悸患者为心中悸动所扰,均有心神不安的临
床表现。在临证中应针对不同病因病机,立法处 方,合理加减;
治疗上要注重安神,并将其贯穿治 疗始终,根据不同证型采取不同安神法。2. 2.
1 活血安神 心脉瘀阻,脉道不通,则心神
失养,心神失养则神无所主,出现心神不安、心中
悸动不止。若心悸证属血脉瘀阻,往往心血与心神
同治,安神与化瘀兼顾,治以化瘀通脉、活血安神,方选桃仁红花煎加减。2. 2.
2 养血安神 《丹溪心法·惊悸怔忡》云:
“人之所主者心,心之所养者血,心血一虚,神气 不守,此惊悸之所肇端也。
”若心悸证属心血不 足,治以补益气血、养心安神为法,方选归脾汤合
养心汤加减。2. 2. 3 解郁安神 《明医杂著·医论》曰 : “肝
气通则心气和,肝气滞则心气乏。 ”若心悸证属肝
郁气滞,气机不畅,治以疏肝理气、解郁安神为
法,方选柴胡疏肝散加减。选用柴胡- 枳壳、合欢 花- 合欢皮、佛手-
香橼、娑罗子- 甘松等药对理气安 神,如此肝气条达,心气平和,悸动不作。2.

心律失常,即中医心悸、怔忡之证,病位在于心,据其阴阳气血而作相应治疗,历代诸家认识不一,辨证殊多,治法迥异,王行宽教授崇尚·《医学入门》中所倡“心悸怔忡宜治胆为主”之说,其所创宁心定悸汤以此立法,临床每获良效。病因回顾患者郭某,女,68岁。患者因反复心慌发作10年,加重7
d,于2002年5月27日就诊。就诊时症见心悸发作,发则心中筑筑悸动,嗳气频作,无胸闷痛及气短之象,夜寐梦扰不谧,纳食不多,晨起口苦唇干,二便自调,舌质暗苔薄,脉参伍不调,形如雀啄之状。24
h动态心电图示:室上性期前收缩,阵发性心房颤动,不纯性心房扑动等。治拟补气豁痰化瘀、疏肝解郁安神为法,处方:柴胡10
g,白芍10 g,黄芩10 g,珍珠母20 g,白参10 g,麦冬15 g,五味子5
g,紫石英15 g,法夏10 g,陈皮10 g,竹茹10 g,枳实10 g,丹参10
g,鸡血藤15 g,姜黄10
g,水煎服。上方7剂后,心悸、嗳气明显改善。此后续以此方加减调理2个月,患者病情稳定,心悸甚少发作,复查心房颤动、心房扑动未发。按
语宁心定悸汤由白参8 g,麦冬15 g,五味子5 g,柴胡10 g,黄芩10 g,枳实10
g,竹茹10 g,陈皮10 g,茯苓15 g,法夏10 g,丹参10 g,郁金10 g,全瓜蒌10
g,炙远志6 g,紫石英15 g,炙甘草10
g等组成,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各服1次。功效为补气豁痰化瘀,疏肝解郁安神,主治心律失常,以室性、室上性期前收缩,或心房颤动为主,属气阴两虚,痰热内蕴证者。症见心悸气短,神疲乏力,胸闷胀满,纳呆,口苦口干,夜寐不安,舌淡暗红,苔薄,脉弦细兼结代脉,或参伍不调。加减如下:伴见肝郁化火之证者,可加山栀子、川连;若伴见善惊易恐者,可加珍珠母、牡蛎、龙骨等重镇安神之品;若为病毒性心肌炎所致,可加重楼、苦参、虎杖等清热泄毒,祛邪护心;心气不敛,加柏子仁、酸枣仁养心安神;瘀象明显者,加鸡血藤、炙水蛭等活血通络。《难经》谓:“损其心者,调其营卫”,肝为心之母,胆气内通于心,宋·严用和《济生方》曰:“夫惊悸者,心虚胆怯之所致也”,故治疗心悸、怔忡之疾,王行宽教授常从心、肝、胆论治入手。宁心定悸汤系生脉散和柴芩温胆汤化裁而成。方中生脉散大补心气,兼滋心营;柴芩温胆汤既可以化痰清胆和胃,又可疏肝宁心,有肝胆并治,一举两得之功;妙在瓜蒌,一为润燥开结,荡热涤痰,二为舒肝郁,润肝燥,平肝逆,缓肝急,冀“肝气通则心气和”;丹参清心活血,使补而不滞;郁金既可助柴胡疏肝行气解郁,又可伍丹参增强其活血化瘀之功;紫石英镇心定惊;远志养心安神。全方通补兼施,标本兼顾,通而不伤其正,补而不碍其邪。作者:刘建和改编自:王行宽教授宁心定悸汤治验

不寐,又称失眠,是指经常就寝后难以入睡,或多梦易醒,醒后不能再睡,甚至彻夜不得寐。五脏六腑之病,皆令人不寐。虽有多种原因可致不寐,总而言之,可分为虚实两类:实证是指形体违和,致营卫不调而不寐的,如“胃不和则卧不安”;虚证是指精神因素及气血亏耗方面的病变,如思虑伤脾,恚怒伤肝,致血不养心或阴虚阳亢。实证多见于食滞、痰浊、责于中焦胃腑;虚证病在心、脾、肝、肾。笔者根据临床表现四诊所获得的体征及医技检查的有关资料,结合症状之间的连带关系,进行推理归纳,确定病因病机,病性病位,明确诊断,采用经方论治,每每获收良效。

4858mgm,复诊:服上方后,患者症状明显缓解,上方加丹参15克,5剂续服。心电图检查未见异常。后以此方加减半月而安。随访一月未复发。

  1. 4 化痰安神 痰郁可致心悸,如吴澄 《不 居集》指出,此症因
    “停积痰涎,使人有惕惕不 宁之状,其则心跳欲厥,其脉滑大者是也” 。痰郁
    不化,郁而化火,痰火扰心,心神不安,治以清热
    化痰、宁心安神为法,方选黄连温胆汤加减。痰火
    一除,心神安宁,悸动得止。2. 2. 5 滋阴清心安神 中医学有阴虚致悸之说, 如
    《景岳全书·怔忡惊恐》指出 : “怔忡之病,心
    胸筑筑振动,惶惶惕惕,无时不得宁是也。……此 证惟阴虚劳损之人乃有之”
    。心藏神,为君主之 官,统领五脏,心阴虚火旺可导致心主神明功能异
    常,出现心烦、失眠等症状。反之五志病变也可影
    响及心,五志过极可化火伤阴,进而耗伤阴血加重
    心阴虚,出现心主血脉功能的异常,导致心悸动不 安 [5 ]
    。心阴不足,心血失充,则心失滋养,心神 不宁;
    又阴虚不制阳,心火亢盛,扰乱心神,心神
    失宁,而致心悸。临诊此类患者应注重养心阴、清
    心火、安心神,可用麦冬、五味子养阴,黄连、苦
    参清心火,茯神、酸枣仁安心神。立法处方当补益
    心阴,清泻虚火,同时重视养心神,三者同施,心 悸可止。2. 3
    古药新用,辨证取舍现代药理研究表明,人参、丹参、红花、黄连、
    苦参、甘松、甘草等中药具有抗心律失常作用 [ 6 ] 。
    现代中医既要通晓中药性味归经,也要熟知现代药
    理,前者是历代医家传承验证,后者是经现代实验
    证实,临床处方需古药新用,辨证取舍。如心悸证
    属气滞血瘀者,可用丹参、红花、甘松等药,以达 理气、活血、止悸之功;
    证属心火上扰者,可用黄 连、栀子、苦参、莲子心、甘草等药,清心火,止
    心悸。临诊处方辨证尚需辨病,组方选药不必刻意
    结合现代药理,辨证基础上酌加一二味具有抗心律
    失常作用的中药,临床往往收到良好效果。3 典型病案患者,女,48 岁,2016 年
    7 月 29 日初诊。主 诉: 心悸间断发作 2 周。初起自觉偶发心悸,近日
    自觉频发,担忧患有心脏疾病,于当地医院行动态 心电图检查示: 室性早搏 346
    次,房性早搏 49 次。 心脏彩超示: 二尖瓣、三尖瓣轻度反流。刻诊: 心
    悸,时有停跳感,忧愁面容,容易悲伤,纳谷不
    馨,夜寐差,二便尚调。舌质红、苔薄黄,脉弦。 中医诊断:
    心悸,证属肝郁气滞; 治以疏肝理气, 解郁安神,宁心止悸。处方: 北柴胡
    10g,炒枳壳 10g,香附 10g,郁金 10g,木香 6g,佛手 10g, 茯苓 10g,茯神
    10g,甘松 10g,紫草 20g,煅珍 珠母 15g ,合欢花 6g,合欢皮 20g,焦山 楂
    15g,焦神曲 15g,炙甘草 5g。7 剂,每日 1
    剂,水煎服。同时对患者进行科普教育,解除患者 忧虑之心。2016 年 8 月 5
    日二诊: 心悸次数减少, 但仍觉心中悸动不安,纳食尚可,夜寐稍好转,原
    方加丹参20g、酸枣仁15g,继服14 剂。2016 年8 月 31 日三诊:
    偶感心悸,夜寐安,纳食佳。动态 心电图示: 室性早搏 22 次,房性早搏 5
    次。原方 减焦山楂、焦神曲,继服 7 剂,不适随诊。按语:
    患者无明显诱因出现心悸时作,数天不
    止,心生恐惧,时而忧愁,纳谷不馨,行检查未见
    明显器质性心脏病。患者为女性,又至绝经之年,
    情感变化较大,忧愁伤心,悸动不止,方中柴胡、 枳壳、香附共奏疏肝解郁之效;
    丹参、郁金活血安 神; 木香、甘松理气调中,醒脾开胃; 茯苓健脾,
    焦山楂、焦神曲消食开胃; 茯神、酸枣仁、合欢 花、合欢皮解郁安神;
    炙甘草调和诸药。全方配伍
    合理,选药精当,共收解郁安神、宁心定悸之效。作者:陈道海 陈晓虎 中医杂志

半夏厚朴汤治不寐

十味温胆汤始载《世医得效方》,明《证治准绳·类方》收录。有益气养血、化痰宁心之功。主治心虚胆怯,痰浊内扰证。表现为处事易惊,惊悸不寐,短气自汗,夜多噩梦,胸中烦闷,坐卧不安,舌苔白腻,脉多缓滑或沉缓。本案患者惊悸不寐,心胆虚怯,方证对应,故服后效如桴鼓,仅用十余剂诸症消失,心电图恢复正常。此方妙在加入甘松一味,该药甘温无毒,入脾胃经。有理气止痛,醒脾健胃之功。《本草纲目》载:“甘松,芳香能开脾郁,少加入脾胃药中,甚醒脾气。”脾胃健则痰湿自消,气血调则胆气舒顺。故用于脾胃湿郁,气机不畅之心腹满痛疗效明显。现代药理研究甘松具有中枢镇静及抗心律失常作用。此方热甚者可加黄连,痰甚者可加胆南星,胸闷滞者可加瓜蒌,心悸甚者可加生龙牡。

郭某,女,39岁,2005年3月16日初诊。患者不寐数月,常口服安定等药以维持睡眠,近一月来通宵不能入睡,伴有口干苦,头沉头晕,胸脘满闷,纳谷不思,恶嗅食气,舌质红,苔黄厚,脉沉滑数。

证属肝气郁滞,胃失和降,气滞化火。治宜疏肝解郁,和中消滞,清热安神。方用半夏厚朴汤加味。

方药:法半夏12克,厚朴15克,茯苓12克,紫苏梗10克,炒枣仁20克,合欢皮30克,栀子12克,豆豉10克,竹茹10克,炒枳实12克,朱远志10克,甘草6克。水煎服,早晨服1次,每晚临睡前服1次,连服6剂而安然入睡。


《素问·逆调论》指出:“胃不和则卧不安。”本例患者因情志不畅,肝气郁滞,木郁侮土,脾胃升降失司,不能运化和敷布津液,于是湿聚为痰,痰浊中阻,郁久化火,上扰心神,神不守舍而致不寐。用半夏厚朴汤,辛、苦药并用,辛散气滞,宣通郁结;苦能燥湿降逆;辛以散结,苦以降逆,辛开苦降,理气和中,化痰降逆。心胸烦热不适,起卧不安,是无形郁热扰于胸膈所致,故合栀子豉汤,用苦寒之栀子清心胸烦热,辛、甘、微苦寒之豆豉升散郁热。二药相须伍用,散胸中之邪气,宣泄无形之郁热,实为清热除烦之良剂。竹茹《本草汇言》云:“此药甘寒而降,善除阳明一切火热痰气为疾,用之立安。”而善疗痰热心烦不寐。炒枳实苦寒沉降,行气消胀,消积除满。《主治秘诀》云:“主心痞,化心胸痰,消食,散败血,破积坚。”配炒枣仁甘酸而平,养肝血,益心阴而宁心神,善治心肝血虚引起的心烦不寐;合欢皮甘平,有解郁和血,宁心安神之功。《本经》言其“主安五脏,和心志,令人欢乐无忧。”远志苦辛而温,性善宣泄通达。入心经,能开心郁,助心气而宁心安神;入肾经,通肾气,接肾水而强志不忘。水火交接,心肾开通,则神志自宁。茯苓健脾宁心安神,疗心神失养之不寐;甘草补脾、清热,调和诸药。上方共奏和中降逆、理气化痰、清心安神之效,药证合拍,切中病机,疗效亦彰。

小陷胸汤疗不寐

李某,男,45岁,2006年9月23日初诊。主诉不寐年余,加重1月。患者每晚睡觉前必服地西泮、甲氨二氮等药,才能入睡。两月前因食麻辣火锅,饮酒过量,胃脘烧灼不适,恶心呕吐,胸骨后灼热疼痛,伴有咳吐黄痰,因怕服抗焦虑西药刺激胃而不寐加重,特延中医诊疗。刻诊:通宵不能入睡,胃脘灼痛,胸闷不适,头晕头重,心烦口苦,纳谷不思,大便干燥,舌质偏红,苔黄腻,脉滑数。

证属过食辛辣,脾胃阴伤,通降失司,痰热内生,神明被扰。治宜清泄痰热,养心安神。

方药:全瓜蒌30克,黄连10克,清半夏9克,薏苡仁20克,石菖蒲10克,炒枣仁20克,远志10克,百合35克,白芍药20克,甘草6克,茯神15克,大黄6克,水煎服。上方服5剂后,睡眠明显好转,不服地西泮亦能入睡,胃脘灼热痛大减,大便通,纳谷增。原方去大黄,继服7剂不寐而愈,半年随访无复发。


此例患者素有不寐病史,近因过食辛辣,大量饮酒,致使脾胃损伤,宿食停滞,湿热互结,聚湿生痰,壅遏中州,痰热上扰神明而发不寐。《张氏医通》指出:“脉滑数有力不眠者,中有宿滞痰火。”用小陷胸汤清热化痰,宽胸散结,祛致病之主因。芍药甘草汤,酸甘化阴,养血敛阴,疏肝和脾,缓急止痛。木和土顺,中州健运,水谷得化,气血旺盛,五脏六腑得养,以绝生痰之源。半夏配薏苡仁取半夏秫米之意,通调阴阳,饮邪消退,胃气和顺,神安自寐。远志配石菖蒲通心窍,交心肾,益肾健脑聪智,开窍启闭宁神。炒枣仁配百合、茯神,炒枣仁内补营血而安神,清心除烦,益阴敛汗。《药品化义》云:“枣仁,仁主补,皮益心血,其气炒香,化为微温,藉香以透心气,得温以助心神。凡老若伤血,用智损神,致心虚不足,精神失守,惊悸怔忡,恍惚多忘,虚汗烦渴,所言必多。又取香温以温肝、胆,若胆虚血少,心烦不寐,用此使肝、胆血足,则五脏安和,睡卧得宁;如胆有实热,则多睡,宜生用以平胆气。”百合为补益之品,能养心阴,清心热而安神,且性质平和,补虚而不碍邪,祛邪而不伤正,尤以热病后期余热未清,虚烦不寐用之更宜。《日华子本草》云:“安心,定胆,益志,养五脏。”茯神养心安神,补心气,渗湿和中。《药性论》云:“疗风眩,风虚,五劳,口干。止惊悸,多恚怒,善忘。开心益智,安魂魄,养精神。”三药相伍养营血而安心神,清心热而定魂魄。大黄力猛善走,能荡涤肠胃,推陈致新,痰热毒邪从消化道排出,消化道通畅,全身血管、淋巴管、气管、汗腺、各脏腑联络管道、经络皆通畅,通则不病,上方清热泻火以治阳,滋养营血以助阴,阴阳协调,阳入于阴则寐,阳出于阴则寤。药中病机,不寐则愈。

桂枝汤愈不寐

佟某,女,41岁,2009年4月5日初诊。主诉不寐半年余。半年来夜间一直口服地西泮、多虑平等调节睡眠,白天神疲乏力,头晕目眩,而影响工作。故求治于中医治疗。刻诊:不寐多梦,神疲乏力,精萎靡,头目眩晕,胸中窒闷,纳谷量少,舌质淡红,苔白根较厚,脉濡细。

此为中州虚弱,痰湿内停,卫气失运。方用桂枝汤加味。

方药:桂枝10克,白芍药10克,炙甘草10克,远志肉10克,茯神12克,合欢皮30克,夜交藤30克,灵芝10克,制半夏10克,生龙骨30克,生姜10克,大枣12枚。服上方6剂后,夜梦减少,能较前入睡为快,但仍感胸中不适,易惊易醒,纳少,苔白。继原方加炒谷麦芽各30克,广陈皮12克。上方服6剂后,睡眠时间延长,无易惊易醒,诸症消失,按原方继服3周,不寐病愈。


《灵枢·邪客篇》:“黄帝问于伯高曰:夫邪气之客也,或令人目不螟不卧出者,何气使然?伯高曰……厥气客于五脏六腑,则卫气独卫于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阳,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蹻满,不得入于阴,阴虚,故目不螟。黄帝曰:善,治之奈何?伯高曰:补其不足,泻其有余,以通其道,而去其邪。”本例患者中州虚弱,痰湿内停,卫气失运,故选桂枝汤疏理脾胃,调和营卫,和其卫气之行。陈慎吾认为理解桂枝汤的关键在于“桂枝本为解肌”。肌与脾相合,解肌即能理脾,脾为后天之本。营卫者,皆生于水谷,源于脾胃。营行脉中,则“和调于五脏,洒陈于六腑”,卫行脉外“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合”,营和卫“阴阳相随,内外相贯”。通过桂枝汤的滋阴和阳来达到调理脾胃、以协理全身的阴阳气血。卫阳正常出入营阴,气血调和,心神得于濡养。调理脾胃以堵生痰之源,用桂枝汤意在治本。制半夏、远志肉去其内阻之痰湿,通其被阻之经络,卫气得入于阴而得寐。

配茯神、合欢皮、夜交藤、灵芝等养心益阴、安神定志之品,以增调治不寐之效,实为治标,标本兼治,功效颇佳。

防己地黄汤除不寐

张某,女,33岁,2012年10月3日初诊。主诉顽固性不寐2年余。患者患病前为某省保险公司大堂经理,因和领导不和被免职,免职后一直在家,不和其他人交往,情绪不稳,昼夜不寐。经多家医院诊治,服用中西药物多种,不寐无好转。时有默默自语,时有狂躁呼喊,家人与患者十分苦恼。经朋友介绍延余诊治。刻诊:不寐多梦,心烦意乱,面黄无光泽,两目满布红血丝,默默自语,时狂躁不安,时声泪俱下,不思饮食,大便偏干且黑,2~3日1行,舌质红,苔薄白,脉弦滑大。

证属肝郁气滞,郁久化热,痰热内生,蒙蔽心窍。治宜:舒肝解郁,清化痰热,养心安神。

方药:生地黄90克,防己10克,防风10克,桂枝10克,甘草10克,酒大黄10克,桃仁10克,栀子15克,淡豆豉12克,柴胡12克,黄芩15克,生龙牡各30克,磁石30克,炒枣仁30克,浮小麦40克。5剂,水煎600毫升,分早、中、晚服,临睡前加服谷维素30毫克、地巴唑20毫克、多虑平25毫克。服上方3剂,泻下黏腻恶臭大便两次,夜间能进入浅睡2小时左右,已思饮食,上方酒大黄改为6克,加制半夏10克,继服10剂。服10剂药后,患者已能入睡,故停服西药,继原方再服14剂,服后患者能安然入睡,诸症消失。


患者因肝气郁滞,克制脾土,水湿失运,郁久化热,痰热蒙蔽清窍,心神失养而发不寐。伤寒大家高齐民老先生指出:“防风疏肝解郁,舒所郁之肝气。防己利湿,湿去则痰不生,先防痰迷心窍。桂枝通心阳、伐肝气;肝木最怕桂枝,所以有‘木得桂而枯’之说。生地甘寒养心阴,安心神,心安神才能藏住;生地大剂量能清肝郁所化之热,热泄神欣然而安。甘草调和诸药。所以防己地黄药能‘不安神而神自安’。”配桂枝、甘草、酒大黄、桃仁取桃核承气汤之意,破血祛瘀,清泄瘀热,醒神开窍;栀子豉汤清心除烦;柴胡、黄芩、生龙牡、磁石、大黄、桂枝、半夏为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取其和解少阳,疏肝和胃,清热镇静;“损其肝者缓其中”,甘草配浮小麦缓肝之急,养心之气,和血健脾。方药切中病机,顽症之不寐而告痊愈。通过本病例的治疗,笔者深深体会到“治内伤如相”的深刻含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