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分证类调整老年期综合征

4858mgm,4858mgm:分证类调整老年期综合征 。4858mgm:分证类调整老年期综合征 。4858mgm:分证类调整老年期综合征 。4858mgm:分证类调整老年期综合征 。通常治疗恶性肿瘤,多误在以病为准,据病用药,无论何证,滥用攻伐,徒伤正气,其为有效,亦是幸中。沈师认为,恶性肿瘤的治疗,同于他病,亦须以辨证为准,辨病只是提高疗效的辅助方法。辨病为辅,泻不伤正
常见恶性肿瘤的首选用药,多为驱邪之品。临证中,若见邪实之象,辨为邪实之证,攻毒品也是必用。但必须守祛邪而不伤正气大法。祛邪之法,其一,攻毒之品,必有见证,所谓“有故无陨故无陨也”;更要中病即止,须知“食养以尽之”。其二,适当配伍,减轻毒损。如喉癌案①,用山豆根“解咽喉肿痛”,但久服会导致腹泻,配伍木香、煨葛根升清及白花蛇舌草渗浊以防其泻泄;甲状腺癌案②,山慈姑散结,配丹参养血活血,以防其肝脏损伤。其三,尽量选用解毒而不伤正之品,切注意配合使用扶正之品。如沈师解毒通用方中的生苡仁、白花蛇舌草解毒而不伤正,而仙鹤草可以益气扶正;又如肝癌案①,茵陈四逆散中生黄芪,可以补气托毒、扶正祛邪。1.
恶性肿瘤通用方
沈师组成解毒通用方:仙鹤草10g,生苡仁10g,莱菔子10g,全瓜蒌30g,白花蛇舌草10g,丹参30g。其中,生苡仁、白花蛇舌草渗湿解毒,可引痰毒诸邪从小便而解;莱菔子、全瓜蒌祛痰通腑,可导诸邪痰浊从大便而出;丹参养血活血,合生苡仁、白花蛇舌草则为痰瘀同治;仙鹤草益气,合前诸药则是扶正驱邪。五味合用,同治痰瘀而给邪以出路,渗湿解毒、活血益气而不伤正气,可通用于各种恶性肿瘤痰瘀蕴毒、脾肾亏虚等所有证类。且现代药理研究表明,五味药物均有广谱的抗肿瘤作用。歌诀:恶性肿癌首选药:甲状牡蛤夏慈菇;食道瓜夏赭威七;鼻咽蜂鹅枝马勃;胃癌肿节莓梨莪;肠癌地榆肿节苦;金鳖丹板治肝癌;膀胱白英龙枝茯;苍莪柏芡治宫颈;乳癌蜂甲慈公枯;梨枝七肿胰腺癌;瓜腥白英枝海螺。2.常见恶性肿瘤的首选用药
此类药物,未必定用,需以证为凭。有其证则斟酌选取1-2味,加入证类所定方中。但必须中病即止,勿使伤正。食道癌:
首选半夏、全瓜蒌、生赭石、威灵仙、三七粉,要在三七粉与诸降逆药同用,可以预防出血。如食道癌脾胃失和,升降失司案中,合于温胆汤中,祛痰瘀、降冲逆。他如急性子、山慈菇,亦可酌用。胃癌:
首选藤梨根、莪术,他如喜树硷、肿节风、蛇莓,亦可选用。肝癌:
常用金钱草、醋鳖甲、板蓝根、丹参,要在软坚散结,如肝癌肝郁痰聚,横逆脾土案,合于沈师经验方茵陈四逆散中,疏肝祛痰。他如龙葵、莪术、藤梨根、半枝莲、喜树硷、苦参、川楝子,亦可据证选用。肠癌:
首选苦参、生地榆、藤梨根及肿节风、喜树硷。胰腺癌:
首选藤梨根、半枝莲、生军、三七、肿节风。肺癌:
多用鱼腥草、全瓜蒌,少用山海螺、白英、半枝莲。鼻咽癌:
蛇莓、蜂房、龙葵、鹅不食草、半枝莲、马勃。甲状腺癌:
山慈菇、夏枯草、生牡蛎、海壳粉常用。膀胱癌:
如龙葵、蛇莓、半枝莲、土茯苓、喜树硷、白英。乳腺癌:
山慈菇、公英、夏枯草常用,长春花硷,蜂房、山甲少用。宫颈癌:
黄柏、炒苍术常用,莪术、白英、墓头回、芡实少用。大法扶正,重在整体
中医治疗恶性肿瘤的大法,不外驱邪与扶正两端。驱邪,针对其气滞血瘀、痰浊凝滞、热毒壅结等邪实亢盛的病机,采用破血逐瘀、祛痰导滞、清热解毒以及以毒攻毒的治法;扶正,针对其脏腑虚弱、气血亏虚、阴阳失和等正气虚损的征象,采用补益脏腑、益气养血、养阴生津以及滋阴温阳的方药。沈师认为,中医治疗恶性肿瘤,在辨证基础上当以扶助正气为治疗大法。首先开胃纳食,胃气为本,以正气血生化之源;待胃开纳可,从肾论治,以固正气在下之本;而痰瘀热毒之邪,其祛则以不伤正气为准,最忌苦寒攻破、以毒攻毒。1.首先开胃,以正气血生化之源
《素问·平人气象论》曰:“胃气为本。”《灵枢·五味》曰:“五脏六腑皆禀气于胃。”胃气在生理上讲,代表人体的消化吸收功能,是人体抗病能力的标志。在病理上讲,“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所以保护胃气是防病、治病的首要,治病首先要注意“胃气”,也就是把开胃纳谷要放在首位。开胃,对于恶性肿瘤的治疗意义尤其重大。一,可以修复放疗、化疗对脾胃运化功能的损伤;二,可以解除由于患者情绪波动、肝气郁结对脾胃的克伐;三,增强消化吸收,可以提高患者抗病能力,鼓舞其战胜疾病的信心。故恶性肿瘤的治疗,以开胃首法。芳香开胃法:
苔腻纳呆,属于湿阻中焦,宜芳香开胃,投温胆汤、保和丸化裁。如案胃癌案②、胶质瘤案①,是先用温胆汤开胃,后以继以杞菊地黄汤补肾扶正。
用温胆汤开胃化苔,需知沈师常用的序贯五步法,及一味丹参、痰瘀同治,一味生芪、益气托毒两法。所谓序贯祛痰五步法,第一步是加生苡仁10g、车前草30g、白花蛇舌草30g利尿,全瓜蒌30g、白菊花10g、当归15g等润肠,分利两便,给痰出路。如食道癌案①脾胃失和证,利尿用茵陈、泽泻、生苡仁、白花蛇舌草,润肠用全瓜蒌、莱菔子;肾癌案①痰湿下注证,桑白皮、生苡仁、车前草、丹参,宣上、渗下,排除痰湿毒之,而合为“开鬼门,洁净府”、“平治于权衡,去宛陈莝”(《素问·汤液醪醴论》)之剂。投之腻苔不退,可以“三竹”换用:便干热盛改用天竺黄,痰多咳促改用竹沥水,如胃癌案②痰瘀互结证,这是第二步。不效再加茵陈15g后下、泽泻10g,以增利湿祛痰之功,这是第三步。或本就苔腻,亦可直接加入。再不效,加入散结的海藻15g、昆布15g,这是第四步。腻苔依然不退,最后可加软坚的生龙骨30g、生牡蛎30g、海蛤壳30g,食道癌案①脾胃失和证、胃癌案②痰瘀互结证、肝癌案①肝郁痰聚证等。见腻苔先退腻祛痰,是临证取效之道。
痰瘀多互结,祛痰不忘化瘀,加一味丹参,即成痰瘀同治、以祛痰为主之剂,如肾癌案①痰湿下注证;痰阻气伤,一味生芪,既可益气以祛痰,又可扶正以托毒,如胆囊癌案①痰毒中阻证。健脾开胃法:
苔薄纳呆,为脾不健运,宜健脾开胃,投香砂六君子汤化裁。如胃癌案①,用香砂六君子汤健脾开胃后,以继以杞菊地黄汤扶正固本;而胆囊癌案②,初用异功散健脾,待胃开用杞菊地黄汤固本防复。养阴开胃法:
无苔或少苔纳呆,系胃不阴不足,宜养阴开胃,投养胃汤或增液汤化裁。如案鼻咽癌案①,投增液汤开胃纳食,再用杞菊地黄汤合当归补血汤滋养肝肾。2.调肾为主,以复正气先天之根
待胃开纳可,苔薄不腻,或其本自苔薄纳可,可用杞菊地黄汤调补肾中阴阳。沈师认为,补虚之法,“健脾”不如“补肾”。健脾即调补气血,其弊有二:一是性温,易有热性炎上之虑,过量常服,致口干咽燥,甚则鼻衄躁烦;二者味腻,常有碍胃减纳之弊,过量常服,多致食纳下降,得不偿失。补肾则不同。补肾可调整肾中阴阳、水火,蒸化脾土之运,充养五脏六腑,比健脾更全面,而无补气养血之品炎上和碍胃的弊端。其于恶性肿瘤的治疗,一是补肾固元,恢复正气,可以提高机体免疫力;二是患者精神健旺,生活质量提高,可以增强战胜疾病的信心。
补肾,要知间治之法。如阴阳间治,需尊景岳之训:“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
也就是在温补肾阳时,稍配滋阴之品,如枸杞子、女贞、旱莲、杜仲、寄生辈。在滋补肾阴时,稍佐温阳之品如蛇床子、仙灵脾、菟丝子、肉苁蓉、巴戟类。一般以杞菊地黄汤为基本方,如肾阴虚为主,佐以温阳的蛇床子10g、补骨脂10g、鹿角霜10g等,是益火敛阴,阳中求阴。如食道癌案②肾虚血瘀证,阳中求阴者是生杜仲、桑寄生,而肾癌案②又加川断,膀胱癌案①又合蛇床子。肾阳虚为主,枸杞子、野菊花、生地黄等滋阴之品,配入仙灵脾5g、菟丝子10g、川断10g及蛇床子10g、补骨脂10g、鹿角霜15g温阳药中,为壮水制阳,阴中求阳。
再如肝肾同源,加当归10g、白芍10g补肝血可以养肾阴;脾肾互根,用生芪15g、党参10g、仙鹤草10g补后天之本亦可充肾精生化之源,则是从气血阴阳互根互生中间接治疗。如治疗直肠癌案①脾肾两虚证,是用杞菊地黄汤与当归补血汤同用,合为先后两天之本互相化生之剂。3.汤半丸缓,以除复发之忧汤剂减半:
《素问·五常政大论》:“病有久新,方有大小,有毒无毒,故宜常制矣。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以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治疗用药,应当中病即止,勿伤正气。患者病情平稳后,使用汤剂减半,从1日1剂改为2日1剂,晚服1次,早、午服杞菊地黄胶囊、正心泰胶囊,服用2~4周。丸药缓图:
恶性肿瘤受情绪、饮食、劳累等多种因素影响,容易复发,为此,防止复发十分重要。“丸药缓图”也是免于病情复发的重要措施。一般有三种形式:一是以获效的方剂加为5倍药量,共研细末做成水丸或装入Ⅰ号胶囊,每次3g,每天2次,连服2~3个月。二是午餐、晚餐后服加味保和丸各3g,早晚各服杞菊地黄胶囊5粒,连服2~3个月。三是重新组成胶囊方。如加味犀黄丸(贵重药:麝香5g,牛黄5g,西洋参30g,三七粉60g,羚羊5g,海马粉10g,熊胆5g,冬虫夏草10g,灵芝30g;一般药:生芪60g,当归30g,生杜仲30g,桑寄生30g,云苓30g,生苡仁60g,仙鹤草30g,山药30g,丹参60g,焦三仙90g,生鸡内金90g,炙乳没各30g,炒白术30g,白花蛇舌草60g;酌加药:各病种的首选中药。贵重药单独研末,一般药和酌加药共研细末,同贵重药粉和匀,装入1号胶囊,,每天3次,每次10粒。
以上内容可以概括为三法两要。三法:一,患者纳差、苔腻,则先以温胆汤或保和丸祛痰湿、开胃气,待胃开纳可,继以杞菊地黄汤补肾,此为常法;二,患者纳差、苔不腻,则用香砂六君子汤健脾开胃,继用杞菊地黄汤补肾,此为变法;三,祛除痰瘀热毒邪气,则仅用白花蛇舌草、生苡仁、公英、野菊花、丹参等渗湿活血解毒而不伤正气之品,此为佐助之法。两要:一,治有先后,先祛实后补虚;二,祛邪不伤正,扶正不恋邪。这是先生治疗恶性肿瘤的创新思路,常收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时间之效。意艺体食,重在综合1.意疗
意疗,即心理疗法、精神治疗。如《辽史·方技传》云:“心有蓄热,非药所能及,当以意疗。”《古今医统》曰:“以五志诱之,然后药之,取效易。”“先定其心志,然后济之以药,是得治三要也。”中医治疗恶性肿瘤,“意疗”可起到关键作用。患者放下包袱,有强烈的求生欲望,保持情绪饱满,心态平衡,对疗效的取得举足轻重。2.
艺疗
艺疗,也称“游戏疗法”,属于移精变气法或转移注意法的方法。凡是戏剧、舞蹈、书法、绘画、赋诗、答对、种花、养鱼、垂钓等能陶冶性情,培养情趣,寄托情感的方式,肿瘤患者均可采用。但移情不可过分抑制情感,仅仅是改变其指向性;易性不是取消个性,而是要纠正其消极情绪。故要掌握“去忧莫若乐”这个关键。3.
体疗
“体疗”也就是体育锻炼,或称运动养生。运动养生的要领有三条:首先注意意守、调息和动形的谐调统一。“意守”是精神专注,“调息”是调节呼吸均匀,“动形”是形体运动的平衡。特别是意守,只有意念专注,方可宁神静息,导气舒血,所谓“以意领气,以气动形”。其次不宜过量,要循序渐进。再次是持之以恒,坚持不懈。“体疗”不但是身体的锻炼,更是意志和毅力的磨练,“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收不到“体疗”的效应。4.
食疗
《素问·脏气法时论篇》云:“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益精气。”沈师治疗恶性肿瘤,十分重视食疗的作用,并把日常饮食之宜忌条目,印成文件,发给首诊患者。其内容主要是根据患者体质虚阳、虚阴、虚气、虚血的差异,令其饮食有所偏重、宜忌。如补阳虚,宜食胡桃、海参、龟肉;补阴虚,宜食元鱼、木耳、蘑菇、腐竹;补气虚,宜食花生、莲肉、山药、饴糖;补血虚,宜食桑椹、龙眼、杏脯、红枣。所有体质的患者,均宜多食蘑菇、木耳、菜花、包菜、胡萝卜,而忌食鱼虾海鲜、羊肉狗肉、香菜香椿、茴香韭菜。5.针灸
针灸对于恶性肿瘤的治疗有三个辅助作用:增强机体免疫功能和抵抗力;缓解患者症状,特别是止痛和增加食欲;减轻放化疗的毒副反应。临床可以辨证应用。
沈师认为,中医要发展、要与时俱进,就必须要创新。但是,创新不得违背中医辨证论治的基本原则。当前,借助现代技术,中医治疗恶性肿瘤的总体水平大有提高。然而,很大一部分中医医生,临床轻视辨证,一见肿瘤,无论何证,即滥施以毒攻毒、清热解毒、破血逐瘀之品,根本不顾及辨证论治的基本原则。此等医风不纠正,若要提高中医临床疗效也是妄想。由此,沈师治疗恶性肿瘤以证为准、扶正为主的整体、综合治疗方案,其现实意义也在不言中了。

□ 沈宁
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更年期综合征系内分泌和自主神经功能紊乱的病症,属于中医脏躁、孤惑病等范畴。上海沈氏女科主张按5个证类分证调治,颇具疗效优势。肝郁化火主证:哄热胁胀,头痛易怒,苔薄黄,舌质红,脉弦数。治法:清肝泄火。处方:丹桅逍遥散:生栀子10克,丹皮10克,薄荷10克,柴胡10克,夏枯草15克,制大黄10克,当归10克,茯苓10克,川楝子10克,车前草30克,赤白芍各10克。阴虚火旺主证:五心烦热,腰痠腿软,头晕耳鸣,舌净质红,脉象细数。治法:滋阴降火。处方:知柏地黄汤:知母10克,黄柏10克,生地10克,野菊花10克,黄精10克,肉桂3克,当归10克,川牛膝10克,泽泻10克,丹皮10克,川断10克,车前草30克。营卫不和主证:背凉畏风,寒热往来,半侧汗多,舌苔薄白,脉象弦细。治法:调和营卫。处方:桂枝加龙牡汤:桂枝10克,白芍10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百合10克,葛根10克,浮小麦30克,桑白皮10克,防风5克,大枣10枚,鸡血藤10克。痰湿中阻主证:苔腻脉滑,头重胸憋,口黏纳呆,形胖痰多。治法:豁痰利湿。处方:温胆汤:竹茹10克,枳壳10克,茯苓10克,陈皮10克,泽泻10克,蒲公英10克,丹参30克,生牡蛎30克,莱菔子10克,草决明30克,全瓜蒌30克,车前草30克。瘀血阻宫主证:经少腹痛,色深有块,周期不准,时有低热,舌紫脉涩。治法:活血调经。处方:少腹逐瘀汤:当归10克,赤芍10克,川芎10克,丹参30克,红花10克,丹皮10克,木香10克,香附10克,炒橘核15克,鸡血藤15克,益母草10克,青蒿15克。为提高疗效应有2个辅佐:一是选加调整皮质中枢的石菖蒲10克,郁金10克。二是选加调整内分泌功能的蛇床子10克,女贞子10克,菟丝子10克,肉苁蓉10克,茺蔚子10克,枸杞子10克,川断10克,龟板15克等。验案段某,女,49岁。就诊时月经紊乱1年余,经期不定,此次经行约10天,量多有块。头晕目眩,烦躁易怒,口苦口黏,恶心纳呆,舌质暗红,苔见黄腻,脉象弦滑。辨证:肝脾不和,郁而化火致头晕目眩,烦躁口苦;胃气上逆而恶心纳呆;气滞痰凝,故口黏苔腻;月经紊乱,舌黯为瘀。病位在肝胃,证属痰瘀中阻,化热上逆。诊断:绝经前后诸症(肝胃不和,痰瘀阻滞),西医称为更年期综合征。治法:调肝和胃,祛痰化瘀,《伤寒论》四逆散合《三因极—病证方论》温胆汤加减。处方:柴胡10克,白芍10克,竹茹10克,枳壳10克,茯苓10克,陈皮10克,石菖蒲10克,郁金10克,莱菔子10克,生苡仁10克,生栀子10克,生山楂10克。结果:上方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连服14服。月经来潮,已无口苦恶心、头晕目眩之苦,唯口黏纳呆,苔转薄黄腻,脉细滑。肝胃渐和,痰浊依存,守法续进,增祛痰之品,前方加茵陈后下15克,泽泻10克,生牡蛎30克,改为每晚服1煎,又调1个月,已无所苦。更年期综合征多以肾虚论治,或责之于阴虚、阳虚或责之于阴阳两虚。然本案患者口苦口黏,恶心纳呆,烦躁易怒,并无虚证之候,舌质暗红,苔见黄腻,实乃肝胃不和,痰瘀阻滞所致。故以调和肝胃之四逆散,合祛痰之温胆汤加减治疗。四逆散原方中枳实破气之力甚,故改用枳壳与柴胡同用调治肝胃气机,加茵陈、泽泻、生薏苡仁,名为“茵陈四逆散”,又增祛痰利湿之力。肝郁化火,故以生栀子清泄肝火;莱菔子、生山楂开胃导滞,增加胃纳,同时生山楂可活血化瘀,痰瘀同治。由于月经量多,而不予加其他化瘀药物。古训“实证易治”,信也。更年期综合征多见,上海沈氏女科遵循虚者调整阴阳,调和营卫;实者调和肝脾,祛痰化瘀。只要辨证准确,疗效可靠。来源:
中国中医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