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经方的用量是第一惑

目前的《中药学》教材认为,一两等于30克,一钱等于3克。然而,经方的用量基本都是以斤两为单位,这样换算过来的话,量实在是太大,其用药安全性令人堪忧。在《方剂学》教材中,却不是按照一两等于30克、一钱等于3克的标准进行换算,又着实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据上海中医药大学柯雪帆先生考证:《伤寒论》一两等于15.625克。然而,即便按此标准进行换算,经方的用量折合成现代的用量还是太大,其间困惑诚如曹颖甫先生门人姜佐景所谓:“历来学者考证达数十家,比例各异,莫知适从。且古今煎法服法悬殊,古者若桂枝汤但取初煎之汁,分之为三,曰一服,二服,三服。今则取初煎为一服,次煎为二服,是其间不无径庭。”今人处方,动辄10克、15克,笔者认为,此亦不可取。众所周知,很多处方中,药与药之间是有比例的,比例不同,则功效亦不相同。如南京中医药大学黄煌先生在《张仲景50味药证》中提到:“麻黄配石膏能调节发汗的强弱。越婢汤中麻黄、石膏的比例为6:8,石膏用量大于麻黄,则不发汗而退肿。大青龙汤中麻黄石膏的比例为6:4,麻黄用量大于石膏,则重在发汗。”经方用量换算问题困惑了笔者许久,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途径解决。直到看到曹颖甫先生的《经方实验录》后,笔者才恍然大悟。曹颖甫先生用经方之用量,大抵为原方之1/10,如:桂枝、芍药原作三两者,曹氏则常用三钱;而章太炎先生以汉五株钱考证,每两约合当今三钱,即原方三两,一剂当得九钱,再以分温三服折之,每服亦仅得三钱耳。由是观之,原方三两,今用三钱,于古法正无不合也。如此换算,既考虑到了服用方法的变更,且其换算后的用量也不会太大,安全性基本可以得到保障,故值得推广。当然,用量是活的,而不是死的。例如:桂枝、芍药原作三两者,曹颖甫先生常用三钱,而其门人姜佐景则一般是视证之较轻者,病之可疑者,更减半用之。笔者认为,以此为准,利多弊少,与诸君商榷。

大青龙汤–明·方贤着《奇效良方》

我用经方,常有很多困惑。经方的用量是第一惑。

4858mgm 1

【处方】麻黄(去节)、石膏,各三钱。杏仁(去皮尖)、甘草(炙)、桂枝,各一钱。大枣五个,生姜一钱半。

先说说绝对剂量。《伤寒论》原方一两等于当今几克?一升等于现在多少毫升?如果按一两等于3克换算,则桂枝汤中桂枝仅9克,似乎量过小,如何能够分三次服用的?但如果按一两等于15.625克换算,又与习惯用量相差极大,比如,黄连阿胶汤黄连四两,60克黄连的药液病人能否下咽?大青龙汤麻黄达六两,近百克的麻黄煎汤下肚,病人将是何种反应?就是病人肯服,但因用量远远大于《中国药典》的规定,其法律风险如何规避?

桂枝二麻黄一汤

【功能主治】治伤寒头痛发热,恶寒无汗,燥烦,六脉浮紧。

规定绝对剂量有困难,那相对剂量是否可行?相对剂量,就是看经方药物的用量比例。不少医家认为,用经方,首先应按《伤寒论》的比例。在绝对用量不能统一的今天,这种思路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后世许多医家的意见更强调用经方酌情增减。如芍药甘草汤的比例,原方是1:1,而后世有3:1到6:1,甚至10:1的变化。病人个体差异极大,病情变化无端,经方的加减变化也在所难免。但是,其变化的依据是什么?很多医家没有说清,相互验证的医案也不多。古往今来,留下的这些加减方无法统计,如何规范这些演变后的新方,困难极大。

      一、表部轻证

【用法用量】上作一服,水二钟,煎至一钟,不拘时服。

经方的剂量问题还和药物的干鲜品种等密切相关。半夏是干品还是鲜品?原文中注“洗”,则很可能就是新鲜半夏或生半夏,那今天我们用的是干半夏和制半夏,用量是否酌减?再有,经方中的药物,药名虽然与今天相同,但其实还有争议。比如人参是当今的吉林人参还是山西的党参?桂枝是当今的桂枝还是肉桂?枳实是现在的枳实还是枳壳?白术是当今的白术还是苍术?芍药是当今的白芍还是赤芍?如果品种不同,则用量也当然不一样了。

     
俞长荣医案:李某,男,49岁,1963年4月10日就诊。恶寒战栗,发热,热后汗出身凉,日发一次,连续三日。伴见头痛,肢楚,腰疼,咳嗽痰少,食欲不振,二便自调。脉浮紧,舌苔白厚而滑。治宜辛温解表轻剂,与桂枝二麻黄一汤。处方:

【摘录】明·方贤着《奇效良方》

至于药物的质量,更是难说清楚。当今药物,人工种植者多,而当年则野生者多,而野生者气味多浓烈。按常理,古今用量也当变化。如当下用的黄芪,量均大,通常30克左右,甚至达数百克。但经方黄芪桂枝五物汤黄芪仅三两,与桂枝、芍药相等,如桂芍用15克,黄芪也用15克,但验之临床,药力明显不足,是否古代黄芪质量更好?再说大黄,产地不同,药效不同。岳美中先生说过,河北的大黄,服用后容易腹痛,而四川大黄就没有如此副作用。上海焦东海先生专门研究大黄,为此深入产地调研,结论是青海西宁的大黄质量最好。那么,仲景用的附子是否江油附子?黄连是否产于四川雅安?看着现在我们用的中药饮片,问一句你从哪里来?很多是说不清楚的。

桂枝9克,白芍9克,杏仁6克,炙甘草6克,生姜6克,麻黄4.5克,大枣3枚。

大青龙汤–《伤寒论》

中医不传之秘,在于剂量。经方推广之关键,也在剂量。对于经方剂量问题,我们必须要重视经典原文,这些古代的经验和规范,是我们开展研究的原始凭据,这是基础,但是,这不应该成为经方用量的最终结论。我们既要研究经典原文,开掘字里行间的秘密,也要面对眼下的中药饮片,并在临床研究这些饮片的应用规律。这些研究工程浩瀚,绝不是少数几个人所能完成的,这需要政府和学术团体组织和动员全国的力量。在期待政府参与的同时,也需要我们经方爱好者的自觉行动,个人的研究也会掀起不小的波澜!我非常期待每个经方医生能拥有自己的实验药房,让我们对开出的每张药方心中有数;或者有几个与我们亲密合作的有社会责任感讲信誉的医药公司,能严格控制饮片或中成药的质量,并及时通报药品在使用过程中的最新信息。因为,倘若中药不能规范,要进行经方的临床研究是非常困难的,换句话说,形成规范统一的经方医学的理想就难以实现。

     
服药后,寒热已除,诺症悉减。现惟心悸少气,昨起腹中微痛而喜按。大便正常,脉转弦缓。此因外邪初解,荣血不足,气滞使然,遂与小建中汤,1剂而安。

【处方】麻黄12克(去节),桂枝4克(去皮),甘草5克(炙),杏仁6克(去皮、尖),生姜9克(切),大枣10枚(擘),石膏20克(碎)。

      、(《伤寒论汇要分析b1964:70一71)

【功能主治】发汗解表,清热除烦。主治外感风寒,兼有里热,恶寒发热,身疼痛,无汗烦躁,脉浮紧3亦治溢饮,见上述症状而兼喘咳面浮者。

     
按语:恶寒发热,头痛肢楚,日发一次,连续三日,但无心烦喜呕,胸胁苦满,知未入少阳;又二便自调,知未传阳明。邪在太阳之表,其脉浮紧,本当麻黄取汗,但虑已出汗,不便峻剂发表,故取桂二麻一汤以小发其汗,宣利肺气。

【用法用量】上七味,用水900毫升,先煮麻黄,减200毫升,去上沫,纳诸药,煮取300毫升,去滓,温服100毫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温粉粉之,一服汗者,停后服。若复服,汗多亡阳,恶风烦躁,不得眠。

      二、表部不解

【备注】本方是以麻黄汤加重麻黄、甘草的用量再加石膏、生姜、大枣所组成。麻黄汤功能发汗解表,本方加重麻黄则发汗解表之力更强;增加石膏清内热,除烦躁;倍甘草,加姜、枣,是和中气,调营卫,助汗源。诸药合用,共奏发汗解表,清热除烦之功。

     
王占玺医案:刘某,女,26岁,1976年1月5日初诊。感冒已四五日,仍发热恶寒,体温38℃,微汗出,虽经服感冒冲剂及解热镇痛剂不效,身酸痛,二便正常,苔薄白,脉浮紧。随予桂枝麻黄各半汤加味:

【摘录】《伤寒论》

桂枝8克,白芍5克,生姜5克甘草5克,大枣4枚,麻黄8克杏仁5克,浮萍9克。

      药后取微汗,2剂诸证悉平。(《伤寒论临床应用》1990:24)

     
按语:外感数日,无少阳、阳明见证,仍发热恶寒,汗出,脉浮紧,宜小发汗,与桂麻各半汤愈之。

      三、寒热

     
刘渡舟医案:刘某某,女,12岁。初春感受风寒邪气,头痛发热,家人自购“平热散”,服药后汗出较多,随后发热消退。但第二天发热恶寒如疟疾之发作,上午一次,下午二次。脉浮略数,舌苔薄白而润。究其原因,属于发汗太过,在表之邪气反而稽留不解,当用桂枝二麻黄一场小汗之法治疗。

桂枝5克,白芍5克,生姜5克,大枣3枚,麻黄3克,杏仁3克,炙甘草3克,1剂。

      药后得微汗出而解。(《经方临证指南)l993:19)

     
按语:大凡先发热而后恶寒,或发热恶寒同时并存,寒热一天发作两次或数次,如疟状,大多属于太阳病变,多由表证发汗太过,损伤营卫,而邪气又得不到彻解所致,此类病证,或用桂麻各半,或用桂二麻一,效果理想。

      四、发热

     
沈炎南医案:张某,自述已违和乏力十余天,发热形寒近一周,卧床四天。下午发热较高,微恶寒。我以芳香疏泄与之,二剂后再诊,热势更高,烦躁夜不安卧.渴不多饮,上腹部有红疹,病似西医之肠伤寒,乃嘱服合霉素,病仍不减。因之,病家改进他医诊治,亦予合霉素。前后共服百余粒,卧床二十八天,寒热依然不退,再邀诊治。病者一般状况尚佳,惟每天发热二三次,发热时烦躁,皮肤女热无汗,不恶寒,周身有痒感,觉此证与伤寒论23条颇相吻合,乃毅然处桂枝麻黄各半汤与之,服后一时许,得汗甚畅。次日,不再发,皮肤潮润而愈。(广东中医1963l(3);39)

     
按语:感冒经月,病久邪微,卫阳怫郁,己成太阳轻证。邪微阳郁,不得泄越则身痒;正邪相争,或进或退,则寒热阵阵。其治宜小和营卫,微散风寒,用桂麻各半汤,则刚柔相济,正中病情。

      五、风隐疹(荨麻疹)

     
刘景棋医案:孙某某,女,45岁,1982年7月20日初诊。恶寒发热,全身起大片风团已二十余日。发病前曾汗出冒雨,过一日后即发现全身起大片风团,每日发作五六次,痒甚,心烦。曾注射钙剂,口服扑尔敏、维生素丙等无效。面色苍白,皮肤划痕试验阳性全身敲在大片风团,胸部较多。舌淡苔白,脉弦。辨证:风寒束表不得宣泄。治则:辛温透表,疏风止痒。处方:

桂枝5克,白芍3克,生姜3克,炙甘草3克,麻黄3克,大枣4个,炒杏仁3克。

      服6剂,临床治愈,随访三个月末复发。

      (《经方验肘987;13)

     
按语:据报导,本方治疗感受风寒所致荨麻疹,有寒热表证或日久不愈,邪微而痒者,有良效。

      六、大便不通

     
许叔微医案:尝记一亲戚病伤寒,身热,头痛,无汗,大便不通已四、五日。予讯问之,见医者治大黄朴硝等欲下之。予曰:子姑少待,予为视之。脉浮缓,卧密室中,自称其恶风。予曰:表证如此,互大便不通数日,腹又不胀,别无所苦,何速使下?大抵仲景法须表证罢方可下,不尔,邪乘虚入,不为结胸,必为热利也。予作桂枝麻多各半汤,继以小柴胡,絷絷汗出,大便亦通而解。(《普济本事方肥959:120)

     
按语:大便不通而腹无胀满,且恶风,脉浮缓之表证末罢,则不可下,《伤寒论》第44条指出:“太阳病,外证未解.不可下也,下之为逆。”本案无用桂麻各半场通畅太阳表气,表气通则里气和;再用小柴胡汤和解少阳,使“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大便因之自通。

      七、体臭

     
黄道富医案;陈某,女,17岁,1989年9月14日初诊。自述7天前曾患“感冒”,发热恶寒.热多寒少,一日二三发,头晕不呕,二便正常;汗出不畅,身痒体臭,浴后不减,校医疑为“疟疾”,建议至某院诊治。血液检验未找到疟原虫,诊断为内分泌功能紊乱.予谷维素等药治疗,症情依然,遂求治于余。证见舌质淡、苔薄白,脉微弱。此届风寒湿久稽,营卫不和。宜祛风散寒,调和营卫。仿张仲景小发汗例,试投桂麻各半汤加味:

桂枝5克,白芍3克,麻黄(先煎)3克,杏仁3克,炙甘草3克,生姜2片,薏苡仁15克,2剂,水煎服。

     
服药1剂,汗出、身痒即止;2剂后自觉身如浴后轻松舒畅,体臭等症随之消失,至今未复发。(湖南中医杂志1990,(5):29)

     
按语:体臭一症,隋•巢元方《谙病源侯论》云:“体气不和,使津液杂秽,故令体臭。”本例发于感冒之后,当为余邪未尽与湿浊之气相搏,蕴蒸外溢作臭。所谓“以其不得小汗出,身必痒。”故采用辛温解表,小发其汗的桂枝麻黄各半汤,更加薏苡仁一味以增强其宣化渗湿之功,故取效甚捷。

桂枝二麻黄一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组成:
桂枝1两17铢(去皮),芍药1两6铢,麻黄16铢(去节),生姜1两6铢(切),杏仁16个(去皮尖),甘草1两2铢(炙),大枣5枚(擘)。

4858mgm ,  功效: 解散营卫之邪。小发营卫之汗。

  主治: 太阳病,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形似疟,1日再发者。

用法用量
  以水5升,先煮麻黄1-2沸,去上沫,纳诸药,煮取2升,去滓,温服1升,1日2次。本云:桂枝汤2分,麻黄汤1分,合为2升,分再服,今合为1方。将息如前法。

临床应用
  ①太阳中风《吴鞠通医案》:唐,59岁。头痛恶寒,脉紧,言謇,肢冷,舌色淡。太阳中风,虽系季春天气,不得看作春温,早间阴晦雨气甚寒,以桂枝二麻黄一法:桂枝6钱,杏仁5钱,生姜6片,麻黄(去节)3钱,炙甘草3钱,大枣(去核)2枚。煮3杯,先服1杯,得微汗,止后服;不汗再服;再不汗,促投其间。

  ②寒热往来《经方实验录》:王右,寒热往来,1日两度发,仲景所谓宜桂枝二麻黄一汤之证也。前医用小柴胡,原自不谬,但差一间耳。川桂枝5钱,白芍4钱,生草3钱,生麻黄2钱,光杏仁5钱,生姜3片,红枣5枚。病者服此,盖被自卧,须臾发热,遍身漐漐汗出。其病愈。

各家论述
  ①《伤寒附翼》:邪气稽留于皮毛肌肉之间,固非桂枝汤之可解;已经汗过,又不宜麻黄杨之峻攻。故取桂枝汤3分之2,麻黄汤3分之1,合而服之,再解其肌,微开其表,审发汗于不发之中,此又用桂枝后更用麻黄法也。后人合为一方者,是大背仲景比较二分之轻重偶中出奇之妙理矣。

  ②《古方选注》:桂枝铢两多,麻黄铢数少,即啜粥助汗之变化。桂枝汤减用4分之2,麻黄汤减用4分之1,则固表护阴为主,而以发汗为复,假麻黄开发血脉精气,助桂枝汤于卫分作微汗耳。第16铢麻黄,不能胜1两17铢桂枝、1两6铢白芍,则发汗之力太微,故又先煮麻黄为之向导,而以桂、芍袭其后也。


25条、服桂枝汤,不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若形如疟,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
一汤」。

服了桂枝汤之后,没有流汗,脉反而洪大的,这就是桂枝汤的力量不够,病人心脏的力量不够,要发发不出来,力量发不到肌表,还在胸腔里面,脉管变大,血一直往外冲,遇到这种病人再给他桂枝汤吃,如果出现如疟,就是忽冷忽热的现象,就是风寒都有了,桂枝汤证是不会有忽冷忽热的现象,桂枝汤的症状是有汗、恶风、头痛、日再发者,一天发一次的,汗出必解,这时用桂枝二麻黄一汤。

桂枝麻黄各半汤、桂枝二麻黄一汤如何区分、

如果病人发热发冷的时候差下多,发热一个小时完就开始发冷一个小时,就是桂枝麻黄各半汤。如果病人发热的时候比较多,发冷的时候比较少,代表病人的元阳很足(免疫系统足),这时桂枝加重,麻黄减少,所以桂枝二麻黄一汤,桂枝三,芍药二,麻黄一。

桂枝二麻黄一汤方

桂枝一两十七铢 芍药一两六铢 麻黄十六铢去节 生姜一两六铢

杏仁二十六个去皮尖及双仁 甘草一两二铢 大枣五枚劈

右七味。以水五升,先 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去 滓,温服一升,

日再服 。

倪海厦中医师


桂枝二麻黄一汤证其一
王(右六月二十二日) 寒热往来,一日两度发,仲景所谓宜桂枝二麻黄一汤之证也。前医用小柴胡,原自不谬,但差一间耳!

川桂技(五钱) 白芍(四钱) 生草(三钱) 生麻黄(二钱) 光杏仁(五钱) 生姜(三片) 红枣(五枚)

【按】病者服此,盖被自卧,须臾发热,遍身漐漐出,其病愈矣。又服药时,最好在寒热发作前约一二小时许,其效为着。依仲圣法,凡发热恶寒自一日再发(指发热二次,非谓合发热恶寒为二次)以至十数度发,皆为太阳病。若一日一发,以至三数日一发,皆为少阳病。少阳病多先寒而后热,太阳如疟证却有先热而后寒者,观大论称少阳曰寒热往来,称太阳如疟曰发热恶寒,热多寒少,不无微意于其间欤。以言治法,少阳病宜柴胡剂,太阳病宜麻桂剂,证之实验,历历不爽。若反其道以行之,以柴胡剂治寒热日数度发之太阳如疟,每每不效,以麻桂剂治寒热一作之少阳病,虽偶或得效,究未能恰中规矩。

《方极》云:“桂枝二麻黄一汤治桂枝汤证多,麻黄汤证少。桂枝麻黄各半汤治桂枝汤麻黄汤二方证相半者。”此言似是而非,将令人有无从衡量之苦。余则凭证用方,凡发热恶寒同时皆作,有汗者用桂枝汤,无汗者用麻黄汤,发热恶寒次第间作,自再发以至十数度发者,择用桂二麻一等三方,层次厘然,绝无混淆。

曹颖甫曰:少阳病之所以异于太阳者,以其有间也。若日再发或二三度发,则为无间矣。太阳所以异于阳明者,以其有寒也,若但热不寒,直谓之阳明可矣,恶得谓之太阳病乎?固知有寒有热,一日之中循环不已者为太阳病,寒热日发,有间隙如无病之人者为少阳病,此麻桂二汤合用与柴胡汤独用之别也。病理既明,随证用药可矣。

桂枝二麻黄一汤证其二(附列门人治验) 施(右住唐家湾肇周路仁德里二号)

【按】本年七月十五日,予施诊于广益中医院,有施姓妇者蹙頞告诉曰:“先生,我昨服院外他医之方,病转剧,苦不堪言。”余为之愕然,令陈其方,照录

如下:

“经事淋漓,入夜寒热,胸闷泛恶,苔灰腻,治宜荆芩四物汤加味。

炒荆芥(钱半) 炒条芩(钱半) 全当归(二钱) 大川芎(八分) 炒丹皮(钱半) 赤白芍(各钱半) 金铃子(二钱) 制香附(钱半) 元胡索(钱半) 贯仲炭(三钱) 荷叶(一角)

余曰:方未误,安得转剧?妇曰:否,初我夜寐粗安,大便如常,自进昨药,夜中心痛甚剧,辗转不能成寐,且大便转为泄泻,乞先生一治之。予按例首问其病历,妇曰:半月矣。次问其寒热,妇曰:倏冷倏热,不计其次。余闻其言,若有所得焉。妇自陈其异状,汗出自首至胸而止,既不达于胸下,亦不及于两臂。予思论有“剂颈而还”之语,此殆剂胸而还乎?察其舌,黑近墨而不焦,口奇干。余疑其方进陈皮梅、松花蛋之属。妇曰:非是,日来苔黑,常作此状。按其脉,幸尚不微细。两肩至臂颇麻木。加以经事淋漓不止,妇几不能悉陈其状。予对此错杂之证,亦几有无从下笔之苦。使从所谓对症治法,琐琐而治之,则用药得毋近数十味?然而此非我所能也,因书方曰:

初诊 (七月十五日) 寒热往来,每日七八度发,已两候矣。汗出,剂胸而还,经事淋漓,法当解表为先,以其心痛,加生地,倍甘草。

净麻黄(一钱) 川桂枝(二钱) 生甘草(三钱) 生苡仁(一两) 杏仁(三钱) 生白芍(钱半) 生地(五钱) 制川朴(一钱) 生姜(二片) 红枣(六枚)

二诊 (七月十六日) 昨进药后,汗出,遍身漐漐,心痛止,经事停,大便溏薄瘥,麻木减,仅自臂及指矣。黑苔渐退,口干渐和,夜中咳嗽得痰,并得矢气,是佳象。前方有效,不必更张。

净麻黄(一钱) 川桂枝(钱半) 生甘草(二钱) 生白芍(钱半) 大生地(五钱) 制小朴(一钱) 杏仁(三钱) 生姜(二片) 红枣(六枚)

【按】子遵仲圣脉证治法,而疏昨方,心未尝不惴惴也!以为次日覆诊,能得寒热略除,即是大功,乃喜出望外,非但热退神振,抑且诸恙并差,有如方案所云,斯亦奇矣!试求其所以能愈病之理,以证状学之立场言之,必曰能治其主证,斯一切客证或副证不治自愈也。此言不误,然而无补于病理之了解。幸有博雅君子,阅吾此案,赐予说明其中一切病理。如苔黑口干,何以反宜麻桂?发汗伤津,何以反除心痛?经水淋漓,大便溏泄,犹风马牛之不相及,何以戛然并止?所深愿也。

曹颖甫曰:太阳水气留于心下,则津不上承而渴,此意丁甘仁先生常言之。

舌黑不焦,大便又溏,知非阳明热证,而黑色亦为水气,水气凌心,心阳不振,故痛。大便溏,则为条芩之误,不用条芩,溏薄自止,非本方之功也。水气不能化汗外泄,故脾阳不振,而指臂麻。经水淋漓,亦水分多于血分,为水气所压故也。知病之所从来,即知病之所由去,不待烦言矣。

三诊 (七月十七日) 寒热如疟渐除,大便已行,舌苔黑色亦淡,麻木仅在手指间。惟余咳嗽未楚,胸胁牵痛,有喘意,参桂枝加厚朴杏子法。

杏仁(四钱) 厚朴(钱半) 川桂枝(二钱) 生草(三钱) 白芍(二钱) 大生地(六钱) 丝瓜络(四钱) 生姜(一片) 红枣(六枚)

【按】服此大佳,轻剂调理而安。

《经方实验录》

桂枝二麻黄一汤

桂枝二麻黄一汤是一剂中药方剂,主要功效用于太阳病。

主要适用症

解散营卫之邪,小发营卫之汗

介绍

组成:
桂枝1两17铢26g(去皮),芍药1两6铢19g,麻黄16铢10g(去节),生姜1两6铢19g(切),杏仁16个(去皮尖),甘草1两2铢16g(炙),大枣5枚(擘)

功效: 解散营卫之邪。小发营卫之汗。

主治: 太阳病,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形似疟,1日再发者。

用法用量

以水5升,先煮麻黄1-2沸,去上沫,纳诸药,煮取2升,去滓,温服1升,1日2次。本云:桂枝汤2分,麻黄汤1分,合为2升,分再服,今合为1方。将息如前法。

临床应用

①太阳中风《吴鞠通医案》:唐,59岁。头痛恶寒,脉紧,言謇,肢冷,舌色淡。太阳中风,虽系季春天气,不得看作春温,早间阴晦雨气甚寒,以桂枝二麻黄一法:桂枝6钱,杏仁5钱,生姜6片,麻黄(去节)3钱,炙甘草3钱,大枣(去核)2枚。煮3杯,先服1杯,得微汗,止后服;不汗再服;再不汗,促投其间。

②寒热往来《经方实验录》:王右,寒热往来,1日两度发,仲景所谓宜桂枝二麻黄一汤之证也。前医用小柴胡,原自不谬,但差一间耳。川桂枝5钱,白芍4钱,生草3钱,生麻黄2钱,光杏仁5钱,生姜3片,红枣5枚。病者服此,盖被自卧,须臾发热,遍身漐漐汗出。其病愈。

各家论述

①《伤寒附翼》:邪气稽留于皮毛肌肉之间,固非桂枝汤之可解;已经汗过,又不宜麻黄杨之峻攻。故取桂枝汤3分之2,麻黄汤3分之1,合而服之,再解其肌,微开其表,审发汗于不发之中,此又用桂枝后更用麻黄法也。后人合为一方者,是大背仲景比较二分之轻重偶中出奇之妙理矣。

②《古方选注》:桂枝铢两多,麻黄铢数少,即啜粥助汗之变化。桂枝汤减用4分之2,麻黄汤减用4分之1,则固表护阴为主,而以发汗为复,假麻黄开发血脉精气,助桂枝汤于卫分作微汗耳。第16铢麻黄,不能胜1两17铢桂枝、1两6铢白芍,则发汗之力太微,故又先煮麻黄为之向导,而以桂、芍袭其后也。

吴鞠通医案:

治一人。头痛,恶寒,脉紧,言赛,肢冷,舌色淡,太阳中风,虽系春天,天气早间阴晦,雨气甚寒,以桂枝二麻黄一汤法。

      麻黄(去节)9克、 桂枝18克、 白芍18克、

      炙甘草9克、杏仁15克、生姜6克、大枣6克。

      煮三杯,得微汗,再服,不汗促投其间。

     
寥笙注:本案亦系邪微郁表,宜和营卫,小发汗,为太阳病兼变治法。患者头痛,恶寒,脉紧,是麻黄汤症,肢冷,舌色淡,言赛,显系阳虚体质,营卫两虚之象。表症虽急,但不宜峻发,故用桂枝汤二以顾护不足之阳气,麻黄汤一以疏散表邪,两者互相为用,固正祛邪,得微汗而解。吴氏虽温病学家,但亦善用伤寒法,虽时当春令,而天气阴晦,雨气甚寒,故亦以伤寒法治之,不为春忌麻黄之说所囿。要知药所以治病,非所以治时,有是病即用是药,此仲景辨证用药之心法也。

桂枝二麻黄一汤证

刘渡舟医案:刘××,女,12岁。初春感受风寒邪气,头痛发热,家人自购“平热散”,服药后汗出较多,随后发热消退。但第二天发热恶寒如疟疾之发作,上午一次,下午二次。脉浮略数,舌告薄自而润。究其原因,属于发汗太过,在表之邪气反而稽留不解,当用桂枝二麻黄一汤小汗之法治疗。桂枝5克
白芍5克 生姜5克 大枣3枚 麻黄3克 杏仁3克 炙甘草3克 一剂
药后得微微汗出而解。

【解说】《伤寒论》指出:“服桂枝汤,大汗出,”“若形似疟,一日再发者,宜桂枝二麻黄‘汤”。这里所说的“形似疟”,是指发热恶寒发作的情况,而不是真正的疟疾。大凡先发热而后恶寒,或发热恶寒同时并存,寒热一天发作两次或数次,大都属于太阳病变,往往是由于表证发汗太过,既损伤营卫正气,义未能使邪气彻底外解,这是辨证时需要注意的。正如营颖甫所说:“少阳病之所以异于太阳者,以其有间也。若日再发或二三度发,则为无间矣”。无论伤寒或中风,只要是表邪稽留日久不解,而且证情较轻,寒热如疟者,都可以用本方治疗。临床上这类病证多见于年幼或年老、以及久病体弱的患者。

桂枝二麻黄一汤

  【方药歌诀】 桂枝二麻黄一汤,太阳中风轻证方,

形似如疟日再发,用方巧在剂量上。

【学用导读】
桂枝二麻黄一汤主治病证以汗出为主,为何汗出还能用麻黄发汗?用麻黄是否会引起大汗出?因仲景设桂枝二麻黄一汤主治汗出要点有2,①太阳中风证虽比较轻,但病程且比较久,邪郁营卫而不解,仅用桂枝汤则不能达到发散久郁之邪;②太阳中风轻证虽有正虚,但因病久邪郁,非用麻黄则不能达到发散久郁之邪,可麻黄用量必小于桂枝芍药,若方中麻黄用量调配失衡,则会引起大汗出,损伤正气。

再则,从临床治病结果分析,用桂枝汤减量治疗太阳中风轻证不如用桂枝二麻黄一汤疗效确切可靠。

【医案助读】 慢性鼻窦炎

何某,女,26岁。有慢性鼻窦炎病史,近因受凉加重鼻塞前来诊治:鼻塞不通,轻微头痛,流清稀鼻涕,头汗出,无发热恶寒,舌质略红,苔薄白,脉无变化。辨为太阳中风轻证,其治以桂枝二麻黄一汤加味:桂枝10g,白芍8g,麻黄4g,生姜8g,杏仁5g,炙甘草6g,大枣5枚,冰片(分3次冲服)3g,辛夷12g,生地10g,葱白2茎。6剂,1日1剂,水煎2次合并分3服。二诊:鼻塞有好转,头痛减轻,又以前方治疗30余剂,诸证悉除。并嘱咐病人起居避风寒,保温暖,以防鼻炎复发。

用方点拨:根据汗出,鼻塞不通辨为太阳中风证,病人仅有轻微头痛而无发热恶寒,所以辨为太阳中风轻证。方中桂枝汤变量调和营卫,解肌散寒,麻黄汤变量发汗通窍散寒,加辛夷、葱白、冰片通鼻窍,因舌质略红,加生地清泄郁热,并兼制温热药伤津。方药相互为用,以奏辛温通窍,发散风寒功效。

审证为风寒,但病变主机夹有郁热,所以治疗应当

【中医辨证】
太阳中风轻证:发热,恶风寒,形似疟状,一日再发,头痛,汗出,舌淡,苔薄,脉浮。

用方思路:正确使用桂枝二麻黄一汤,以主治太阳中风轻证为基础方,以主治筋脉骨节寒证为临床扩大运用。

病变证机:风寒乘营卫虚弱而侵入,营卫受邪而抗邪,以此而演变为营卫虚弱,经气脉络不利的病理病证。

审证要点:根据发热,恶寒,头痛,汗出,苔薄白,脉浮为用方审证要点。

【西医辨病】
感冒,流行性感冒,支气管炎,支气管肺炎,过敏性疾病,皮肤病等。

【衷中参西】
合理运用桂枝二麻黄一汤指导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无论是治疗感染性疾病,还是治疗过敏性疾病,或是皮肤疾病等,都必须符合桂枝二麻黄一汤主治病变证机与审证要点,以此才能取得治疗效果。临证选用桂枝二麻黄一汤治疗西医疾病还可用于:

1、运动疾病:肌肉萎缩,风湿性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骨质增生等。

2、过敏性疾病: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皮炎等,

3、呼吸疾病:慢性支气管炎,慢性支气管哮喘等。

【中医治法】 解肌散邪,小和营卫。

【方药西用】
具有解热、抗炎、抗病毒、抗菌、抗过敏、增强机体免疫能力等作用。

【处方用药】 桂枝去皮,一两十七铢(5.4g) 芍药一两六铢(3.7g)
麻黄去节,十六铢(2.1g) 生姜切,一两六铢(3.7)
 杏仁去皮尖,十六个(2.5g) 甘草炙,一两二铢(3.2g)  大枣擘,五枚

随证加减用药:若项强者,加葛根、羌活,以舒筋活络;若咳嗽者,加紫菀、款冬花,以宣降肺气;若咽痛者,加桔梗、牛蒡子,以利咽止痛;若胸闷者,加柴胡、枳实,以行气宽胸解郁等。

【煎服方法】
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本云:桂枝汤二分,麻黄汤一分,合为二升,分再服。今合为一方,将息如前法。

【方证研究】
风寒侵袭肌表营卫,营卫受邪而抗邪,正邪斗争,则发热;卫气抗邪而不能固护肌表,则恶风寒;若邪气欲去而未去,且仍郁结不解,则发热恶风寒形似疟状,一日再发;太阳营卫经气不利,则头痛;卫气不能固守营气而外泄,则汗出;舌淡,苔薄,脉浮均为卫强营弱病理病证,其治当解肌散邪,小和营卫,然则邪去病愈。

方中桂枝、麻黄用量比例为5:2,桂枝大于麻黄以治卫中之邪气强。芍药用量大于麻黄,既补益营气,又发汗透邪。杏仁与麻黄、桂枝相用,调和肺气,职司营卫。甘草、生姜、大枣,补益中气,和调营卫。

【使用禁忌】 太阳伤寒证,太阳温病证,慎用本方。

误治无处不在

仔细研究便会发现,很多医家关于运用经方的医案存在着问题如本文中讲的医案摘自伤寒论汇要分析,本是医家作为桂枝二麻黄一汤证的经典医案来展示的,却不知事与愿违,反而成为了一个误治的好例子

下面就来看看这个医案:

李某,男,49岁,1963年4月10日就诊恶寒战栗,发热,热后汗出身凉,日发一次,连续三日伴见头痛,肢楚,腰疼,咳嗽痰少,食欲不振,二便自调脉浮紧,舌苔白厚而滑治宜辛温解表轻剂,与桂枝二麻黄一汤处方:

桂枝9克,白芍9克,杏仁6克,炙甘草6克,生姜6克,麻黄4.5克,大枣3枚

服药后,寒热已除,诸症悉减现唯心悸少气,昨起腹中微痛而喜按大便正常,脉转弦缓此因外邪初解,荣血不足,气滞使然,遂与小建中汤,1剂而安

从医案中看出,患者的恶寒发热热后身凉的寒热往来之症,然太阳病有寒热往来,少阳病也有寒热往来,太阳病出现寒热往来的原因有二:1太阳病八九日不解,邪仍滞留于皮毛腠理之间,欲出不出,故寒热往来,一日二三度,面反有热色,以其不得小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黄各半汤;2本太阳病,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正气渐强,邪气仅滞留一二,故寒热往来,一日再发者,宜桂枝二麻黄一汤少阳病本有寒热往来,为邪郁于三焦,或进或退或表或里之间,故还伴有胸胁苦满心烦喜呕默默不欲饮食等症

结合医案中描述的患者的发病经过来看,患者无曾经大汗出,也无八九日以上的病程,除寒热往来外,还伴有食欲不振,与少阳默默不欲饮食相符,伤寒论第106条: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所以,患者当为少阳病之寒热往来,当用小柴胡汤,而此医生却开出了桂枝二麻黄一汤发微汗少阳病不可发汗,发汗则要么伤阴伤阳正气受伤,要么邪气传变,所以患者服用桂枝二麻黄一汤后反而又出现心悸少气,腹中微痛而喜按的病进一层的小建中汤证

因此,患者服用桂枝二麻黄一汤后出现的心悸少气等症纯属误治而来

此医案只是误治后的例子之一,误治对人体伤害远不止于此,不但大伤正气,还能使病情千变万化,可以说,目前大部分**悱恻难以治愈的疾病,基本与误治有关若想看到更多的医案分析,建议大家去看经方百案研读

回到本草学经方====桂枝二麻黄一汤(第八方)

25、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若形似疟,一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方十二。[25]

桂枝一两十七铢,去皮 芍药一两六铢麻黄十六铢,去节 生姜一两六铢,切
杏仁十六个,去皮尖 甘草一两二铢,炙 大枣五枚,擘?

右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服。本云,桂枝汤二分,麻黄汤一分,合为二升,分再服。今合为一方,将息如前法。臣亿等谨按,桂枝汤方,桂枝、芍药、生姜各三两,甘草二两,大枣十二枚。麻黄汤方,麻黄三两,桂枝二两,甘草一两,杏仁七十个。今以算法约之,桂枝汤取十二分之五,即得桂枝、芍药、生姜各一两六铢,甘草二十铢,大枣五枚。麻黄汤取九分之二,即得麻黄十六铢,桂枝十铢三分铢之二,收之得十一铢,甘草五铢三分铢之一,收之得六铢,杏仁十五个九分枚之四,收之得十六个。二汤所取相合,即共得桂枝一两十七铢,麻黄十六铢,生姜、芍药各一两六铢,甘草一两二铢,大枣五枚,杏仁十六个,合方。

此条最合理的位置,应该是接着23条,中间突然插入24条。我倒感觉是:太阳病,得之八九日,若形似疟,一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这是瞎猜的!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这句也许是别处的,张仲景年代是不是用的竹简。本身这句话,中医大家多持否定态度,认为脉洪大,不能用桂枝汤。

疟==一种按时发冷发烧的急性传染病,《说文》——疟,寒热休作。看来是寒热并存,不是少阳的往来寒热,这个没有见过,依文而解。23条:如疟状,25条形似疟。钱超尘老在《伤寒论文献通考》中,23条:唐本====如疟,《圣惠方》同,《脉经》等本有状字;25条:唐本====其形如疟,《脉经》其上有若字,《要方》等作若形如虐,区别在于:状和形,查了字典,看不出大区别,不过我想古人著书立说,还是用词考究,相去甚远,不得而知。总的意思是23条可能发作的次数要大于两三次,25条可能就是两三次。汗出必解,还是要出汗,不过这个身不痒,为什么呢?

我曾在复兴中医网上写过一点感想,现在看来很是浅薄,不过现在也没有新的认识,还是先这样说吧。

也谈23、25、27条提出的三个小方子很有意思:

4858mgm经方的用量是第一惑 。一、关于剂量换算。

这三个方子印证了我关于经方剂量的想法。三个方子药量均很小,多者1两十几株,少者1两2株。我看了一本著名专家编写的方剂书,很不理解,为什么别的药剂量都改成1两3克,独大枣12枚等不改!该改成2.4枚才对!

二、关于发热恶寒。

23如疟壮、25形似疟、27未言疟。疟:往往先寒战再发热。我理解:

23如疟状===就是像疟非疟===先感觉冷接着发热,发热恶寒,热多寒少===有点像伤害中风!

25形似疟===则是发作现疟状==先有寒战再接着发热,无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寒热不并存

27未言疟装===则是热寒并具===无先冷或寒战表现,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表现伤害中风

三、关于方剂鉴别

三小方临床似乎被埋没,众多医案少见,真是可惜!

1、桂麻各半汤、二一汤与桂越汤鉴别

注家多以桂枝证和麻黄证孰多孰少,作为临床用药依据,我看这个很难把握,很难说清楚,我试图做一下分析:

====有疟状者,在桂麻汤选择。即有先冷甚至寒战再发热者,必为桂麻汤

====先冷在发热,身痒者,必为各半汤

====先寒战在发热,必为二一汤

====无疟状者===无先冷后发热===必为桂越汤

2、桂麻各半汤、二一汤与桂二越一汤和小柴胡汤鉴别

次三方极易与小柴胡汤混淆,小柴胡汤是往来寒热,就是一会冷一会热,寒热不并存,也不是发热恶寒!

总结:身痒用各半,寒战发热用二一,伤害脉微用桂越,往来寒热用柴胡

四、关于桂越汤

4858mgm经方的用量是第一惑 。27脉微弱者,此无阳也。不可发汗。许多人在桂枝汤是否为发汗剂上争论不休,最近看曹老医案关于桂枝汤之论述,颇有新意===桂枝汤乃营养剂也,及其衍生诸方多有此效,如诸建中汤。桂越汤基础加麻黄石膏形成桂越汤,我理解就是以桂枝汤养胃生津,然后以麻黄小发其汗,以石膏清退内热。那么如果这样解释成立的话,我看此方再加饴糖,效果必然更好,即小建中汤加麻黄石膏!

五、关于经方用法

我一个感觉,不必拘于,原文诸误治等说法,或其他前缀,仲景无非示人以辩证,临床完全可以有是证用是方

五、关于疟疾症状

典型的疟疾多呈周期性发作,表现为间歇性寒热发作。一般在发作时先有明显的寒战,全身发抖,面色苍白,口唇发绀,寒战持续约10分钟至2小时,接着体温迅速上升,常达40℃或更高,面色潮红,皮肤干热,烦躁不安,高热持续约2~6小时后,全身大汗淋漓,大汗后体温降至正常或正常以下。经过一段间歇期后,又开始重复上述间歇性定时寒战、高热发作。

原文地址:表证发小汗三方桂枝麻黄各半汤 桂枝二麻黄一汤 桂枝二越婢一汤

表部轻证发小汗共有三方总结下共大家参考:

1、桂枝麻黄各半汤

2、桂枝二麻黄一汤

3、桂枝二越婢一汤

这三方多用于营卫小邪不解者,在用量上注意要轻。

桂枝麻黄各半汤证治本位的意义(彭子益理论)

芍药 钱半 桂枝 钱半 麻黄 钱半 杏仁 一钱 炙甘草 钱半 生姜 一钱 红枣肉
三钱

治荣卫双郁,发热恶寒、无汗、项强身痛、八九日不解、形如疟者、脉虚,此荣卫双解之法也。外感之病,偏于疏泄,汗出发热。偏于收敛,无汗恶寒。荣卫之气,如环无端。单卫郁者少,单荣郁者亦少。荣卫必郁,卫郁荣必郁者实多。不过分何方郁的轻重耳。

此荣卫双郁,多日不解。既现荣卫双郁之证,而脉转虚。虚者,不偏紧不偏缓,微弱之象。微弱之脉,病势不盛。荣卫单郁者病重,双郁者病轻。单郁者,一方隔绝之势。双郁者,双方欲和之机。双方欲和而未能,故用桂麻二方,减轻合用以和之。服后得欲似汗即解矣。

荣卫单郁,中气大虚,易入脏腑。荣卫双郁,双方平衡,中虚较轻。故病八九日有如疟状,仍在表也。

此三方为治外感表病大法。荣郁发热,偏于疏泄。卫郁恶寒,偏于收敛,是对待的。表病不解,入脏病寒,入腑病热,亦是对待的。荣卫病,乃人身荣卫为风寒所伤,而荣卫自病。并非风寒入了荣卫为病。入脏入腑云者,亦脏腑自病,并非风寒入了脏腑为病。此点要紧,切不可忽。

中气不足,故荣卫偏郁。中气败甚,故表病入里。里气偏寒之人,故脏病。里气偏热之人,故腑病。名曰表病入里,其实乃脏腑里气自病。自病二字解决,全部伤寒论解决。一切外感病解决。

荣卫之气,外发则吉,内陷则凶。荣卫病,总以早得汗而解为好,汗则外发也。以上荣卫表病。

桂枝二麻黄一汤证《经方实验录》

  桂枝二麻黄一汤证其一

  王(右六月二十二日) 寒热往来,一日两度发,仲景所谓宜桂枝二麻黄一汤之证也。前医用小柴胡,原自不谬,但差一间耳!

  川桂技(五钱) 白芍(四钱) 生草(三钱) 生麻黄(二钱) 光杏仁(五钱) 生姜(三片) 红枣(五枚)

  【按】病者服此,盖被自卧,须臾发热,遍身漐漐出,其病愈矣。又服药时,最好在寒热发作前约一二小时许,其效为着。依仲圣法,凡发热恶寒自一日再发(指发热二次,非谓合发热恶寒为二次)以至十数度发,皆为太阳病。若一日一发,以至三数日一发,皆为少阳病。少阳病多先寒而后热,太阳如疟证却有先热而后寒者,观大论称少阳曰寒热往来,称太阳如疟曰发热恶寒,热多寒少,不无微意于其间欤。以言治法,少阳病宜柴胡剂,太阳病宜麻桂剂,证之实验,历历不爽。若反其道以行之,以柴胡剂治寒热日数度发之太阳如疟,每每不效,以麻桂剂治寒热一作之少阳病,虽偶或得效,究未能恰中规矩。

  《方极》云:“桂枝二麻黄一汤治桂枝汤证多,麻黄汤证少。桂枝麻黄各半汤治桂枝汤麻黄汤二方证相半者。”此言似是而非,将令人有无从衡量之苦。余则凭证用方,凡发热恶寒同时皆作,有汗者用桂枝汤,无汗者用麻黄汤,发热恶寒次第间作,自再发以至十数度发者,择用桂二麻一等三方,层次厘然,绝无混淆。

  曹颖甫曰:少阳病之所以异于太阳者,以其有间也。若日再发或二三度发,则为无间矣。太阳所以异于阳明者,以其有寒也,若但热不寒,直谓之阳明可矣,恶得谓之太阳病乎?固知有寒有热,一日之中循环不已者为太阳病,寒热日发,有间隙如无病之人者为少阳病,此麻桂二汤合用与柴胡汤独用之别也。病理既明,随证用药可矣。

  桂枝二麻黄一汤证其二(附列门人治验)

4858mgm经方的用量是第一惑 。  施(右住唐家湾肇周路仁德里二号)

  【按】本年七月十五日,予施诊于广益中医院,有施姓妇者蹙頞告诉曰:“先生,我昨服院外他医之方,病转剧,苦不堪言。”余为之愕然,令陈其方,照录

  如下:

  “经事淋漓,入夜寒热,胸闷泛恶,苔灰腻,治宜荆芩四物汤加味。

  炒荆芥(钱半) 炒条芩(钱半) 全当归(二钱) 大川芎(八分) 炒丹皮(钱半) 赤白芍(各钱半) 金铃子(二钱) 制香附(钱半) 元胡索(钱半) 贯仲炭(三钱) 荷叶(一角)

  余曰:方未误,安得转剧?妇曰:否,初我夜寐粗安,大便如常,自进昨药,夜中心痛甚剧,辗转不能成寐,且大便转为泄泻,乞先生一治之。予按例首问其病历,妇曰:半月矣。次问其寒热,妇曰:倏冷倏热,不计其次。余闻其言,若有所得焉。妇自陈其异状,汗出自首至胸而止,既不达于胸下,亦不及于两臂。予思论有“剂颈而还”之语,此殆剂胸而还乎?察其舌,黑近墨而不焦,口奇干。余疑其方进陈皮梅、松花蛋之属。妇曰:非是,日来苔黑,常作此状。按其脉,幸尚不微细。两肩至臂颇麻木。加以经事淋漓不止,妇几不能悉陈其状。予对此错杂之证,亦几有无从下笔之苦。使从所谓对症治法,琐琐而治之,则用药得毋近数十味?然而此非我所能也,因书方曰:

  初诊 (七月十五日) 寒热往来,每日七八度发,已两候矣。汗出,剂胸而还,经事淋漓,法当解表为先,以其心痛,加生地,倍甘草。

  净麻黄(一钱) 川桂枝(二钱) 生甘草(三钱) 生苡仁(一两) 杏仁(三钱) 生白芍(钱半) 生地(五钱) 制川朴(一钱) 生姜(二片) 红枣(六枚)

  二诊 (七月十六日) 昨进药后,汗出,遍身漐漐,心痛止,经事停,大便溏薄瘥,麻木减,仅自臂及指矣。黑苔渐退,口干渐和,夜中咳嗽得痰,并得矢气,是佳象。前方有效,不必更张。

  净麻黄(一钱) 川桂枝(钱半) 生甘草(二钱) 生白芍(钱半) 大生地(五钱) 制小朴(一钱) 杏仁(三钱) 生姜(二片) 红枣(六枚)

  【按】子遵仲圣脉证治法,而疏昨方,心未尝不惴惴也!以为次日覆诊,能得寒热略除,即是大功,乃喜出望外,非但热退神振,抑且诸恙并差,有如方案所云,斯亦奇矣!试求其所以能愈病之理,以证状学之立场言之,必曰能治其主证,斯一切客证或副证不治自愈也。此言不误,然而无补于病理之了解。幸有博雅君子,阅吾此案,赐予说明其中一切病理。如苔黑口干,何以反宜麻桂?发汗伤津,何以反除心痛?经水淋漓,大便溏泄,犹风马牛之不相及,何以戛然并止?所深愿也。

  曹颖甫曰:太阳水气留于心下,则津不上承而渴,此意丁甘仁先生常言之。

  舌黑不焦,大便又溏,知非阳明热证,而黑色亦为水气,水气凌心,心阳不振,故痛。大便溏,则为条芩之误,不用条芩,溏薄自止,非本方之功也。水气不能化汗外泄,故脾阳不振,而指臂麻。经水淋漓,亦水分多于血分,为水气所压故也。知病之所从来,即知病之所由去,不待烦言矣。

  三诊 (七月十七日) 寒热如疟渐除,大便已行,舌苔黑色亦淡,麻木仅在手指间。惟余咳嗽未楚,胸胁牵痛,有喘意,参桂枝加厚朴杏子法。

  杏仁(四钱) 厚朴(钱半) 川桂枝(二钱) 生草(三钱) 白芍(二钱) 大生地(六钱) 丝瓜络(四钱) 生姜(一片) 红枣(六枚)

  【按】服此大佳,轻剂调理而安。

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汉·张机《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

刘渡舟治类疟案一则

刘某,女,12岁。初春感受风寒邪气,头痛发热,家人自购“平热散”,服药后汗出较多,随后发热消退。但第二天发热恶寒如疟疾之发作,上午一次,下午二次。脉浮略数,舌苔薄白而润。究其原因,属于发汗太过,在表之邪气反而稽留不解,当用桂枝二麻黄一汤小汗之法治疗。

桂枝5克、白芍5克、生姜5克、大枣3枚、麻黄3克、杏仁3克、炙甘草3克。

一剂,药后得微微汗出而解。

解说:《伤寒论》指出:“服桂枝汤,大汗出……若形似疟,一日再发者,宜桂枝二麻黄一汤”。这里所说的“形似疟”,是指发热恶寒发作的情况,而不是真正的疟疾。大凡先发热而后恶寒,或发热恶寒同时并存,寒热一天发作两次或数次,大都属于太阳病变,往往是由于表证发汗太过,既损伤营卫正气,又未能使邪气彻底外解,这是辨证时需要注意的。正如曹颖甫所说:“少阳病之所以异于太阳者,以其有间也。若日再发或二三度发,则为无间矣”。无论伤寒或中风,只要是表邪稽留日久不解,而且证情较轻,寒热如疟者,都可以用本方治疗。临床上这类病证多见于年幼或年老、以及久病体弱的患者。

本文摘自《经方临证指南》

【医案】周身皮肤疼痛验案一则

近日遇一“周身皮肤疼痛”之症,三剂而愈。值得玩味!

张XX,女,47岁,自由业者,深圳香蜜湖。

2010年2月20日 初诊。

【现病史】
该患自述近一年来每遇风则周身皮肤疼痛,冒风感,其疼状如针刺难耐,动则汗出。因为在深圳华强北从事瓜籽销售生意,长年在店铺门口摆摊。夏天外面烈日炎炎,商店内却是空调寒气逼人。出摊售货时自觉胸前热浪熏人,背后从商店吹出的冷风又致使皮肤刺痛,不得不披衣工作。进入商店必须要加衣,平素外出遇风更是避之不及。一年四季需随身带衣服以备用。为此病到处寻医,不得结果,中西医百治不效。今日其姐姐患面神经炎,陪同看病,一并求治于此。

4858mgm经方的用量是第一惑 。【刻诊】
近一年,每遇风周身皮肤疼痛,状若针刺,冒风感,动则汗出。余则无所苦。舌质淡苔薄脉沉缓。

【医案】遇风皮肤疼痛,看是外邪所为,实乃邪郁肌表,外邪引动经俞不利所致。治以辛温轻剂,微发其汗。桂枝二麻黄一汤加减。

蜜麻黄10 桂枝20 白芍20 杏仁10

白术15 细辛5 防风15 炙甘草10

生姜15 大枣5枚 三剂水煎服。

上方三剂后,其姐姐告知,其病痊愈,遇风皮肤已无疼痛感,冒风感也消失。生活起居正常。

【按】
该患皮肤疼痛特点是发作有时,必是遇风时,同时感觉周身冒风感。该患三剂收功,必是方合病机。其可能的发病机制如下。

该患人届中年,形体丰腴,少于运动,体质较弱。深圳华强北是购物商圈,商铺鳞次栉比,夏季空调开得很冷,加之商铺开门营业,冷空气遂吹向门外。该患摊位正处于门外的冷热空气交界处,夏日汗多,遇冷空气而羁留于肌表,日久不祛,表气被郁,营卫失和。风为阳邪,其性开泄,卫外不固,汗出而又冒风感。风邪伤卫,引动伏邪,致肌表经俞不利而皮肤疼痛。所以,每遇风则感皮肤冒风而疼痛。实乃邪郁肌表日久,营卫失和之证。

该患之证于《伤寒论》中正合桂枝二麻黄一汤证。《伤寒论》25条:“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若形似疟,一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
该证表现是邪气郁表日久,证微邪微,时伴有身痒,必“汗出必解”。所以用桂枝二麻黄一汤加减。微发其汗,加细辛、防风助麻黄驱邪外出,重在调和营卫,加生白术走表,助桂枝法而实肌腠
。该方使羁留邪气祛,营卫和肌腠实可御邪。其病自愈。

可见,临证切中病机,经方却可治顽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