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id=”hi-1417″>第1节 丹痧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成西 黄晓楠 马淑然
•冬应寒而反温,春犹寒禁,春应温而反冷,非其时而有其气,成疫疠之邪,邪从口鼻入于肺胃,咽喉为肺胃之门户,暴寒束于外,疫毒郁于内,蒸腾肺胃两经,厥少之火,乘势上亢,形成喉痧。
•治疗喉痧关键之处,在于初期以透痧为主,待痧出齐后,再偏重治喉,法宜清之,或用下法以解热毒邪气,若至后期,余热未清者,则投以加减竹叶石膏汤等方治之。
•凡遇烂喉丹痧,以得畅汗为第一要义。凡痧疹只怕不能出,若出得畅尽,其毒便解,故治痧疹者,贵慎于始,务使发得透畅,莫使其丝毫逗留,以致生变幻缠绵。
丁甘仁,名泽周,字甘仁,生于
1866年,卒于1926年,江苏武进县孟河镇人,清末民初著名的医学家、教育家,孟河医派的代表性人物。丁甘仁辨治喉痧疗效卓著,经验独到,独具特色,并著有《喉痧症治概要》专论。
喉痧白喉 不容稍混
烂喉丹痧是一种由外感温热时毒引起的,以发热、咽喉肿痛糜烂、肌肤丹痧密布为主要临床特征的急性温热病,多发生于冬春二季。本病因有咽喉溃烂、肌肤丹痧称为“烂喉丹痧”“烂喉痧”,由于肌肤发生的痧疹赤若涂丹称“丹痧”,因其可互相传染引起流行,属于时疫,又称“疫喉痧”“疫喉”“时喉痧”等。本病相当于西医学的猩红热。
明清以来,中医喉科名医辈出,著说颇丰。作为江苏名医的丁甘仁对本病有丰富经验和深入研究,著有《喉痧症治概要》一书。丁甘仁在“喉痧总论”一文中开首即言“时疫喉痧,由来久矣。”然对于本病的起源及流行,尚有不同的说法。对此,在近代始终存在着两种不同的观点,一者持“古有是病”说,一者持“外来传入”说。另外,对于本病的文献记载究竟始于何时,亦有不同的说法,清代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卷五》中记载了一些以咽痛、痧疹为主要表现的病案,其中有的与本病酷似,可认为是本病首次较可靠的病历记录。
对于喉痧的病因病机,丁甘仁认为,乃是由于“冬应寒而反温,春犹寒禁,春应温而反冷。经所谓非其时而有其气,酿成疫疠之邪也。邪从口鼻入于肺胃,咽喉为肺胃之门户,暴寒束于外,疫毒郁于内,蒸腾肺胃两经,厥少之火,乘势上亢”所致。在辨治方面,丁甘仁提出“时疫喉痧初起,则不可不速表,故先用汗法,次用清法,或用下法,须分初、中、末三层。在气在营,或气分多,或营分多”“初则寒热烦躁呕恶,咽喉肿痛腐烂。舌苔或白如积粉,或薄腻而黄,脉或浮数,或郁数,甚则脉沉似伏。此时邪郁于气分,速当表散,轻则荆防败毒,清咽利膈汤去硝黄,重则麻杏石甘汤。如壮热口渴烦躁,咽喉肿痛腐烂,舌边尖红绛,中有黄苔,丹痧密布,甚则神昏谵语,此时疫邪化火,渐由气入营,即当生津清营解毒,佐使疏透,仍望邪从气分而解。轻则用黑膏汤、鲜石斛、豆豉之类,重则犀豉汤、犀角地黄汤。必待舌色光红或焦糙,痧子布齐,气分之邪已透,当用大剂清营凉解,不可再行表散,此治时疫喉痧用药之次第也。”可见,丁甘仁治疗喉痧,遵叶天士“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的卫气营血辨证纲领,注重清透之法。据上述丁甘仁所论,其所谓汗法,当为辛凉清解透达之法。在丁甘仁的著作中,尚列有一些经验方剂,如解肌透痧汤、凉营清气汤、加减竹叶石膏汤等即体现了丁甘仁的辨治思路。
西医学认为,白喉是由白喉杆菌所引起的一种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以发热,气憋,声嘶,犬吠样咳,咽扁桃体及其周围组织出现白色伪膜为特征,严重者可并发心肌炎和神经麻痹,其全身中毒症状明显。中医学认为,本病系感受时疫毒邪引起的热性传染病,主症初起发热恶寒,脉浮,喉痛,喉间有白点,随之壮热,白腐满喉而肿痛,重则喉痹神昏,酿成危症。1795年,郑梅涧在《重楼玉钥》中有一段关于“白缠喉”的论述,这段文字可说是我国白喉确切记载的第一声,郑氏并进一步指出:“经治之法,不外肺肾,总要养阴清肺,兼辛凉而散为主”,郑梅涧还制定了著名的“养阴清肺汤”,确立了治疗白喉的基本法则。
丁甘仁在论白喉的病因病机时指出本病是由“少阴伏热升腾,吸受疫疠之气,与内应伏热,相应为患”,意即本病之作,内因阴虚,外因疫疠之邪,内外相合而患为此病。在治疗方面,丁甘仁除用清热养阴之法外,还强调“白喉固宜忌表”,并认为“苟与表散,引动伏火,增其炎焰之势,多致夭枉”由于白喉以阴虚为本,若误用宣散之剂,则虚火不潜降反而升腾,故不宜表散。在“录慈溪邵琴夫先生喉痧有烂喉白喉之异论”一文中亦指出,若“昧者妄投辛散”则“犹天气旱亢,非雨不润,扇之以风,则燥更甚。迨肺阴告竭,肾水亦涸,遂令鼻塞音哑,痰壅气喘,咽干无涎,白块自落,鼻孔流血,面唇皆青,恶候叠见,难为力矣!”《喉痧症治概要》所录11则医案中案8“白喉腐烂身壮热烦闷口渴”中,白喉被误诊为喉痧,其错误之缘由,乃因“意谓此妇因侍其夫喉痧而得此疾,深恐其亦出痧麻,未敢骤用滋阴清降”所致,由于误用辛凉清解之剂,致使“疫邪化火,由气入营,伤津劫液,内风欲动”而呈发热更甚,烦躁不安,起坐如狂,甚则谵语妄言,咽喉满腐,蒂丁去其大半,舌灰黄,唇焦,脉洪数有力等症。丁甘仁遂投大剂犀角地黄汤合竹叶石膏汤,并一日夜连进四剂,方转危为安。另外,从此案还可看出,接触喉痧患者不一定得喉痧,亦有如本案之虽接触喉痧但患白喉者。正因为喉痧与白喉在临床表现上均有咽痛而腐之表现,而其病因病机、治法方药各异,故丁甘仁强调:“时疫喉痧当与白喉分别清楚,不容稍混也”。
凉营清气 结合外治
在喉痧的辨治上,丁甘仁认为,病程可分为初、中、末三个阶段。初期:病在气分,寒热骨楚,胸闷泛恶,咽喉疼痛,红点隐而不多,见于胸背或头颈等处,舌苔白如积粉,或薄腻而黄,脉浮数,或郁数,甚则脉沉似伏;中期:病在气营之间,身部头面红点见多,咽喉肿痛腐烂,舌质红绛,而苔黄有稀少之趋势,脉细数;末期:头身红点渐回,咽喉疼痛渐轻,舌质红绛,苔有不多,或舌光苔无,余热大退,有时脉静身凉。丁甘仁认为,治疗喉痧关键之处,在于初期以透痧为主,用方如解肌透痧汤,麻杏石甘汤等。待痧出齐后,再偏重治喉,法宜清之,或用下法以解热毒邪气,用方如凉营清气汤。若至后期,余热未清者,则投以加减竹叶石膏汤等方治之。在丁甘仁所制内服方剂中,凉营清气汤极具代表性,该方用栀子、薄荷、连翘壳、川连、生石膏、竹叶清透气分邪热,用玄参、石斛、芦根、茅根甘寒生津,用犀角、丹皮、生地、赤芍凉血解毒。本方有竹叶石膏汤、凉膈散、犀角地黄汤、清营汤诸方合用之意,共凑清气凉营,解毒生津之效。另外,丁甘仁自制内服方用药多用葛根、牛蒡、薄荷、荆芥、蝉衣、浮萍等辛凉之品透邪疏表,用生甘草、连翘、赤芍、石膏、竹叶等以清热透邪解毒,此亦很好地体现了清透解毒的治疗方法。
中医喉科外治法历史悠久,内容丰富。据考证,中医喉科外治法文献记载最早见于马王堆汉墓帛书《五十二病方》,列有“以桑薪燔”治疗口鼻败疮的烟熏外治法,之后代有发展,及至清代,中医喉科长足发展,喉科医籍众多流传,外治法亦日臻系统、完善。中医喉科常用外治法有吹药法、针刺法、探吐法、含化法、含漱法,以及外敷、烟熏、火烙等多种方法。在《喉痧症治概要》中,丁甘仁录有吹药方玉钥匙、金不换、加味珠黄散、锡类散;外贴药方贴喉异功散;敷药方三黄二香散、冲和膏、紫金锭以及申字漱喉散、辰字探吐方、一字散、刺法等多种外治法和方药。
咽喉者,饮食呼吸之通道,声音之门户,与肺胃相连,故虽方寸之地,却于人之一身,于生理病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丁甘仁谓:“救病如救火,走马看咽喉。用药贵乎迅速,万不可误时失机。”诚经验之谈也。温热时毒,初则毒侵肺卫,继则扰乱气营,病情速而危,故须速战速决。若失治误治,则病情趋于危重。对此,丁甘仁亦有颇多经验,在其书中,还列有不治难治数则:脉伏者不治,脉伏为邪郁不透、邪无出路之象,故为不治;泄泻不止者不治,泄泻不止表明脾胃虚弱,正气虚衰故为不治;会厌腐去,声哑气急者不治,此为热毒盛而气血亏,故为不治;始终无汗者难治,此为邪气闭郁于内而不能出,故为难治;丹痧遍体虽见,而头面不显者难治,此即白鼻痧,热毒易内陷而变生诸多逆症,故为难治。除此之外,丁甘仁还在“论症续要”中指出:“凡咽喉闭,毒气归心,胸前肿满,气烦促,下部洞泄不止者死。若初起咽喉,呕吐清水,神昏谵语,目光上窜,脉涩伏,痰声如锯者不治。又三四日内津涸舌光,唇齿焦黑,鼻煽口张,目无神者,亦不治。”
贵慎于始 忌寒宜汗
由于“暴寒束于外,疫毒郁于内,蒸腾肺胃两经,厥少之火,乘势上亢,于是发为烂喉丹痧”,故在治疗方面,丁甘仁十分强调“凡遇烂喉丹痧,以得畅汗为第一要义”“凡痧疹只怕不能出,若出得畅尽,其毒便解,故治痧疹者,贵慎于始,务使发得透畅,莫使其丝毫逗留,以致生变幻缠绵”。
正如上述,丁甘仁在喉痧初期的辨治上,强调“初则寒热烦躁呕恶,咽喉肿痛腐烂,此时邪郁于气分,速当表散,轻则荆防败毒,清咽利膈汤去硝黄,重则麻杏石甘汤。”另外,在初期的用药上,丁甘仁还提出了“当察时令寒热,酌而治之”的观点,其云:“倘时令严寒,即桂枝葛根汤或麻黄汤俱可用,勿拘辛温迟疑。二汤内俱加入牛蒡子、蝉衣、桔梗发之;如果热火充斥,稍加生石膏三四钱亦可。倘时令平和,以荆防葛根汤加浮萍草发之”。既须施以汗法,则其调护和药后情况,亦当加以关注。在调护方面,丁甘仁指出:“凡服事之人,最为要紧,必须老成可靠者,终日终夜,不得倦怠,人不可脱离,以被紧盖,出汗后不可使露,致汗不畅,若任性贪凉,虽方药中病,亦难奏效。盖痧邪当发出之时,病人每闷不可耐,稍一反侧于被内,使稍露以为适意,痧点即隐,毒从内陷,适意乃速死之道也。”在药后反应方面,亦须注意:“凡服表散之剂,必得汗至足心,丹痧透,咽痛止,胸闷舒,方无余邪。若有痧汗少,或痧现即隐,症势最险。或痧后重感风邪,或食新鲜发物,必有余毒为患,俗称痧尾是也。痧膨、痧癞、痧痨,内外诸症百出,慎之”。
案例:王氏,喉痧,痧麻渐布,咽喉肿痛白腐,身热,口舌前半淡红,中后腻黄,脉濡数而滑,胸闷泛恶,烦躁懊恼。阅前方辛凉清解,尚属平稳,不过方中有玄参、茅芦根等。据述服后胸闷泛恶,烦躁懊恼,更甚于前,颇觉难以名状。余曰:此痧麻未曾透足,疫疠之邪郁遏肺胃,不得泄越于外,痰滞交阻中焦,浊垢不得下达之故。仍用透痧解邪,加涤痰导滞之品,如枳实、竹茹、玉枢丹。服二剂,始得痧点透至足心,呕恶烦躁随定,热退,喉腐亦渐渐脱去而愈。但玄参、茅芦根小小寒凉,不可早用,若大寒大凉之剂,可不慎之又慎乎!
本案王氏因感受温热秽浊之邪,浊毒郁遏于肺胃气分,痰滞中焦而患喉痧,但因医者误治,早投玄参、茅芦根等寒凉之品,以致邪气郁闭更甚。丁甘仁治以透痧解邪、涤痰导滞之剂,二剂,“始得痧点透至足心,呕恶烦躁随定,热退,喉腐亦渐渐脱去而愈。”(成西
黄晓楠 马淑然 北京中医药大学)

丹痧是因感受痧毒疫疠之邪所引起的急性时行疾病。临床以发热,咽喉肿痛或伴腐烂,全身布发猩红色皮疹,疹后脱屑脱皮为特征。本病一年四季都可发生,但以冬春两季为多。任何年龄都可发病,尤以2-8岁儿童发病率较高。丹痧系时行疫病,属温病范围。病因为痧毒疫疠之邪,属温毒时行疫疠之气,具有强烈的传染性,往往发必一方,沿门阖户相传,且在过去医学不发达时期有较高的病死率,故又称“疫痧”、“疫疹”。又因本病发生时多伴有咽喉肿痛、腐烂、化脓,全身皮疹细小如沙,其色丹赤猩红,故又称“烂喉痧”、“烂喉丹痧”。西医学则称为“猩红热”。本病若早期诊断,治疗及时,一般预后良好,但也有少数病例在病程中或病后并发心悸、水肿、痹证等疾病。由于近年来人们医疗条件改善,患病后早期使用抗生素,使本病的病情减轻,临床表现不典型,临床诊治时需引起注意。

杨左
风温疫疠之邪,引动肝胆之火,蕴袭肺胃两经,发为喉痧。痧布隐隐,身热,咽喉肿红
痛,内关白腐,舌苔薄黄,脉象郁滑而数。天气通于鼻,地气通于口,口鼻吸受天地不正之气,与肺胃蕴伏之热,熏蒸上中二焦。咽喉为肺胃之门户,肺胃有热,所以咽喉肿痛,而内关白腐也。邪势正在鸱张之际,虑其增剧。经云∶风淫于内,治以辛凉,此其候也。

[病因病机]

净蝉衣 苦桔梗 金银花 京赤芍 荆芥穗 甜苦甘草 连翘壳 鲜竹叶 淡豆豉 轻马勃
象贝母 白茅根 薄荷叶 黑山栀 炙僵蚕

丹痧的发病原因,为感受痧毒疫疠之邪,乘时令不正之气,寒暖失调之时,机体脆弱之机,从口鼻侵入人体,蕴于肺胃二经。

痧虽布,身灼热不退,咽喉肿痛白腐,脉洪数,舌绛。伏温化热,蕴蒸阳明,由气入营,销烁阴液,厥少之火,乘势上亢。症势沉重,急宜气血双清,而解疫毒。

病之初起,痧毒由口鼻而入,首先犯肺,邪郁肌表,正邪相争,而见恶寒发热等肺卫表证。继而邪毒入里,蕴于肺胃。咽喉为肺胃之门户,咽通于胃,喉通于肺。肺胃之邪热蒸腾,上熏咽喉,而见咽喉糜烂、红肿疼痛,甚则热毒灼伤肌膜,导致咽喉溃烂白腐。肺主皮毛,胃主肌肉,肺胃之邪毒循经外泄肌表,则肌肤透发痧疹,色红如丹。若邪毒重者,可进一步化火入里,传人气营,或内迫营血,此时痧疹密布,融合成片,其色泽紫暗或有瘀点,同时可见壮热烦渴,嗜睡萎靡等症。舌为心之苗,邪毒内灼,心火上炎,加之热耗阴津,可见舌光无苔、舌生红刺,状如杨梅,称为“杨梅舌”。若邪毒炽盛,内陷厥阴,闭阻心包,则神昏谵语;热极动风,则壮热痉厥。病至后期,邪毒虽去,阴津耗损,多表现肺胃阴伤诸证。

犀角尖 甘中黄 象贝母 鲜竹叶 鲜生地 苦桔梗连翘壳 茅芦根 生石膏 轻马勃
黑山栀鲜石斛 粉丹皮 陈金汁 枇杷叶露

此外,在本病的发展过程中或恢复期,因邪毒炽盛,伤于心络,耗损气阴,可导致心神不宁,出现心悸、脉结代证候。余邪热毒流窜筋络关节,可导致关节红肿疼痛的痹证。余毒内归,损伤肺脾肾,导致三焦水道输化通调失职,水湿停积,外溢肌肤,则可见水肿、小便不利等症。

痧己回,身热不退,项颈漫肿疼痛,咽喉
肿,内关白腐,舌薄黄,脉沉数。温邪伏热,稽留肺胃两经,血凝毒滞,肝胆火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殊属棘手,宜清肺胃之伏热,解疫疠之蕴毒。

[临床诊断]

薄荷叶 甘中黄 京赤芍 鲜竹叶茹 京玄参 苦桔梗生蒲黄 黑山栀 连翘壳 炙僵蚕
淡豆豉 象贝母益母草 活芦根

一、诊断要点

李左
疫疠之邪,不外达而内传,心肝之火内炽,化火入营,伤阴劫津。拟犀角地黄合麻杏石甘汤,气血双清而解疫毒。

1.有与丹痧病人接触史。

犀角尖 熟石膏 金银花 活芦根 鲜生地甘中黄 连翘壳 鲜竹叶 净麻黄 苦桔梗
川贝母陈金汁 光杏仁 京赤芍 京玄参

2.临床表现 潜伏期1-12天,病程一般为2-5天。

4858mgm,陈左 温邪疫疠,郁而化火,肺胃被其熏蒸,心肝之火内炽,白喉腐烂
痛,妨于咽饮,壮热烦躁,脉洪数,舌质红苔黄。经云∶热淫于内,治以咸寒,当进咸寒解毒,清温泄热。

前驱期一般不超过24小时。起病急骤,高热,畏寒,咽痛,吞咽时加剧。伴头痛,呕吐,厌食,烦躁不安等症。咽及扁桃体有脓性分泌物。软腭充血,有细小红疹或出血点,称为粘膜内疹,每先于皮疹出现。颈前淋巴结肿大压痛。

犀角尖 甘中黄 连翘壳 京玄参 鲜生地 淡豆豉京赤芍 大贝母 天花粉 薄荷炭
金银花 生石膏鲜竹叶 白茅根

出疹期一般在起病12-24小时内出疹。皮疹从耳后、颈部、胸背迅速蔓延四肢,全身皮肤呈弥漫性红晕,压之退色,其上散布针尖大小猩红色皮疹,疏密不等,以颈部、肘前、腋窝、腹股沟等皮肤皱褶处皮疹密集,形成紫红色线条,称线状疹。皮肤表面呈鸡皮样,皮疹有瘙痒感。面颊充血潮红,唯口唇周围苍白,称环口苍白圈。病初舌苔厚,3-4天后舌苔剥脱,舌红起刺,称杨梅舌。

吸受时气,引动伏邪,蕴袭肺胃两经。肺主皮毛,胃主肌肉,邪留皮毛肌肉之间,则发为红痧。痧点隐隐,布而不透,形寒发热,胸闷泛恶,邪郁阳明,不得外达也。舌苔薄黄,脉象浮滑而数。邪势正在鸱张,虑其增剧。宜以辛凉清解。

恢复期皮疹于48小时达高峰,以后2-4天内依出疹次序消退。体温下降,全身症状好转。疹退1—2周后开始成片状脱屑、脱皮,约2周脱尽,无色素沉着。

荆芥穗 赤茯苓 净蝉衣 炒竹茹 淡豆豉 江枳壳连翘壳 熟牛蒡 薄荷叶 苦桔梗
京赤芍

3.实验室检查周围血象白细胞总数及中性粒细胞增高。咽拭子细菌培养可分离出A组p型溶血性链球菌。

项童
痧后肺有伏邪,痰气壅塞,脾有湿热,不能健运,积湿生水,泛滥横溢,无处不到,以致面目虚浮,腹膨肢肿,咳嗽气逆,苔薄腻,脉濡滑,势成肿胀重症。姑宜肃运分消,顺气化痰。

二、鉴别诊断

嫩前胡 猪苓 生熟苡仁 炙桑皮 光杏仁 大腹皮地枯萝 旋复花 清炙枇杷叶 象贝母
广陈皮枯碧竹 鲜冬瓜皮 连皮苓 福泽泻

与麻疹、风痧、奶麻的鉴别诊断,见下表。

李左
痧后余邪痰热未楚,肺胃两病,身热无汗,咳嗽气逆,口干欲饮,脉数苔黄。此乃无形之伏温,蕴蒸阳明,有形之痰热,逗留肺络,症势沉重。姑拟清解伏温,而化痰热。

[辨证论治]

粉葛根 金银花 桑叶皮 活芦根 淡豆豉连翘壳 光杏仁 京赤芍 黑山栀 生甘草
象贝母鲜竹茹 天花粉 薄荷叶

一、辨证要点

【4858mgm】id=”hi-1417″>第1节 丹痧。附∶白喉案

【4858mgm】id=”hi-1417″>第1节 丹痧。【4858mgm】id=”hi-1417″>第1节 丹痧。丹痧属温疫性疾病,一般可以卫气营血辨证,其病期与辨证有一定规律。病在前驱期,发热恶寒,咽喉肿痛,痧疹隐现色红,病势在表,属邪犯肺卫。进入出疹期,壮热口渴,咽喉糜烂有白腐,皮疹猩红如丹或紫暗如斑,病势在里,属毒炽气营;病之后期,口渴唇燥,皮肤脱屑,舌红少津,属邪衰正虚,气阴耗损。

陆童
痧后失音,咽喉内关白腐,气喘鼻煽,喉有痰声,苔黄脉数。痧火蕴蒸肺胃,肺津不布,凝滞成痰,痰热留恋肺胃,肺叶已损,气机不能接续,咽喉为肺胃之门户,肺胃有热,所以内关白腐,音声不扬,会厌肉脱,症势危笃。勉拟清温解毒,而化痰热,勒临崖之马,挽既倒之澜,不过聊尽人工而已。

二、治疗原则

金银花 京玄参 象贝母 活芦根 连翘壳 薄荷叶天花粉 淡竹油 甘中黄 京赤芍
冬桑叶 大麦冬

本病治疗以清热解毒,清利咽喉为基本法则,结合邪之所在而辨证论治。病初邪在表,宜辛凉宣透,解表利咽;病中邪在里,宜清气凉营,解毒利咽;病后邪退阴伤,宜养阴生津,清热润喉。

附∶痧后案

三、分证论治

孙童
痧后肺胃阴伤,伏邪留恋,身热不退,咳嗽咽痛,口渴欲饮,舌质绛苔黄,脉象滑数。伏热蕴蒸肺胃,津液灼而为痰,肺失清肃,胃失降和,咽喉为肺胃之门户,肺胃有热,所以咽痛。今拟竹叶石膏汤加味,清阳明,解蕴热,助以生津化痰之品。

1.邪侵肺卫

鲜竹叶 京玄参 桑叶皮 粉丹皮 熟石膏 生甘草甜杏仁 金银花 鲜石斛 天花粉
川象贝 通草活芦根 枇杷叶露

证候:发热骤起,头痛畏寒,肌肤无汗,咽喉红肿疼痛,常影响吞咽,皮肤潮红,可见丹痧隐隐,舌质红,苔薄白或薄黄,脉浮数有力。

钱左
痧后复感外邪,痰滞内阻,水湿不化,太阴阳明为病,遍体浮肿,气逆难于平卧,寒热甚壮,大便溏泄,泛恶不能饮食,苔腻脉数。此氤氲之外邪,与粘腻之痰滞,交阻肺胃,肺气不能下降,脾弱不能运化,水湿易聚,灌浸腠理,泛滥横溢,无所不到,三焦决渎无权,症势危险。姑宜疏邪分消,而化痰滞,未识有效否。

分析:邪犯肺卫,郁于肌表。痧毒疫疠之邪侵犯肺胃,初起在表,正邪交争,故发热、恶寒、无汗、头痛。咽喉为肺胃之门户,邪毒初犯,咽喉首当其冲,热结咽喉,故咽喉红肿疼痛影响吞咽。痧毒循经外泄肌表,则皮肤潮红,痧疹隐现。因邪毒尚在卫表,故舌苔可见薄白或薄黄,舌质红,脉浮数有力。

【4858mgm】id=”hi-1417″>第1节 丹痧。淡豆豉 川桂枝 鲜竹茹 枳实 大腹皮 连皮苓象贝母 淡姜皮 焦楂炭 猪苓 泽泻
仙半夏 酒炒黄芩

【4858mgm】id=”hi-1417″>第1节 丹痧。治法:辛凉宣透,清热利咽。

方药:解肌透痧汤加减。常用药:桔梗、甘草、射干、牛蒡子清热利咽;荆芥、蝉蜕、浮萍、豆豉、葛根疏风解肌透表;连翘、僵蚕清热解毒。

【4858mgm】id=”hi-1417″>第1节 丹痧。乳蛾红肿者,加土牛膝根、板蓝根清咽解毒;颈部淋巴结肿痛者,加夏枯草、紫花地丁清热软坚化痰;汗出不畅者,加防风、薄荷祛风发表。

2.毒炽气营

证候;壮热不解,烦躁不宁,面赤口渴,咽喉肿痛,伴有糜烂白腐,皮疹密布,色红如丹,甚则色紫如瘀点。疹由颈、胸开始,继而弥漫全身,压之退色,见疹后的1—2天舌苔黄糙、舌质红刺,3—4天后舌苔剥脱,舌面光红起刺,状如杨梅。脉数有力。

分析:邪在气营,热毒炽盛。邪毒燔灼气分,则见壮热不解,面赤烦躁口渴;肺胃热毒化火,上攻咽喉,则见咽喉肿痛,伴有糜烂白腐;热毒外透肌表,则见痧疹密布,色红如丹;热毒炽盛,内逼营血,则疹色紫红或瘀点;气分热盛,则舌生红刺,舌苔黄糙,脉数有力;热盛津伤,胃阴亦耗,故舌光起刺,状如杨梅。

【4858mgm】id=”hi-1417″>第1节 丹痧。治法:清气凉营,泻火解毒。

方药:凉营清气汤加减。常用药:水牛角、赤芍、丹皮、生石膏、黄连清气凉营,泻火解毒;鲜生地、鲜石斛、鲜芦根、鲜竹叶、玄参、连翘甘寒清热,护阴生津。

丹痧布而不透,壮热无汗者,加淡豆豉、浮萍发表透邪;苔糙便秘,咽喉腐烂者,加生大黄、芒硝通腑泻火;若邪毒内陷心肝,出现神昏、抽搐等,可选紫雪丹、安宫牛黄丸清心开窍。

3.疹后阴伤

证候:丹痧布齐后1-2天,身热渐退,咽部糜烂疼痛减轻,或见低热,唇干口燥,或伴有干咳,食欲不振,舌红少津,苔剥脱,脉细数。约一周后可见皮肤脱屑、脱皮。

分析:邪毒渐清,阴液耗损。痧毒外透,壮热耗阴,阴虚内热,故见低热留恋;疹后肺胃阴津耗伤,故口干、唇燥,干咳;胃阴亏损,脾胃不和,故食欲不振,舌红少津,舌苔剥脱;阴津亏耗,皮肤失润,故皮肤干燥脱屑。

【4858mgm】id=”hi-1417″>第1节 丹痧。治法:养阴生津,清热润喉。

方药:沙参麦冬汤加减。常用药:沙参、麦冬、玉竹清润燥热而滋养肺胃之阴液;天花粉生津止渴;甘草清火和中;扁豆健脾和胃;桑叶清疏肺中燥热。

若口干、舌红少津明显者,加玄参、桔梗、芦根以增强养阴生津,清热润喉作用;如大便秘结难解,可加知母、火麻仁清肠润燥;低热不清者,加地骨皮、银柴胡、鲜生地以清虚热。

发生心悸、痹证、水肿等证候者,参照有关病证辨证治疗。

[其他疗法]

一、中成药剂

1.三黄片每服2-3片,1日3次。用于毒炽气营证。

2.五福化毒丸:每服1丸,1日2次。用于毒炽气营证。

二、单方验方

1.大青叶、板蓝根、土牛膝根各15g。每日1剂,水煎服。用于邪侵肺卫证。

2.紫草、车前草各15—30g。水煎,连服7日。用于毒炽气营证,也可用于预防。

三、药物外治

1.金银花、山豆根、夏枯草、青果、嫩菊叶、薄荷叶各适量。煎汤漱口,1日2-3次。用于咽喉肿痛。

2.玉钥匙散或锡类散。吹喉,1日2-3次。用于咽喉肿痛。

3.金不换散或珠黄散。吹喉,1日2—3次。用于咽喉糜烂化脓。

四、针灸疗法

1.主穴取风池、天柱、曲池、合谷、少商、委中,配穴取内庭、膈俞、三阴交、身柱。针刺用泻法,1日1次。用于发热、咽痛。

2.以大肠、肺、胃经穴位为主,配①少商或委中,三棱针针刺出血。②翳风、合谷。③少商、尺泽、合谷。针刺,1日1次。用于咽喉肿痛。

[预防护理]

一、预防

控制传染源。对丹痧患儿隔离治疗7日,至症状消失,咽拭子培养3次阴性,方可解除隔离。对密切接触的易感人员,隔离观察7—12天。

切断传播途径。对患者的衣物及分泌排泄物应消毒处理。流行期间不去公共场所。患者所在场所及病室可用食醋熏蒸消毒。

保护易感人群。疾病流行期间,对儿童集体场所经常进行消毒。易感儿童可口服板蓝根、大青叶等清热解毒中药煎剂,用于预防。

二、护理

患者病室安静舒适,空气新鲜湿润。发热时应卧床休息。饮食宜以清淡易消化流质或半流质为主,注意补给充足的水分。保持大便通畅。注意皮肤与口腔的清洁卫生,可用淡盐水或一枝黄花煎汤含漱,1日2-3次。皮肤瘙痒不可抓挠,脱皮时不可强行撕扯,以免皮肤破损感染。

[文献摘要]

《证治准绳伤寒》:“阳毒伤寒,服药不效,魔烂皮肤,手足皮俱脱,身如涂朱,眼珠如火,躁渴欲死,脉洪大而有力,昏不知人,宜三黄石膏汤主之,或升麻栀子汤主之。”

《喉痧正的论因》:“治病必先其所因,喉痧之因,都由温疫之毒,吸人肺胃,又遇暴寒折郁,内伏肠胃募原,复触时令之毒风而发。”

《喉痧正的论证》:“喉痧由疫毒内伏,其未发之先,必五内烦躁,手掌心热,渐渐咽喉痛,憎寒发热,胸闷,口渴,有痧者,热势必壮,……头面颐项见有痧点隐隐,及周身肤腠通红者,无论咽喉红与不红,肿与不肿,腐与不腐,但觉咽喉痛,或先曾痛过,发热后反不觉痛者,均属疫痧。”

《丁甘仁医案喉痧症治概要》:“独称时疫烂喉丹痧者何也?因此症发于夏秋者少,冬春者多,乃冬不藏精,冬应寒而反温,春寒犹禁,春应温而反冷,经所谓非其时而有其气,酿成疫疠之邪也。邪从口鼻入于肺胃,咽喉为肺胃之门户,暴寒束于外,疫毒郁于内,蒸腾肺胃两经,厥少之火,乘势上亢,于是发为烂喉丹痧也。

[现代研究]

李作森.猩红热辨证论治的体会.新中医1981:12:21

用中药配合针灸和散剂吹喉治疗173例猩红热患者。按卫、气、营、血辨证,分别以透表:、清营、解毒、养阴等法,照顾兼证选方用药。配合针刺疗法,随证选用外金津、外玉液、大椎、三阴交等穴位,并结合用冰硼散、锡类散吹喉。结果173例中治愈141例,显效23例,无效9例,治愈率81.5%。

汤文学.猩红热治验.四川中医19如;8:13

用银翘散加减治愈猩红热,药用金银花、连翘、板蓝根各15g,牛蒡子、豆豉、黄芩、栀子各10g,荆芥6g,薄荷、生甘草各5g,马勃4g,蒲公英30So服至发热渐退,咽痛渐减,唯周身红疹尚未隐退,则原方去荆芥、豆豉、薄荷、牛蒡子,加生地、丹皮、白鲜皮各10g,至病情痊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