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给孤独长者初见佛陀的故事

“不幸”的故事

“不幸”的故事

4858mgm 1

薄福善来
这个故事,发生在佛陀时代的印度境内。那是大名鼎鼎的给孤独长者的姻亲,浮图长者的儿子;他的姊姊,就是给孤独长者的儿媳妇。给孤独长者的财富,几乎富甲□萨罗国的全国,浮图长者能有这样一门亲家,他的财富之多,当然也就可想而知了。浮图长者,自从生了一个女儿,一直盼望能有个儿子的时候,儿子真的来了;他的太太,为他生下了一个仪容可爱的男孩子,给他们全家乃至所有亲戚朋友,带来了欢欣和希望。因为这个孩子的诞生,来得恰到好处,所以给他命名为善来。可是,善来的出生,虽在富贵的人家,他的命运,却是一个标准的乞儿。由于他在往昔生中的不修□业,不肯布施,所以他是注定了要做乞儿的命。于是,当他渐渐长成人的时候,他家的财富,竟像水银泻地一样的消失掉了。等他的父母一死,连他家仅有的房子也换成了新来的主人。终于,他是到了「上无片瓦覆顶,下无立锥之地」的境地了!等著他去走的,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向外流浪。人间是现实的,过去恭维他的人,那些曾经叫他善来的人,这时已经对他另眼相看,大家以为他是浮图长者的「败家精」,由于他的到来,便抹去了浮图长者的盛名与财富。因此,大家把他看做瘟神,视同疫疠!大家拒绝他、唾弃他,再也不欢迎他,并且给他取了一个意义相反的名字,管他叫做「恶来」。然而,人间不是没有同情的,也不是没有温暖的。他在偶然之间,遇到了一位浮图长者生前的好友,给了他一枚金钱,要他买些衣食过活;但他把钱藏进了破衣的衣角,竟然忘记了金钱的用处。乞讨与贫困,使他流离失所,使他到处流浪,使他像一只丧家之犬,使他像个飘忽的游魂。有一天,他在漫无目的地流浪生活中,流浪到了室罗伐城,那是□萨罗国的名城,也正是他姊姊家的所在地。善来没有想到要向他的姊姊求助,但他却被他姊姊的婢女在街头撞见了;这个婢女,从小跟随他的姊姊,从小就在浮图长者的家里长大,当然是认识善来的了。这件事,就这样给孤独长者的儿媳妇知道了;同胞骨肉,手足情深,怎不感到心疼!怎么办呢?接他的弟弟到自己的家里住罢?不行,他的命太恶,他会连累上她的夫家的。善来的姊姊,显得非常的踌躇。最后,她是决定了,决定派人送给善来一大笔金钱,要他自己改善自己的生活。那晓得,善来的福报之薄,比纸还薄;转手之间,那笔数目可观的金钱,就被小偷偷走了!他的姊姊听到这样的消息之时,也觉得无可奈何了:「像这样福薄的人,叫我又有什么办法继续帮助他呢?」因此,他的姊姊再不管他了。善来的恶报坏运,已在渐渐地消失,一步一步地正走向佛法大门。但是,尚有一些苦报,等著他去偿清。有一天,那是给孤独长者定期供佛斋僧的好日子。佛世的居士,把供佛斋僧当作无上的佛事来做,也当作最大的喜事来办。供佛斋僧的日子,张灯结彩,洒扫粉刷,香末涂地,那简直是最最隆重而庄严的吉庆典礼。赶斋场,吃喜筵,乃是乞儿们最感兴趣的事了,何况须达长者是一位闻名于印度的大慈善家,所以大家称誉他为给孤独长者,所以他也是最受乞儿们敬仰与亲近的人了,有这样的好机会,乞儿们那有不去赶的?供佛斋僧下来,少不得总有许多的剩饭剩菜羹汤要布施乞丐的。想不到,由于善来的缘故,给孤独长者的情绪,竟然变了。佛陀以及佛陀的比丘弟子们尚未光临之先,就有一批的乞丐涌到了给孤独长者的宅前,长者看那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并且散发著一种垢秽恶臭的乞丐们,便觉得对于迎请佛陀应供的仪节来说,那是不太理想的情调,所以派人把他们驱散了、赶走了。室罗伐城的乞丐们,遭受了这样意外的驱逐之后,心里非常恼怒,再看看,原来在他们之中多了一个新来的乞丐善来。「噢!准是由于他的原故,害了我们大家。」「是的,他叫恶来,有了恶来,我们还会好吗?」「把他扔在粪里,给大家出一口气!」大夥的乞丐们,七嘴八舌地挥动著拳头,气势汹汹地包围著善来。终于,他们把善来扔进了路旁的大粪堆里!使他躺在粪堆里面,动弹不得,只能哀痛地哭泣。时间渐渐地快近日中了,佛陀以及数以千计的比丘,缓缓地、庄严地走向给孤独长者的宅第。不用说,这是善来的救星到了,他被拉出了粪堆。佛陀看看善来,就向大众比丘们开示:「你们应当厌离生死流转的无边苦海,并且要厌离系缚生死的资深之具,如不厌离贪著而及时施舍,那就要像这位居士一样;你们知道吗?他已是生死苦海之中最后一生的人,但他竟然落得如此的地步,受苦而不能自供生活的所需。」佛陀接著又对站在身边的阿难尊者说:「你今天要为这位善来居士留下一半饭食。」「是的,世尊。」阿难尊者恭顺地答应了。无奈,由于善来的无福,纵然是多闻而记忆第一的阿难尊者,也把为他留下一半饭食的事给忘了。等到斋罢,阿难尊者才又想起,但已来不及了,这是他初次违背了佛陀的教命,同时也扰恼了一个有情,使他万分的懊悔。佛陀是不会不知道的,也是不会忘记的,所以自己留下了一半饭食。这时,佛陀己经懂得阿难的心里正在懊悔,便安慰他说:「阿难,你是多闻第一,但是,假如南瞻部洲乃至四周的大海,其中充满了诸佛,如此诸佛,各说甚深妙法,你都能够受持不忘;但由于善来的福薄,你也不能记忆为他留下饭食的。」佛陀又说:「好了,阿难,你现在去把善来请过来吧!」「善来!善来!善来!善来!」阿难尊者走到善来的面前,一连喊了好几声,善来却是呆若木鸡似地充耳不闻。最后他被阿难尊者喊得紧了,竟然六神无主地向他自己的左右及背后搜寻,他以为他的附近,一定另有个叫做善来的人,因为他自从离家以后,早已成了恶来,他也几乎忘记了自己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善来的名字。「佛陀要我请你去里面吃饭。」阿难尊者提高了嗓子,把如疑如聋的善来从茫茫然的状态中喊醒:「我喊的是浮图长者的儿子善来,你不就是他吗?还找什么人呢?」
这么一来,善来是完全清醒了,但他觉得「善来」这个名字,再也不配让他来用的了,像他那样没有福报的人,叫做恶来是相称的,怎么可以再叫善来呢?他想,大概是自己的苦报快要结束了,大师佛陀是大觉智的人,所以仍然叫他善来;或者是由于慈悲的佛陀,以平等的善心爱语待他,所以仍旧叫他善来。但他还是想不通,佛陀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叫他原来的名字?善来走近佛陀,恭敬地行了一个接足礼,便从阿难尊者的手里接过了佛陀留下的半钵饮食;他是饿透了的人,纵然给他留下一钵的全部,也不够他吃一个半饱,何况仅有半钵的饮食呢?他是既欣喜,也觉得失望。佛陀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用慈祥的态度及柔和的语调安慰他说:「你觉得太少了一些,是吗?你不用担心,你吃吧,即使你的肚子宽广如大海,你的一口能吞须弥山,随你怎么吃法,任你吃到几时,你也不会吃完我给你的半钵饮食。」佛陀是真实语者,佛陀的神力,能以脚趾轻按大地而使大地立时变成清净庄严的佛国净土,如今要让善来饱餐一顿,当然是轻而易为的事了。现在的善来,已经走到了佛法宝藏的大门之外,现在的佛陀,也要给他一把锁钥来开启这一座宝藏的大门了。「善来,你能买些香花来供养我们吗?」「但是我没有买花的钱呀!大德世尊。」「那么你那衣角里面裹的是什么呢?」「唔!我倒完全忘记了,那是我父亲的一位朋友送给我的一枚金钱。」「就用那一枚金钱去买青色的莲花,你说好吗?」「当然好的,世尊。」善来,高高兴兴地走进了一家花圃,嚷著要买上等的青莲花。「去去去!给我快点滚出去!」花圃的老板看他那副穷酸的落魄相,打心窝里起,就是一肚子不欢迎:「你也买得起上等的青莲花?别噜苏,快给我滚!不要由于你的缘故,给我的花圃带来了晦气。」「求你不要这样嘛!」善来哀求地说:「我这里有钱,那是大德世尊教我来买的呀!」花圃的老板,一听说起大德世尊,便不由自主地肃然起敬:「原来你是佛陀的使者,为什么不早点说呢?对于伟大的佛陀,天上、人间,谁不争著去供养呢?你是佛陀的使者,你要什么花,你要多少花,请你任意地尽量挑选罢,至于钱,你且留著,这就算是我对佛陀聊表一点敬意罢!」能让善来买到了青莲花,他已感到满足,不要钱,怎么行!不管花圃的老板收不收,还是付出了他那唯一的一枚金钱。善来取了青莲花,回到佛陀的座前,恭敬地把花献上,又依次给所有的比丘献上。这时在他手上的青莲花,越开越大了,也越分越多了,芬芳馥郁的花香,也弥漫了整个的空间。正在这个时候,奇异的景象在善来的面前出现了:他见到了他的前身,见到他在前身的无数生中,曾经在许多的佛陀座下,修过「青处观」,现在,由青色莲花的开引,使他恢复了青处观的禅定。「善来,你见到了吗?」佛陀问话了。「是的,世尊,我见到了。」就在问话之际,善来已经见道,已经证入了小乘初果的圣位。他是多么的高兴,他是多么的感激;现在,他毫不犹豫地跪倒在佛陀的座前,请求佛陀,度他出家。当时机成熟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佛陀仅对他说了一句:「善来比丘,汝修梵行。」即在言下,善来的须发自落,袈裟著身,已经具足圆成了比丘的身分。不久之后,经过勇猛的修持,在一天的夜里,突然一念顿断,断除了三界的烦恼,便证了阿罗汉果,这是声闻圣者最高的果位。从此超出三界,不再轮回生死。现在的善来,已是佛陀座下罗汉比丘,已是善来尊者;凡夫的习性,总喜欢用凡夫的眼光来衡量一切的事物。所以,善来的出家,竟为佛陀的教团,招致了许多的毁谤,善来的证阿罗汉果,也根本不受外界的认可;许多的在家人,都在批评佛教,他们的理由是佛陀不该收受善来那样的人出家,否则,佛教岂不成了愚疑贫贱的收容所?善来也能出家,佛教还有什么值得信仰的呢?在阶级观念根深蒂固的印度社会里,像佛陀这样的平等普化,怎能不引起守旧者的疑虑与批评?但是伟大的佛陀,仍然有方法来开化他们。终于,机会来了,在一处叫做失收摩罗山(此山因毒龙之名而得名「失收摩罗Sumsumara者常欲入海」──《杂含》43.1171)的地方,出现了一条毒龙,风风雨雨地作威作□,危害著当地农作物的收成,也扰乱著附近居民的安宁,所以特别迎请佛陀去应供,希望能借佛陀的神力,镇压住那条毒龙的破坏。慈悲的佛陀答应了,但他竟把这任务,交给了善来尊者。证了阿罗汉果的人,多数都有神通,善来尊者就是这样一位理想的人选。毒龙也有神通,但它那能比得上罗汉的神通?风暴、雷雨、冰雹,一阵一阵地漫天下降,到了半空里,竟然变成了和风、香水与香末;刀、剑、轮、※,飞向善来尊者的时候,竟然变成了天上才有的百瓣莲花;再用毒火攻击善来尊者,火势越烧越大,越炎越猛,不烧善来尊者,反而烧了毒龙自己,四方上下都是猛火,把毒龙紧紧地围住,毒龙想逃,竟然走头无路,唯有善来尊者的附近,是一片清凉境界。不得已,毒龙只好化成了人形,伏倒在善来尊者脚下。「你这不知罪恶的有情,前生造了恶业,今身堕在龙中,现在再造恶业,来生必堕地狱!」善来尊者训斥它了。「大德慈悲,恕我愚昧,请赐开示,我当奉行。」这是毒龙的请求。「当皈依佛、法、僧的三宝,尽形寿不违志;愿当受持杀、盗、邪淫、妄语、饮酒的五戒,尽形寿不得违犯。」「是的大德,我已受了三皈,我已秉持了五戒。」这一场降龙的佛事,到此圆满结束。失收摩罗山的居民,大家都来感谢佛陀,所有听到了这个消息的人,远远近近,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也都赶来膜拜佛陀。这个时候,佛陀说了:「你们不要谢我,你们不要如此来供养我,应该供养浮图长者的儿子善来比丘,因为,这次降伏毒龙,完全是靠他的神力。」于是,「伟大的善来尊者」、「善来降龙第一」的呼声,就这样流传开来,也流传了下来。从此,再也没有人批评佛教是个愚疑、贫贱的收容所了。(本文取材于《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第42)

4858mgm 2

“不幸”的故事

我听说是这样子:那时,佛陀住在王舍城郊的寒林丘冢间。当时给孤独长者有事情来到王舍城里,住在某长者的家里。晚上看到某长者吩咐他的妻子、仆人、工人说:“你们都起来,早点劈柴烧火、煮饭揉面,烹调各种料理,打扫、布置客厅房舍。”给孤独长者看了之后,心里猜想:今天长者要做什么呢?是要嫁女儿、娶媳妇呢?还是要宴请宾客、国王、大臣呢?心里这么想,就问长者:“您要做什么?要嫁女儿、娶媳妇呢?还是要宴请宾客、国王、大臣呢?”当时那位长者回答给孤独长者说:“我不是要嫁女儿、娶媳妇,也不是要宴请国王、大臣,只是为了迎请佛陀和比丘僧,才准备这些供养。”那时给孤独长者听到从未听说过的“佛陀”名字之后,心里非常欢喜,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充满了怡悦的感受,就问那位长者说:“什么叫做佛陀呢?”长者回答说:“有个出家人名叫瞿昙,是释迦族人,从释迦族中剃除须发,穿上袈裟衣,确实舍离家庭,出家修习正道,得到无上真正的觉悟,因此称为佛陀。”给孤独长者又问:“僧伽又是什么呢?”那位长者回答说:“如果婆罗门(祭司)阶级的族人剃除须发穿上袈裟衣,确实舍离家庭而追随佛陀出家,或是刹利(贵族、武士)阶级的族人;或是毗舍(平民)阶级的族人;或是首陀罗(奴隶)阶级的族人中的善男子等,剃除须发,穿上袈裟衣,确实舍离家庭,追随佛陀出家,就是僧伽。今天我就是要迎请佛陀和伴随佛陀身边的僧伽而准备各种供养的。”给孤独长者问那位长者说:“我现在可以去看4858mgm,世尊吗?”那位长者回答说:“您就住在这儿,我会迎请世尊到我家里来的,您会在这儿见到世尊的。”

在佛世时,有一位从小和给孤独长者一起长大的青年。给孤独长者的财力很丰厚,上至国王、王子都很敬仰他,其它士、农、工、商的人更是敬佩他,可是他这位朋友却一直都很困顿坎坷,他的名字叫「不幸」。
给孤独长者看到他这么潦倒就把这位朋友找来,请他帮忙料理家务,可是给孤独长者的家人、朋友若要叫他就得开口闭口都是「不幸」──比如:「不幸来!」、「不幸坐!」、「不幸吃啊!」因此,长者的家属亲友都不太喜欢他,就跟给孤独长者说:「你把他辞掉吧!最好远离他。」给孤独长者不解地问:「这个人很好呀!为何要辞掉他、远离他呢?」大家都说:「因为他的名字叫做不幸,天天看到不幸,听到不幸,口里又叫着不幸,这对我们好像不太好吧!」
长者就说:「你们错了,佛陀曾开示──人的命运好坏是从业而来,人生在世是幸或不幸,要看过去生的所作所为,过去生若有造福,现在面对的就是福缘;过去生若没有造福,今生的遭遇就会很坎坷。若是带着福业而来,即使他的名字叫做不幸,也仍是有大福的人。若没有福德,虽然他的名字叫做『贤人』,也不见得有贤德,更不见得会幸运!所以我们不要迷信名字,重要的是看过去生的因和现在生的缘啊!」因为长者经常听佛陀的开示,所以他了解祸福的业力因缘。长者既然这么说,大家也就没话说了。
经过一段时日,给孤独长者有事带着家人出门去了。有一群强盗知道长者带着家丁出门,于是计划要趁机抢劫。他们定好时间,有一天晚上,强盗都埋伏于长者的家园四周,等待下手的机会。而这位「不幸」很尽责,因为他知道长者给他很大的恩惠,尽管有那么多人排斥他,但长者仍然庇护他,让他能够留下来,所以他对这个家庭,不管是时间或力量上,都是加倍的努力,每天天未亮就起来巡视,直到天黑了也仍用心在四周巡逻……。
那天他发现外面有一些人行迹非常可疑,可能有不良的企图,赶紧叫其它人把锣、鼓等全都拿出来,大家打鼓的打鼓、敲锣的敲锣。剎那间,锣鼓喧天,把那群小偷强盗一个个吓得逃之夭夭,匆忙之间他们的武器、石块、棍子全都弃置于地。
隔天长者的佣人出来一看,大家都非常吃惊,因为看到那些武器横竖地散落一地,好险呀!那群小偷强盗如果进入抢劫的话,家里所有的宝物一定被洗劫一空!长者回来后,大家就赶紧告诉他,并且赞叹说:「『不幸』是一位有智者,这个家要不是有他这么用心的看顾,一定会损失惨重。」
给孤独长者听了很高兴地向「不幸」道谢,又前往祇树给孤独园向佛陀报告家里发生的事。佛陀说:「对啊!这就是因为你有智慧,能够说服家人朋友的猜疑,把这么好的人留下来;如果你也跟他们一样迷信,那么你这一劫就难逃了。因为你能够识人,知道种如是因,得如是果而不以名取人,所以有这种福分。」这是佛陀对给孤独长者的赞叹。
有些人遇到一点点坎坷就怨天尤人,认为自己的命运不好,就急着要找人改运,希望把命运改好,这是错误的。其实,最重要的是过去生中造了什么样的业;改运、消灾、改名,自古以来这种迷信就已深印于人们心中,事实上,今生父母给我们的名字跟命运无关,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的行为。因为今生所造的业又会带到来生。现在如果能把言行调好就能得到福缘。总之,有过去生的因,才有今生的果,唯有多造福修慧、福德具足才能去掉灾难、逢凶化吉。

改运、消灾、改名,自古以来这种迷信就已深印于人们心中。

  当天晚上,给孤独长者就在全心全意想念着佛陀之中睡着了。天还没亮,忽然看到了天色已亮的样子,以为已经破晓了,就走出他的房间,走向城门去。来到城门下,夜才二更,城门未开。王家的惯例,为了等待远方的传令使节来往,都要等到初夜结束的时候才关城门;中夜结束了,又再打开城门,好让行人早点上路。当时,给孤独长者看城门开了,心想:一定是夜晚已经过去了,天色破晓了,城门开了,趁着天色已亮出城去,等到出了城门之后,天亮立刻消失了,又回到黑暗里。给孤独长者立即心生恐怖,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莫非是人、非人或是奸诈狡猾的人要来恐吓我?就想要立刻转回去。那时,城门边有个天神住在那儿,那位天神就放出身上的光明,从那城门直到寒林丘冢间,一片光明普照。天神告诉给孤独长者说:“你要继续前进,将可得到殊胜的利益,千万不要退回去!”天神那时就以韵语说道:

在佛世时,有一位从小和给孤独长者一起长大的青年。给孤独长者的财力很丰厚,上至国王、王子都很敬仰他,其它士、农、工、商的人更是敬佩他,可是他这位朋友却一直都很困顿坎坷,他的名字叫「不幸」。

“良马百匹,黄金百斤,骡车马车,各有百辆,种种奇珍重宝载在车上,宿生种了善根而得到这样的福报。如果有人怀着敬重之心,向着佛陀走一步,这一步的功德就远超过前述的福报之上了。所以长者你应当继续前进,千万不要退回去!”接着又再以韵语说道:

给孤独长者看到他这么潦倒就把这位朋友找来,请他帮忙料理家务,可是给孤独长者的家人、朋友若要叫他就得开口闭口都是「不幸」──比如:「不幸来!」、「不幸坐!」、「不幸吃啊!」因此,长者的家属亲友都不太喜欢他,就跟给孤独长者说:「你把他辞掉吧!最好远离他。」给孤独长者不解地问:「这个人很好呀!为何要辞掉他、远离他呢?」大家都说:「因为他的名字叫做不幸,天天看到不幸,听到不幸,口里又叫着不幸,这对我们好像不太好吧!」

“雪山稀有的大白象,以纯金打造的金网做装饰,庞大的身躯配着长大的象牙。如果用这样名贵的大象来布施给别人,这样还是远不及心向佛陀的福德。所以长者应当快点前进,将会得到大利益,不要退回去了。”接着又再以韵语说道:

长者就说:「你们错了,佛陀曾开示──人的命运好坏是从业而来,人生在世是幸或不幸,要看过去生的所作所为,过去生若有造福,现在面对的就是福缘;过去生若没有造福,今生的遭遇就会很坎坷。若是带着福业而来,即使他的名字叫做不幸,也仍是有大福的人。若没有福德,虽然他的名字叫做『贤人』,也不见得有贤德,更不见得会幸运!所以我们不要迷信名字,重要的是看过去生的因和现在生的缘啊!」因为长者经常听佛陀的开示,所以他了解祸福的业力因缘。长者既然这么说,大家也就没话说了。

  “一百个金菩闇国的女人,以种种妙宝、璎珞予以妆饰,把她们布施给别人,还是远不及向着佛陀前进一步的功德。所以长者应当快点前进,将会得到殊胜的利益,不要退回去了。”

经过一段时日,给孤独长者有事带着家人出门去了。有一群强盗知道长者带着家丁出门,于是计划要趁机抢劫。他们定好时间,有一天晚上,强盗都埋伏于长者的家园四周,等待下手的机会。而这位「不幸」很尽责,因为他知道长者给他很大的恩惠,尽管有那么多人排斥他,但长者仍然庇护他,让他能够留下来,所以他对这个家庭,不管是时间或力量上,都是加倍的努力,每天天未亮就起来巡视,直到天黑了也仍用心在四周巡逻……。

当时给孤独长者就问天神说:“贤者,您是什么人?”天神回答说:“我是摩头息健大摩那婆,是你以前的好朋友。我在尊者舍利弗、大目揵连那儿对三宝生起了信敬之心,由于这个功德,现在得以生为天神,负责掌管这城门一带。因此才告诉长者应当前进,千万不要退回去,前进得利益,不要退回去。”

那天他发现外面有一些人行迹非常可疑,可能有不良的企图,赶紧叫其它人把锣、鼓等全都拿出来,大家打鼓的打鼓、敲锣的敲锣。剎那间,锣鼓喧天,把那群小偷强盗一个个吓得逃之夭夭,匆忙之间他们的武器、石块、棍子全都弃置于地。

那时给孤独长者心里这么想着:佛陀出现在世间,这不是小事情。能够听到正法4858mgm给孤独长者初见佛陀的故事。,这也不是小事情。所以天神劝我前进,前往谒见世尊。于是给孤独长者就顺着天身所放出的光明,一直走到寒林丘冢间。那时,世尊正巧走出房舍,在室外经行。给孤独长者远远就看到世尊,于是走到世尊面前,用世俗的礼节方式,恭敬地问候:“世尊您睡得还好吗?”世尊以韵语回答说:“净居于4858mgm给孤独长者初见佛陀的故事。涅槃,因此常安乐,爱欲所不能染着,解脱之境不再有束缚。断绝一切希望,调伏炽燃的心火,内心得到寂静的止息,止息之下睡眠自然很安隐。”

隔天长者的佣人出来一看,大家都非常吃惊,因为看到那些武器横竖地散落一地,好险呀4858mgm给孤独长者初见佛陀的故事。!那群小偷强盗如果进入抢劫的话,家里所有的宝物一定被洗劫一空!长者回来后,大家就赶紧告诉他,并且赞叹说:「『不幸』是一位有智者,这个家要不是有他这么用心的看顾,一定会损失惨重。」

那时,世尊带着给孤独长者进入房舍之中,就座而坐,端身专注于心念。当时,世尊为他说法,予以开示教导,启发鼓励。世尊说世间诸法无常,应当力行布施、持戒等有利于生天的福德事业。又解说欲贪的染着,欲贪的过患,以及远离欲贪的福利。给孤独长者听闻正法,当下见法、得法、入法、解法,超越了疑惑,不必再藉助其他的信仰、度化,就直接进入了正法律,内心毫无畏惧犹豫。于是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衣服,敬4858mgm给孤独长者初见佛陀的故事。礼佛陀,右膝着地,双手合掌禀告佛陀说:“世尊,我已经超越了世间的疑惑;善逝,我已经超越了一般世俗的信仰。我从今天起直到寿命终了,终生归依佛、归依法、归依比丘僧,做一个在家居士。请为我作鉴证!”这时,世尊才问给孤独长者:“你叫什么名字?”长者禀告佛陀:“名叫须达多。因为常常供给孤贫辛苦的人,大家都叫我给孤独。”世尊又问:“你住在那里?”长者禀告佛陀说:“世尊,我住在拘萨罗国境内的舍卫城里。但愿世尊能到舍卫城来,我当终生供养衣被、饮食、房舍、床卧、随病汤药。”佛陀问长者:“舍卫城有精舍吗?”长者禀告佛陀:“没有,世尊!”佛陀告诉长者:“你可在那里建立精舍,让比丘们往来时可以住宿。”长者禀告佛陀:“只要世尊肯到舍卫城来,我一定会建造精舍、僧房,让比丘们来往时可以住宿。”这时,世尊默然接受他的请求,那时长者知道世尊默然接受了他的请求,就从座位上站起来,顶礼佛足而后离去。

给孤独长者听了很高兴地向「不幸」道谢,又前往祇树给孤独园向佛陀报告家里发生的事。佛陀说:「对啊!这就是因为你有智慧,能够说服家人朋友的猜疑,把这么好的人留下来;如果你也跟他们一样迷信,那么你这一劫就难逃了。因为你能够识人,知道种如是因,得如是果而不以名取人,所以有这种福分。」这是佛陀对给孤独长者的赞叹。

有些人遇到一点点坎坷就怨天尤人,认为自己的命运不好,就急着要找人改运,希望把命运改好,这是错误的。其实,最重要的是过去生中造了什么样的业;今生父母给我们的名字跟命运无关,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的行为,因为今生所造的业又会带到来生。现在如果能把言行调好就能得到福缘。总之,有过去生的因,才有今生的果,唯有多造福修慧、福德具足才能去掉灾难、逢凶化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