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中医辨治冠心病八法

冼绍祥“心脉同治”理论探究及经验总结冼绍祥教授在30余年的临床和实验研究中发
现, 心脉结构互通, 功能相连, 脉与心气血相关, 脉
诊作为四诊的精髓亦能佐证这一观点, 临床治疗心 血管疾病时, 需整体思维,
心脉同治。现将冼教授 “心脉同治” 理论初步整理如下, 以飨同道, 并希望
得到同仁的指导和完善。“心脉同治”的理解1. 心与脉之间的关系1.1
从结构上认识 脉, 又称“血脉”或“血 府” , 它主要由脉管及血液组成,
是全身血液和营 气运行的通道。 《黄帝内经》云: “夫脉者, 血之府 也” ,
“壅遏营气, 令无所避, 是谓脉” 。 并认识到 “血 脉者, 盛坚横以赤,
上下无常处, 小者如针, 大者如 筋” 。 脉可以说是相对密闭的管道系统,
它遍布全身 各个部位, 无处不到, 外至肌肤皮毛, 内达五脏六 腑,
环周不休, 形成一个密布全身上下内外的网络。 例如在 《灵枢 ·脉度》
就已记载心与脉直接相连, “五 脏六腑, 皆以受气……营周不休,
五十而复大会, 阴 阳相贯, 如环无端” 。 明代张介宾亦云: “心居肺管之 下
, 膈膜之上, 附着脊之第五椎……其合脉也” 。 从现 代解剖医学角度来说,
心与脉在体内构成一套密闭 而相互连续的管道系统, 即心血管系统,
内有血液周 而复始循环流动 [1] 。 由此可见, 无论是中医学还是现
代医学, 均认为心与脉在结构上紧密相连。 心脏结构
异常或功能异常可致脉象的变化。1.2 从功能上理解 心与血脉相连, 构成一个相
对密闭的系统, 成为血液循环的枢纽, 功能上二者相 辅相成, 缺一不可,
但以心占主导地位, 即《黄帝内 经》所说的 “心主血脉” 。
心主血脉的生理功能含义 有二: 一是指心具有生血的生理作用, 使血液不断地
得到补充。 《素问· 五运行大论》云: “南方生热, 热 生火, 火生苦,
苦生心, 心生血” 。 二是推动血液运行 以输送营养物质。 《医学入门
·脏腑》谓: “人心动, 则 血行于诸经……是心主血也” 。 心阳气的推动、 温煦
和固摄作用, 协调着心脏的正常搏动, 从而推动和保
障血液在全身脉管中流动。 而血液中运载着的营养 物质供给全身,
使五脏六腑、 四肢百骸、 肌肉皮毛、
经脉等全身各个部位维持其正常的功能活动。 正如 《素问·经脉别论》记载:
“食气入胃, 浊气归心, 淫 精于脉, 脉气流经……输精于皮毛, 毛脉合精,
行气 于府, 府精神明, 留于四藏” 。 其中心脉道的通利, 是
血液运行的最基本的前提条件, 若脉管瘀堵, 心之气 血瘀滞, 则导致心痛、
心悸等一系列病症, 即脉病及 心。 而心之气血阴阳气充沛、 功能正常,
是心脏搏动 如常、 血液运行不休及脉管得以濡养的保障, 如心气 不足,
血液无以生化, 脉管失养, 或心气虚不能推动 血液运行, 血瘀脉管,
进而导致脉管通利功能失常, 即心病及脉。 心脉二者病变常互为因果,
正如《素 问 ·痹论篇》云: “脉痹不已, 复感于邪, 内舍于心” 及 “心痹者,
脉不通” 的论述。 因此临床治疗时, 可 “从 脉测病” , 亦是脉诊的精髓。
心脉同治, 正是基于此 而提出的治疗新观点—— “治疗心病, 取之于脉, 心
脉同治” 。“心脉同治”的运用1. “心脉同治” 在高血压病中的运用 高血压
病起病隐匿, 病程长, 中老年易发, 缠绵难愈。 冼教 授认为高血压病具有
“久病入络 ” “久病入血” 的致病特点, 而 “络病” 日久又可累及心。 高血
压病患者, 特别是年老患者, 心气虚衰为其主要病 机。
高血压病病理变化规律是, 早期以阴损为主, 临
床多见阴虚阳亢或肝火阳亢症状; 中期多痰湿中阻,
后期阴损及阳或多见阴阳两虚症状 [2] 。 而血瘀证贯穿
于高血压病发病始终, 血瘀日久又可影响心气血阴 阳的变化。
现代医学研究也表明, 长期高血压可促
进小动脉玻璃样病变和大动脉中膜细胞肥大增生, 胶原、
弹性纤维及白蛋白增加, 导致中膜增厚 , 同时又可使心肌重构等病变 [3] 。
故提出, “心脉同治” “活血化瘀” 是高血压病的基本治疗方法。
如《黄帝内经》云: “疏其血气, 令其调 达, 而致和平” 。 心主血脉,
以气为用, 心气的盛衰与 血液循环有直接关系。 通过在辨证的基础上, 参合
活血化瘀之法, 疏通心脉, 脉无瘀滞, 气血相合而不 逆乱, 气机通畅,
血压得以平衡。 正如叶天士所说: “久发、 频发之恙, 必伤及络。
络乃聚血之所, 久病 必瘀闭” ; 《医宗金鉴也》 云: “瘀血停滞,
神迷眩晕, 非用破血行血之剂, 不能攻逐荡平也” 。 故冼教授 从 “心主血脉”
的观点出发, 在治疗中把握 “心脉同 治” 原则, 临证适当加入活血化瘀药,
调心调脉以降 压, 并将降压方的方名改为调脉降压汤。 心主血脉,
血脉的通利, 影响到气机的通畅, 气机逆于上脑, 见 血压升高;
气机壅滞或亢害, 血压升高; 亦能反映在 脉, 特别是左关脉、 左寸脉,
同时能造成心功能的伤 害。 故临证时, 除了平肝熄风、 滋阴潜阳等治法外,
常佐以活血通脉之法。 《素问 ·调经论》 有 “病在脉, 调之血; 病在血,
调之络” 之说。 中药常佐以丹参、 赤 芍、 牡丹皮、 当归、 川芎、 葛根、
生山楂、 桃仁、 红花、 益母草、 郁金、 血竭、 毛冬青、 鸡内金、 水蛭、
地鳖虫 等活血之品, 方剂常选通窍活血汤、 血府逐瘀汤、 补
阳还五汤等活血化瘀之剂。2. “心脉同治” 在冠心病中的运用 冠心病, 是
指冠状动脉血管腔狭窄或阻塞, 和 因冠状动脉
功能性改变导致心肌缺血缺氧或坏死而引 起的心脏病。 冠心病属于中医 “胸痹”
“心痛” 的范 畴。 冼绍祥等 [4] 认为: “气滞心血瘀阻证病情相对较 轻,
是冠心病心血瘀阻证的初发阶段, 气虚心血瘀阻 证的病情较重,
是气滞心血瘀阻证的进一步发展” , 陈婵等 [4858mgm:中医辨治冠心病八法。5] 的研究也进一步证实该观点。
“心脉同治” 在冠心病中的运用体现在两方面: ①脉滞气抑。 “脉 滞” 即
“脉不利” , 指脉道不利、 脉管壅滞; “气抑” 即 “心气抑” , 指心气阻滞、
心功障碍, 临床上常形成 动脉粥样硬化、 粥样斑块、 血栓等。 ②气抑血滞。
“气 抑” 即 “心气抑” , 指心气阻滞、 心阳不足; “血滞” 即 “脉涩” ,
指脉道不利、 脉管浊滞。 《灵枢 ·经脉》 云: “心气绝则脉不通,
脉不通则血不流” 。 冼绍祥教授 认为血瘀证贯穿于冠心病发生、 发展、
加重及稳定 等每个阶段, 正如《素问·痹论篇》云: “脉痹不已, 复感于邪,
内舍于心” 及 “心痹者, 脉不通” 的论述。 为此, 他认为:
“冠心病心血瘀阻证是血瘀证中的一 个分型,
它具有一般血瘀证的微观病变基础, 即由
于各种原因使血管内皮和一氧化氮及血栓素和前列 环素之间的平衡失调,
血管张力增高, 血小板功能 亢进, 红细胞变形性降低,
血液呈现不同程度的浓、 黏、 凝、 聚等状态变化” [6] 。 临床以养心通脉法
为主, 养心包括养心气、 养心血、 养心阴、 养心阳以 治其本,
心的气血阴阳充沛, 痰浊、 瘀血、 寒凝才得 以渐化,
各脏腑组织器官协调运作; 通脉在于活血通 络以治其标, 瘀血、 痰浊、
脂质化除, 心体才得以濡 养。 姚怡等 [7]4858mgm:中医辨治冠心病八法。 亦从
《黄帝内经》中心主血脉角度进一 步论证这一观点。 临床对于气虚心血瘀阻证,
选用 补阳还五汤, 气虚甚, 重用黄芪等补心气, 加龙眼肉 等养心血,
再配伍活血通络之品如鸡血藤、 地鳖虫、 地龙、 水蛭、 蜈蚣等;
气滞心血瘀阻证, 选用血府逐 瘀汤合金铃子散, 血瘀甚, 加甘松、 素馨花、
木香、 降香、 檀香等以行气活血 。 “心脉同 治” 在冠心病治疗中具体体现在
“养心通络” , 脉平 心安。3. “心脉同治” 在心力衰竭中的运用 心力衰 竭,
亦称为心功能不全, 是由于各种基础心脏病导致 心肌收缩功能或舒张功能不全,
不能将血液充分排 出, 静脉血液回流受阻, 引起外周灌注不足和体循环
或肺循环瘀血的综合征。 《医述》 中说: “心主脉, 爪 甲不华,
则心力衰竭矣” 。 心力衰竭时, 组织器官很快 就会因缺血缺氧而功能受损。
“心气不足” 表现为活 动耐量的下降, 动辄气喘、 乏力、 胸闷气急、 畏寒怕
冷、 心悸等。 冼教授课题组在心力衰竭领域通过近 30年研究, 认为:
“心力衰竭影响整个血液循环系统 和水电解质代谢, 心的气血阴阳不足是关键,
病位在 “心” , 要 “从心论治” 。 心气、 心阳不足无力鼓动血
液在脉管里运行, 滞留而为瘀; 心阴血不足、 心火亢 盛、 热灼血浓,
或阴寒凝滞故血凝而涩而为瘀, 最终 导致脉病, 李小茜等 [8]4858mgm:中医辨治冠心病八法。
研究也证实气虚、 血瘀是心力 衰竭的主要证侯。 现代医学研究亦发现,
心力衰竭 时, 神经内分泌系统过度激活, 其中交感神经系统、
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 被激活起主 要作用, 水钠潴留, 血管收缩痉挛,
日久可致血管重 构等变化 [9] 。 故治疗心力衰竭病应 “心 脉” 同治,
而活血化瘀法贯通心力衰竭治疗的始终。 另外,
可通过脉诊以别心力衰竭之阴阳, 脉沉细微或 缓弱, 辨证为心气阳虚、
水肿痰饮内阻者, 予温阳益 气补心、 活血利水通脉之法; 而对脉细数无力,
辨证 心阴血虚, 水肿痰火炽盛者, 予益气养阴、 活血利水 通脉之法。
冼教授善用南药毛冬青治疗心力衰竭, 毛冬青具有清热解毒、 活血通脉之功效。
前期研究显 示, 毛冬青甲素治疗后心力衰竭程度积分明显下降,
心力衰竭的主要症状, 尤其是心气虚、 水阻及瘀血等 表现明显改善 [10] 。
常配伍三七、 丹参、 益母草、 泽兰 等一类以活血利水通脉。 “心脉同治” 、
心体得复, 心 用才展, 诸毒邪渐化, 心力衰竭方能改善。4. “心脉同治”
在心律失常中的运用 心律失 常, 属于中医 “心悸” “怔忡” 的范畴。
张仲景《伤寒 杂病论》云: “寸口脉动而弱, 动即为惊, 弱则为悸” 及
“伤寒脉结代, 脉动悸, 炙甘草汤主之” 。 描述了心 悸的脉象——脉动而弱、
脉结代, 重视脉诊在心悸 辨证中的重要性。 心悸的病机在于心的气血阴阳亏
虚, 心失濡养; 痰饮、 瘀血、 毒邪阻脉, 心动而悸。 冼
教授结合岭南气候特点——土卑地薄、 气候潮湿暑 热,
认为岭南地区心悸的病机以气虚痰浊夹瘀多见。 临床上常施益气健脾调心、
化痰活血通脉。 益气健 脾用黄芪、 白术、 五爪龙、 太子参等; 化痰活血用法
半夏、 陈皮、 瓜蒌、 胆南星、 丹参、 赤芍、 牡丹皮、 川 芎、 三七末等。
且善用瓜蒌薤白类方合丹参饮治疗痰 瘀互结之心律失常;
温胆汤治疗胆虚痰阻之心律失 常; 炙甘草汤治疗心之气血阴阳俱虚之心律失常;
桂 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治疗心阳虚之心律失常; 甘麦大枣
汤合生脉饮治疗心阴虚之心律失常。 另外, 要注意情 志调摄, 《灵枢 ·
口问》云: “忧思则心系急, 心系急则 气道约, 约则不利” , 故精神愉快,
心情舒畅, 气血调 达, 气血和平, 而调摄神志可使气血通畅, 心平气和,
心神宁静, 悸动减少。 《素问· 上古天真论》提出 “恬 淡虚无, 真气从之,
精神内守, 病安从来” , 调摄神 志, 可使精神内守, 魂魄不散,
脉象平静而不躁动, 心 静而无悸动。 同时需要节劳欲、 戒酒色以养心, 养正
气, 精气、 脉气不外泄。 正如《景岳全书》所言: “心 悸者,
速宜节欲节劳, 切戒酒色。 凡治此者, 速宜养 气养精, 滋培根本”
。“心脉同治”的意义基于文献研究及临床观察, “心脉同治” 的意义
大致有以下几点: ①在疾病认识时, 要认识到心病 的表现有可能是脉的异常,
同样脉的变化可能是心 病的表现, 心气血阴阳的盛衰盈亏, 可直观反映于脉
象的变化; 反过来, 脉的艰涩滑数, 亦可以评估心功 能之好坏。 ②
“心主血脉” , 若心之气血阴阳失衡, 可 导致脉管通利功能失常,
即心病及脉。 反过来, 若脉 道的通利失司, 亦可导致心病, 即脉病及心。
心脉二 者病变常互为因果, 临证时具体体现在治疗心系疾 病(冠心病、
高血压病、 心力衰竭、 心律失常等) 时,
调气活血化瘀通络法贯穿于心系疾病证治始末。 ③ 临床治疗时,
在治法方药的选择上, 必须见心病兼治 脉, 见脉病同时兼顾心。
故冼教授提出的心病治疗 新观点: “治疗心病, 从心论治, 心脉同治” ,
综合考 虑, 整体出发, 以取得较好效果。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叶桃春
刘敏超 王陵军 冼绍祥

4858mgm:中医辨治冠心病八法。《黄帝内经》 (以下简称 《内经》 )是中医学理论 的渊薮,
历代医家的临床实践都基于《内经》 所建立 的基本概念和理论框架,
现代中医临床实践所用的 理论依据也未曾超越其语言框架。
冠心病是现代常见病和多发病, 是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疾病之一。 现
代中医学对冠心病的病因病机及治疗原则也形成了 一定的系统性认识,
但仍然需要进一步深化理论以 提高中医药治疗冠心病的疗效。 本文尝试从
《内经》 理论出发, 结合现代医学和现代名老中医经验, 对
冠心病的中医病因病机和治法作进一步的概括和阐 发,
以期对现代中医治疗冠心病有所启发。《内经》“心主血脉”理论的解读1.
“心主血脉” 本义 《内经》中 “心主血脉” 之说见于《素问·痿论》
“心主身之血脉” 。 主, 即主 宰, 关联之意, 可引申为控制、 主导,
以及主要相关 性。 后世医家逐渐将之发展成为 “心主血脉” 理论。
用现代语言来阐释, 即在生理上, 心对全身血液的运 行和脉道的通畅起主导、
控制作用; 在病理上, 心的 病变与血脉的病变直接相关。 在生理上,
一方面, 心 阳心气推动血液流注全身, 濡养周身肢体脏腑官窍, 王冰在
《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 五藏生成》中曰: “肝藏血, 心行之” [4858mgm:中医辨治冠心病八法。1] ;
另一方面, 脉道的通畅和搏动 有赖于心阳心气鼓动。 正如黄元御所说:
“脉络者, 心火之所生也, 心气盛则脉络疏通而条达” [2] 。 在病 理上,
心的病变与血气失调直接相关。 《素问·脉要 精微论》言:
“夫脉者血之府也……涩则心痛” 。 张 景岳注曰: “涩为血少气滞, 故为心痛”
[3] 。 心气虚衰 可见代脉, 《素问·脉要精微论》 曰: “夫脉者血之府
也……代则气衰” 。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 《内经》中 “血脉” 的含义
既包括现代解剖学中血管的概念, 又包括针灸疗法 中经络的概念,
二者常难以分清 [4] , 故血脉除了运行 气血外,
还有联系脏腑肢体官窍的功能, 《素问·平 人气象论》云: “藏真通于心,
心藏血脉之气也” 。 张 志聪注曰: “此论五脏之经气厥逆, 而为厥心痛也,
藏真通于心, 心藏血脉之气也, 是以四脏之气厥逆, 皆从脉而上逆于心” [5]
。 故 “心主血脉” 还包含了心通 过血脉与其他脏腑 产生联系, 并
对其他脏腑的血脉产生影响的含义, 反之, 其他脏腑 出现异常,
也可以通过血脉影响到心。 这为后世医家 治心病时提出的 “养其四脏则心自安”
治则提供了理 论源头。2. “心主血脉” 与“心主神明” 的关系 《内
经》的现代研究表明, 《内经》中 “心” 的概念并非 单一的解剖学概念,
根据《内经》独特的 “援物比 类” “司外揣内” 的思维方式, 《内经》中 “心”
的概 念不仅指解剖实体的“心” , 更多的是指功能上的 “心” ,
实为一个系统概念, 即今人所说的 “心藏象 系统” [6]4858mgm, 。 在 《内经》 中,
心除了 “主血脉” 功能外, 主 要还有 “心主噫” “心主汗” “心藏神” ( 《灵枢
· 九针 论》 ) 、 “心者, 君主之官也, 神明出焉” ( 《素问· 灵兰
秘典论》 ) 、 “五藏六府, 心为之主” ( 《灵枢 ·师传》 ) 的功能。
其中, “心藏神” 和 “心者, 君主之官也, 神明 出焉” 这两个表述,
由后世医家概括为 “心主神明” 。 “心主神明” 与 “心主血脉”
并列为心的两大主要功 能。 在临床上, “心主神明” 与 “心主血脉” 关系十分
密切。 《灵枢·本神》说: “心藏神, 脉舍神, 心气虚 则悲, 实则笑不休” ,
《素问· 八正神明论》说: “血 气者, 人之神不可不谨养” ,
这两句表述提示两层含 义, 一是指心气的病变可导致情绪失常, 二是指血脉
之气可濡养神志, 血脉的病变可导致心神失于濡养, 从而出现情绪失常。
而情绪的异常, 也会影响心主血 脉的功能。 如, 《素问·痹论》 曰:
“淫气忧思, 痹聚在 心” , 提示情绪过激可诱发心病或加重心病。 这与现
代医学中情绪激动可诱发心绞痛的观点十分符合。3. 中医 “心主血脉”
与西医循环系统 西医学的 循环系统, 由心脏、 血管和调节血液循环的神经体液
等组成, 也称为心血管系统。 心脏主要是泵血功能,
血管起着输送血液的功能, 血液从静脉回入心脏, 心 脏又将血液泵入动脉,
心脏和血管的组合完成了全身 的血液循环, 而血液循环的主要功能是向全身输送
营养和回收代谢废物。 西医学里心血管对于血液的 运输功能与中医 “心主血脉”
理论中心与经脉能行血 气, 通阴阳而濡养周身的内容基本一致。近年来,
对于心钠素和内皮素的发现, 也使西医 学认识到心脏和血管的内分泌功能 [7]
, 心脏可调控血 管的收缩, 血液循环也起着信息传递的作用。 这项发 现, 与
“心主血脉” 理论同样承认了心对血液运行和 血管的调控功能, 所不同的是,
中医学认为心在血液 的运行和血管的调控中占主导地位, 而西医学认为对
血液运行和血管进行调控起主要作用的是神经系统
而非心脏本身。《内经》“心主血脉”理论与冠心病1. 病因病机
冠心病指因冠状动脉狭窄、 闭塞 等病变引起心肌缺血、 缺氧的一类疾病。
由于冠状动 脉病变95%-99%是因为动脉粥样硬化导致, 所以,
冠心病在临床上主要指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 病。
冠心病是最常见的一种心脏病, 在我国目前的心 血管疾病中患病率最高 [4858mgm:中医辨治冠心病八法。8]
。 按照WHO的命名, 冠心病 可分为隐匿型冠心病、 心绞痛、 心肌梗死、
缺血性心 肌病和猝死 [7] 。 冠心病的临床表现以心绞痛最常见,
而长期心绞痛可发展成缺血性心肌病, 表现为心功能减退、 心律失常、
心绞痛、 下肢静脉血栓形成等一 系列临床症状。现代中医学将冠心病、
心绞痛、 心肌梗死归于 “心痛” “厥心痛” “真心痛” “胸痹” 等范畴, 将冠
心病心绞痛病因病机概括为本虚标实 [9] , 本虚指心 之气血阴阳不足,
标实指寒凝、 血瘀、 痰浊、 气滞。 从 “心主血脉” 理论角度来说,
冠心病的病理本质为心 之经脉痹阻不通。 《素问·缪刺论》 言: “邪克于足少
阴之络, 令人卒心痛” 。 隋代《诸病源候论》曰: “夫 心痛, 多是风邪痰饮,
乘心之经络, 邪气搏于正气交 结而痛也。 若伤心之支别络而痛者,
则乍间乍盛, 休 作有时也” [10] 。 明代《医学入门》进一步指出: “厥心
痛, 因内外邪犯心之包络, 或他脏犯心之支络” [11] 。
清代《杂病源流犀烛》则直接认为心痛病在血脉而 不在心: “就经所言病,
皆在血脉, 而不在心……若 心经络病者, 动则嗌干、 心痛……所谓经络病而及
心如此” [12] 。 王庆其教授认为, 从 “心主血脉” 的角度来解
析冠心病的病机, 大致可分为心气虚、 心气滞、 心阳 虚、
心阴虚、寒克心脉、 热邪扰心6种, 现予阐释如 下: ①心气虚,
无力推动血行, 可致血瘀心脉痹阻。 如 《医林改错》中说: “元气既虚,
必不能达于血管, 血 管无气, 必停留而瘀” [13] 。 ②心气滞,
气滞则血行不 畅, 心脉可痹阻不通。 主要原因是七情不畅, 心气郁 结于内。
如《素问·举痛论》云: “思则心有所存, 神 有所归, 正气留而不行,
故气结矣” 。 ③心阳虚, 血脉 不得温煦, 阴寒内生, 可产生痰湿、 寒凝、
血瘀、 气滞 之邪痹阻心脉。 心属火脏, 血气喜温而恶寒, 所以,
在冠心病的诸多病机中, 心阳虚被认为是该病的重 要病理机制。 汉代张仲景在
《金匮要略·胸痹心痛短 气病脉证治》中将胸痹心痛的病机高度概括为 “阳
微阴弦” , “阳微” 指上焦阳气不足, 胸阳不振而见阳 脉微小, “阴弦”
指痰湿、 瘀血、 寒邪等阴邪 痹阻于心胸而见阴脉弦紧 [14] , 现代医家多以
此论为依据论治冠心病心绞痛 [15] 。 ④心阴虚, 阴血不 足, 则血虚成瘀,
痹阻心脉。 多见于冠心病之缺血性 心肌病中的心律失常。 ⑤寒克心脉,
寒邪侵入心脉, 寒凝气滞, 可使心脉痹阻。 《素问·举痛论》 言: “寒
气客于背俞之脉, 则脉泣, 脉泣则血虚, 血虚则痛。 其俞注于心,
故相引而痛” 。 寒邪收引, 克于心脉可致 心脉气滞、 挛缩, 则血虚,
血虚则心痛, 是为 “不荣则 痛” 。 这相当于西医学中受寒可导致冠脉痉挛,
产生 心肌缺血。 ⑥热邪扰心, 脉中之血被火热之邪煎熬 成瘀, 可使心脉痹阻。
或因情志不畅, 心气不疏, 郁 而生热, 或因嗜实烟酒肥甘, 痰热内生,
或因暑热邪 气, 可见热邪克于心脉。 清朝尤在泾在《金匮翼·心
痛统论》中说: “心主诸阳, 又心主血, 是以因邪而阳 气郁伏, 过于热者痛”
[16] 。 此外, 心通过血脉经络与其他四脏产生联系, 其
他四脏的病变可通过经脉影响到心, 出现心痛的症 状。 《素问· 厥论》
中提出了4种厥心痛: 脾心痛、 肝心 痛、 肾心痛、 肺心痛。 肺主气朝百脉,
肺气虚弱可至 血行迟滞, 痹阻心脉而心痛。 且心肺之气同出于胸中 大气,
宗气虚则心肺功能均下降, 故在治疗冠心病心 力衰竭时需从肺论治或心肺同治。
肝主疏泄, 肝气病 变亦可引起心痛。 《薛氏医案》曰: “肝气通则心气 和,
肝气滞则心气乏” [17] , 清朝陈士铎《辨证录· 心痛 门》曰:
“肝火之冲心……必须泄肝木之火, 更须解 木气之郁, 而少佐以安心之剂,
则心痛自止也” [18] 。 故 冠心病因情绪不畅致病者也可从肝论治。 脾胃为后
天之本, 若脾胃虚弱, 则气血生化不足, 血虚则经络 不充,
气虚则血行无力, 也可使心脉滞涩而心痛。 《备 急千金要方》 曰:
“心劳病者, 补脾以益之, 脾旺则感 于心也” [19] ,
明确提出了调脾治心的治疗大法。 冠心 病因长期劳累紧张, 忧思伤心脾者,
多可从脾论治。 肾为先天之本, 一身阴阳所系。 肾阳不足, 则心阳失
却温阳, 可致心阳虚弱而心脉痹阻而痛, 肾阴不足, 不能上济心火,
可致心火旺, 心血亏, 心脉苦涩而痹 阻不通而痛。 《素问·藏气法时论》云:
“肾病者…… 虚则胸中痛” 。冠心病久病或年老体衰者多从肾 论治。2. 临床治疗
基于上述冠心病心脉痹阻的病 机, 中医治疗冠心病的大法主要有温阳法、
益气养 阴法、 活血化瘀法、 化痰通络法以及五脏同治法。 温
阳法出于张仲景治疗胸痹心痛之法, 可归纳为通阳、 补阳、 救阳 [20] 。
通阳法即行气法, 指使郁阻之阳气恢 复通畅, 从而使痰湿、 瘀血等病邪消散,
常用药为薤 白、 桂枝、 细辛等, 代表方剂为瓜蒌薤白半夏汤和枳
实薤白桂枝汤。 补阳法指温补元阳, 散去阴寒, 若寒 象不重, 可用淫羊藿、
仙茅、 补骨脂等温补类药, 若 阴寒较重, 则需用附子、 乌头、 肉桂、
鹿茸等大辛大 热之品壮阳散寒。 救阳法指心阳虚衰而见冠心病心
力衰竭危重证者, 以四逆汤回阳救逆, 人参、 红参益 气固脱, 龙骨、
牡蛎潜镇外浮之阳气, 附子、 干姜壮阳 强心。 对于冠心病心力衰竭者,
还可用温阳益气利水 法 [20] 、 益气通络利水法 [21] 、 温补心肾之阳法
[22] 、 温阳 活血法 [23] 等。 益气养阴法多用于冠心病心律失常者,
代表方为炙甘草汤。 活血化瘀法也是冠心病的主要治法之一, 多用丹参、
红花、 桃仁、 三棱、 莪术等活血 药, 朱良春教授强调,
胸痹心痛治疗中活血化瘀占有 重要地位, 常用水蛭一味治疗冠心病心绞痛
[24] , 与西 医用阿司匹林、 肝素抗凝溶栓有异曲同工之妙。 化痰 通络法,
亦由于部分患者为肥人痰湿之体, 或常食高 粱厚味, 从而痰凝于心胸,
故常用半夏、 陈皮、 厚朴、 瓜蒌等药化痰去实邪, 并配合健脾药物从源头上减
少痰饮的产生, 这与西医用阿托伐他汀等降血脂药
物防止冠心病也是殊途同归。清朝薛宝田在《北行日记》中说: “荣卫为血脉
之所生, 心为之主; 然荣卫起于中州, 肝肺脾肾实助 其养,
养其四脏则心自安也” [25] 。 现代有医家提出, 冠心病从它脏论治之法,
即五脏同治法 [13] , 亦是 “养 其四脏则心自安也” 治则精神的体现。
如邓铁涛提 出, 从脾胃论治冠心病, 分为五法 [26] : ①健运中气 法,
以香砂六君子汤、 桂枝汤丹参饮合方化裁。 ② 调脾养血法, 以归脾汤为主。
③醒脾化湿法, 以三仁 汤、 藿朴夏苓汤、 茯苓杏仁甘草汤加减。 ④健脾涤痰
法, 以黄连温胆汤、 小陷胸汤加减。 ⑤温阳理中法, 以附子理中汤加味。
张毅等 [27] 提出, 从肺论治冠心 病, 并用宣肺降气法治疗病程短,
心绞痛程度轻, 以 闷胀为主的患者, 方用苏子降气汤加减, 取得较好疗 效。
张世筠等 [28] 发现, 冠心病与中医肝证有密切联 系, 尤其是肝气郁结、
肝火上炎、 肝胆湿热、 肝阳上 亢、 肝郁脾虚、 肝肾阴虚、
寒凝肝脉证相关性。 王秀 宝等 [29] 提出, 对于绝经后女性冠心病的治疗,
从肝 肾论治之法。 究其原因, 可能与雌激素对冠状动脉的
保护和对血脂的调节作用有关, 补肝肾药物可改善 绝经后女性雌激素水平,
并调节血脂、 保护血管内皮 细胞。3. 名老中医的特色经验 王庆其教授在治疗冠
心病时, 根据 “心主血脉” 理论, 结合临床观察, 认为
冠心病患者存在心之阴阳俱虚的情况, 治疗时常阴 阳兼顾,
温通心阳法与补益心阴法同施, 常用桂枝、 附子、 细辛、 干姜、
薤白等通心阳, 麦冬、 生地黄、 北 沙参等益心阴; 气为血帅, 气行血行,
气虚血瘀, 心 气虚则心脉瘀阻, 故仿补阳还五汤之法, 常重用黄芪
以益气行血; 王教授又将心之血脉 痹阻不通大致分为两种病理情况:
一为痰瘀阻滞心 脉, 治以祛瘀化痰, 软坚散结法; 一为络脉拙急, 相
当于血管痉挛, 治以解痉祛风法。 针对心脉痹阻方面 的用药, 除了化痰软坚、
活血化瘀的药外, 王教授还 善用虫类药, 并将冠心病虫类药分为两大类: 一类
是化瘀通络, 如水蛭、 土鳖虫等, 一类是解痉祛风, 如僵蚕、 蜈蚣、
全蝎等。 而对于胸闷为主, 体形肥胖、 舌苔厚腻的痰湿体质冠心病患者,
王教授则重用白 术 , 辅以党参、 茯苓等健脾化湿之品。 对
于冠心病后期出现心力衰竭的患者, 王教授予心肾 同治,
症见尿少肢肿畏寒偏阳虚的用真武汤合五苓 散加减, 并重用附子和红参,
兼见阴虚者用生脉散合 参附汤阴阳同补。 另外, 王教授还十分注意保持冠心
病患者的大便通畅, 因为排便过于用力可增加心肌 耗氧量,
诱发心绞痛甚至猝死。 除了一般的通便药以 外,
对于便秘严重者王教授还常用芦荟改善 患者的排便 [30] 。附验案一则:
患者某, 男, 63岁, 2016年1月2日初 诊。 反复胸闷胸痛两年余, 加重半年。
2013年11月医 院查冠脉造影示冠脉前降支阻塞60%, 常服西药维 持。
2015年8月起出现胸闷加重, 曾于长海医院复查 冠脉造影,
与2013年检查相比无明显变化。 现胸闷常 作, 可出现胸痛放射至左肩,
持续时间短暂。 久行后 气促, 胸闷加重。 伴心慌, 耳鸣, 纳寐可,
大便调。 有 高血压病史, 现服西药控制良好。 否认高血脂、 糖尿 病病史。
刻下: 胸闷反复发作, 活动后加重, 偶伴胸 痛、 心慌。 口干。 耳鸣,
纳寐可, 大便调。 舌质红, 舌苔 白腻, 边有齿痕。 脉弦。 西医诊断:
冠心病, 心绞痛; 中医诊断: 胸痹, 气阴两虚痰瘀阻脉。 治法: 益气养
阴, 温阳通络, 活血化瘀, 行气化痰。 处方: 黄芪30g, 麦冬12g,
北沙参12g, 丹参30g, 薤白头9g, 桂枝9g, 王不留行12g, 泽兰叶12g,
制半夏12g, 细辛6g, 景天 三七12g, 八月札12g, 路路通12g。 14剂,
水煎服, 每日 1剂。 服14剂后来复诊, 诉胸闷、 心慌、 劳累后胸闷加
重的情况基本消失, 唯有胃部泛酸较明显, 又予上方 加枸橘李12g, 14剂,
水煎服。 后患者未再来复诊。总结和展望冠心病是现代常见病、 多发病,
相当于《内经》 中的 “厥心痛” “真心痛” 。 后世医家对《内经》 “心 主血脉”
理论逐渐完善, 至现代, 根据 “心主血脉” 理论,
对冠心病的病因病机可概括为心脉痹阻, 其中 医证型可分为心阳虚、 心气滞、
心气虚、 心阴虚、 寒 克心脉、 热邪扰心、 他脏传病几大类, 治疗大法主要
有温阳法、 益气养阴法、 活血化瘀法、 化痰通络法以
及五脏同治法。西医学研究表明, 动脉粥样硬化始发于血管内皮 的损伤,
然后才有脂质沉积、 血小板聚集乃至动脉粥 样斑块的形成,
而早期血管内皮损伤是可逆的 [31] 。 冠 心病好发于中老年人,
意味着血管内皮的老化与其 损伤及修复有关。 有学者提出,
保护动脉内膜的功能结构, 使其不受或少受损伤, 推迟其老化, 或可成为
减少冠心病发生与发展的新途径 [32] 。 西医在保护血
管内皮方面的方法和论述很少, 中医在动物实验研 究中发现,
具有平肝降火潜阳作用的镇肝熄风汤可 通过保护血管内皮、 调节雌激素水平,
最终对于动脉 粥样硬化具有良好的防治效果 [33] 。 可见, 中医药对于
血管内皮或有一定的保护作用。 根据 “心主血脉” 理 论,
是否可以通过调节心之气血阴阳, 乃至 “养其四 脏则心自安” 的方法,
而达到保护和修复血管内皮的 作用, 甚至减缓血管内皮的老化,
从而提高冠心病的 疗效, 减少冠心病的发生呢? 这是一个值得尝试和
研究的方向。作者:姚怡 王庆其

补阳还五汤经历代医家的不断发挥扩充,其临床应用范围已日益广泛,治疗疾病主要涉及以下几种:1.心脑血管系统疾病。如冠心病心绞痛、病毒性心肌炎、慢性肺源性心脏病、心律失常、痴呆、中风后遗症、脑动脉硬化等;2.神经系统疾病。如后遗神经痛、神经炎、神经麻痹、血管神经性头痛、坐骨神经痛等;3.消化系统疾病。如胃炎、胃溃疡、结肠炎、肝炎、肝硬化等;4.泌尿系统疾病。如肾结石、肾病综合征、慢性肾炎等;5.内分泌系统疾病。如糖尿病等;6.呼吸系统疾病。如哮喘等;7.外科疾病。如颈椎病、肩周炎、滑膜炎、肌损伤等;8.妇科疾病。如子宫出血、盆腔瘀血综合征、痛经等;9.儿科疾病。如病毒性脑炎所致小儿急性偏瘫等;10.男科疾病。如前列腺增生等;11.眼科疾病。如玻璃体出血、视网膜动静脉阻塞、视神经萎缩等;12.耳鼻喉疾病。如突发性耳聋等;13.皮肤科疾病。如皮肤瘙痒、斑秃、结节性红斑、网状青斑等。

冠心病属中医“胸痹”、“心痛”、“真心痛”、“心络痛”的范畴。人到中年之后,体质下降,五脏渐衰,脏腑功能失调,此为发病的基础。素体阳气不足,复受寒暑等邪气侵袭,或饮食不节,嗜食肥甘,或思虑劳倦,或情志失调等为主要病因。其病位在心,涉及肺、脾、肝、肾诸脏;病理变化为脏腑气血阴阳失调,心血不足,心阳不振,导致气滞、寒凝、痰浊、瘀血等阻滞心脉,致心脉痹阻,气滞血瘀而发病。病机为本虚标实,本虚即心气、心血、心阴亏虚或心肾阳虚;标实即气滞、寒凝、痰浊、瘀血阻痹心脉等,发病过程中本虚与标实往往互为因果而使病情加重,呈现虚实夹杂、标本同现的复杂证候。治疗当分辨标本虚实,以
“调和阴阳,温补阳气,疏通气血”为大法,“观其脉证,随证而治”,或攻补兼施,或散收共进,或寒温共投。根据多年的临床实践,总结整理出常用治法八则,分述如下。

临床上,冠心病心绞痛患者以气虚血瘀证为多,或在此基础上兼夹其他证型,气虚血瘀贯穿于胸痹心痛的全过程。本着“治病必求于本”的思想,临床治疗时以“益气活血,化瘀止痛”为大法。用补阳还五汤加减治疗,常取得满意疗效。

一、温通心阳

如张某某,男,52岁。因心前区疼痛4年,近一月加重于2007年4月3日初诊。证见心悸、胸闷、气短、背痛、少寐、乏力、活动后尤甚、面色紫暗,舌淡紫,边有瘀斑,苔白腻微黄,脉沉弱而涩。析其病机为气虚血瘀、闭阻心脉。治以益气活血、化瘀止痛。处方用补阳还五汤加减:黄芪30g,党参15g,赤芍20g,当归10g,川芎15g,枳实15g,茯苓15g,甘草10g。7剂水煎服。

适用于冠心病辨证为阳虚寒凝者。其证以胸痛剧烈,或绞痛,或感寒而发,或感寒痛甚,起病急剧为特点,常在夜间或感受寒邪时发作,平素畏寒肢冷,体乏无力,腰膝酸软,面色白光白,大便溏薄,小便清长,胸闷气短,舌淡或紫暗,苔白,脉沉迟或弦紧等。究其本多为心阳亏虚,寒客胸中,气机阻痹或命门火衰,气化失司,不能温煦心脉、鼓舞心阳所致。寒则凝,温则通,治当温阳益气散寒,活血通脉止痛,尤重于温补心肾之阳,常选参附汤合桂枝甘草汤加减:人参
10g,附片10g,生黄芪30g,桂枝15g,白芍15g,川芎10g,生甘草12g,淫羊藿15g,菟丝子15g,巴戟天12g.若见腰酸腿软、小便清长、畏寒肢冷、舌淡胖、脉沉迟等肾阳虚甚症状者,加熟地配附片以阴中求阳,附片用量为熟地的1/3~1/4;若兼脘腹胀满、便溏纳呆等脾阳虚甚症状者,加干姜、砂仁、香附温中化滞;若以胸闷为主,感寒诱发者多为心阳不宣,气血凝滞,加栝楼、薤白通阳宣痹;若胸部憋闷剌痛,则为心血瘀阻,加赤芍、降香、红花活血通络止痛。

二诊:服上方后患者自觉心前区疼痛减轻,气短、乏力、胸闷好转,但仍感睡眠不实,又增口干。上方去茯苓,加夜交藤30g,生龙骨30g,7剂。

二、益气养心

三诊:诸症状基本消失,告愈。

适用于冠心病日久气阴两虚者。其证以胸闷隐痛,时作时休,气促脉微为特点,伴见心悸气短,头晕目眩,短气自汗,失眠多梦,舌淡少红。多由于素体心阴亏虚,或劳心过度,或年高耗精,或发病日久,心脉失养而致。治当益气养心,方选保元汤合生脉散加减:人参10g,黄芪30g,炙甘草10g,麦冬12g,五味子10g,白术12g,当归10g,玉竹15g,黄精15g.胸部剌痛加郁金、丹参化瘀通脉止痛;若脉结代合炙甘草汤以益气养血,滋阴复脉;阴虚偏重可选加枸杞、沙参、生地、旱莲草、女贞子。

胸痹心痛多见于年迈体虚的中老年人,以“年四十而阴气自半也”、“年六十,气大衰,九窍不利”。或劳倦内伤,损及中州,脾虚转输失职,气血生化乏源,无以养心,或为肾阳虚衰,不能鼓舞五脏之阳,累及于心。上述原因均可导致心气虚衰。气与血互相依存,“一身气血,不能相离,气中有血,血中有气,气血相依,循环不已”。心的主要功能之一为心主血脉,即心气推动血液在脉管中环周不休地运行,把水谷精微输注全身,发挥营养组织器官的作用。因此,全身血脉能否正常运行,全赖心气的推动。心气即心的精气,为“心脏血脉之气也”,是血液运行的动力。血属阴而主静,气属阳而主动,血不能自行,必须靠气的推动。《血证论》曰:“运血者即是气”,“气行乃血流”,一旦气虚帅血无力,则血脉瘀滞,正如《医林改错》所说:“元气即虚,必不能达于血管,血管无气,必停留而瘀。”血瘀不通则痛,故引起胸痹心痛的发生。概之,本病不出虚实两端,或心血瘀阻,闭阻心脉,“不通则痛”,或心气虚衰,心失所养,“不荣则痛”,总属虚实夹杂为患。

三、豁痰泄浊

本方以补阳还五汤去地龙、桃仁、红花,加党参、枳实、茯苓而成。方中黄芪味甘,微温,补益脾肺心之气,“入肺补气,入表实卫,为补气诸药之最”,《医学衷中参西录》谓黄芪:“能补气,兼能升气,善治胸中大气下陷”,大气旺则气滞行,血瘀通,即“大气一转,其结乃散”之谓,故为君药;茯苓甘淡平,燥湿健脾,党参味甘、性平,健运中州,益气血生化之源,黄芪与党参相配伍,补气升陷之效益显,使胸中大气得补,贯心脉、司呼吸、行气血之功得以正常发挥,共治心气虚弱,正气不足之本;川芎味辛、性温,温通血脉,活血行气,行血并能和血,行气之中兼以散郁,《本草汇言》谓:“川芎,上行头目,下调经水,中开郁结,血中气药”,无所不至。当归辛甘温,补血和血,赤芍酸苦微寒,养血和血,活血散瘀止痛,且赤芍酸收可防川芎辛散走泄耗血之弊;赤芍与川芎相伍,则行血而不破血,补血而不滞血,上六药配伍,使心气充沛,运血有力;活血化瘀,通络止痛,共奏益气活血之效;枳实苦寒,行气化痰,宽胸利膈,为佐药。枳实与黄芪、党参配伍,补气而不滞气,气行则补乃得力,与赤芍、川芎配伍,使气行则血活,以上诸药配伍,使气虚得补,乃行血得力,血行络通,无留滞之患,则疼痛自止;使以甘草,调和诸药,补益中焦脾胃之气,益气血生化之源。

适用于冠心病辨证为痰浊内阻、心阳不宣者。其证以形体肥胖,胸闷痛如窒,痰多脘闷,苔浊腻,脉滑为特征。治以通阳泄浊,豁痰开结,方取《金匮要略》栝楼薤白剂,即栝楼薤白白酒汤、栝楼薤白半夏汤、枳实薤白桂枝汤:全栝楼30g,薤白12g,枳实10g,半夏10g,桂枝15g,茯苓12g,降香
12g.若胸闷甚者重用栝楼开胸化痰结;心痛彻背者,重用薤白通阳宣痹;阳气不宣者重加桂枝温通胸阳;痰浊明显者加菖蒲、郁金泄浊化痰;痰热偏重加山栀、胆星、竹茹;痰浊内阻可使血滞为瘀,瘀阻脉道,痰瘀互为因果,故常需加川芎、郁金活血化瘀。

四、祛瘀通脉

适用于冠心病辨证为心血瘀阻者。患者表现为心胸刺痛,痛点固定,舌紫唇暗,舌下静脉迂曲粗胀。现代医学认为心绞痛多为冠状动脉严重狭窄的基础上冠状动脉痉挛所致,其机理与斑块破裂,血小板聚集和释放缩血管活性物质及不全堵塞性血栓形成有关,属中医血瘀证,用活血化瘀通脉法治疗。方剂可选用血府逐瘀汤、冠心二号方加减:丹参30g,赤芍12g,川芎12g,桃仁10g,降香12g,红花10g,柴胡12g,枳实12g,三七5g,琥珀3g
,血竭3g.若见心律不齐加甘松、苦参。

活血化瘀方药具有改善心肌供血,参与缺血心肌细胞的自身调节等作用,可贯穿于冠心病心绞痛的整个治疗过程,并不拘泥于血瘀证。但使用本法须注意以下几点:

须佐以生地、当归、白芍等养血药,以防辛香走窜伤阴。

注意配用益气和理气药。冠心病血瘀证多由气虚而来,气虚为因,血瘀为果,故忌长期峻投化瘀之品,当佐参芪益气之味,益气活血时,益气药量应大于活血药,以取气行血行之效;气为血帅,气行则血行,血瘀证又当佐理气之品,理气活血时,活血药量常应大于理气药剂量,以调理气机于轻灵之中。

疼痛反复发作,瘀象明显,投水蛭、桃仁、红花、土元等逐瘀散血之品,忌破血耗气之品,如三棱、莪术。

久病不愈,冠状动脉痉挛为主者,伍用通络熄风药,如全蝎、地龙、白芍、葛根等,以活血通络解除痉挛。

五、温补心肾

此法多用于冠心病心肾阳虚而致的阳虚水泛证。其证以心痛肢寒,下肢浮肿甚或一身悉肿的“心水症”为特征。治宜温阳强心,补肾利水,方选真武汤加减:附片12g,桂枝15g,茯苓15g,白术15g,生姜10g,白芍12g,丹参30g,黄芪30g.肿甚者加猪苓、泽泻、车前子利水消肿;瘀甚紫绀明显加桃仁、益母草、泽兰活血利水;肢寒加肉桂、淫羊藿温运肾阳;心痛甚者加元胡、薤白以宣通止痛。

六、滋肾舒脉

适用于冠心病辨证为阴血亏虚者。冠心病心胸刺痛除“不通则痛”外,尚见阴血亏虚,血脉失荣,筋脉挛缩的“不荣则痛”证。其证以胸中隐隐灼痛,时痛时止为特点,多责于心、肝、肾三脏阴精亏虚。其症多于上午发作,或起床穿衣洗漱时发作,或亡血或经后而发,常伴见心烦不眠,五心烦热,潮热盗汗,耳鸣目涩,腰腿酸软,舌红少苔或舌有裂纹。治当滋肾养阴,柔肝解痉,活血舒脉。方用左归饮加减:生熟地各12g,山药12g,山萸肉12g,女贞子12g,旱莲草12g,麦冬12g,当归15g,白芍30g,枸杞12g,丹参20g,生甘草6g.若见心动过速则加龙齿、磁石镇心定惊;若心烦、少寐明显则加酸枣仁、五味子、柏子仁养心安神;若胸闷剌痛明显加川芎、郁金、降香活血通络;水不制火,热灼津伤者加地骨皮、丹皮、知母;潮热盗汗重者加龟板、鳖甲。滋阴之品的运用,应注意滋阴不可碍胃,滋阴不可腻湿,滋阴不可恋邪。

七、解郁升阳

适用于冠心病辨证为肝气郁结者。有许多冠心病发作时疼痛除表现为胸前憋痛外,多向胁肋放射,连及后背肩胛以致手臂,且多由于情绪而引发,《灵枢经》有“肝心痛”之称。郁怒伤肝,肝气不舒,则血脉不和,其症多在清晨5~7时或情绪波动时而发,症状不典型,但发作却较频繁,常伴见胸闷重而痛轻,时作时休,善太息,两胁不舒,脉弦紧等。治当疏肝解郁,升阳解痉。常用柴胡疏肝散加减:柴胡12g,郁金12g,白芍15g,川芎10g,香附12g,川楝子12g,元胡10g,陈皮10g,防风10g,荷叶10g,葛根15g,丹参15g。若兼湿阻加藿香、佩兰芳香化浊。疏肝药之中加风药,取风药升阳、助肝胆升发之效,以利气血布达,使心脉挛急得舒。

八、宣肃肺气

适用于冠心病辨证为肺失宣肃者。心肺同居胸中,一主气,一主血,二者相辅相存。宗气聚于胸中经肺气的宣发以贯心脉,推动气血的运行;肺输布津气入于心脉,则变化而赤为血,血脉得荣。若肺失宣肃,则会出现胸闷气喘,心悸乏力,甚则动则喘息、入夜不能平卧等。这是冠心病出现慢性心衰时常见的症状。治宜宣肃肺气,理气宽胸,益气养心。常用自拟宣肺益心汤:党参12g,黄芪30g,杏仁10g,百部12g,前胡10g,葛根12g,桔梗12g,麦冬
12g,紫菀12g,香附12g.若低热盗汗加百合、沙参、五味子;喘息不宁加桑皮、半夏、橘红;喘而汗出,戴阳于上加补骨脂、附片补肾纳气。

冠心病发作时每以温通心阳、泄浊豁痰、祛瘀通脉、解郁升阳之法为主,缓解期常以益气养心、温补心肾、滋肾复脉为主。但临床常常见到虚实夹杂,标本互见,故当审证求因,详析病机,谨慎辨证,根据虚实的主次缓急灵活运用诸法,不可守一法而图终,如此才能取得良好疗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