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id=”hi-91461″>表里俱见

关于《伤寒论》第7条的“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发于阳,七日愈;发于阴,六日愈。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其中的“发于阴”“发于阳”后世医家争论颇大,提出的假说也五花八门,但都不能完整说明伤寒发病机理,尤其是没有前后联系,与后面的条文产生违拗,也与临床实际不相符合。
要真正理解“发于阴”“发于阳”中的阴、阳所指,必须要与《伤寒论》第131条所说:“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所以成结胸者,以下之太早故也”综合看待,还要结合其他原文和临床实践。
其实“发于阴”“发于阳”的阴、阳是风寒邪气和风热邪气的代指。它指出了两种寒热性质不同的邪气所导致的证候、传变,治疗也就迥然不同。其根据如下:
太阳病分类之后便是发病成因
《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篇的第1、2、3、6条是太阳病表证的概念和分类,定义了表寒证和表热证,而第7条则是太阳病表证的成因,发于阳、发于阴是对太阳表证发病成因的概括,这里的阴、阳应该是指病因属性,寒邪属阴,热邪属阳。
发热恶寒者,是风热阳邪致病;无热恶寒者,是风寒阴邪致病。两者是对寒、热邪气致病的概括,不应该是单纯指风寒邪气。
“恶寒”为太阳表证必备症
恶寒一症是太阳表证的必备症状,第1条“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第3条“必恶寒”,而第6条则说“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吴鞠通说“仲景所云不恶风寒者,非全不恶风寒也,其先亦恶风寒,迨既热之后,乃不恶风寒耳。”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的发展,并非是温病的最初起。风寒证最初期强调的是“恶寒”;风热证最初期强调的是发热,但开始的发热必伴有不同程度的恶寒。风寒表证初期有发热,也有未发热,但必定恶寒,故有“无热恶寒者,发于阴”;风热表证发展可不恶寒,但初期必是发热、恶寒并见,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
一发病就发热恶寒的是表热证,是感受温热邪气所致,所以说是发于阳;刚发病时无热恶寒的是表寒证,是感受风寒邪气所致,所以说是发于阴。
寒入里为痞证,热入里成结胸
第131条:“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同是误下,形成结胸和痞证截然不同的结果,说明其原始证候不同。结胸是热自外来,水由内生,水热互结,其病在水分。痞证是寒自外来,热自中生,寒热互结,其病在气分。
结胸是表热误下,邪热入里,病发于阳是指感受风热邪气而成表热证,所以强调“热入”,恐人误为寒邪,特加注明;痞证是表寒误下,寒邪内入,病发于阴是指感受风寒邪气而成表寒证,因伤寒以“寒”为主,表寒自在理中,故不需强调。
脉浮动数为表热后成结胸
第134条:“太阳病,脉浮而动数,浮则为风,数则为热,动则为痛,数则为虚,头痛发热,微盗汗出,而反恶寒者,表未解也。”脉象浮数为风热,数则为虚的“虚”,是和有形实邪相对而言,属于无形的邪热,不能攻下,若攻下就会“动数变迟”成为里实证。表证显属风热,下之后变成结胸,说明结胸是由表热证误下而成。
依据“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阳”就是指感受温热邪气而产生表热证,阳指温热邪气,病指表热证。
同理可证“病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病指表寒证,阴指风寒邪气。
表热与停饮合而成结胸协热利
第139条:“太阳病,二三日,不能卧,但欲起,心下必结,脉微弱者,此本有寒分也。反下之,若利止,必作结胸;未止者,四日复下之,此作协热利也。”本条既有表证,又有停饮,在未下之前,停饮被称作“寒分”,也就是饮邪属阴的意思,而误下之后的两种结果:结胸和协热利都是水热互结所致,水饮是原有的阴邪,热自何处而来?
内本无热,表寒因误下入里也很难化热,如果使用寒下则更难有热产生,那么这里的“热入”只能说明是原有的表热因误下入里与水饮互结,也反过来证明这里的太阳病是“病发于阳”的表热证。
表热误下形成众多内热证
第140条:“太阳病,下之,其脉促,不结胸者,此为欲解也;脉浮者,必结胸;脉紧者,必咽痛;脉弦者,必两胁拘急;脉细数者,头痛未止;脉沉紧者,必欲呕;脉沉滑者,协热利;脉浮滑者,必下血。”太阳病误下后有脉细数的头痛、脉紧的咽痛、脉沉滑的协热下利、脉浮滑的便血、脉弦的两胁拘急、脉浮的结胸证,均为热邪入里所致,热自何来?就是感受热邪而成的太阳表热证的原有热邪误下而来。
与131条和139条结合起来理解,“病发于阳”应该是感受温热病邪所成的表热证。
表寒证误下大多形成痞证,而表热证误下才能形成热证。既要了解到不同的表证误下的结果截然不同,更需了解到在《伤寒论》中温病表热证的内容也相当丰富,如第131、134、139、140条,均是对风热表证的救治论述,不仅仅是原文第6条所限。
表寒证易愈表热证难愈
临床上风寒感冒痊愈的时间,大多比风热感冒时间短,风寒感冒往往在汗出后即可痊愈,而风热外感本身即有汗出,并不因汗出而祛邪,同时风热犯肺,往往咳嗽难愈,甚至可以迁延月余。
第7条:“发于阳,七日愈;发于阴,六日愈。”正说明感受温热邪气的表热证痊愈较慢,用时较长;而感受风寒邪气的表寒证痊愈较快,用时较短。
细菌型感冒多属风寒型,治疗容易,病程较短,痊愈较快;病毒性感冒多属风热型,治疗复杂,病程较长,痊愈较慢。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了“发于阳,七日愈;发于阴,六日愈”的道理。

2015年3月20日载梁华龙先生《“发于阴”“发于阳”是指风寒风热》一文,认为《伤寒论》第7条“发于阴”“发于阳”的阴、阳是风寒邪气和风热邪气的代指。对此,笔者有不同意见:“发于阴”“发于阳”应是指病位而言,即病发于阴经、病发于阳经之义,而不是指邪气的性质。
风热不恶寒
目前普遍认为:伤寒、中风为风寒,温病为风热。《伤寒论》第6条指出:“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说明“不恶寒”是风热证的特征。对此,梁华龙先生解释说:风热表证发展可不恶寒,但初期必是发热、恶寒并见,故云“发热恶寒者,发于阳。”
既然风热表证只有初期恶寒,那么以“发热恶寒”作为风热的特点,便有悖于仲景给温病下的定义。笔者认为,“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论述的不仅仅是风热表证,应囊括外感风寒、风热的三阳证,而以风寒为主。
风寒也发热
梁华龙先生认为:风寒表证初期有发热,也有未发热,但必定恶寒,故云“无热恶寒者,发于阴”。
从《伤寒论》第3条“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来看,风寒表证未发热是尚未发热,不等于“无热”。桂枝汤、麻黄汤是治疗风寒表证的主方,在《伤寒论》中应用广泛,如第12条、13条、54条、95条桂枝汤主治的病症中都有发热,35条麻黄汤证亦有发热;其他治疗风寒表证的方剂,如第23条的桂枝麻黄各半汤证有发热,第27条的桂枝二麻黄一汤证有发热,第38条的大青龙汤证也有发热。既然风寒表证多数有发热,那么以“无热恶寒”作为风寒表证的特点,便完全错误了。
“寒入里为痞证,热入里成结胸”
梁华龙先生认为:要真正理解“发于阴”“发于阳”中的阴、阳所指,必须要与《伤寒论》第131条综合看待。《伤寒论》第131条:“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同是误下,形成结胸和痞证截然不同的结果,说明其原始证候不同,即“寒入里为痞证,热入里成结胸。”
梁华龙先生上述论述看似有理,然而事实上,《伤寒论》并非如此机械。如《伤寒论》149条说:“伤寒五六日……若心下满而硬痛者,此为结胸也,大陷胸汤主之;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柴胡不中与之,宜半夏泻心汤。”
这里说的是,小柴胡证误下后既能导致结胸,又能导致痞证。并不像梁华龙先生在解释131条时说的那样,只有“寒入里为痞证,热入里成结胸”。既然“寒入里为痞证,热入里成结胸”不是规律,那么以此来推断“发于阴”“发于阳”的阴、阳是风寒邪气和风热邪气的代指,也是站不住脚的。
《伤寒论》判断疾病成因的句式
梁华龙先生说:“第7条是太阳病表证的成因,‘发于阳’、‘发于阴’是对太阳表证发病成因的概括,这里的阴、阳应该是指病因属性,寒邪属阴,热邪属阳。发热恶寒者,是风热阳邪致病;无热恶寒者,是风寒阴邪致病。两者是对寒、热邪气致病的概括,不应该是单纯指风寒邪气。”
笔者认为,把“发于阳”说成是风热阳邪致病;“发于阴”说成是风寒阴邪致病,不符合《伤寒论》行文格式。
《伤寒论》在论述病因的时候多用判断句式或反问句式,如316条“少阴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者,此为有水气。”46条“太阳病……服药已微除,其人发烦,目瞑,剧者必衄,衄乃解。所以然者,阳气重故也。”这里的“此为……”“所以然者……”等,均为《伤寒论》论述病因的常用句式。而梁华龙先生把“发于阳”“发于阴”说成是对太阳表证发病成因的概括,这在《伤寒论》中没有相同的句式佐证,属于孤证。
“发于阴”“发于阳”是指病位
“发于阴”“发于阳”是表示疾病处所的句式,即病发于阴经、病发于阳经之义,也可以理解为病发于三阴、病发于三阳的意思。
《伤寒论》269条说:“伤寒六七日,无大热,其人躁烦者,此为阳去入阴故也。”这里的“阳去入阴”就是由阳经传入阴经的意思。《伤寒论》270条说:“伤寒三日,三阳为尽,三阴当受邪,其人反能食而不呕,此为三阴不受邪也。”此处的“三阳”“三阴”与“发于阴”、“发于阳”的阴、阳都是病位,指阴经、阳经,而不是指外感风寒、风热邪气。正如钱天来说:“发于阳者,病入阳经而发也;发于阴者,邪入阴经而发也。”
“发于阴”“发于阳”的意义
《伤寒论》以六经作为辨证纲领,第7条的“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又是六经中的总纲,即以阴阳统帅“三阴三阳”。
值得注意的是,文中前一个“恶寒”是表证恶寒,是麻黄汤、桂枝汤的适应症(见于《伤寒论》35条、54条);后一个“恶寒”是里证畏寒,以四逆汤、通脉四逆汤为主方(见于《伤寒论》353条、317条)。
关于恶寒和畏寒的区别,一般认为:恶寒是指病人怕冷,加衣添被或近火都不能缓解。畏寒则指病人怕冷,加衣添被或者是接近火取暖能够缓解。
总而言之,三阳病多表证、热证、实证,因而以“发热恶寒”为特点,性质为阳证,病位在阳经;三阴病多里证、寒证、虚证,所以以“无热畏寒”为标志,性质为阴证,病位在阴经。而第7条的意思是说,以“发热恶寒”为主证的疾病,多为病在三阳;以“无热畏寒”为主证的疾病,多为病在三阴。文字清晰,医理昭然,与全书主旨并无相悖。

一、头痛发热表证,若下利清谷,里也,寒也,属表里俱见寒证也。一、腹痛口渴甚者,里证;或脉浮是表证,亦属表里俱见热证也。一、大便闭属里证,倘微恶寒,此乃表未尽,亦属表里俱见为热证也。传经表里俱见,为热为实,宜解表为主,攻里次之。若里证急者,又在活法。直中表里,俱见为寒、为虚,宜救里为主,发表次之。此治表里俱见之大法也。

☞ 结胸是邪气和痰水结于胸膈脘腹的证候

脉浮
或问脉浮何以是表证?曰∶浮者,脉在肉上行也,按之不足,如木浮水面。经云∶寸口脉浮,主病在表,表者外也,如邪在里,必沉细,又焉得浮?故一见浮脉,属表证无疑。又曰∶脉浮属表,倘里证而脉尚浮者,治法奈何?曰∶里证脉浮者,表未尽也,必先解表而后攻里。仲景云∶解表不开,不可攻里。太阴篇云∶腹痛脉尚浮者,桂枝加大黄;结胸证悉具,脉浮不可下,是里证固当下,今脉浮又不敢攻矣。若表已罢,便闭谵语,脉浮者当从权下之,此乃取证不取脉也。

☞ 热实结胸

身痛
或问身痛,何以是表证?曰∶寒则伤荣,邪客于人,必由皮毛肌肉,今邪舍于皮毛肌肉,血脉凝滞不行,令人身痛。若热在肌肉,血脉荣卫周流一身,畅于四体,焉有身痛之理。《内经》论咳云∶时感于寒,微则为咳,甚则为痛为泄。《针经》云∶寒甚则痛,热甚则肉消
破。《内经》诸痛皆以为寒,未有以热为痛者,由此论之,知痛为寒明矣。故谓凡见身痛属表无疑,宜用辛散,令血气流行,而痛自已。又曰∶身痛既为表证,在里证亦有身痛者何故?盖里证身痛,乃直中里证,非传经里证也。若传经里证,则属热。热主流行,又何得身痛哉!夫直中身痛者,寒气袭入脏腑,阳已衰危,气血凝滞,令人身痛,宜急温之,别之何如?有头痛发热,痛如绳缚者,表证也。无头疼发热而痛如被杖者,直中也。或曰∶太阳表证亦有身痛,不用麻黄而用四逆者,何也?曰∶表证悉具,脉当浮紧,反沉迟无力,是中寒也。故不可与麻黄,而用四逆,是病表有虚寒,故脉不能浮紧,用四逆汤温之。此入太阳,脉似少阴,假脉浮紧,正属太阳表证,又孰敢用四逆乎!此取脉不取证也。

① 大结胸:  邪热与水饮邪气相结于胸膈脘腹

发热
或问发热,何以是表证?曰∶寒郁腠理则闭塞而发热,翕翕然烙手,此热只在皮肤,而内无热,名曰表病里和。《内经》诸证,亦论凡风寒客人,使人毫毛毕直,皮肤闭而为热而汗。又云∶体若燔炭,汗出而解。又热病论云∶人伤于寒则为热病,若大汗其热解矣。即此观之,发热属表明甚。又曰∶发热固属表,倘发热便结,里证又急,治法从表乎?从里乎?曰∶里急者当从权下之,亦不敢离表药,何也?即以三黄石膏汤论之,

② 小结胸:  痰热结于心下

其汤治发狂口渴,及发热证,内有麻黄者为发热而设也。可见里证虽急,亦不敢纯用寒凉,尚加辛散,况寻常发热,有不以为表者乎!又问凡发热,皆在阳经,不在阴经。仲景云∶少阴发热用麻附细辛汤,此又何说?曰∶少阴发热者表里俱伤,恶寒为直中,非传经少阴也,虽名直中,今有发热者,亦不得结为直者,故用麻附细辛,今表里两解,不得受其中也。若传经少阴,则恶寒而不发热,然表热因而中少阴热别者,奈何?盖少阴发热,脉虽沉迟紧涩,外无头痛,或下利清谷厥逆诸寒证,此少阴证,而太阳者,此证兼头痛者,是表里俱见,为两感寒热,又何以为少阴热乎?总之里证盛急而外发热者,利药加麻黄,少阴发热,温药加细辛,可见热属表证。仲景又曰∶三阴无发热,盖言传经也。

☞ 寒实结胸

头痛 或问头痛何以属表?曰∶三阳经上至于头,惟太阳经脉最长,其痛居多。

      →寒邪和痰水结于胸膈脘腹

夫三阳俱有头痛,各分其证以别之,故一见头痛即是表证。又曰∶三阴经无头痛,厥阴何以有头痛?曰∶三阴至颈而还,何得头痛,惟厥阴与督会于颠顶,都摄诸阳,故有头痛。然厥阴头痛亦不常见,必呕吐涎沫,内无热证,乃直中也,当温之。伤寒循经传至厥阴,倘头痛,脉浮为欲愈,不愈用小建中汤。


恶寒
或问恶寒何以是表?曰∶人身外为阳、为表,寒属阴邪,今表虚为寒所乘,名曰阴盛阳虚。盖阳不能温其肤卫于外,致令空虚,虽居密室,亦引衣自盖,谓之恶寒。仲景云∶阴盛阳虚,汗之则愈,故恶寒属表,假热在肌肤,必裸体烦躁,是曰恶热,又焉得恶寒乎!若见恶寒,知寒在肌肤,急投甘辛之剂可也。又曰∶里证亦有恶寒者何故?曰∶里证恶寒者,直中也,非传经里证也。盖传经之证,其热已入腑,必然恶热,焉得恶寒?直中恶寒者,乃寒气盛极,阳微不温,故厥逆而恶寒。别在何处?直中恶寒无头痛发热之证为异。经云∶发热恶寒发于阳,无热恶寒发于阴也。

问曰:病有结胸,有藏结,其状何如?
答曰:按之痛,寸脉浮,关脉沉,名曰结胸也。(128)

又问恶寒固属表,倘传经里证,盛急亦微恶寒,治法如何?微恶寒者,表未尽也,必先解表,表解然后攻里。若里急权下之,此活法也。又曰∶设误下而为结胸,令邪在胸而痛,盛急微恶寒,何法治之?曰∶结胸为误下而成,今恶寒是邪未尽而结于胸,必先解表,方服陷胸药。若再攻之,表邪又结于胸,必不可救。故结胸有一毫恶寒不可攻,可见恶寒属表矣。

藏结→指内脏阳虚,阴寒内凝,正衰邪实的证候    邪气盛而正气衰

目舌和
或问目舌和,何以属表?盖目乃五脏精华所系,舌者所以司内因寒热而变之者。若脏腑有热,目必黄赤,舌必干燥黄黑,今目舌如常,知邪未入脏腑,表病里和,专属于表无疑。

结胸证→邪气盛而正气不衰

脊项强 或问脊项强,何以见其是表?曰∶太阳经起于目内
,上抵额角,自颠顶下行,入项走肩膊,由肩脊至足小指,皆太阳经络部位,邪客背脊循膂上下,故脊项强,属太阳表证。至于他经各行其道,又何至脊项强哉。既曰项强属太阳,属表,当发汗,又言结胸项强者,当下,何故?曰∶结胸项强者,非真项强也。盖结胸误下,致表邪入胸,胸于项近,邪结上焦衬于项,气不得宣通,其道仰不能俯,俯则胸痛,危在须臾,故结胸项强胀痛者,当急下之,非太阳经项强也。别之奈何?太阳经证其证首能俯仰,俯亦胸中不痛,是太阳经项强也。若已经下过,其首俯而胸痛者,结胸项强也。

都以胸膈脘腹的疼痛为主症。


或问喘者,何以是表证?曰∶肺主皮毛,寒邪外伤,必从皮毛而入,肺有七叶,同气升降,表受寒邪,敛束于肺,至气不可上下,故发喘也。以麻黄汤论之,用杏仁者为肺金而设,麻黄所以去皮毛之寒邪,皮毛与肺同气连合,所以喘属表证。今久病喘者,尚用麻杏,况新病乎!又曰∶喘既属肺为表。《指掌》云∶喘满不恶寒者,当下而痊。何也?又曰∶有一等传经里证,因便闭不通,故浊气壅塞而成喘者,此则不出于肺,故当下之。必察其外证,若有一毫表证而喘者,勿作里证治也。误为里证而攻之则逆,仲景云∶喘家无里证,当投杏子,此言明甚。

⊙结胸证特点:  按之痛  →强调为实证,实者拒按  虚证喜按,热证喜揪、提拉。

咳嗽
或曰∶咳嗽何以属表?曰∶肺为五脏华盖,形如覆釜。今寒邪客之,则叶敛束不能开发,故气上冲。经云∶时感于寒,乃为咳嗽,可见咳嗽属表矣。曰∶里证亦有咳嗽否?曰∶里证虽有咳嗽,属直中而不属传经。盖直中咳嗽者,乃寒急上束于肺,故咳嗽下利清谷,四肢厥逆,外无表证为异,倘兼有表证而咳嗽者,又非直中咳也,若云传经咳嗽则不是。夫传经属热,热主流通,其气出入疾速,又宁有咳嗽耶!问曰∶里热无咳嗽,人言咳嗽属火者,何也?曰∶咳嗽属火者,杂证也,病有虚实二火,火主炎上,亦令咳嗽,或先受寒起,咳久则变热,亦属火嗽,二者皆久病也。内外无寒证,惟咳嗽而已,故有新久之别∶新则为伤风、为伤寒,久则为虚火、为实火。风寒者散之,虚火者从治之,实火者清凉之,曰逆治,曰从治,皆治杂证咳嗽也。至于伤寒一见咳嗽,非表即直中,传经断无之。

(邪气和痰水相结的实证,有形之邪壅遏气血,不通则痛,故有胸膈脘腹的疼痛)

四肢拘急
或问四肢拘急,何以是表证?曰∶寒侵皮毛则拘急。经云∶寒多则筋骨挛痛,热甚则筋弛肉缓,故四肢拘急,属表无疑。曰∶阴经每见拘急者,何也?曰∶乃直中阴经。因伤寒拘急,何以别之?有身热头痛者,表证也,无身热头痛者,直中也。至于汗、吐、下后,四肢拘急者,此津液内竭,血不能润筋骨,宜真武汤。

⊙“寸脉浮、关脉沉”→说明病机,非真正脉象

口不渴大小便如常
或问口不渴,大小便如常,何以是表证?曰∶盖皮毛肌肉为表,筋骨脏腑为里,邪在表则内和,口不渴,二便如常∶若里热熏灼脏腑,必口渴便闭,或不利肠垢,而小水短赤,拂其常矣。

        寸脉→候外 ,邪由外来      关脉→候里  沉候水饮,水饮痰饮邪气内生

脉不出
或问脉不出,胡为表病也?曰∶夫脉者血之府,热则血行,岂有脉伏之理,惟表寒受深,脉遂隐伏。曰∶里证亦有伏脉何谓也?夫里证伏脉惟直中者有之,乃寒极凝滞不行,用四逆汤加猪胆汁治之。若传经里证则属热,热则血行,脉何得伏?有阳厥热极,脉亦伏者,此又何说?热极脉伏,百无一二,外或见大热证,脉虽伏,指必温;亦或有痛处,痛极故脉伏也。至于寻常脉伏非表证即直中矣。

结胸证的成因:  外来邪气与内里的痰饮邪气相合致

以上俱表证,当发表。


尺寸脉俱长
或问尺寸俱长,何以知邪在肌肉?曰∶长者泛滥也,过乎本位。阳明乃气血俱多之经,邪一传之,熏蒸肌肤,气血淖溢,故脉阴阳俱长耳。当用辛凉解表,不可用辛甘正表之药。或云∶脉长者,邪舍阳明肌肉,有投承气者何也?盖用承气者,乃阳明之腑,非阳明之经也。夫阳明腑病当下之,其脉长洪有力,便闭、谵语等证,方敢投承气。若阳明经病,其脉长而浮,乃表病里和,又孰敢用承气乎!又云∶凡病在阳明不可下,又曰阳明当急下之。今医者是非莫辨。盖仲景所立诸法,浅人莫解,而叔和以六经各集成篇,致阳经不分经腑,阴经不分传中。抑知仲景用攻者,攻阳明之腑,不攻阳明之经,表者表阳明之经,不表阳明之腑,又安得以经为腑,以腑混经乎!

大结胸证 (水热互结)  病位偏上

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所以成结胸者,以下之太早故也。

目痛鼻干
或问目痛鼻干,何以是邪在肌肉也?余谓目乃阳明胃腑所居之经络,胃司肌肉,邪必由皮毛而入肌肉,目痛鼻干,故云邪在阳明肌肉。至于他经则各行其道,何有是证。

痞→指心下堵塞,胀满不通的一个自觉症状      无形气机的壅滞

漱水不欲咽
或问漱水不欲咽,何谓邪在肌肉?曰∶唇者肌肉之本,今唇焦思漱水,是邪在肌肉。然不欲咽者何故?盖热邪只在肌肉,脏腑无热,不过漱水以润唇耳,故不欲咽,乃表病里和。又曰∶表证已除,遂属里证,或亦漱水而不咽者,治法从表乎?从里乎?曰∶既无表证,里必有热,热则消水,漱当咽矣。若不咽者,是内有瘀血也。何以辨之,外无表证,必见小腹硬满,小便自利,大便枯黑者是也。宜用桃仁承气汤攻之。
以上俱邪在肌肉,当解肌。

结胸→有形邪气阻结

脉不浮不沉
或问脉不浮不沉,何以是半表半里证?曰∶浮为表,沉为里,今不浮不沉,表邪将入腑,故脉不浮,里邪尚未入脏,故脉不沉。非表非里,知邪在中也。属半表半里无疑。

“病发于阳”→发于太阳表证,当发汗,却误下,邪气入里化热,与水相结→结胸

呕吐
或问呕吐何以是半表半里?曰∶盖邪将入里,里气上冲,邪正相争,虽出于胃,原是少阳部位,胆为清净之府,毫物不能容纳。今邪气相干,故令呕吐,属半表半里,又有胃热胃寒之分,辨之以口渴与不渴耳。

“病发于阴”→病发于里(里虚寒证)

胸前胀满
或问胸前胀满,何以是半表半里也?曰∶身上半属阳,身下半属阴,胸前乃清阳之分,正在半表半里之间,邪至此将此入里而未深入里,今胸满而腹未满者,乃邪气非有物也,故胸满在半表半里之间,若腹满,是有物而非邪气也。但痞气亦胀满胸前,何以别之?曰∶痞气因邪在表误下,以至胸胀,必问其人,曾经下否,若经下过,即是痞气,未经下而胸前胀满者,即半表半里证。

      误下更伤中焦之气,中焦气虚无力斡旋,气机不利→痞证

耳聋
或问耳聋,何以是半表半里证?曰∶盖足少阳胆经上络于耳,故见耳聋,知属半表半里也。

“以下之太早故也”→提示结胸证形成以后应当用下法

胁痛 或问胁痛何以为半表半里?曰∶盖足少阳胆经布于胁,胁痛故为半表半里。

结胸者,项亦强,如柔痉状,下之则和,宜大陷胸丸。(131)  病位偏上

至于他经,或出于巅背,或布于面目,何得胁痛?或云∶水气亦令人胁痛。曰∶水气必作干呕心满,咳引胁痛及头汗,出此乃水气胁痛,非少阳胁痛也。若半表半里胁痛者,外必见胆经之证耳。

☞ 主症

舌滑
或问舌滑何以是半表半里?曰∶舌司肠胃,寒热之变系矣。邪在表则舌和如常,在里则舌干而各色现出,今舌滑尚有津液润泽,但不如常,其邪将入腑未入腑,非在表非在里,故云∶属半表半里。


水热邪气主要结于胸腔,水热阻结的部位偏高,水热互结,凝滞气机,使上部的经脉气血不利,故出现颈项拘急。

4858mgmid=”hi-91461″>表里俱见。往来寒热
或问寒热往来,何以是半表半里?曰∶夫邪在阴则寒,在阳则热,少阳胆经正阴阳交界之所,邪至此经,致阴阳相争,寒热相半,故寒热往来,属半表半里。或问曰∶阳明亦有寒热往来者,何意?曰∶若阳明经病,邪在肌肉则身发热,焉有寒热往来。已传阳明之腑,郁热熏蒸,结粪在内,故寒热或往或来,是阳明之腑,非阳明之经,当用调胃承气汤攻之。故云∶阳明内实,故寒热往来耳。

② 痉病伴汗出→柔痉  →提示有汗出(热邪逼迫津液外越的表现)

头汗
或问头汗为半表半里者,盖以诸阳经脉络上至头则有汗,诸阴经脉络系背至颈而还,焉得有头汗,故一见头汗即属半表半里。或问曰∶既诸阳脉上至头,今汗出当云表证,何以为半表半里?曰∶若表证尚有寒邪闭塞,焉能有汗,今既有汗,是寒邪将化为热。名曰里证,则头有汗,名曰表证,则头无汗;故云半表半里。又曰∶瘀血水气发黄,亦有头汗者何也?夫瘀血头汗,小便自利;水气头汗,胸满咳呕;发黄头汗,小便不利。若半表半里头汗,必往来寒热也。然三证头汗,皆未离乎阳,可见头汗属半表半里也。

③ 胸痛(主症)

盗汗
或问盗汗何为半表半里?曰∶夫热邪熏灼腠理,使人有汗,寒则腠理闭密,无汗是里,当出汗不止,今汗在睡而出,觉而收,乃邪将旺于阴分,独未深入于阴,亦属半表半里。又问曰∶杂证盗汗亦作半表半里治乎?曰∶杂证盗汗,乃阴虚至极,血分亏损,名劳怯之证。今伤寒盗汗,乃有余之邪,名曰外感,非杂证一例论也。

④ 短气→胸为气海,胸中水热邪气互结,有形邪气阻滞,影响胸中气机的畅达故

目眩口苦
或问目眩口苦,何以是半表半里?曰∶目者肝之窍,胆汁藏于肝,病在少阳胆经,故目眩口苦者,胆之汁也,热泄胆汁故口苦,二者是少阳胆经病。半表半里,法宜和解,至于他经,便无此证。

⑤ 烦躁→热在胸中,热与水结,郁热扰心

以上俱邪在半表半里,当和解。

大陷胸丸方        逐水破结,峻药缓攻
大黄半斤 葶苈子半斤(熬) 芒硝半升 杏仁半升    甘遂末1g  白蜜     
顿服

脉沉有力
或问脉沉有力,何以是传经里证?曰∶夫脉存则生,脉绝则死,太过不及则病,内实则脉实,内虚则脉虚。今沉者病脉也,主病在里,有力者实也,主病为热,今脉沉有力,是里实且热也。

硝黄→调胃承气汤→以泻热为主

下利清黄水
或问下利清黄水,何为里证?曰∶盖肠胃因久失下,致燥粪结实成块,则清黄水下漏魄门,如物之聚而结实者,水液不能渗漏,物坚如磊石者,沃之水必渗漏矣。今病者下利清黄水,粪结如磊石在内,此水从结粪旁流走而出,急下之无疑。往往以直中下利清谷者,为漏底伤寒,若误认此证为漏底,投以四逆,如抱薪救火,殆哉!故下利清黄水,是里证,当急下之。

葶苈子、杏仁→泻肺 (水热阻结在胸腔)

小腹满
小腹满者胡为里证?曰∶夫胸膈属清阳之分,虽胀满是邪气而非有物,小腹乃糟粕之区,若胀满非邪气也,故知有物急下之。又曰∶瘀血证及溺涩证者,亦少腹胀满,何以别之?凡小便自利,小腹硬满而痛者,此瘀血证也。小便不利而少腹胀满者,即溺涩不通也。若小便短赤,大便秘结,致小腹硬者,乃内有燥粪,故尔满也。即瘀血溺涩,皆是里证。

 右四味,捣筛二味,内杏仁、芒硝研如脂,和散,取如弹丸一枚;别捣甘遂末一钱匕,白蜜二合,水二升,煮取一升,温顿服之。一宿乃下。如不下,更服,取下为效。禁如药法。

谵语发狂
谵语发狂为里证者,盖热实于胃,热极故发狂,轻则令人谵语,皆是传经里证。《难经》曰∶发狂谵语,乃实热阳盛所使。经言有虚有实何也?曰∶惊狂属虚。或当汗不得汗,火迫致狂,名曰火邪惊狂,当用柴胡龙骨牡蛎之类。非若实热发狂可下也。

必加甘缓药使药效时间延长,使药物作用温和  →白蜜(峻药缓攻)

发斑
或问发斑亦里证耶?曰∶斑有温毒,有热毒,有胃烂。温毒者,即冬受寒,至春阳与阴气相搏而发者是也。热毒者,是暑气伏胃,因遇寒而发者是也。胃烂者,或误下而热乘虚入胃,或失下而热不得外泄,毒瓦斯入胃深极也。故斑者毒也,毒者乖戾失常,偏阴偏阳之至也。外因六气相感,胃有热毒熏蒸,胃主肌肉,热甚伤血,里实表虚,故令周匝遍体,状如蚊啮。红赤者生,紫黑者死,以热极而胃烂也。舌苔唇裂者不治,治当解毒清凉,不可表药取汗。盖表虚里实,发汗则益令开泄,更增斑烂矣。又问阴证,亦有发斑者何也?曰∶或因汗吐下后,中气虚乏,或因俗事耗损真阳,或因过服凉药,遂成阴证,寒伏于下,逼其无根失守之火,上熏肺胃而发斑点,其色淡红,隐隐见于肌表,与阳证发斑色紫赤者不同,此胃气极虚,若服凉药立见危殆。吴鹤皋曰∶以参
桂附而治斑,法之变也,医不达权安足语此。又问曰∶内伤亦有发斑者,何也?曰∶内伤元气不足之病,因气血两虚,亦身痛心烦作热,但脉虚大,懒于言动,倦怠自汗为异耳。若妄作外感有余治,立见倾危。速进补中益气汤,熟眠热止自愈。丹溪曰∶内伤发斑者,胃气极虚,一身之火,游行于外,宜补以降之,大建中汤最佳。若内有伏阴,误服凉药,逼其虚阳浮散于外,而为阴斑。脉虽洪大,按之无力,或手足逆冷过肘膝者,先用炮姜理中汤,以复其阳,次随证治,不应加附子。

不用甘草→甘草与甘遂为十八反

4858mgmid=”hi-91461″>表里俱见。转矢气
或问转矢气,何以是里证?曰∶言其气下泄也,观无病患将欲大便,必先气泄,病者内有燥粪,结而不通,则气必下失。阳明篇云∶若不转矢气者,不可投承气汤,是知转矢气属里矣。

每服4-5g

头痛发热俱止
头痛发热俱止,是里也。邪之国中,始于太阳,太阳为表之表,头痛发热,俱多少阳、阳明,为表之中,亦头痛发热。若邪入里,必表证尽除,焉得头痛发热乎?


自汗
自汗何为里证?经云∶寒则腠理闭塞,热则腠理开疏,太阳始受寒邪,未化为热,腠理致密无汗,当用麻黄汤。始无汗忽变为有汗者,知热已入腑,熏蒸鼎沸,故自汗为里证。假寒在表,焉有汗乎?或问自汗为里,有用桂枝汤又何故?盖自汗用桂枝汤者,乃太阳伤风证,夫里证自汗为阳盛,孰敢用桂枝。仲景云∶桂枝下咽,阳盛则毙。别之奈何?淅淅然恶风,头痛发热,悉具者,太阳伤风自汗也;烦躁恶热,不恶风寒者,里证自汗也。

顿服:  桂枝甘草汤、干姜附子汤、大陷胸丸

小便多
或问小便多者,何为里证?曰∶盖饮食入胃,由胃传于小肠。经曰∶小肠者受盛之官,胃司水谷,清浊不分,一概混受,由小肠而下,则有膀胱与大肠,清者从溺渗入膀胱,糟粕从胃之下口传于大肠,膀胱窍闭,水入大肠,必作泄泻。若大便坚闭,津液走前,则小便频数。今小便多者,大便闭结,故证属里也。小便若少,大便虽闭,水液不久浸入大肠,当先硬满而后溏泄矣。仲景云∶小便少者不可攻,以其不久,当自便也。


潮热
或问潮热,何以是里证?曰∶潮热者,如潮水之汛,不失其期。如今日发于未申,至明日仍发于未申,盖未申时属阴,今见潮热,是邪居阴分,热结在里,熏灼结粪当下之。又问曰∶潮热属里故当下,犹有表证,何以治之?曰∶已有潮热尚兼表证未退,必先解表,然后攻里,乃为当耳。

急性胸膜炎可用

下利肠垢
或问下利肠垢,何以是里?曰∶下利出于肠胃,若表有邪则里和,焉得下利!因邪入腑,热灼肠胃,致有此证。又曰∶表证亦下利否?曰∶三阳合病则有下利,或少阳阳明合病,阳明者内主胃腑,故有下利。三阳合病,若不入腑,又无下利,何者为辨?但有发热及诸表证耳,下利固为里证,又当分传中,传经则肠垢,直中则清谷,二者下利以肠垢清谷为异耳。


恶热
或问恶热,何以是里证?曰∶热传脏腑,熏蒸烦冤,揭去衣被,扬手露体,此热传里也。若有寒在内则恶寒,焉有恶热之理。

大陷胸证  病位偏中(134)→心下硬满疼痛

太阳病,脉浮而动数,浮则为风,数则为热,动则为痛,数则为虚,头痛发热,微盗汗出,而反恶寒者,表未解也。

目不明
或疑目不明以为里者,何解?曰∶目系五脏精华,五脏属阴,阴居于里,故云在里。况瞳人属肾,内热灼极,则肾水枯涸,不能照物,譬之炎天热甚,致目昏蔽,当速下之,以救肾家将绝之水。设谓此证属虚,误投热药,害岂浅鲜哉。

⊙浮主风邪在表    数主有热  动→脉跳动不稳,或强或弱    有疼痛的表现

腹痛
或问腹痛,何以属里?曰∶尝考坤为腹,乃纯阴也,谓之曰阴,则腹痛非表明甚。若腹未痛而胸前痛者,邪未深入,尚作半表半里证。今腹痛知邪已传腑矣。曰∶既腹痛属里,当投大黄,又用桂枝者何意?曰∶或太阳证误下致腹痛,尚有微表未解,或太阴里证而脉带浮者,故用桂枝大黄,令表里两解,然腹痛虽属里,又有传经直中之分,须慎之。

  “数则为虚”→数主有热,热邪尚未与有形的病理产物相结,仅为无形的热邪

不眠
或问不眠,何以见里证?曰∶盖热邪入腑,令人烦躁不安。若寒盛为直中,则属阴,阴主静,静则多眠,又岂能不眠。又问∶不得眠固属传经里证,有投寒药愈盛者何故?此乃汗、吐、下后证也。名曰∶津液内竭不得眠,必心蕴虚烦,脉未浮弱者,当用真武汤及酸枣仁汤。而里证不眠者,则烦躁口渴不已,脉必有力,故知之。

  “头痛发热、恶寒”→表证未解          “微盗汗出”→里热,阴分有热

手足心腋下有汗
手足心及腋下出汗为里证者,盖人身诸背属阳,诸腹属阴,手足掌心腋下皆属阴地,五脏经络所系,热邪熏蒸脏腑,致掌中腋下汗出。若掌中腋下未滋润者,邪尚在表,未入里,即谓之表病里和。今掌心腋下有汗,知大便已硬,当急下之,为里证无疑。

医反下之,动数变迟,膈内拒痛,胃中空虚,客气动膈,短气躁烦,心中懊憹,阳气内陷,心下因硬,则为结胸,大陷胸汤主之。

嗌干齿燥
或问嗌干齿燥,何以属里?曰∶夫咽为胃之路,齿乃骨之余,今嗌干者腑热盛也,齿燥者热灼骨也,骨与胃非里乎?或问曰∶内热甚当咽痛,寒证亦咽痛何也?盖直中之寒为咽痛,必下利清谷,四肢厥逆,此乃寒极而成反致咽痛,与之水则不欲咽,不若传经嗌干齿燥,极喜饮水耳。

⊙无形邪热不当用下法,而误下,脉变迟→热邪与有形邪气相结,脉气不利的表现

以上俱传经里证当攻里。

    “膈内拒痛”    →胸膈内出现疼痛→气血阻结的实证疼痛

脉沉细无力
或问脉沉细无力,何以是直中寒证?曰∶盖元气固于一身,畅于四肢,热则脉数,寒则脉迟定理也。沉者阴也,无力者虚也,是寒中阴经,阳气衰微,故脉不能有力。假内有热,脉必实而且滑,安得无力?若脉无力,即为寒为虚为直中耳。外虽有表证,或大热之证,不敢用攻里及发表药,若不凭脉而概投麻黄,令重虚其虚,欲救晚矣。

     
误下后,胃中空虚,伤了里气,里气虚导致客气动膈(外来的热邪伤了胸膈,和胸膈间素有的水饮邪气相结,水热互结,阻滞胸中气机,出现短气; 
郁热扰心则烦躁)

4858mgmid=”hi-91461″>表里俱见。背恶寒
或问背恶寒,如何是直中?曰∶阴邪入于阳分,阴盛阳衰,当用附子理中汤。或曰∶阳明腑病,背亦恶寒何也?曰∶夫阳明腑病背恶寒者,外无寒证,必见口渴烦躁,背属阳,阳热内陷入腑,则背空虚,致微恶寒,故用白虎汤。若口中和者正属直中寒证,又孰敢用白虎耶!总之,渴则内有热,不渴则内有寒也。

      水热互结,郁热扰心→心中懊憹(心中烦闷无奈,心烦重证)

呕吐清涎沫
或问呕吐涎沫,何以为直中?曰∶胃腑有寒热,必先现涎沫。《内经》云∶诸呕吐酸水及水液混浊者,皆属于热;诸病吐涎及澄沏清冷者,皆属于寒。


阳气内陷”→阳气指太阳阳气。误下后太阳阳气不能上冲,不能向上向外抗邪于表,导致表邪内陷,入里化热与胸膈间的水饮邪气相结,有形邪气阻滞,而出现“心下因硬”→心下硬满疼痛。

如天寒则水清,天热则水浊之意,若有热有火在胃脘之间,自烧耗津液,以致口渴,化为酸浊之水,又安得有清涎沫乎!

⊙大陷胸汤污热逐水

四肢厥逆
或问四肢厥逆,何为直中寒证?曰∶盖四肢属阳,寒邪属阴,阳衰阴盛,故发厥过乎肘膝,况肘膝乃人之四关,今寒过之是为直中。脉沉迟无力者,急温之。或问又有阳厥者何也?此物极则反,虽厥指甲尚温,不似寒厥冷极,外证必口渴烦躁恶热,小便短赤,大便或闭或下利肠垢,脉必沉实有力,但有一证,即以为别。

若不结胸,但头汗出,余处无汗,剂颈而还,小便不利,身必发黄也。(134)

多眠
或问多眠何以属直中?曰∶阴盛则静,静则使人多眠。若传经热证则属阳,阳主动,焉得多眠。又云∶表证亦有多眠者何说?曰∶表证是感邪深重,必头痛发热,方为表证多眠,若传经里证,则烦躁恶热,揭去衣被,甚则谵语发狂,又何能多眠也!总之,多眠非直中寒证,即是表证矣。

→阳明湿热发黄证

干呕
或问干呕,何以是阴寒证?曰∶盖寒郁中脘,阳气不舒,欲吐不吐,名曰干呕。若有热在内,则吐出物或呕酸苦水,便无此证。或谓太阳、少阳、水气亦令人干呕何也?曰∶太阳干呕,头痛发热,少阳干呕,胸满胁痛,水气干呕,咳引胁下痛,惟直中干呕,则外无一毫表证,必见下利清谷,面惨洒淅,及诸寒证。然太阳、少阳、水气三者干呕,究未离乎寒也。

病机:    结胸证→水热互结    发黄证→湿热互结

下利清谷
或问下利清谷,何以是直中寒证?夫寒邪居内则水谷不化。经云∶食下即化腐臭而出者,是有火也,食下不化完谷而出者,是有寒也。又云∶天寒则水清,天热则水浊。《病机》云∶诸水液澄沏清冷者,皆属乎寒。今下利清谷,非寒而何?若传经热证,便下利肠垢,而不下利清谷矣。

症状:  都有胸痛、心中懊憹

吐蛔 或问吐蛔,何为直中?曰∶蛔得热则安,遇寒则泛吐蛔,必膈上有寒也。


投以凉药则逆,当急温之。又问曰∶倘外大热证而吐蛔,亦禁用寒凉药否?曰∶如乌梅理中丸,系安蛔药也。皆用附子、干姜,虽有热证,必先安蛔而后可治。他证不然,膈上虚寒,犯之必危。

☞ 湿热发黄证

蜷卧
或问蜷卧何为直中?曰∶热则舒畅流通,何有蜷卧,试观常人冬月独卧,寒极必蜷卧,天气稍暖,则手足伸舒,卧便自如。曰∶阳经表证,亦有蜷卧者,寒耶?热耶?曰∶阳经蜷卧,表中寒深故也。须大发表,分别在有头痛发热及诸表证,乃是阳经蜷卧。盖阴经蜷卧,则无一毫表证。

湿热互结,如油入面,难解难分。热欲外越而为汗,因受湿邪的牵制而不得汗→身无汗

囊缩
或问囊缩,何以属直中者?曰∶盖热主流通,寒则敛缩,且直中寒证,乃阴盛阳衰,不能温其下,故令阴囊收缩。如常人遇冬,睾丸反隐于上,此寒盛也;遇夏睾丸下垂,此阳盛也。然《指掌》以囊缩用承气者何意?曰∶厥阴者肝也,肝主筋膜,若次第传至厥阴,六经已尽,邪气盛者,致筋急舌卷如中风状,而囊为之敛搐,以筋聚于阴器故也。非似直中曰隐曰缩。夫《指掌》以囊缩当下者,必口渴烦满极,方敢投承气。至于口不渴,兼有一毫厥逆清谷,误投承气必危。

“头为诸阳之会”头部阳热旺盛,湿邪牵制不住,阳热上蒸可见头部汗出

唇甲青
或问唇甲青,何以是寒证?曰∶盖指得血而能握,唇得血而色赤,今寒中之血凝,不能濡润,唇甲色变,况色之赤者为热,青者为寒,急温无疑。或曰∶阳厥亦唇甲青,别之如何?曰∶阳厥热深也,热极反厥。然唇甲似青实非青也,乃紫黑色,唇虽紫口必渴,与之水则饮,启唇视之,咽喉如煤,指甲虽紫尚温。若直中者,唇青而口和,甲青而厥逆,寒热之辨,相隔千里,司命者凛之毋急。

“小便不利”→湿欲下泄,因受热邪牵制而不得泄

小便清长
或问小便清长,何为内有寒乎∶曰∶夫内热则便赤短少,内寒则便清且长。或曰∶邪在皮毛,未入腑者,亦便清长,何以别之?曰∶邪在表为表病里和,言便如常,今谓之曰清长,则异于常时耳。要知直中,小便清长,必见厥逆清谷,外无表证为异。若有头痛发热,而小便清长如旧者,则又属表矣。

热不得外越,湿不得下泄,湿热郁在体内,迫使脾之本色外露而发黄(脾黄说)

以上俱直中寒证,当救里。

湿热内郁,影响肝胆疏泄,胆汁不循常道,逆流入血,泛溢肌肤→发黄(胆黄说)


伤寒六七日,结胸热实,脉沉而紧,心下痛,按之石硬者,大陷胸汤主之。(135)

“脉沉而紧”→沉主病在里,紧主疼痛(疼痛的病人肾上腺素分泌高,血管紧张度高)

“脉沉紧,心下痛,按之石硬”→大结胸三证(水热邪气阻滞中焦,阻滞心下致)

    →压痛、反跳痛、肌紧张均存在(局限性腹膜炎、急腹症)


大陷胸汤方    →泄热逐水破结
 大黄六两(去皮) 芒硝一升 甘遂一钱匕(冲服)
 右三味,以水六升,先煮大黄减二升,去滓,内芒硝,煮一两沸,内甘遂末,温服一升。得快利,止后服。

→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某些急腹症

大黄先煮,芒硝、甘遂冲服


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复往来寒热者,与大柴胡汤。但结胸,无大热者,此为水结在胸胁也,但头微汗出者,大陷胸汤主之。(136)

“热结在里”→热结在阳明      “复往来寒热者”→少阳有邪

“无大热 ”→无阳明病日晡所发潮热,也无少阳的往来寒热


大结胸证  病位在中的主症归纳: 

脉沉紧,心下痛,按之石硬,但头汗出,短气烦躁,心中懊憹


大结胸证  病位偏下  结胸重证

太阳病,重发汗,而复下之,不大便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所小有潮热,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者,大陷胸汤主之。(137)

“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者”→压痛、反跳痛、肌紧张均存在。弥漫性腹膜炎

“不大便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所小有潮热”→阳明腑实证

“舌上燥而渴”→阳明燥热伤津  阳明燥热内盛→不大便

“日晡所小有潮热”→下午3-5点左右,阳明经气旺盛,阳明有燥热,正邪相争激烈→热高


阳明腑实证→病位在肠道,无腹膜刺激征表现

结胸证→病位在腹膜,在胸腔,有腹膜刺激征、急腹症(上血等)

中病即止,勿过用。


临床如何使用大陷胸汤?

→主要用于急腹症,如肠梗阻、消化道穿孔(疗效可靠)


大陷胸汤禁忌

结胸证,其脉浮大者,不可下,下之则死。(132)

“脉浮大”→正气散乱,虚阳外脱表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