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助奥地利人学中医 带中中草药多出国门

4858mgm:助奥地利人学中医 带中中草药多出国门。《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中将服务贸易上升到一定高度,提出要“积极促进中医药健康服务相关支撑产业发展”,“大力推进中医药服务贸易”。
业内人士表示,中医药事业要发展,前提是中医药服务贸易取得丰收,通过经济价值,引领带动中医药产业升级。我国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稳增长调结构的时代背景下,国务院提出要发展中医药服务贸易,显现出不一般的战略意义。
让中医药辐射国内外
杭州师范大学副校长郭清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处于调整期,外贸出口下降,在此背景下,中医药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尤其是“一带一路”战略可以将中医药的服务广度得以延伸。
《规划》提出,扶持优秀中医药企业和医疗机构到境外开办中医医院、连锁诊所等中医药服务机构,建立和完善境外营销网络。发展多种形式的境外办学、中外合作办学。鼓励援外项目与中医药健康服务相结合。
在这方面,甘肃省已经有所探索。该省卫生计生委主任刘维忠说:“中医药走出去要落到实处,核心是以医带药,让中医技术、中医药文化先走出。我们正在国外建设岐黄中医学院,在海外培养中医大夫。”在吉尔吉斯、乌克兰、马达加斯加等国和地区已建立数所岐黄中医学院,累计超过100多名学员接受培训。通过岐黄学院的形式,不但让中医药文化得以推广传播,更能提升中国传统文化的海外传播广度与信度。
“中医药除了走出去,更重要的是走进来,”郭清表示,中医药对国内而言同样潜力很大,目前中医药与高新技术的结合,尤其是信息技术、“互联网+”的发展,使得中医药健康产品的开发内涵不断延伸。“中医药不能停留在过去的医药诊疗模式上,中医药需要提供更为丰富的产品模式、智能化的解决方案、丰富的保健产品、以及多样服务。”郭清表说。
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表示,推动中医药服务走出去,吸引境外来华消费,也是服务“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内容。不同国家的民众,对健康的诉求是相似的。面向国际医疗市场,中国企业与国际旅行社、医疗机构的合作,通过提供中医特色健康服务,打造中医医疗旅游国际品牌。通过中医文化旅游,使国外民众体验到中医药的博大精深,更加了解中医药优势和特色,也有利于为中医药走向国际营造良好的环境和基础。天津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曾吸引不少国外旅游者前来参观、体验中医药文化、体检保健,产生了很好国际影响。
强化监管机制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规划》中提到,“鼓励研制便于操作使用、适于家庭或个人的健康检测、监测产品以及自我保健、功能康复等器械产品。通过对接研发与使用需求,加强产学研医深度协作,提高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药品、保健食品、医疗器械国内市场占有率和国际竞争力。”
他说,随着《规划》发布实施,将会大大激发服务模式创新和金融资本投入,将促进释放中医药健康服务潜力和活力。为了保障中医健康服务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强化中医药健康服务监管机制创新,通过发展规范化、专业化的第三方认证,推进中医药健康服务标准应用,为政府监管提供技术保障和支撑;此外还要加快中医养生保健等中医药专业人才培养,为更好更快建成中医药健康服务体系提供人才保障。
“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是未来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当务之急。”郭清认为,现在打着健康服务业、中医养生的旗号很多,需要政府规范标准、产品、技术和服务标准,保障中医药服务贸易有序进行。
郭清说:“我是学习西医的,不是学中医的,但是我觉得,在中国特色健康服务体系的建设中,中医药才应该是核心。”

甘肃是中国政府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战略通道。依托丰厚的中医药文化和资源优势,推动中医药国际化,是甘肃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职责所在,也是沿线国家人民的共同期望。近年来,甘肃省按照文化先行、医药互促、强化认同、实体合作的思路,深入实施“以文带医、以医带药、以药带商”的甘肃中医药国际化战略,通过在国外设立岐黄中医学院、建立中医中心、加强中医药服务贸易等措施,不断强化中医药文化国际传播,优化中医药服务贸易环境,有效提升了中医药的国际认同和感受。以文带医,深化中医药对外交流的互信互认一是文化先行,推动中医药走出去。利用数千年来中华传统文化在丝绸之路的深远影响,把中医药作为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抓住外交外贸、技术援外、劳务输出等一切机会,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传播中医药,让沿线各国人民在逐渐了解、认可、接受中医药文化,接受中医药服务。目前,甘肃在俄罗斯、法国、新西兰、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马达加斯加、摩尔多瓦、匈牙利等8国成立了岐黄中医学院,在吉尔吉斯斯坦、马达加斯加、摩尔多瓦、匈牙利4国成立了岐黄中医中心。二是感受为先,让中医药传播生动化。树立“中医的根在中国,学习感受去中国”的理念,把有留学、治疗、交流、体验、合作需求的国外团体和友人请进来,让他们切身感受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和服务,主动传播中医药。2013年以来,韩国、美国、乌克兰、俄罗斯、法国的100多名中医爱好者,先后在甘肃学习进修中医,甘肃中医药大学为他们专门编辑出版了英语、俄语中医教材。法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多批次患者,也慕名前来甘肃接受中医药治疗。三是实时传播,让中医药搭上新媒介。利用微信、微博等媒介原创、即时、便捷、互动的特点,建立了10多个国家的中医药工作微信群,及时解答国际中医药工作者的学术疑问,沟通协调国外中医机构在工作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以医带药,推动中医药产品注册认证与出口一是政府牵头,拓宽中医药交流合作领域。2013年以来,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甘肃省先后与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摩尔多瓦、俄罗斯、匈牙利、马达加斯加、韩国等国在中医药领域建立了合作关系。同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基辅州卫生厅、乌克兰国立医科大学签署中医药合作框架协议和合作谅解备忘录。与韩国、匈牙利、斯洛伐克等国家的有关医药机构,以及中欧中医药学会达成合作意向,确定在开展中医养生旅游、中药材种植和出口、医疗器械、临床研究合作、人才交流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二是规范管理,夯实中医药对外服务阵地。制定了《甘肃省国外岐黄中医学院管理办法》《甘肃省国外中医中心管理办法》,建立中医药对外服务人才库,鼓励中医药机构、企业和从业人员积极参与对外交流与合作,为“以医带药”提供坚实的基础保障。近两年累计派出中医药专家40余人,组织开展了多场中医药学术讲座和义诊活动,普及中医药文化过万人,培养中医大夫近千人,治愈患者2000余人,境外中医药机构驻地的医疗卫生从业人员和居民对中医药的认识、认可和接受全面得到提升。三是以药带医,加快甘肃中医药对外贸易。有了确切的中医药疗效做保障,国外居民对中医药的需求日渐增长。我们紧抓机遇,加快甘肃省中医药产品在相关国家的认证注册进程,大力推动中药和医疗器械出口。兰州佛慈药业在俄罗斯、美国和东南沿海等国家共计完成150个产品的注册。陇神戎发药业在吉尔吉斯斯坦注册成立中医药公司,首批安排元胡止痛滴丸等10种中药产品和中药颗粒剂在吉注册。和盛堂药业、陇西一方药业向匈牙利东方国药集团出口了小柴胡、酸枣仁汤、黄芪、当归等中药颗粒剂。以药兴商,形成甘肃对外服务与贸易产业链一是初步形成了医药外贸产业链。借助中医药资源大省的优势,全力推动中医药产业转型升级,亚兰药业公司在哈萨克斯坦成立甘肃亚兰有限责任公司,建设甘草酸生产厂,完成投资额411万美元,累计向国内运回甘草酸75吨。陇神戎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吉尔吉斯共和国国立医学检测中心合作,正在首都比什凯克共建医学检测中心。波兰药品器械生物制品注册局力推甘肃作为执行省份,开展与中国中医药领域的合作。甘肃与新西兰合作成立了中医文化交流中心,新西兰卫生部高级顾问大卫和新西兰针灸工会主席4次来甘肃访问,签订中医药出口合同108吨。二是初步形成了生态保健旅游产业链。编制了《甘肃省发展中医药生态保健旅游规划纲要》,正在省内主要风景旅游区建设以中医养生、中医保健、食疗药膳等为主要内容的生态保健旅游产业体系。2013年底,国家旅游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将甘肃东南部确定为陇东南中医药生态养生旅游创新区,各地共投入20多亿元相继发展中医特色生态养生旅游产业,以沙疗、水疗、药疗等中医特色疗法吸引国内外游客游览体验。目前,已有乌克兰、法国、俄罗斯等国多名患者在接受中医治疗期间,亲自体验了中医药养生旅游。我们深刻感受到,政策准入仍是中医药对外合作面临的最大壁垒。由于“一带一路”国家关于中医药准入的法律法规空白,甘肃在中医药产品、技术、从业人员和医疗机构等合作时,只能采取特事特办方式,不利于中医药合作的全面发展。国内中医药企业在国外注册、认证、推广时,需要承担不确定风险,特别是在中亚国家进行中药注册时,中药材作为食品或者保健品单项注册,费用高昂,无形中增加了中药材的成本,降低了企业的积极性。目前,甘肃虽然成功出口了部分中药饮片,但品种和规格难以满足中医中心的临床需要,有医无药、有医少药较为普遍。下一步,我们将以“一带一路”重大战略机遇和丝绸之路国际文化博览会为契机,重点做好以下工作:一是由陇药协会牵头,建立规范的中药材翻译标准,开展中药材在中亚的注册工作。二是在甘肃中医药大学设立俄语、法语中医相关专业,开展国外留学生的中医本科和研究生学历教育。三是大力实施对外开放人才战略,加大中医外语人才的培训和培养,为中医药走向更多国家做好人才储备。继续在相关国家推广建立中医药文化传播机构、诊疗机构、研究机构。四是建立中医药企业的定期联系制度,相关中医药企业指定专人与省级有关部门联系,及时沟通、协调解决在国外开展工作时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五是吸引相关国家人员来我省体验养生旅游,促进中医养生旅游产业发展,同时积极与国外中医药领域的华人联系,寻找合作机遇,推动中医药带动相关产业协调发展。

4858mgm:助奥地利人学中医 带中中草药多出国门。巴西女孩阿德里亚娜在她的国家从事针灸好几年了,一直想到中国学习真正的中医技术。前不久,阿德里亚娜与20多名巴西同行一起来到甘肃兰州,在甘肃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举办的首期巴西中医药研修班学习针灸、拔火罐、推拿等中医适宜技术及中医药理论。

4858mgm,4858mgm:助奥地利人学中医 带中中草药多出国门。4858mgm:助奥地利人学中医 带中中草药多出国门。4858mgm:助奥地利人学中医 带中中草药多出国门。“这次学习收获不少,我会把技术带回巴西,为更多巴西患者治疗和缓解慢性病。”一个月的学习,让阿德里亚娜不仅掌握了技术,也更深刻地理解了中医药文化:中医“治未病”理念让病人少吃药,中医的药膳治疗也会让很多人受益。

在此次培训班之前,甘肃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已培训过多批次来自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的学员。据了解,2017年6月份,甘肃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巴西药企达明公司和兰州佛慈制药三方签订了关于中医医师培训、人才交流合作协议。2017年9月份,甘肃中药材首次对巴西出口,目前已向巴西出口50种中成药。

为加强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中医药教育科技文化国际交流合作,甘肃省政府办公厅日前印发《甘肃省中医中药产业发展专项行动计划》,提出将支持甘肃中医药大学和兰州大学等机构招收外籍留学生来甘肃接受中医药本科、研究生学历教育和非学历培训,传播中医药知识、技术和文化;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建立岐黄中医学院,广泛开展中医药专业技术人才培养,营造中医药文化氛围。

甘肃省卫计委外事处副处长李宏民介绍,截至2017年底,甘肃省已经在白俄罗斯、摩尔多瓦、吉尔吉斯斯坦、匈牙利、法国、泰国、马达加斯加、巴基斯坦、乌克兰、俄罗斯、新西兰等国家建设了海外岐黄中医中心或中医学院。2017年,甘肃海外中医机构培训境外医师158名,为当地居民诊疗13681人次。

随着中医药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和接受度日益提高,甘肃逐渐探索出一条“以医带药、以药促医、以文兴药”的中医药海外推广之路。李宏民告诉记者,在中医药疗效充分彰显的基础上,甘肃加快了中医药产品在相关国家的认证注册工作,推进中药和医疗器械出口,满足国外居民对中医药日益增长的需求。据统计,2017年甘肃累计海外注册中成药96个品种,出口中药材金额3020万元。

根据《甘肃省中医中药产业发展专项行动计划》,未来几年甘肃将大力推动中医药服务贸易企业“走出去”,打造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知名品牌,扶持一批市场优势明显、具有发展前景的中医药服务贸易重点项目,培育一批特色突出、能够发挥引领辐射作用的中医药服务贸易骨干企业,不断提升中医药服务出口的质量、档次和附加值。

同时,甘肃将支持优势企业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发展中医药服务贸易与产业基地,设立中医保健服务中心及经销店,推动成熟的中药产品以药品、保健品、功能食品等多种方式在海外注册认证及推广应用,开拓国际主流市场。支持鼓励企业和相关机构开展以甘肃道地药材为主要原料的中药新药研发、中医药产品再评价和二次开发,研发符合国际市场需求的中医药产品,推动逐步形成以中医药标准规范为基础的国际传统医药注册协调体系。

巴西中医药协会会长保罗介绍,目前巴西已有中医药相关从业者10万余人。他认为,巴西的传统医学与中医药有很大区别,中医能通过调理身体根除病源,很多巴西人也因此喜爱中医,中医药在巴西推广前景很好。

今年3月份,甘肃与巴西有关方面签订了中医药合作备忘录,在巴西建立岐黄中医学院也在计划之中。“从中国进口的中成药,目前都是以登记制进入巴西药店销售。”巴西达明公司总经理罗德里格说,巴西对中成药的市场需求很大,他们需要每周向药店供货,“当前,部分中医治疗在巴西已纳入医保体系,巴西中成药立法也已进入前期推动阶段。”

陈发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