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缺血性脑病毒性心肌窒碍痴呆 处方中药羚羊角

缺血性脑中风郑某,女,66岁。因“神志昏迷伴小便失禁5小时”于1999年12月30
日入院。素有高血压病史,发病前5天情绪、睡眠欠佳。症见不省人事,左侧肢体无力,面部红赤,唇舌红燥,口臭,喉中有痰鸣音,大便秘结,苔黄腻,脉弦数。查T38.5℃,血压l96/112毫米汞柱,左上下肢肌力0级。CT诊断为右侧脑梗塞。中医诊断为中风。处方:①葛根素注射液250毫升,静滴,日2次;丹参注射液30毫升加入l0%葡萄糖注射液200毫升静滴,日l次。②安宫牛黄丸l粒,开水化,鼻饲。中药:羚羊角10克,黄芩10克,黄连10克,川贝10克,赤芍15克,石膏50克,大黄15克,杭菊花20克,生地20克,日煎1剂,鼻饲。2天后热退,大便通,血压l80/122毫米汞柱。上方去大黄加石菖蒲15克,每日1剂。7天后神志恢复清醒,能缓慢对答,自诉头晕,体倦,口干微苦,二便能自行控制。左侧上下肢肌力仍为0级。舌质正常,舌下静脉怒张,苔薄黄。葛根素注射液改为每天静滴1次,中药前方再去石膏、黄连,加地龙l5克,川芎8克,桃仁l5克,水蛭末l0克,路路通20克,川蜈蚣3条,日煎服1剂。7剂后左上肢肌力I级,左下肢肌力Ⅱ级,血压正常。停静滴药,中药前方去黄芩、羚羊角,再入黄芪、葛根、丹参,口服1剂,同时请康复科医生进行康复治疗,15天后能在家人搀扶下慢步。续方去葛根、杭菊花、熟地易生地,加怀牛膝、桑寄生、伸筋藤。用药1个月,能弃杖慢步,左手能握匙送食,查左侧上下肢肌力Ⅳ级,生活能自理。继以熟地、黄芪、开河参、赤芍、丹参、川芎、川杜仲、桑寄生、怀牛膝、枸杞、当归、路路通等制成蜜丸内服。调治3个月诸症消失,左侧上下肢肌力V级。临床痊愈出院,随访至今无复发。按
中风急性期应清热凉血、息风开窍为主,佐以活血化痰。临床观察葛根素对缺血性中风早期脑水肿有较好的消除作用。热退神清后,治疗重点当转为益气活血通络,后期应以补气益血、滋养肝肾为主。不同阶段其病机不同,用药有异,方能取得良效。(卢灿辉
林汉平 郑婷 郑菊琼)

冠心病心绞痛

高血压吴某,男,75岁。因头晕头痛反复发作8年,今日加重,于l999年8月25日就诊。有高血压病史8年,平素血压波动较剧烈,常出现头痛、头晕、心悸等症状,就诊前晚饮酒。症见头痛,头晕,胸烦闷,呕吐,心悸,口苦,口干,舌尖边红,舌边有瘀斑,苔黄厚,脉弦。血压208/120毫米汞柱。诊为高血压病。处方:①葛根素注射液250毫升,静脉滴注,日1次。②杭菊花20克,羚羊角5克,玄参15克,法半夏l0克,黄连6克,丹参20克,每日1剂,水煎服。2剂后头痛、呕吐消失,轻度头晕、乏力,血压l66/102毫米汞柱。效不更方,前方继进3剂,症状消失,血压l38/86毫米汞柱。以熟地、女贞子、赤芍、丹参、天冬、杭菊花、葛根、怀牛膝、田三七、川芎、太子参制成蜜丸调治,服用半年未见不适症状,血压维持在136~146/82~90毫米汞柱范围。按
本例病属眩晕,证属肝阳上亢,痰热瘀阻。羚羊角、生地黄、天冬、玄参、钩藤养阴平肝潜阳;黄连、法半夏清热化痰;丹参、赤芍凉血化瘀;葛根升清阳降浊阴,和血养心。阴足阳降,热清痰化,血活脉通,血压随之下降。临床观察发现应用大剂量葛根(通常每剂用量为40~80克)治疗高血压,其降压作用平和而疗效持久。

脑中风是急重病、大病,是当今全世界老年死因的三大疾病之一。许多国家都把防治脑中风列为医学重要科研课题。中医认为老年脑中风与血瘀气滞关系密切。现代医学也认为这类病人血液“浓、黏、凝、聚”状态明显。因此发病以后在不同阶段合理地选用活血药很重要。在恢复期和后遗症期更应重视活血应用。清王清任指出“中风半身不遂、偏身麻木”是气虚血瘀所致,因此脑中风恢复期和后遗症期,在应用活血药时应合理配用补气药,能更好促进血运,气血充盈流畅,病则康复。

王某,男,62岁。1998年6月15日就诊。患者患冠心病6年,每年发作心绞痛6~8次。本次因连续2夜失眠,晨醒觉左胸闷痛。症见左胸闷痛时作,头晕,体乏,气急,汗出,口干微苦,舌边多处瘀点。

脑中风急性期验案

诊为冠心病心绞痛。处方:①中药:西洋参15克,麦冬20克,炙甘草15克,生地黄20克,丹参20克,川芎5克,羚羊角5克,田三七15克,煎服1剂。②葛根素注射液250毫升静脉滴注,日2次。当晚胸闷基本消失,夜安睡。晨起觉轻微头晕,体乏。葛根素注射液改每天静滴250毫升,内服处方同前,每日煎服1剂。3天后诸症悉除,血压正常。后用西洋参、麦冬、黄芪、生地、丹参、五味子、炙甘草、田三七、葛根、川芎制成蜜丸内服,随访多年未见心绞痛发作。

病例一

按:本病属气阴两虚兼血瘀,治当益气养阴、活血祛瘀。药用西洋参、生地、麦冬益气养阴;羚羊角清心平肝;丹参、田三七、川芎活血化瘀止痛。临床观察葛根能扩张血管,显着改善心脑缺血、缺氧状态。认为,对老年冠心病心绞痛的辨证治疗,要注意老年多虚、多瘀的病理特点,一味祛瘀止痛往往收不到理想效果。

黄某,男,70岁,2015年8月6日中午12时诊。患者三天前外感风热,曾服三九感冒冲剂。今晨起头晕头重、全身无力而摔倒。经头颅CT检查示:左侧脑梗塞。现意识清,神疲,口眼向右Z斜,吐语不甚清、断续,左侧肢体无力移动,头晕转侧加重,面红,肌肤热,体温38℃,鼻塞,流涕,咳嗽,痰黄,口苦,小便黄,大便四天未排,腹胀,舌红,舌边有许多瘀点,苔黄腻,脉濡数。

高血压

处方
羚羊角4克(另炖),防风8克,桑叶10克,北杏仁12克,黄芩10克,4858mgm,石膏60克,知母10克,薄荷8克(后下),秦艽15克,赤芍15克,地龙15克,玄参12克,生地12克,丹参12克,葛根15克,天竺黄12克,杭白菊12克,天麻15克,大黄12克(后下)。中午煎服1剂,晚饭后煎服1剂。

吴某,男,75岁。因头晕头痛反复发作8年,今日加重,于1999年8月25日就诊。有高血压病史8年,平素血压波动较剧烈,常出现头痛、头晕、心悸等症状,就诊前晚饮酒。症见头痛,头晕,胸烦闷,呕吐,心悸,口苦,口干,舌尖边红,舌边有瘀斑,苔黄厚,脉弦。血压208/120毫米汞柱。诊为高血压病。

复诊
症状减轻,上方去大黄。日煎服2剂,上下午各1剂。1天后,头晕、流涕、鼻塞消退,痰白,口不苦,舌苔薄黄。上方去薄荷、石膏、知母。每天煎服1剂,服3剂。3剂后,患者口眼Z斜减轻,吐语较清,左侧上肢能移动,二便正常,上方去防风、黄芩、桑叶、北杏。每天煎服1剂,服4剂。后复诊可见患者头微晕,口眼Z斜明显减轻,说话正常,左侧上下肢能屈伸,但觉乏力。处方如下:黄芪50克,党参15克,丹参12克,田七15克,熟地15克,杜仲15克,怀牛膝15克,秦艽15克,路路通15克,川芎10克,枸杞15克,白芍15克,地龙15克,天麻15克,每天煎服1剂。服7剂。7剂服完后痊愈。上方去秦艽,每天煎服1剂,继服15剂。二个月后告知脑部CT检查正常。

处方:①葛根素注射液250毫升,静脉滴注,日1次。②杭菊花20克,羚羊角5克,玄参15克,法半夏10克,黄连6克,丹参20克,每日1剂,水煎服。2剂后头痛、呕吐消失,轻度头晕、乏力,血压166/102毫米汞柱。效不更方,前方继进3剂,症状消失,血压138/86毫米汞柱。以熟地、女贞子、赤芍、丹参、天冬、杭菊花、葛根、怀牛膝、田三七、川芎、太子参制成蜜丸调治,服用半年未见不适症状,血压维持在136~146/82~90毫米汞柱范围。

病例二

按:本例病属眩晕,证属肝阳上亢,痰热瘀阻。羚羊角、生地黄、天冬、玄参、钩藤养阴平肝潜阳;黄连、法半夏清热化痰;丹参、赤芍凉血化瘀;葛根升清阳降浊阴,和血养心。阴足阳降,热清痰化,血活脉通,血压随之下降。临床观察发现应用大剂量葛根(通常每剂用量为40~80克)治疗高血压,其降压作用平和而疗效持久。~

黄某,男,70岁,2013年9月16日晚9时诊。患者平素患有高血压病、高脂血症。2小时前突然昏倒,接着意识丧失,鼻出血,小便失禁。刻症昏睡,呼之不应,面部红赤,唇舌红,舌尖有许多瘀点,苔黄腻。右侧上下肢不能动,身灼热,体温38.5℃,血压165/100毫米汞柱,脉弦数。脑部CT检查显示小脑出血约8毫升。

颈椎病

处方
羚羊角5克(另炖),生地15克,玄参12克,仙鹤草60克,田七20克,杭白菊12克,钩藤15克,黄连10克,黄芩10克,秦艽15克,天竺黄15克,珍珠母30克,侧柏叶30克,石膏60克,大黄15克,安宫牛黄丸一粒。1剂。中药煎好后,待温研化安宫牛黄丸,鼻饲。复诊神志逐渐转清,说话口齿不清、断续,吃力地说头胀痛,胸闷热,口苦。大便泻2次,体温38℃,血压150/90毫米汞柱。上方去大黄,日煎服2剂。中药鼻饲改为口服,日煎1剂,连煎2次,煎得药液混合,分2次研化安宫牛黄丸半粒。

黄某,男,66岁。因颈部经常酸痛,俯仰、转侧不利3年,近日加重,于1989年3月3日就诊。病因昨晚受寒而起,症见颈部酸痛、板硬感,俯仰、转侧困难,头晕,右手指麻木,握物无力,舌边有瘀点,苔薄白,脉缓。血压正常。X线显示:颈椎退行性变。

2天后复诊可见患者神志清,面部红赤,舌红已退,口眼Z斜轻微,说话基本清楚,诉头胀痛,胸闷热减轻。右侧上下肢能微屈伸,饮食、睡眠、体温、二便、血压正常。上方去安宫牛黄丸。每天煎服1剂,服3剂。

处方:桂枝5克,葛根40克,羌活10克,秦艽15克,麻黄8克,黄芪30克,防风8克,川芎5克,川蜈蚣3条,红花10克,田三七20克,路路通20克。日煎服1剂,药渣趁热敷颈椎处。5剂后复诊,颈部酸痛及手指麻木消失,头部俯仰、转侧稍有不便,药症相符,嘱前方继续内服、外敷1个月,诸症消失。随访3年未见复发。

3天后可见患者神清,说话正常,患侧上下肢活动基本正常,但仍觉身体乏力,活动笨重,脉弦。上方去羚羊角、钩藤、黄连、黄芩,加黄芪20克,西洋参10克(另炖),服4剂。4剂药服完后,诸症减轻。处方:黄芪80克,党参20克,仙鹤草80克,田七15克,丹参12克,桂枝10克,当归10克,熟地15克,杜仲15克,怀牛膝15克,鸡血藤30克,枸杞子15克,白芍15克,杭白菊12克。共服45剂。2个月后告知恢复较好。

按:颈椎病多为长期伏案,或枕势不当,或颈椎扭伤,颈椎部组织长期劳损,络脉不通所致。本例因寒诱发,法当温经活血、祛风通络、除湿镇痛,方中桂枝、麻黄、黄芪、川蜈蚣,温经通脉;羌活、防风、秦艽、路路通祛风除湿;三七、红花,活血祛瘀止痛。风寒袭体,筋脉拘紧致项背疼痛、项强,仿仲景之法投大剂葛根,每用必效。

上二例病案均是脑中风急性期,一例是脑梗塞,一例是脑出血。二例均是风火痰瘀上扰元神之府,元神之府指挥功能失常而致骤昏仆,称脑卒中。治则应是清热凉血息风,化痰活血安神。第二例有热迫血妄行之症,病情较严重,用安宫牛黄丸止血。用安宫牛黄丸必须是高热神昏,没有热象者不能用。二例病人均用大黄泻下通腑,大黄清热凉血、通利二便,引风热下行。有大便干结,或大便虽通,但舌红苔黄腻者,均可用之。风、火、痰消失,即转入益气活血、补肾益脑治法。中医认为,中医治疗出血性脑中风有瘀血证者,可选用活血药,此例脑出血病人,舌有许多瘀点,肢体不遂,这符合中医学瘀血证诊断标准。病者平素有高脂血症,中日友好医院史载祥曾发表一篇文章《污秽之血为瘀血》,指出血中甘油三酯、胆固醇、血糖增高,亦属瘀血。再者,凡出血必留下瘀血,出血症在用止血药同时,选择性用活血药有良好的疗效,如田七、仙鹤草,这二味既有止血功效,又有活血功效,具有止血活血双向作用,中药中具有双向作用的药物,药性都比较平和,用之较安全。

血管性头痛

脑中风恢复期

杨某,女,55岁。1999年12月22日就诊。患者3年来经常右侧偏头痛,近几日加重。此次病前与人发生争执,情绪不安,失眠,凌晨出现右侧头痛,手不能近,伴呕吐、口苦、口干,舌尖边红,舌尖布满瘀点,苔黄腻,脉弦。血压正常。右大脑前、中动脉痉挛。

黄某,男,74岁。2016年4月8日诊。患者糖尿病6年,高血压病3年。20天前突发脑梗塞,治疗半个月出院。现神清,口眼轻度向右Z斜,饮水常从口角漏出,说话不甚清,头晕,时有轻度刺痛,睡眠欠佳,耳常鸣,全身乏力,左侧肢体活动功能障碍,下肢略能屈伸,上肢能移动,饮食比患病前明显减少,大便常干结,已四天未排,小便正常。面色晦暗、舌红、舌边有多处瘀斑,苔薄黄、多痰、痰黏、色微黄、口微苦干,脉弦。血压:150/95毫米汞柱,血糖正常。处方:水牛角60克,天麻15克,秦艽15克,防风8克,杭白菊15克,葛根15克,川芎10克,生地12克,黄芩10克,瓜蒌仁40克,地龙15克,赤芍15克,丹参12克,田七15克,西洋参15克(另炖),每天煎服1剂,连煎2次,煎得药液混合,分2次温服。服4剂。请针灸医生结合针灸、按摩、理疗。

处方:葛根60克,生地20克,赤芍15克,丹参20克,杭菊花20克,黄芩10克,黄连8克,法半夏8克,石膏30克,白芷10克,日煎服1剂。3剂后复诊,头痛止,安睡,轻度体倦乏力,舌淡红,苔薄黄。上方去石膏、黄连,加西洋参10克,继服3剂。三诊后,诸症悉除,续以葛根、杭菊花、白芷、生地、天麻、川芎、天冬、白芍、女贞子、西洋参组方治疗20天,复查示右侧大脑前、中动脉流速轻度增快,余未见异常。随访至今未见复发。

二诊
患者头晕减轻,口苦口干消失,痰少,易咯出,大便已通,日1次。上方服7剂。

按:本例诊断为头痛(偏头痛),证属阳热上亢、痰瘀阻络。羚羊角、葛根、生地、黄芩、黄连、石膏、杭菊花清热平肝潜阳;赤芍、丹参、白芷、法半夏活血化瘀化痰。痰热已清,故三诊以养肝肾、活血通脉治本。临床中可观察到大剂量葛根对脑血管痉挛能起到很好的治疗作用。

三诊
头晕痛消失,睡眠改善,面部口眼Z斜消失,舌红苔黄已退,无痰,饮食稍增,患侧上下肢在床上能屈伸,但仍乏力。处方:黄芪60克,仙鹤草50克,当归10克,丹参12克,田七15克,桂枝10克,地龙15克,蜈蚣10克,路路通15克,鸡血藤20克,熟地15克,怀牛膝20克,秦艽15克,天麻20克,服7剂。

缺血性脑中风

四诊
患者头不晕痛,说话清楚,饮食、睡眠、二便均正常,能下地慢慢跛行,手能握物。上方去秦艽、天麻,黄芪增至80克,服7剂。

郑某,女,66岁。因“神志昏迷伴小便失禁5小时”于1999年12月30
日入院。素有高血压病史,发病前5天情绪、睡眠欠佳。症见不省人事,左侧肢体无力,面部红赤,唇舌红燥,口臭,喉中有痰鸣音,大便秘结,苔黄腻,脉弦数。查T38.5℃,血压196/112毫米汞柱,左上下肢肌力0级。CT诊断为右侧脑梗塞。中医诊断为中风(中脏腑)。

五诊 患者能到室外慢慢步行,手能端碗。上方服7剂。

处方:①葛根素注射液250毫升,静滴,日2次;丹参注射液30毫升加入10%葡萄糖注射液200毫升静滴,日1次。②安宫牛黄丸1粒,开水化,鼻饲。中药:羚羊角10克,黄芩10克,黄连10克,川贝10克,赤芍15克,石膏50克,大黄15克(后下),杭菊花20克,生地20克,日煎1剂,鼻饲。2天后热退,大便通,血压180/122毫米汞柱。上方去大黄加石菖蒲15克,每日1剂。7天后神志恢复清醒,能缓慢对答,自诉头晕,体倦,口干微苦,二便能自行控制。左侧上下肢肌力仍为0级。舌质正常,舌下静脉怒张,苔薄黄。葛根素注射液改为每天静滴1次,中药前方再去石膏、黄连,加地龙15克,川芎8克,桃仁15克,水蛭末10克(冲服),路路通20克,川蜈蚣3条,日煎服1剂。7剂后左上肢肌力I级,左下肢肌力Ⅱ级,血压正常。停静滴药,中药前方去黄芩、羚羊角,再入黄芪、葛根、丹参,口服1剂,同时请康复科医生进行康复治疗,15天后能在家人搀扶下慢步。续方去葛根、杭菊花、熟地易生地,加怀牛膝、桑寄生、伸筋藤。用药1个月,能弃杖慢步,左手能握匙送食,查左侧上下肢肌力Ⅳ级,生活能自理。继以熟地、黄芪、开河参、赤芍、丹参、川芎、川杜仲、桑寄生、怀牛膝、枸杞、当归、路路通等制成蜜丸内服。调治3个月诸症消失,左侧上下肢肌力V级。临床痊愈出院,随访至今无复发。

六诊
患者上下肢活动恢复正常,生活自理。舌上瘀斑已消失。上方去地龙、路路通、蜈蚣、鸡血藤,加枸杞子15克,2天服1剂,服10剂。

按:中风急性期应清热凉血、息风开窍为主,佐以活血化痰。临床观察葛根素对缺血性中风早期脑水肿有较好的消除作用。热退神清后,治疗重点当转为益气活血通络,后期应以补气益血、滋养肝肾为主。不同阶段其病机不同,用药有异,方能取得良效。

七诊 自诉一切恢复正常,上方仍2天服1剂,服15剂。

八诊 身体康复,上方2天服1剂,服15剂,以巩固疗效。

本例西药治疗2周,但风、火、痰、瘀仍滞留,治则应是清热息风、化痰活血。首方用大剂量水牛角,其药功效似羚羊角,能清热凉血、息风安神。天麻、秦艽息风通络,多部古医籍曰其能改善语言能力,临床应验。风、火、痰消退后逐步转为益气活血通络、补肾益脑髓治法。肢体活动正常则去通络之品,以益气活血补肾善其后。

脑中风后遗症

李某,男,74岁,2015年7月20日诊。患者糖尿病史6年,高血压病史4年。二年前患脑梗塞,8个月前脑出血。现面色唇色晦暗,神清,口眼不Z斜,说话吃力,语速慢,有时表达不清,头常晕,有时痛,思维能力,记忆力明显减退。耳鸣,听力下降,但对面大声说话能听到。胃纳差,身体乏力,右侧上下肢偏瘫,右手指能慢慢移动,右下肢能慢慢屈伸,二便基本正常。口淡,舌尖边有许多瘀斑,苔薄白,脉涩。现在口服西药降压药,注射胰岛素,血压、血糖正常。

处方
黄芪80克,仙鹤草80克,丹参12克,田七15克,川芎10克,当归10克,白芍15克,杭白菊12克,天麻20克,秦艽10克,远志10克,桂枝10克,水蛭10克,地龙15克,蜈蚣10克,熟地15克,怀牛膝20克,枸杞子15克。共28剂。水煎服日1次,连煎2次,煎得药液混合,分2次温服。请针推医师配合针灸、按摩、理疗。

复诊
头不晕不痛,睡眠正常,记忆力逐步改善,能较准确说出家人姓名,说话清楚,自觉较有体力,再服7剂。

三诊
患者面部与舌色晦暗消退,舌上瘀斑色泽变淡。听力、说话能力正常。右手能慢慢握拳,在家人搀扶下站立,但支持不久。上方去天麻、秦艽,黄芪增至100克,加杜仲20克,共服40剂。后告知身体正常。

本例病人瘀滞症状、体征明显,脑髓不足。因此,治疗方案是补气益肾、活血通络。通络药物用水蛭、地龙、蜈蚣。虫蚁之药,通络功效很好,当偏瘫消失后停用。本例用大剂量仙鹤草,它有益气活血止血之效。《中草药大辞典》等多部药籍说它补气壮身功效,已故名医谢海洲说它有“赛人参”美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