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贯彻药用植物能源采撷、驯化、培育

4858mgm ,走进广西药用植物园,满目葱葱郁郁的园林便是本草纲目园,这里以著名药学家李时珍《本草纲目》书中16部52卷的结构进行布置,用活生生的植物展示《本草纲目》收载药材。把药学经典“写进”实地中,仅是药用植物园的一部分。
近期,由广西卫生计生委与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共同主办的“合作共建广西药用植物园院士行”活动中,植物园通过了改造升级项目建设验收,被认定为世界最大药用植物迁地保育中心。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表示,围绕中药资源的可持续发展要下大力气,要通过向龙头单位、龙头项目学习,更好地引导中药资源的发展。
万里引种 覆盖全球的发展战略
今年4月,《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划(2015~2020年)》的发布,让广西药用植物园中药资源普查队长余丽莹非常振奋,“要缓解濒危中药材供需矛盾,引种工作必不可少。”余丽莹认为,引种和保存工作是缓解中药资源保护、濒危中药材供需矛盾的先决条件,然而大量的资源普查和引种工作都要在无人区里进行,野外工作、迷路、蛇虫是普查队员们面临的常态。
今年6月,普查队员走进西藏墨脱,队伍中有熟悉中药资源数据库操作及野外地图离线导航的队员,有植物分类青年专家,还有标本制作的熟练工。墨脱多发的地震、塌方、泥石流和当地气候潮湿多雨,林中蛇虫、蚂蝗的危险没有阻拦普查队员们,他们坚持协助当地开展中药资源野外普查。
广西药用植物园主任缪剑华回忆,植物园成立之初,经费和人员限制,引种以我国西南片区为主要范围,药用植物保育数量非常有限。对此他们将引种范围拓展南到新西兰,北到俄罗斯,几乎走遍世界所有角落;引种方式从原来的活体植物引种,扩展到活体和种子收集并举。“现在,我们的物种多样性显著提高,药用植物收集保存数量与保存面积达到世界第一。”缪剑华说。
“让中药材‘走出去’是《规划》的题中之意。”,广西药用植物园已于2009年与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植物园、美国芝加哥植物园,2010年与印度尼西亚科学院茂物植物园,2013年与俄罗斯科学院科莫洛夫植物园签订了友好合作协议;还与奥地利格拉茨大学、美国中田纳西州立大学共建联合研究实验室,在药物、保健品、天然产物等领域合作开展研发。
仙草保育人 物种存活繁衍成效显著
实施野生中药材资源保护工程,开展第四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建立全国中药资源动态监测网络,建立中药种质资源保护体系,是《规划》的七项主要任务之一。引种后的保育工作对于中药材资源保护有更重要的意义,直接关系到引进物种的存活繁衍成效。
“在每一批药用植物引种时,我们工作人员都要详细记录其环境信息、伴生物种信息等。”药用资源保护与遗传改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雪彦介绍,养护人员依据这些信息,千方百计创造最适宜的微生境,保证物种存活。根据物种的需求,中心人员建成了温室热带植物园区、荫生植物园区、喜钙岩生植物园区和水生植物园区等多个小环境。高度的生态多样性保证了高度的物种多样性,来自全球的药用植物纷纷落地生根,存活繁衍。植物园采用包括活体保存、离体保存、种子保存、活性成分保存等多种保存方式实现立体化保存。
药用植物多种多样,保存方式也各不相同,保存的难易程度也是千差万别。药用资源保护与遗传改良研究中心博士韦坤华表示,中心通过组建药用广西中药材标本馆、活体库、种子库、馏分库等深入钻研保存技术,创建了以药用植物标本保存、活体保存、种子保存、离体保存、馏分保存和基因保存为一体的药用植物资源立体保育模式。
通过引种和保存工作的有效开展,药用植物资源收集、驯化、繁育、保存的工作取得了良好成绩。广西药用植物园科研部副部长黄丹娜表示,截至目前,共收集保存药用植物8900种。其中,珍稀濒危药用植物730种,种子保存7000份,离体保存350种,腊叶标本馆藏20万份,馏分保存10000余份。完成了3个主题园、20个专类园、5个精品园的建设,成为国际药用植物汇集和保护中心、中国中药资源保护和研究中心。
人才为重 中药材保护事业的突围
“广西药用植物园的进步非常快,可以用‘日新月异’这四个字来概括”中国工程院院士肖培根说,上个世纪50年代,他曾经与专家团队来这里考察,当时的药用植物园内植物资源少,种类贫乏。经过60余年,广西药用植物园的巨大变化让肖培根倍感惊讶。
飞速的发展也源于该园大力实施“博士工程”,不仅积极引进高学历高层次科研人才,还着力打造高水准科研团队,送到高等学府去进修。
中药材生产工程技术中心的博士谭小明就是其中一员,初入园区工作时,他还是一个专业为农学的本科生,如今他从北京博士毕业后,放弃了留在总所从事科研的机会,回到了最初培养他的广西药用植物园。
为建设世界一流的药用植物园,吸引更多优秀的高层次人才前来工作,药用植物园加快建设分布合理,门类齐全,专业特色鲜明的人才团队,还出台了相关优惠政策,特别提高了高层次人才福利性待遇,竭力消除他们在生活上的后顾之忧。
广西药用植物园党委副书记李力介绍,目前植物园的人才队伍中已有2人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八桂学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4人,广西“新世纪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称号4人,自治区特聘专家1人,“西部之光”访问学者6人;在站博士后4人,博士28人,硕士76人。

贯彻药用植物能源采撷、驯化、培育 。贯彻药用植物能源采撷、驯化、培育 。广西药用植物园主任缪建华日前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广西药用植物园以改造升级项目为抓手,实现硬件基础设施及软实力的大幅提升,一座集中药资源保存、研究、开发、生产,以及科普教育、中医药文化传播于一体的具有自主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专业性世界级药用植物园初步建成。
缪建华称,“十二五”期间,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关怀、自治区卫生计生委的正确领导以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依托自治区政府和中国工程院、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院地共建和省部共建项目,广西药用植物园通过实施资源“固”园、科技“强”园、产业“富”园、标准“兴”园、合作“扬”园、人才“建”园战略,以改造升级项目为抓手,实现从硬件基础设施、研究平台建设到人才团队、科研能力和成果转化及国内外合作交流等软实力的大幅提升,世界级药园初具规模。
他介绍,目前,广西药用植物园完成“本草纲目园”、“世界知名药物园”和“民族药物园”3个主题园建设,总占地面积约27.83公顷。此外,完成总占地面积13.6公顷的专类园建设,包括新建“四气五味”专类园、改造升级荫生植物专类区、完善水生和湿生专类园、姜科专类园、乔灌药用植物专类区,共计展示物种近4000种。
在科研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广西药用植物园完成1500平方米标本馆、2000平方米种质库的建设,具备了保存80万份药用植物腊叶标本、10万份药材标本、2000种离体材料、5万份种子的能力,建成3000平方米引种圃和约30000平方米的科研试验基地。
“十二五”期间,广西药用植物园建成了西南濒危药材资源开发国家工程实验室、广西药用资源保护与遗传改良重点实验室、广西中药材生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广西中药材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以及院士实验室等从国家级到省部级多层次相结合、从基础研究到产品开发多环节相环扣的实验室,建成药用资源保护与遗传改良研究、中药材生产工程技术研究、药用资源开发研究和中药资源鉴定检测四个科研团队。
截至2015年,药园拥有包含农学、药学、生物学、化学、中药学等多学科近300人的科研队伍,其中包括自治区八桂学者2人、自治区特聘专家1人,
广西“新世纪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4人,“西部之光”访问学者5人,博士41人、硕士87人,在站博士后3人,客座教授33人。
据介绍,
“十二五”期间,广西药用植物园共承担课题278项,发表SCI/EI论文90篇,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21项,制定广西地方标准72项,新品种审定5个,编制着作36部,科技成果获奖16次,完成13个保健品和药品研发工作,其中三个沙坦类仿制药已通过区食药监局现场核查。药园的研究领域已经从传统的药用植物领域扩展到生物医药领域,研究水平也有了质和量的飞跃,其中铁皮石斛、广豆根等种苗生产以及栽培成功进行了成果转化,初步构建了“科研为产业提供支撑,产业为科研输送血液”的科研发展模式。
此外,广西药用植物园在药用资源保育理论建设方面有了新的突破。2013年9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立药园创建的药用植物保育学科为中医药重点学科,使之成为目前国内外首个专门从事药用植物保育理论与技术研究的学科。目前,药园保存药用植物总量已达到9000多种,其中珍稀濒危药用植物730种;活体保存5000余种,种子保存4000余种,离体保存450种,腊叶标本馆藏20万份,馏分保存13000余份,建成了由标本馆、活体库、种子库、离体库、馏分库、基因库为一体的完善的药用资源保护平台,形成全球首个最完善的药用植物资源保存体系,保存数量稳居世界之最。
缪建华介绍,广西药用植物园以联合实验室的建设为契机,合作交流成效逐步显现。药园分别与美国中田纳西州立大学、奥地利格拉兹大学共建联合实验室,其中中—美双方已从30多种药用植物,130个馏分里分离获得了一系列单体化合物,并发现多个化合物有抗癌、抗细菌、抗病毒、抗寄生虫等活性。
“十二五”期间,药园获批成为首批广西国际科技合作基地,共开展了100余项外专家学术报告会24场/次,连续五年在药园成功举办中国—奥地利中草药夏令营。此外,中国东盟传统医药交流合作中心办公室于2014年8月15日成立并设在药园,先后牵头组织开展了国际交流4次,2015年成功举办广西-东盟药用植物资源保护与生产培训项目培训班,中国—东盟传统医药交流合作信息平台已正式上线运行。
来源:中国新闻网广西新闻

贯彻药用植物能源采撷、驯化、培育 。贯彻药用植物能源采撷、驯化、培育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增强服务能力,推动中医药走出去”的要求,广西药用植物园将多年来的科研技术沉淀和经验积累,推动了壮瑶医药和传统医药走向国际舞台,让我国民族医药大放异彩。这座植物园属于广西中医药民族医药十大重点工程之一,也是广西政府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工程院共建项目。具有地方特色和浓厚的民族色彩,是集科研、教学、旅游、休闲、养生保健于一体的旅游观光胜地。

记者在园区内看到,已经建成了广西特产药物区、药物疗效分类区、木本药物区、草本药物区、荫生药物区、藤本药物区、姜科药物区、珍稀濒危药物区、民族药物区和药用动物区等十个展区。物种丰富,各种瑶药、壮药的道地药材几乎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该园还设有毒草展示区(有毒的草本药用植物),《本草纲目》共列出47种,园里已有其中的43种。

广西药用植物园在总结多年药用植物保护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创立了药用植物保育学,2013年被国家中药管理局确立为中医药重点学科,成为国内外首个专门从事药用植物保育理论与技术研究的学科,为药用资源的保护发展提供理论支持。建成了以药用植物标本保存、活体保存、种子保存、离体保存、馏分保存和基因保存为一体的药用植物资源立体保育平台。同步建立了西南濒危药材资源开发国家工程实验室、广西药用资源保护与遗传改良重点实验室、广西中药材生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中药材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等国家和自治区级科研平台,形成以药用资源保护-产品研发-质量控制为主要内容的科研创新体系。这些举措推进了广西中药资源保护法制建设的同时促进了广西药用新资源的开发与保护,让广西中药材种植业发展和扶贫攻坚工作都有了突破性进展。这些都为打造世界级药用植物园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记者了解到,未来广西药用植物园将利用大数据指导产业种植。广西中药原料质量监测技术服务中心是国家基本药物中药原料资源动态监测和信息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药材市场流通动态监测体系建设的重要支撑。中心利用大数据技术对中药材主产地和集散地建立从事中药材种植、产量、流通量、质量、价格监测以及技术服务的监测站,使中药材产业的发展增速。

据悉,广西药用植物园近些年成功举办或承办了多次国际盛会,包括第十六届国际传统药物学大会、本草论坛,2016中国—东盟传统医药高峰论坛、2018中国—东盟传统医药论坛等国际性会议,提升了在中医药行业中的国际影响力。先后面向东盟国家举办“广西-东盟传统医药保护与发展培训班”,通过完成老挝、柬埔寨、缅甸、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七个国家近40名传统医药领域人员的培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