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4858mgmid=”hi-104617″>肠痹

有一老妇患一顽症,遍身浮肿不堪,痛痒难忍,用手轻轻一按,所按之处便会深陷下去,形成一个凹槽,久久不散。整整八年,妇人只可以卧榻不起,呻吟不仅,连穿衣吃饭都难以照管。亲人多方求医,遍请方圆名医,皆曰无药可治。

有风寒、有火、有痰、有劳、有肺胀,风寒行痰开腠理,二陈汤加麻黄、杏仁、僧帽花之类。火主降火,清金解热。
劳主补阴清金四物汤加姜汁、竹沥。肺胀而嗽者,主收敛,用诃子、青黛、杏仁。诃子能治肺气,因火伤极,遂成郁遏胀满,取其味酸苦,有消退降火之功,佐以海粉、便浸香附、栝蒌、青黛、羊眼半夏曲、姜蜜调噙之。痰饮嗽主豁痰,随证加减。肺胀嗽,左右不得眠,此痰挟瘀血,碍气而病,养血以降其火,疏肝以清其痰,四物汤加桃仁、诃子、青皮、竹沥。血碍气作嗽者,桃仁、大黄、姜汁为丸。食积痰作嗽发热者,和姑、南星为君,栝蒌、萝卜子为臣,青黛、石碱为使。妇人形瘦,一时夜热嗽痰,经事不调,青黛、栝蒌仁、便浸香附为末,姜蜜调噙。清芦枝治食积火郁嗽,羊婆奶、苦花各半两,大叶双眼龙霜伍分上末,姜汁丸,青黛为衣,每服五、七粒,食后温汤下。劳嗽吐红,沙参、于术、茯苓皮、百合、红花、细辛、山花椒、官桂、傅致胶、黄
、和姑、门冬、杏仁、赤离草、甜根子,上件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热则去桂、
用桑皮、麻黄和节、杏仁和皮用。火郁嗽者,诃子、海石、栝蒌仁、青黛、羊眼半夏、香附。发烧声嘶者,此气虚受热也,用青黛、蛤粉,蜜调噙化。久嗽风入肺者,宜用烟筒法。干发烧者难治,此系火郁之症,乃痰郁火邪在肺中,用苦梗以开之下,用补阴降火药不已,则成劳。用倒仓法好,此症不得志者,有之。肺郁痰嗽,睡不安宁,清化丸∶空草、杏仁,末之,砂糖入姜汁、炊饼丸噙。定嗽劫药,诃子、百药煎、荆穗,末之,姜蜜调噙化。嗽而胁痛,用青皮,挟痰须用白芥子。

食进脘中难下。大便气塞不爽。肠中收痛。此为肠痹。

18日,其家里人上山砍柴,遇一游医在尖峰采药,小息之时,游医见其家属形容愁苦,乃询及原因,亲属如实告之。游医寻思持久,告其家人曰:“医疗界曾有言,常食杏仁可治自汗之症,你等回家后无妨一试。”

4858mgm,又方二陈加南星、香附、青黛、姜汁。痰喘嗽,杏仁、八秽麻子炒,等分研,糊丸服。嗽而口燥咽干,有痰不用羊眼半夏、南星,而用栝蒌、贝母。水饮者不用栝蒌、空草,恐泥膈非常的慢。

大杏仁 芦橘叶 川郁金 土栝蒌皮 山栀 香豉

头痛所因,浮风、寒紧、数热、细湿、房劳涩难。右关濡者,饮食伤脾;左关弦短,疲极肝衰。浮短肺伤,法当头痛。五脏之嗽,各视其部,沉紧虚寒,沉数实热,洪滑多痰,弦涩少血。形盛脉细,不足以息;沉小伏匿,皆已死脉。唯有浮大而嗽者生。

对游医所言,亲人半疑半信:“请了名医若干,吃药无数,皆无好转,那无非一味杏仁便能起死回生么?”但妻儿老小要么调整试一试。于是,亲属每天随处采杏,寻得杏仁给妇女食之。历时数月,妇人所食杏仁已达数十斤,病情日趋见轻,如此餐餐服食杏仁1年之后,妇人之病竟获愈合。

治心烦胸闷等症,以六一散加辰砂。上半日嗽多者,有胃火,羊乳、石膏。午后嗽多者,血虚,四物加炒柏、虎须。五更嗽多者,此胃中有食积,至那时注入治阳虚,以泡参、清肺降火、降肺火。黄昏嗽多者,火气浮于肺,不宜用凉药,宜用山花椒敛而降之。有痰,因火动逆上,先治火,后治痰。肺虚甚而嗽者,用鬼盖膏以橘皮、老姜佐之,此好色脾虚者有之大约。有痰者加痰药。羊婆奶止嗽清肺,滋阴降火,夜嗽宜用。饮酒伤肺痰嗽,以竹沥煎紫苏入韭汁,就栝蒌、杏仁、黄连,末丸性格很顽强在荆棘塞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

食下
胀。旬日得一更衣。肠胃皆腑。以通为用。丹溪每治肠痹。必开肺气。

杏仁能肃降上焦肺气,气行则水行。肺气宣降有序,则水液自能下输膀胱,肿胀之疾曷能由生?此上述一案取效之缘由也。

咽肿嗽血∶红花 杏仁 紫菀 鹿茸 芦枝叶 桑皮 木通 大黄
上为末,蜂生蜜为丸,噙化。久嗽痰喘,杏仁去皮尖,用来复丹炒,等分为末,粥丸如麻子大,每服十七丸,白汤下。血虚气短,四物汤加橘皮、乌拉尔甘草些少,以降其气,补其阴,纳白芍药须用酒浸日干。

谓里应外合治法。

伤风咳者,脉浮,憎寒壮热,吐血恶风,风疹烦躁,鼻流清涕,欲语未竟而咳也。

湿痰带风喘嗽,一味甘寒不可,宜服千缗汤、坠痰丸。

杏仁 紫菀 冬葵菜子 桑叶 土栝蒌皮

伤寒咳者,脉紧,憎寒发热,无汗恶寒,烦躁不渴,遇寒而咳。

一方∶皂角、卜子、杏仁、百药煎,共为末,姜蜜为丸,噙之。痰嗽方∶酒洗黄芩
山碱皂 苦菜 南星 白芥子 风化硝 上为末,汤浸炊饼丸,青黛为衣。

肠痹开肺不效。用更衣丸三钱。

伤暑咳者,脉数,烦热引饮,口燥,或吐涎沫,声嘶水肿。

治嗽痢者,多用粟壳,不必疑,但要先去病根,此乃收后药也。阴分嗽者,多属血虚。有嗽而肺胀壅遏不得者,难治。


身重不能够转变。尻髀板着。必须抚摩少安。大便不通。小溲短少。不饥少饮。当时序湿邪。蒸郁化热。阻于气分。经腑气隧皆阻。病名湿痹。

伤湿咳者,脉细,骨节烦疼,四肢重着,或黄疸,小便涩。

治嗽有痰,天突、肺俞二穴灸之,能泄火热,大泻气,一作火泻。肺热穴在三椎骨下,各横过一寸半是穴,多灸壮数。痰积嗽,非青黛、栝蒌不除。有食积人,面青、白、藏深金红,常面上蟹爪路,一黄一白者是。咳逆嗽,非蛤粉、青黛、栝蒌、勤母不除。

木防己 杏仁 川桂枝 石膏 桑叶 丹皮

治嗽烟筒法∶佛耳草 款冬花 鹅管石 雄黄 艾铺烧烟吸,茶汤送下。


舌白。不渴不饥。大便经旬不解。皮肤麻痒。腹中鸣动。皆风湿化热。阻遏气分。诸经脉络皆闭。昔丹溪谓肠痹。宜开肺气以宣通。以气通用准则湿热自走。仿此论治。

咳者,无痰而有声,肺气伤而不清也。治以防风、铃铛花、升麻,杏仁、山花椒、黄姜、乌拉尔甘草、桑白皮、苏子、枳壳。

治嗽劫药∶五倍子 五梅子 乌拉尔甘草 风化硝
上为细末,蜜丸噙化。阴虚喘嗽,或肥人面金色,脉细弱,气弱,少食,有汗,苍术调中汤。热症加黄苓、紫苏;痰多加地文、勤母、栝蒌。肺痿嗽者,太子参平肺散。阳虚喘嗽,或瘦人面玉卡其灰,脉弦数者,久嗽气虚者,少食涕唾稠粘者,初嗽成劳者,痰苏带红者皆主之。热甚加黄芩、紫苏、和姑。阴虚喘嗽倦懒者,不食不睡,肠痈发热,脉洪大而虚,或沉细弱,或喘,或嗽,补中益气汤。甚者加玄及、白参、麦门冬;汗多者,去升麻、柴草;喘嗽甚者,加桑白皮、清肺降火。脾虚喘嗽或吐血者,四物汤加羊乳、黄柏、山花椒、人葠、麦门冬、桑白皮、清肺降火;脉细数痰盛,或加栝蒌泻之;食少加白术、广陈皮。风寒郁热于肺夜嗽者,三拗汤加羊乳;脉大而浮有热加黄芩、生姜。气血俱虚脑仁疼吐红者,八物汤加麦门冬、白参,并泻肺气药。喘嗽遇冬则发此,寒包热也,镇痉则热自除。

杏仁 栝蒌皮 郁金 枳壳汁 山栀 香豉 紫菀

嗽者,无声而有痰,脾湿动而为痰也。治以半夏、吴术、山花椒、枳壳、百枝、甘草、枳实、山楂、马蓟、橘皮。

用铃铛花枳壳汤,枳、桔、橘、半,再加百枝、麻黄、紫苏、木通、黄芩。冬寒咳甚加杏仁去黄芩。感冷则嗽,膈上多痰,二陈汤加炒、枳壳、黄芩、僧帽花、苍术、麻黄、木通,姜水煎。久热嗽人壮气实,能食多酒热,脉实数者,凉膈散;夏月热嗽而湿疹者,加僧帽花、荆芥、枳壳。虚嗽以四君子汤加土当归、白芍药、炙乌拉尔甘草。寒热交作而痰嗽者,小山菜汤加羊乳之类。

湿结在气。二阳之痹。丹溪每治在肺。肺气化。则便自通。

咳嗽者,有痰有声,因伤肺气而动脾湿也。治以羊眼半夏、山蓟、玄及、铃铛花、枳壳、桑白皮、麦门冬、乌拉尔甘草之类。

一方加木白芍药、山花椒、桑白皮。

紫菀 杏仁 金丸叶 土栝蒌皮 郁金 山栀皮 枳壳汁 包袱花汁

风寒嗽者,鼻塞声重,恶风恶寒,或吐血,或无汗者是也。治当以分散行痰,用二陈汤加麻黄、铃铛花、杏仁。

一方治形寒饮冷,伤肺喘嗽,烦心胸满,气不得流畅者,参苏温肺汤∶广陈皮、紫苏、海腴、桑白皮、鲜姜。

肺痹。水肿。胸满。目痛。便阻。用辛润自上宣下法。

风寒郁热于肺夜嗽者,治以三拗汤加白参。脉大而浮,有热,加黄芩、老姜。

又方用四君子汤加紫苏、桑白皮、广陈皮、羊眼半夏、奇兰、玄及、豚肠草。如冬寒加去节麻黄、马蓟。阴气在下,阳气在上,头痛呕吐喘促,用泻白散。桑白皮
黄芩 清肺降火 炙乌拉尔甘草 加橘皮、青皮、玄及、人葠、茯苓个、大米三十四粒。

紫菀 杏仁 栝蒌皮 山栀 香豉 白蔻仁

痰嗽者,嗽动便有痰声,痰出嗽止者是也。主豁痰,用二陈汤,或以麻芋果、栝蒌仁各五两,包袱花、空草各一两,枳壳一两半,沙参一两,姜汁蒸饼为丸服。

喘不得卧,卧则喘少,气逆上,乘于肺,肺得水而浮,使气不得通流,以机密汤∶白茯苓块独步春桑白皮 紫苏 橘皮 神草其脉沉而大,喘嗽加生姜。


高年疟后。内伤食品。腑气阻痹。浊攻肠脑瓜疼痛。二便现今不通。诊脉右部弦搏。渴思冷冻饮料。昔丹溪大小肠气闭于下。一再开提肺窍。内经谓肺主一身气化。天气降。斯云雾清。而诸窍皆为通利。若必以消化吸取辛温。恐食欲再伤。纷扰忧症。品格华贵的人以真气不可破泄。老年当遵从。

火郁者,有声痰少,面赤者是也。主降火清金消痈。

里虚或冒风寒,又兼内事过度,脑仁疼恶风因劳∶高丽参麻黄连根节者二、三帖止,此丹溪先生之神方也。

紫菀 杏仁 栝蒌皮 郁金 山栀 香豉

4858mgmid=”hi-104617″>肠痹。干发烧者,系火郁之吗,难治。乃痰郁火,邪在肺中,用僧帽花开之,再用补阴降火之药。不已则成劳,须行倒仓法。此症多是不得志者有之。有痰因火逆上者,必先治其火。然亦看痰火孰急,若痰急,则先治痰而后治火,介意医生之随机变可也。

气血俱虚发烧,兼治一切脑仁疼∶神草 赦肺侯 桑白皮 铃铛花 五味子 阿胶 乌梅
空草御米壳
此名九仙散。气虚肺寒,痰涎脑仁疼紫苏饮子,以三拗汤加紫苏、桑白皮、青皮、橘皮、五味子、太子参、和姑、鲜姜煎。热嗽胸满,小陷胸汤。好色人元阳虚,久嗽不愈者琼玉膏。好酒人嗽者,青黛、栝蒌,姜蜜丸,噙化以救肺。

4858mgmid=”hi-104617″>肠痹。
舌赤咽干。阳明津衰。但痰多不饥不食。小溲不爽。大便尚秘。仿古人以九窍不利。咸推胃中不和论治。

劳嗽者,痰多盗汗是也。或作寒热,宜补阴清金,四物汤加竹沥姜汁。脾虚火动而嗽者,四物、二陈,顺而下之。加侧柏,知母尤妙。阴虚喘嗽,或水肿者,四物汤加柏树、铃儿草、五梅子、麦门冬、桑白皮、清肺降火、牡丹皮、山醉美人。咳嗽声嘶者,乃阳虚受热也。用青黛、蛤粉,蜜调服。一方用芩连四物汤。好色之人元阴虚,高烧不已者琼玉膏。

治嗽大概多用姜汁以辛散也。

炒半夏 竹茹 枳实 花粉 橘红 姜汁

肺胀而嗽者,动则喘满,气急息重者是也。宜收敛肺气,用诃子、杏仁,青黛、海粉、地文、香附、栝蒌仁之类。肺胀郁遏不得眠者难治。

一男子,年六八虚岁,因连夜劳倦不得睡,感寒嗽痰,痰如黄白脓,嗽声不出,时孟月夏至,与小朱雀四帖,觉咽候有丝,血腥气逆上,血线自口中左侧一条,顷遂止。如此每白天和黑夜十余次。其脉弦大散弱,左大为甚,人倦而忧愁嗽,予作劳倦感寒。盖始因强与甘辛燥热之剂,以动其血,不急治恐成肺痿,遂与鬼盖、黄
、土当归、杨枹蓟、玉盘盂、广陈皮、炙乌拉尔甘草、生甘草、不去节麻黄,煎熟入藕汁治之。两月而病减嗽止,却于前药去麻黄,又与四帖而血止。脉大散还没消退,人亦倦甚食少,遂于前药去藕汁,加黄芩、缩砂、守田,至半月而安。戴云∶风寒嗽者,鼻塞声重,畏寒;火嗽者,有声痰少,面赤;劳嗽者,盗汗出;兼痰者,多作寒热;肺胀嗽者,动则嗽,喘满气急;痰嗽者,嗽动便有痰声,痰出嗽止。五者大约明其是或不是而施治耳。

二便不通。此阳痹。当治在肺。

凡治胃痛,最要分肺虚肺实。若肺虚久嗽,宜山花椒、款冬花、紫菀、水马香果之类敛而补之;若肺实有邪,宜黄芩、天花粉、桑白皮、杏仁之类散而泻之。

一妇人积嗽,腹有块,内蒸热∶空草 栝蒌 南星 香附 黑心姜 蓝实 苍术。

紫菀 杏仁 蒌皮 郁金 黑山栀 桔梗

4858mgmid=”hi-104617″>肠痹。凡治嗽,有用五梅子者,以收肺气,乃畅销必用之剂。若有外邪而骤用之,恐闭住邪气,必首发散,然后可用。诃子味酸苦,有消退降火之功。杏仁散肺表皮囊肿寒,然形实有热,因于寒者为宜。桑白皮泻肺气,然性不纯良,用之者当戒。马兜铃去肺热而补肺也。生姜辛能发散也。罂粟壳不可骤用,乃后收功药也。西洋参以其阳虚,或新咳挟虚者可用。若风(Ruan patrolState of Qatar寒邪盛,或久嗽肺有郁火者,不可用也。栝蒌仁甘能补肺,润能降气,胸中有痰者自降。

一妇人积痰嗽∶黄芩、黄连、香附、药实、栝蒌、生甘草、广陈皮、茯苓、山芥、白参、杏仁、桑白皮。

威喜丸。

凡脑仁疼口燥咽干有痰者,不可用南星、羊眼半夏,宜用栝蒌仁、贝母。若饮水者,又不宜栝蒌,恐泥膈不松快耳。

一位痰积郁嗽∶贝母、黄芩、香附、栝蒌、青皮。


瘅疟肺病。未经清理。致热邪透入营中。遂有瘀血暴下。今诊舌白不渴。不能够纳食。大便五日不通。乃气痹为结。宗丹溪上窍闭。则下窍不出矣。

一个人体肥,膏粱吃酒,当劳倦发吐血鼻塞痰嗽,凉膈散加包袱花、荆芥、南星、枳实。

杏仁 枇杷叶 栝蒌皮 川郁金 香豉 苡仁

参苏饮
治四时受寒,发热脑仁疼,高烧声重,涕唾稠粘,中脘痞满,呕吐痰水。宽中快膈,不致伤脾。此药大解肌热潮热,将欲成劳瘵之证,神效。

用手太阴药。即思纳谷。阳明气痹无疑。

紫苏 前胡 铃铛花 枳壳 干葛 广陈皮地文 白茯苓个 乌拉尔甘草 神草 独步春

紫菀 杏仁 枇杷叶 栝蒌皮 郁金 黑山栀

上锉作一剂,紫姜三片,黑枣二枚,水煎食后温服。若天寒胸闷,恶寒无汗,头疼喘促;或头疼麻疹,鼻塞声重,头痛,并加麻黄二钱,去皮杏仁一钱,金沸草一钱,以汗散之。若初发烧,肺实有热,加杏仁、桑白皮、黄芩各一钱,乌梅四个。胸满痰多,加栝蒌仁一钱。气促喘嗽,加羊婆奶、药实各一钱。肺寒高烧,加山花椒、干姜各柒分。心下痞满,或胸中烦热,或停酒不散,或嘈杂恶心,加黄连、枳实各一钱,干葛、广陈皮倍用之。鼻衄,加乌梅几个,麦门冬、茅根各一钱。心盛发热,加柴草、黄芩各一钱。胸口痛,加香果一钱,细辛柒分。发烧黄疸,加升麻、谷雨花根各一钱,牛奶子一钱伍分。劳热头痛,久不愈,加虎须、空草、麦门冬各一钱。遗精,加驴皮胶、牡丹根、木芍药各一钱,干地黄一钱五分,乌梅多少个。头疼痰中见血,以本方加四物汤,名茯苓皮补心汤。孕珠伤寒,去地文,加香附。

肠痹本与便闭同类。今另分一门者。欲人知腑病治脏。下病治上之法也。盖肠痹之便闭。

清金降火汤 泻肺胃中之火,火降则痰消嗽止。

相形之下燥屎坚结欲便不通者稍缓。故先生但开降上焦肺气。上窍开泄。下窍自通矣。若燥屎坚闭。则有三承气。润肠丸。通幽汤。及温脾汤之类主之。然余谓便闭之症。伤寒门中。当急下之条无几。余皆感六淫之邪。病后而成者为多。斯时胃气未复。元气已虚。若遽用下药。于理难进。莫若外治之法为稳。用果脯导法。设不通爽。虚者间二15日再导。余见有渐导渐去燥粪五六枚。或七八枚。直至二旬以外第九回。导去七十余枚而愈者。

橘皮 麻芋果 茯苓块 铃铛花 枳壳空草 前胡 杏仁 黄芩 石膏栝蒌仁 甜草

此所谓下不嫌迟也。学人不可忽诸。

上锉一剂,老姜三片,水煎,食远临卧服。

二母宁嗽汤〔批〕
治因伤酒食,胃火上炎,冲逼肺金,引致头痛吐痰,经旬不愈,一服即瘥。

铃儿草 药实 黄芩 山栀仁石膏 桑白皮 茯苓皮 栝蒌仁 广陈皮 枳实壮味 生甘草

上锉一剂,生姜三片,水煎。临卧时,细细逐口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健胃豁痰宁嗽汤〔批〕

广陈皮 三步跳 白茯苓块 甜草 柏树 黄芩 白参 空草 天冬麦冬 紫菀 款冬花 僧帽花熟生地黄 金当归

上锉一剂,老姜三片,水煎温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吸药如神散〔批〕 治风入肺中,久嗽不愈。

雄黄 佛耳草 鹅管石 款冬花 甘草 寒水石 青礞石 白附子 枯矾 孩儿茶

上为细末,纸焚烧烟,令病患吸之。

灸法 治久患头痛,百药无效,可用此法。

将伤者乳下,差十分的少离一手指头,看其低陷之处,与乳直对不偏者,此名直骨穴。其妇人即按其乳头所到的地方,就是直骨穴也。艾灸三壮,其艾圆如小豆大。男左女右不可差,其咳即愈。如不愈,其病再不可治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4858mg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